东航物流背靠“大树”好“乘凉” 关联交易数据与关联方“打架”

原标题:东航物流背靠“大树”好“乘凉” 关联交易数据与关联方“打架”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青云/见习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2015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提出了结合电力、石油、民航等七大领域改革,开展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物流”)成为民航领域的首家混改试点。

作为民航领域的第一家混改试点企业,东航物流的混改之路主要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股权转让,将东航物流剥离到东航集团旗下,第二步是增资扩股,引入社会资金,第三步则是改制上市。

近期,东航物流迈出“第三步”,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反观其身后,东航物流的关联方提供为提供诸多“便利”;其存在的供销一体、与关联方披露数据“打架”的问题,或为其上市之路“添堵”。

关联方或为其“行便利” 背靠“大树”好“乘凉”

2018年12月19日完成股份制改革的东航物流,专注于航空物流综合服务业务,计划打造兼备信息化与国际化的快供应链平台及“干+仓+配”网络。然而其关联方或给其“行便利”,东航物流背靠“大树”好“乘凉”。

根据招股书,东航物流与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股份”)都属于中国东方航空集团(以下简称“东航集团”)控制的子公司,东航股份系东航物流的关联方。

值得注意的是,东航股份对于东航物流的业务开展可谓是“尽心尽力”。

在经营业务上,航空货运系东航物流具有竞争优势的业务,而航空速运由全货机运输和客机腹舱运输组成。2016-2018年,航空速运合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3.14%、52.8%、61.6%,呈上升趋势。

据招股书,2018年3月1日,东航股份将客机腹舱的全部货运业务承包给东航物流,期限为2018年3月1日至2032年12月31日。另一方面,东航物流的货运飞机主要通过经营性租赁获得,而在经营租赁飞机事项中,东航股份作为共同承租人,对承租方合同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此外,东航股份还为东航物流提供了多处房屋租赁,主要用途包括办公、仓库等。

2017-2018年,东航物流对东航股份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2,331.49万元、26,932.67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22.37%、17.79%,且在东航物流的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中,同期东航股份均位于第一位。

与实控人及关联方关系“密切” 供销一体存隐忧

事实上,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东航集团,与东航物流之间还存在密切的关联交易。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东航集团同时存在于东航物流前五大供应商及前五大客户中。2016-2018年,东航集团在东航物流前五大客户中,分别位列第二位、第一位、第一位。同期,东航集团在东航物流前五大供应商中,分别位列第二位、第二位、第一位。

值得一提的是,2016-2018年,东航物流对东航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4,765.84

万元、48,192.28万元、72,630.7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24%、6.39%、6.76%。同期,东航物流对东航集团的采购额分别为52,181.01万元、81,279.8万元、314,431.55万元,占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9.99%、13.53%、35.12%。也就是说,东航物流在业务开展上,对东航集团的依赖程度呈上升趋势。

不仅如此,东航物流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6-2018年,东航物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5.88%、61.44%、47.58%。同期,可比同行上市公司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3.42%、43.23%、48.45%;圆通速递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6.53%、33.8%、40.94%;港中旅华贸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02%、30.89%、28.05%;韵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4.04%、44.11%、36.17%;申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1.67%、23.08%、27.81%。上述同行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7.14%、35.02%、36.28%。

在负债高企的情况下,2016-2017年,东航物流的应付账款分别为16.79亿元、7.17亿元。其中,东航物流对东航股份的的应付账款分别为16.58亿元、7.06亿元,占总应付账款的比例分别为98.76%、98.55%。这意味着,东航股份对东航物流的支持力度,可见一斑。

交易数据与关联方“打架” 信披真实性存疑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发现,同一项关联交易,2018年东航物流招股书与东航股份年报披露的数据一致,但2017年双方数据却存矛盾。

根据东航物流招股书,2017-2018年,东航物流向东方航空提供的客机腹舱运输手续费(委托经营)服务,交易金额分别为12,685.2万元、3,171.25 万元。

而东航股份2018年报显示,同期,东航股份接受东航物流及其子公司提供的客机腹舱委托经营服务,交易金额分别为11,700万元、3,200万元。

也就是说,由于四舍五入准则,东航物流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关联交易金额与东航股份2018年报披露的金额相符,而东航物流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关联交易金额比东航股份2018年报披露的关联交易金额多出985.2万元,令人费解。

此外,据东航物流招股书,2017年东航物流对东航股份的应付账款为7.06亿元。而根据东航股份2018年报,位列东航股份2017年应收账款第一名,系东航物流的控股子公司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货航”),东航股份对中货航的应收账款为4.98亿元。

无独有偶,根据东航物流招股书,在东航物流2018年的应收账款名单中,对东航股份的应收款余额为2.69亿元。而东航股份2018年报显示,2018年东航股份对东航物流及其子公司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1.67亿元。上述两版数据存在“矛盾”。这意味着,2018年,东航物流披露的对东航股份应收账款,比东航股份年报披露的对东航物流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还多,令人匪夷所思。

作为一家计划上市的公司,多处数据与关联方数据“打架”,东航物流将如何给予投资者信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