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要“凉”,心疼李安

原标题:金马要“凉”,心疼李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杜威、冒诗阳。

8月7日清晨,重磅消息引爆舆论。

中国电影报发布,“国家电影局消息,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

字数越少事情越大。消息发布后,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相继跟进。

金马奖与金鸡奖、金像奖并成为华语三大电影奖。自1962年创办以来,金马奖已经历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按照此前规划,2019年第56届金马奖将在10月1日揭晓入围名单,最终11月23日于台北开幕。

细数金马奖历程,不仅促进了台湾地区电影事业,更成为华语电影的重要风向标。设立伊始,金马奖评选对象面向全部华语电影和影人,不设地域限制。评选上,区别于香港电影的商业化和娱乐导向,金马奖更加注重艺术和人文,且不将票房成绩作为考量,成为华语文艺片展映和交流的重要平台。

由于大陆影人的参与,金马奖在过去几年中渐入佳境,申报影片数量和关注度达到巅峰。2018年开始,在华语影坛和海外均有着至高声誉的电影人李安开始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对于载誉归来的李安,外界期待借由其个人影响力,使金马奖成为华语影坛与世界电影交流的窗口。

然而,一切终被按下暂停键。

李安不安

大陆暂停参加金马奖之后,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第二年的李安再度陷入两难境地。

2018年第55届中国台湾金马奖上,某纪录片导演发表激进、错误言论。作为第一次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的李安,那尴尬、无助眼神,至今令人印象深刻:李安紧攥着双手,失望落寞的看向四周。至今微博#心疼李安#话题拥有将近800万次阅读。

可几乎同时又有网友表示出不同声音:“收起你那同情心,李安需要你来心疼吗?先心疼你自己吧。”

言辞虽然激烈,但从个人成就而言,李安导演确实不需要被“心疼”。

作为华语电影界的顶峰人物,李安几乎包揽了全球所有主要电影节奖项。个人第二部作品《喜宴》就摘得了柏林金熊奖桂冠,并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理智与情感》“再擒金熊”,并获得七项奥斯卡提名。《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断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两部影片,使李安先后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此外,《色·戒》获得威尼斯金狮奖。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剧照

如今,年过65岁的李安仍然活跃在世界影坛,探索最前沿、创新的影像表达技术。全新影片《双子杀手》将在今年上映。李安在世界影坛上的地位已然卓著,并不会因为第55届金马奖事件而被“击溃”。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免需替李安感到惋惜。在世界影坛载誉而归的李安,仍以个人艺术成就为主。即便李安本人不愿意承载太多符号化的职能,但外界仍然期待李安在个人成就之外,能承载更多推己及人的职能——搭建东西方电影创作交融的桥梁,作为维系华语影坛交流的“带头大哥”。

另一方面,李安的“救场”对于台湾电影也至关重要。台湾电影市场在近年遇冷,除了《大佛普拉斯》《目击者追凶》等作品之外,鲜有佳作问世,金马奖需要借助李安的世界声誉,重振台湾电影的信心。

▲ 《目击者追凶》剧照

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集中体现了华语影坛和台湾电影界对于李安的种种期待。但于李安个人来说,金马奖主席职位更像是“烫手山芋”。金马奖在过去几年中发展迅速,接班人李安做的出色,也只像是对张艾嘉时代发展趋势的一种延续,而一旦出现意外,李安则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2017年底,摆在李安面前的金马奖,其实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2013年,张艾嘉接过前任主席侯孝贤的交接棒。四年过去,金马奖依旧保持着它在华人电影圈的重要地位,2017年576部电影报名角逐,也是之前历史上最多的一届。

在此背景下,对于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职位,李安初期曾犹豫不觉。他曾透露,一是因新片拍摄日期周期紧张,另外他长期生活在美国,对于自己能否胜任“执行委员会主席”产生了怀疑。但因张艾嘉和前几任主席的诚意备至的邀请,李安在考虑2个月后才下定决心担任。

2017年11月25日,第54届中国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落下帷幕。除了各项大奖的归属外,业界就在期待着李安能够担任下一届的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主席。

▲ 图片来源:网络

正如外界所预期的,李安将在2018年1月正式接替张艾嘉成为金马奖“第七任掌门”。这成为金马奖的一大幸事。按照约定,履职后的李安需要与组委会保持远程沟通,做一些大方向和重要人选上的决定,并在金马奖开始前半个月左右飞回台北,全身心投入到主席的工作中。

彼时,接棒者李安若能凭借自身华语影坛的影响力,进一步推动华语电影的交融发展,并提振台湾电影信心,促进内地电影多元化发展,则是一件“功德圆满”的机遇。

55届金马奖上,李安邀请到了巩俐担任金马奖评委会主席。此前,巩俐曾在2014年因为影后归属问题炮轰金马奖不公正,并表示自己不会再来“业余的金马奖”,至此与金马奖隔绝了往来。此外,李安还邀请到刘德华、舒淇、刘嘉玲、周迅等颁奖嘉宾坐镇。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第55届金马奖的影片报名数量达到了667部,其中剧情片228部,达到历史最高值。这其中,也包含着华语各地电影人对于李安的尊重与支持。

“他不可思议地接下这个重任,说明他对台湾电影仍怀揣着使命感跟爱,他要硬生生推掉很多工作,要从很远的地方飞回台湾。就像李屏宾接任台北电影节主席一样,能跟大师直接面对面接触,就是对年轻电影人最大的激励。”曾任金马奖评审的台湾影评人张士达曾向媒体表达。

这本应也是李安的高光时刻,然而,现场意外的言论,不仅彻底刺痛了内地电影创作者,也让面对力邀而来的各地好友的李安,成为在场最尴尬的人。

事后面对询问,李安无奈的表示“不应该是这样的”“明年再想吧”。

可以预见的是,眼下由于大陆电影的整体缺席,担任执行委员会主席第二年的李安将再次陷入两难的境地。

金马奖冷场

金马奖创办于1962年,至今已有超过半世纪的历史。在创办伊始,占据金马奖鳌头的更多是香港电影。受强势的港片影响,武侠、爱情等题材,成为那些年中台湾最为流行的电影,港星和香港影人更是金马奖的座上宾。

到了80年代,台湾本地电影声名鹊起,在侯孝贤、李安、杨德昌等一代导演的带领下,关注现实题材的电影开始出现,这一批导演更加关注时代变迁之下的个人与家庭。

至此,金马奖的气质逐渐从本地电影中孵化而出——区别于香港电影的商业化和娱乐导向,金马奖更加注重艺术和人文,且不将票房成绩作为考量,成为华语文艺片展映和交流的重要平台。

近10年中,金马奖逐渐走出台湾地区,成为华语影人交流的契机。这背后,既因为台湾和香港电影的渐次衰落,也因为大陆电影逐渐丰富,开放度增加,作为风向标的金马奖与内地电影市场互动更为密切。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3年金马奖上,作为主持人的内地影人黄渤就曾调侃,很多香港电影人多年未来金马奖,而自己“这五年我一直在金马奖,我已经把金马奖变得像家一样”。

2016年金马奖内地电影人几乎囊括了所有主要奖项。《八月》获得最佳影片,冯小刚凭借《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斩获影帝。马思纯、周冬雨也依靠《七月与安生》获封影后。2017年涂们凭借《老兽》获得影帝等等。

在第55届金马奖上,内地电影人依旧收获颇丰,《大象席地而坐》成为最佳影片,张艺谋凭借《影》获得最佳导演,徐峥凭借《我不是药神》获得影帝。统计显示,2018年金马奖的总计23个影片奖项及个人奖项当中,6部大陆电影共获得16个奖项。

金马奖作为交流平台的职能,在今年戛然而止。近期包括张艺谋《一秒钟》、刁亦男导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以及王小帅《地久天长》等影片,纷纷对外澄清并未参加56届金马奖的申报。

根据日前台媒报道,金马影展官方公示信息显示,目前2019第56届金马奖共有148部剧情长片参与报名,相比之下,2018年这一数字为228部,2017年为202部,2016年为181部。2019年报名数量为近4年最低值,大陆影人缺席,已致金马奖遇冷。

今年6月,中国电影家协会和厦门市人民政府联合宣布,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于11月19日至23日在厦门举办,与金马奖时间相撞。

这样的局面,无论对于李安还是金马奖而言,都将是一次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