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汪卓成在线“翻白眼”:和肖战王一博有结界,不知道他俩有啥好打的!

原标题:“舅舅”汪卓成在线“翻白眼”:和肖战王一博有结界,不知道他俩有啥好打的!

汪卓成快问快答,点开看看

首先说一下哈,“江澄那个演员”大名叫汪卓成,俺们也是配拥有姓名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匠(ID:yujiangmedia),采写|小飚。

昨晚,舍得“氪金点播”的观众们已经看到了《陈情令》大结局,全剧就此收官。

熬过十三年前“最虐”部分,剧粉喜迎十三年后剧情。然而云梦江氏董事长、宇宙第一直男江澄却更加暴躁了。

除了动辄威胁外甥金凌“打断你的腿”,还会用紫电狠抽魏无羡。由于表情过于狰狞,最近的江澄给大家贡献了很多表情包,还凭“江澄表情”上了热搜。

娱匠采访了江澄的饰演者汪卓成,怎么说呢,这位96年的小哥哥说起话来超温和还萌萌哒,和暴躁江澄简直判若两人。

作为影视圈新人,今年6月份,他才刚刚大学毕业,而就在毕业当天《陈情令》开播,“真是一份毕业的大大礼!”

不论剧中还是书中,江澄这个人物的分量都很重,拥有大批粉丝。江澄表面上傲慢自负,其实很重情义,他和魏婴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最后分道扬镳,生死两隔,云梦双杰只剩他一人。

汪卓成很喜欢这个角色,但是也压力山大,“毕竟第一次演这么重的角色,希望粉丝们都能满意。”

全员组CP,江澄却凭实力单身

最开始试戏的时候,导演想让他演薛洋,最后兜兜转转还是演了江澄。

“江澄是一个让人心疼的角色,是我非常想演的。”在汪卓成心中,和剧中其他人物相比,江澄更惨,而且是惨的不露痕迹。大家都知道魏无羡给了江澄金丹,却很少留意江澄的金丹是为了帮魏无羡引开追兵才失去的。“很惨还很傲娇 ,最大特点是永远心口不一。”

“我们拍的时候,导演就跟我讲,你一定要搞清楚江澄的潜台词是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心里所想的,他经常怼魏无羡,但是心里是关心的。很在乎你,但就是不表现出来。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去怼人。”

《陈情令》剧照

所以,剧中十三年后,江澄见到魏无羡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狠抽紫电,然后暴躁大吼,最后才说出了那句“为什么不先回莲花坞。”对外甥金凌也总是扬言“打断腿”,但是 N 次警告,0 次执行。

就是因为这样怼天怼地的傲娇脾气,在全员都组 CP 时,只有江澄一个人凭实力单身。

汪卓成也超级心疼他,“不配拥有爱情么?”金凌不是他的,是金家的;仙子不是他的,是金凌的;金丹不是他的,是魏婴的;魏婴也不是他的,是蓝湛的。全剧里只有他最孤单。粉丝们还为江澄做了一首诗,两个黄鹂鸣翠柳,江澄还是单身狗。

见到肖战王一博开打就光速躲开

戏里,江澄不懂为什么十三年后魏无羡回来第一个要去找蓝忘机,而不是回莲花坞。戏外,汪卓成也和肖战王一博有“结界”,“完全get不到他们的笑点和闹点。”

采访中,提到肖战王一博片场打闹,汪卓成还是会一脸懵,然后不自觉地送他俩一个白眼。“我真是不知道他俩有什么好打的。一见面就掐。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笑。”很小很小的点,就能又笑又打,折腾一天。

汪卓成也会把戏外的经典“白眼”用在剧中,有一场,魏无羡捂住小兔子耳朵,说兔兔不能听见这样的话,汪卓成就用翻白眼来搭戏。

肖战和王一博的battle经常殃及池鱼。剧中的外甥金凌就被夹在两人中间,遭到两面互殴。

汪卓成就更惨,因为和肖战王一博对手戏很多,常常会被俩人的突然笑场搞懵。

“因为是新人,拍戏压力还挺大的,别人一笑,就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到后来,汪卓成快被折磨哭了,只能向师姐宣璐告状。让汪卓成服气的是,他俩的认错态度超级好,一个买咖啡一个买三明治,还给他建了“哥哥爱你群”。

频繁被“殃及”后,汪卓成也聪明了不少。比如在化妆间,王一博拿着录像机疯狂拍摄肖战,汪卓成立刻知道苗头不对,然后光速撤离。

剧组里大家年纪相仿,开个玩笑,互怼几句完全是家常便饭。

但汪卓成说,他就不一样了,他从来不会怼别人,“因为知道根本怼不过。”肖战、师姐都太能说了。

就是这样天天只希望爱与和平的“舅舅”还差点沦为“组欺”。

他们太爱开玩笑了。“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要反应一段时间。他们就觉得我这个反应很好笑,经常和我闹。”尤其肖战经常是“皮一下很开心”的状态。

比如,某天收工早,肖战会提议大家一起看电影,然后并没有叫上汪卓成。“第二天,肖战王一博一看到我就开始很认真地讨论昨天看电影的事,师姐也开始帮腔,说电影超级好看。我还纳闷,为什么不带上我呢?”肖战一脸无辜,“我们忘记叫上你了?哎呦,抱歉哦!”汪卓成信以为真,“还挺伤心的。”直到全剧杀青了,汪卓成才知道他们那天根本没有去看电影。

羡羡师姐很暖心,是最好的云梦三人

虽然经常被整蛊,但是1996年出生的汪卓成还是组里的弟弟,大家私底下还是很宠他的。

在云梦的一场戏,需要汪卓成拍一个长镜头,一镜到底。“情绪要非常饱满,但我一直都找不对感觉。”加上棚里面闷热,拍了快四个小时,感觉人都要崩了。

让他很感动的是,师姐和肖战一直都在外面偷偷地看着他。休息的时候,师姐过来拍拍他的背,衣服早就被汗浸湿了,肖战拿着电动小风扇,一直帮忙吹风。“他们抱抱我,说放心,我们都在。当时真的感觉自己就是江澄,有最好的姐姐,最亲的羡羡,我们真的就是云梦三姐弟了。很快就找对了情绪。”

《陈情令》剧照

剧中,汪卓成有不少感情戏,尤其是云梦三人在一起的时候,或者哭,或者情绪激动,总之都很虐。而且剧是跳拍的,早上演少年江澄,晚上就是血洗不夜天,要随时切换。

“我其实在拍一些感情戏的时候,还是挺有压力的。老是会担心自己情绪不够,然后越担心,可能就越出不来。”

周围环境很嘈杂,想要马上就进入剧中的情绪非常困难。

让汪卓成最佩服的就是肖战和宣璐的对手戏。“他们情绪来的特别快,导演一说开始,他们马上就能热泪盈眶。”

“看到他们那么厉害,我也会有压力。然后他们会说你不要急,因为你第一次拍,又是学生,不要有压力,放松就好了,哥哥姐姐还是给了我挺多表演上的经验和建议的。”

《陈情令》剧照

汪卓成说,他最投入的“哭戏”,其实是剧组杀青的时候。

和生活了四个月的小伙伴分开,非常不舍。“聚餐之后,哭得稀里哗啦。如果这也算一场戏,那真是最投入的一次。”

临别前,他还给师姐宣璐唱了一首英文歌《you belong to me》,非常惊艳。

汪卓成唱歌很好听。在《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中,他还献唱了《恨别》,和姐姐“厌离”的名字很是搭配。“姐弟二人都厌恶离别,可以一生都在经历着最痛的生离死别。”

网友留言说,听汪卓成的《恨别》听到泪目。

从没叛逆过,妈妈也用“江澄表情包”

唱歌,汪卓成是专业的,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表演系,从小就开始学唱歌,初中毕业后,他从老家江西来到北京报考音乐学院附中专门学习声乐。

音乐剧舞台上的汪卓成

中学毕业后,妈妈问他最想做什么,汪卓成选择了唱歌。“既然想唱,那我就带你去最好的地方,最好的学校,找最好的老师,这是我妈的原话。”

“最感谢的人就是妈妈,她支持我的想法,支持我的一切。”

对于去北京学习声乐的想法,家里其他亲戚是反对的。“因为我爸爸一直在外地工作,一年只能见一两次。外公外婆觉得,一个女人带一个小孩去北京,谁都不认识,太难了。但是我妈妈就特别坚定。”

当时条件还是挺艰苦的,我们在北京和别人合租,三家人住一个房子。就为了离辅导老师住的近一点。

“压力也很大,报考音乐学院附中的都是全国最优秀的小孩,万一考不上,不是所有努力都打水漂了?回到老家,人们会不会嘲笑?毕竟我是在小地方长大的,大家对去北京读书想都不敢想。”

“但是妈妈从来没有动摇过,为了陪我,她把工作也换到北京来,很不容易。”

妈妈很坚定,也很温柔,汪卓成“受妈妈影响很大,脾气也很像。”很温和,说起话来也是有商有量。

和很多小孩不一样,“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叛逆过。”包括青春期的时候也很乖。“我一直都很懂家里人的想法和感受。因为我妈会无条件相信我,包括现在也是。”

最近,汪卓成经常陪妈妈看《陈情令》,妈妈还常常提建议。一边说儿子要注意表情管理,一边却用起了“江澄”的各种表情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