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BOYS六年之痒:曲终人将散,各赴下一站

原标题:TFBOYS六年之痒:曲终人将散,各赴下一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张孟碟,编辑/冒诗阳。

TFBOYS 六周年的相关的消息频上热搜,这个一年仅合体两次的组合散是三团火,聚是大爆炸。TFBOYS 六周年演唱会开唱在即,8 月 10 日的热搜,可以预见又将是他们的主场。

过去六年里,这个年轻的组合为国内粉丝经济、偶像工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六年前,中国还没有成功的“养成系”偶像,也没有艺人组合依托互联网渠道走红的先例,更没有一家粉丝被称为“帝国”。

TFBOYS 是互联网渠道的造星范本,他们的成功,标志着互联网“造星”时代的来临以及粉丝经济的重塑。

借风使力,少年成名

时间回到 2009 年, TFBOYS 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成立,董事长李飞原是房地产商人,此前并无艺人培养经验,或许是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和日韩练习生模式的传入,让李飞发现了商机,于是开始招募才艺优秀、有潜力的儿童进行培训。

也是在同一年,Bilibili 视频网站和新浪微博相继上线,二者将在未来成为TFBOYS 反扑传统媒体的重要渠道,那时,百度贴吧借着 05 年超级女声的火爆,成功帮助百度超越新浪,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网站,百度贴吧虽然第一个吃到粉丝经济带来的流量红利,但却没有将之转化为可持续的支撑力量。

最初的时代峰峻只有几个人,简陋的设备环境和后期质量,让很多练习生觉得这是个骗子公司,因为看不到希望而纷纷离开,在那时,“不务正业”需要勇气,而 8 至 12 周岁的儿童往往还主宰不了自己的人生,第一批招募的 9 名练习生合同到期后,只有王俊凯选择了续签。

▲ 图片来源:@TFBOYS—王俊凯 微博

即使前景不被看好,时代峰峻还是有成为“中国杰尼斯”的野心。

成立于 1975 年的日本杰尼斯事务所被称为亚洲最牛的“美少年梦工厂”,专门招收 10 到 14 岁的少年进行演艺培训,几年后打包成组合出道。40 多年来,杰尼斯以一己之力垄断了日本男性偶像团体这一行业,捧红了木村拓哉、泷泽秀明、龟梨和也等诸多国民级偶像。

TFBOYS 爆红之前,时代峰峻也走了一些弯路。2012 年,王俊凯参加湖南卫视综艺《向上吧!少年》被淘汰,止步 200 强,同期被淘汰的还有易烊千玺、蔡徐坤和鞠婧祎,这些在电视媒体碰壁的人,后来通过互联网分别创造了中国养成系偶像、男团偶像和女团偶像的神话。

相比之下,互联网对王俊凯等人格外友好,从 2011 年下半年开始,时代峰峻在网上推出的王俊凯等人的翻唱视频惊喜频出。2012 年初,翻唱作品《囚鸟》让王俊凯走进大众视野,翻唱作品《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在微博被原唱范玮琪转载,让时代峰峻迎来第一个爆点。

▲ 王俊凯翻唱《囚鸟》

2013 年 4 月 1 日,借着张国荣逝世十周年的热点,王俊凯王源共同翻唱《当爱已成往事》,在重庆的公交电视上反复播放,二人也从单纯的网络红人变成了重庆当地的小明星,王源和王俊凯的 CP 感,也成为了 B 站 UP 主不断二次创作的动力。

▲ 王俊凯、王源翻唱《当爱已成往事》

互联网对于“造星”模式的颠覆之处在于:透明、公开的环境让明星的走红不再是某个公司、某个大佬说了算,用户开始决定一切。TFBOYS 的幸运之处在于,他们的出道正好赶上了各大视频、社交平台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传播黄金时期。

长久的积累终于等到了爆发,翻唱视频《洋葱》在微博被五月天阿信、刘若英等专业歌手转载,几天内收获了超过 3000 万的点击量,最终引起台湾《中天新闻》关注,瞬间红遍两岸三地。

突如其来的巨大成功给了时代俊峰推出 TFBOYS 的信心,经纪人李飞为王俊凯、王源找来舞艺精湛的易烊千玺,在《洋葱》爆红的 2 个月后,TFBOYS 发布组合形象宣传片《十年》,正式出道。

十年也是 TFBOYS 与其粉丝四叶草的约定:不管发生什么,TFBOYS 都要和四叶草一起走十年。宣传片中有这样一句话:“即使十年后我们没办法成功,我们也离梦想靠近了十年。”梦想”、“十年”这些词语,让 TFBOYS 的出道像一种梦幻般的信仰。

▲ TFBOYS《十年》宣传片

由此,TFBOYS 创造了一条邀请粉丝们共同参与的圆梦之路,与此同时,粉丝们在实现偶像梦想的过程中不遗余力的付出时间、资金、情感,并实现自我的认同。

回顾让 TFBOYS 爆红网络的翻唱视频就会发现,互联网为低成本、高回报的造星方式创造了可能,虽然完全依托互联网平台孵化,TFBOYS 的影响力却丝毫不亚于大多数烧钱烧出来的偶像团体。

互联网最好的一面是“让人民投票”,TFBOYS 的成员在被公司正式选中之前,经过了一轮为期三个月的人气测试,以各自粉丝数和在网友中的受欢迎程度作为决定指标。最终,参照音悦台、微博、贴吧等互联网平台的互动结果,王源、王俊凯、易烊千玺通过了人气考核,组成男子偶像组合 TFBOYS。

这样将选择权交到用户手中的做法,大大降低了“拍脑袋”决策的风险,还帮助团队在出道前就积攒了相当一部分的人气,虽然出道方式在当时看来也是极其“简陋”,但也并不妨碍TFBOYS从网络走向《快乐大本营》,再走向央视甚至走向世界,这其中,离不开TFBOYS粉丝“四叶草”的忠诚支持。

在 TFBOYS 不断突破人们对于偶像明星的想象的同时,诋毁和质疑也接踵而至,但时代峰峻却并没有准备好面对高热度带来的负面评论,一位资深四叶草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那时候黑粉也很多,这些黑粉也把他们推向了另一个高峰,因为还从来没有未成年人遭受过这么大的恶意,但是他们三个人也抗住了。”

可能也是因为从出生就面对社会舆论的压力,四叶草们显得非常固执而强大,不仅靠不停地刷新、播放、点赞、评论、下载 TFBOYS 的歌,将出道不到一年的年轻组合推上了音悦台V榜年度盛典“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的领奖台,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日应援神话,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王俊凯 18 岁生日的“海陆空”应援。

▲ 粉丝送王俊凯的18岁生日礼物

控评、打榜、建站、应援、送礼、跟机等一系列近年来才受到关注的饭圈行为,可以说都是帝国粉们走过的套路,五周年演唱会上的灯牌大战更是饭圈文化的集中表现。时代峰峻在推出 TFBOYS 的时候可能还没有“流量”的概念,但是他们创造了六年的顶流神话。

偶像初养成

中国大陆的粉丝文化中,《小王子》是一本圣经级的文本,其中狐狸对小王子说的“驯服”,一再被粉丝引用来说明他们和“粉的客体”的关系——“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在《“养成”系偶像粉丝文化研究——以 TFBOYS 粉丝为个例》中,作者提到粉丝之所以愿意付出情感和精力去养成一个“偶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在这种“陪伴”的关系中获得了一种安全感和慰藉。

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解读偶像的文本,从而能为己所用。这样的造星模式,无疑也是更加符合互联网时代人们对于参与感和互动感的需求。

TFBOYS 是国内首个采用日韩练习生养成模式的偶像团体,其受众集中在 90 后,这一代人多是独生子女,于是容易对偶像明星产生了一种伴生性的需求,他们渴望在成长过程中有一个哥哥弟弟,渴望有一个坚持梦想、积极向上的榜样,他们也会愿意力所能及地帮助偶像。

而对于“妈妈粉”、“阿姨粉”而言,看着这些充满正能量追求梦想的孩子们,也可以让他们暂时忘记现实中的不快遭遇,以及释放日常生活中无处安放的剩余热情。

微博、贴吧等新兴的社交媒体为粉丝和偶像提供了新的沟通渠道,让“ 24 小时可见”成为可能,降低了明星“陪伴”粉丝的成本。低龄养成系的还有一大特点是叠加了时间维度,既能延长了艺人职业生涯的生命周期,又能让粉丝们真实感到陪伴和成长,建立起互动的情感纽带。

回顾王俊凯的早期微博,内容都是自己的日常,上学、作业、受伤、饮食,这些生活化的场景像极了今天一个孩子发朋友圈,没有套路更显真诚,更加让用户感觉到亲切和可触达。

甚至到今天还未停息的“流量造假”事件,王俊凯也是14年就感受到并且耿直地点破了。

六年的时间,十年的约定,足以完成 TFBOYS 对粉丝的“驯服”,对于帝国粉而言,喜欢他们成为了一种习惯,他们不仅像偶像,更像是亲人。

四叶草小圆在提到他们时会很激动:“邻家大男孩我小凯、活泼惹人爱我源哥哥、人狠话不多千玺欧巴”,说到易烊千玺时,小圆还特别加了一句:“其实早年他不是这样的孩子,虽然明面上害羞腼腆但私底下很活泼开朗的,其实挺心疼他们的,因为感觉他们都活得不像自己,就一直活在公司和粉丝给的包装和人设里。”

养成系的好处就是艺人可以不必完美,大大降低了公司的培养成本。

在 TFBOYS 过去的六年里,你会发现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的不完美是可以被原谅甚至被认为可爱的,而时代峰峻对三人行程安排有一点点的不周到,基本就会被骂上热搜,甚至有时公司偶尔显露出的“贫穷”,会激发粉丝们的付费欲望,作品、活动规划有不足的地方,公司背锅,粉丝掏钱,明星热度不受影响。

因为公司为了顺位到达错开订机票,导致易烊千玺航班延误7小时,粉丝们义愤填膺,将#易烊千玺红眼航班#送上热搜,矛头直指时代峰峻。

神话终散场

在杰尼斯创造的日本偶像传奇中, SMAP 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无论唱片销量,电影票房,综艺主持,抑或是日剧收视,他们都曾创下鲜有超越的骄人成绩,炮制了流行文化史上的“不老传说”,他们还是中国领导人首个单独会晤的日本艺人。

▲ SMAP组合

但在 2016 年 8 月 14 日凌晨,杰尼斯向各大媒体派发传真,宣布 SMAP 将于2016年 12 月 31 日终止团体活动。

声明中写道:“在年初的解散骚动过后,从 2 月到 8 月 10 日,我们花了半年多时间,和成员逐个甚至全体展开多次谈话,给他们提出了许多发展建议。遗憾的是,数名成员一致表示,按照我们现在五个人的情况,恐怕再一起出席活动相当困难。”

偶像男团的散场并不少见,国内较为著名的男团如小虎队、飞轮海、至上励合等不是解散就是没落,TFBOYS 似乎也要走上这条老路,成立六年来,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个人粉丝越来越多,团粉四叶草却越来越少,百度搜索指数显示,TFBOYS 的数据六年来持续走下坡路,已完全低于了三人各自的搜索值。

随着年龄渐长,TFBOYS 三个成员也都面临着要从少年组合向青年偶像转型的刚需,因此,强化个人标签成了一种必经之路。

2017 年 9 月 16 日早上 8 点 06 分,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同时开通个人工作室官微,以组合不解散、组建个人工作室来提升个人价值,这或许是平稳过渡的最优选择,也是顺势而为的做法。独立发展后,三人可以更加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更容易打造出鲜明的个人特色。

目前来看,将组合打散,单独活动已经取得了比团队形式更好的商业效果,王俊凯,团队的“松绑”也成就了个人价值的提升。

温尼科特在过渡性客体理论中提到,虽然粉丝对偶像的喜爱是通过偶像的文本如音乐、MV 等作品实现的,按真正让粉丝产生忠诚度的还是偶像个人所散发出来的个人魅力。如此看来,“团魂”的吸引力就远远不及了。

虽然粉丝经济本质是“卖人”,而“人”身上的一些容易吸引粉丝的属性却并不一定长久,比如外表形象,对于走流量之路的偶像而言,作品相对而言不仅是必要补齐的短板,也是粉丝们面对质疑的底气。

独立发展后,TFBOYS 三人不用再“拖家带口”,各自在影视、综艺、音乐上发力,已经有了显著的进展。

除了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TFBOYS 的唯粉尤其是毒唯更是“拆散” TFBOYS 的中坚力量,灯牌大战只是其中一个缩影,各种相互攻讦、厚此薄彼层出不穷,四叶草的式微有经纪公司有意引导的影子,但也与 TFBOYS 自身在养成系偶像男团类无敌有关。

六年来,社会对于 TFBOYS 不理解的声音已逐渐消失,庞大的粉丝群体不再有一致的敌人,于是内部派系林立,大多数正在成为 TFBOYS “解散”的外在驱动力,TFBOYS 刚出道时与粉丝立下十年之约,但如今每年合体的机会屈指可数,团队感已然单薄。

在帝国的五大门派之中,仅有四叶草一支是真正更喜欢 TFBOYS 这个团,他们也是帝国中存在感最低但最懂事的一群,在五周年演唱会上,TFBOYS 曾在台上同时建议粉丝关掉灯牌,而现场 5 片灯海只有橙色(四叶草)熄灭。在六周年之际,TFBOYS 的一些相关早期微博被网友挖出,字句里多是透露对当年四叶草时代的怀念。

一位四叶草聊起“TFBOYS 解散了怎么办”时表示:“我就从此不混娱乐圈了,任何一个人都不粉了,这太难受了。”

粉丝经济依然是做年轻人的生意,被 TFBOYS 拆散的粉丝们大多也没有再去喜欢一个人或一个团的精力,曾经他们创造了中国粉丝经济的一个个现象,也不得不将位置让给新一代的年轻人,互联网造星周期越来越短,流量明星流水线式生产,粉丝经济还能被资本抽多久的血?TFBOYS 开创了粉丝经济的一个十年,但粉丝经济又还有多少个十年呢?

参考文献

[1]刘爽. “养成”系偶像迷群的认同建构研究[D].郑州大学,2019.

[2]周红梅.关于明星粉丝经济的研究——以TFBOYS粉丝应援为例[J].新媒体研究,2019,5(03):57-59.

[3]卓圆. 新媒体环境下的粉丝消费行为和身份认同[D].暨南大学,2018.

[4]张弨. 粉丝应援亚文化特质与反思研究[D].广西大学,2018.

[5]温玉燕. 新媒体环境下粉丝群体的身份认同研究[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8.

[6]蔡叶枫. 新媒体时代“养成”类偶像的粉丝文化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8.

[7]彭丽苹. 观展/表演范式下的迷群身份建构[D].厦门大学,2018.

[8]徐海龙,高璇,夏培程.“偶像养成”与身体图式——TFBOYS成员王俊凯官方微博传播实证研究[J].东南传播,2018(03):112-118.

[9]朱丽丽,韩怡辰.拟态亲密关系:一项关于养成系偶像粉丝社群的新观察——以TFboys个案为例[J].当代传播,2017(06):72-76.

[10]丁毓.TFBOYS:互联网渠道“造星”范本[J].上海信息化,2017(10):72-74.

[11]网娱观察:TFBOYS五周年见面会:成长的爱豆,不变的灯牌大战

[12]肥罗大电影:缔造木村拓哉神话的喜多川的一生:日本偶像帝国的幕后王者

[13]腾讯娱乐:TFBOYS:不可能不恋爱吧,希望你们把持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