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塌了,鹿晗下半场糊了

原标题:《上海堡垒》塌了,鹿晗下半场糊了

至于鹿晗,他的表演算不上拖了电影的后腿,但也确实没给电影加分。但终究,从电影到电视剧再到网剧,鹿晗可以施展自己“演技”的空间越来越窄了。粉丝将意识到这些库存就是鹿晗偶像生涯最后能拿到的流量福利,而若他再不能完成逆袭,则必然只能活在流量历史的编年纪中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匠(ID:yujiangmedia),文/元仔,编辑/小飚。

《上海堡垒》开分4.2,如今已经降到了3.4,比当年的史诗级烂片《富春山居图》只高0.5分。

《上海堡垒》能冲击《富春山居图》吗?大概率是不能的,因为它虽然烂,但烂的平庸,甚至没有被讨论的价值。同样身为流量烂片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所以能在2017年火爆一时,主演杨洋贡献的油腻甩面舞功不可没。而直到目前为止,《上海堡垒》唯一可以宣传的只有鹿晗和舒淇的“姐弟恋”,以及粉丝狂刷的他那双干净而坚毅的眼睛。

鹿晗刚回国时,他的粉丝说他眼神干净得像一只清晨的小鹿,是阳光的代表,是希望的代表。如今又夸他在电影中眼神到位,看得人眼泪直流。如此彩虹屁却只能说明一点——鹿晗,作为曾经的顶流,却已无法产生更多值得粉丝挖掘的东西了。

烂片《上海堡垒》,这个锅该鹿晗背吗?

《上海堡垒》是个烂片,烂到什么程度?开场半小时后,电影院的人都在刷手机,看完的观众大声疾呼千万不要因为3.4分而好奇买票。

对于烂片的愤怒总归是要有个出口的?《上海堡垒》的剧情已经到达无槽可吐的境地,作为“流量”“爱豆”“小鲜肉”的鹿晗绝对是一个最佳释放出口,而对于舒淇更多人是带着同情的,“她在这里干什么,她应该出现在侯孝贤的电影里才对。”

鹿晗是压垮《上海堡垒》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不是唯一的一根。

《流浪地球》爆红之后,大众对国产科幻片突然产生了信心,加上同类型可选择的作品不多,很多人都将期待投在了《上海堡垒》上。然而,相比《流浪地球》的考究,《上海堡垒》的大场面都透露着一股“时间紧,人手少,任务重”的尴尬气氛。每场与外星人的战斗其悲壮程度都必须用死亡烘托,但很多死亡都表现的逻辑不通。

而最终极的牺牲来自“上海陆沉”——然而,这段早早就成为了宣传噱头的情节,在电影中却发生的非常突兀,观众在看到时,只能脑补抖音视频配音给予自己暗示:它来了,它真的来了,它带着牺牲和煽情走来了。

感情线没有感情是《上海堡垒》另一个巨大BUG。虽然电影主打“中国城市大战外星人”的激烈场面,输出的却是导演滕华涛曾经最擅长的小妞电影情感内核。只是这一次,小妞是鹿晗,汉子是舒淇,他们贡献了2019年电影大银幕上最没CP感的一对CP,观众甚至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为什么爱上彼此,同样是既无细节也无铺垫,唯一的解释只有,因为剧本,所以相爱。

至于鹿晗,他的表演算不上拖了电影的后腿,但也确实没给电影加分。就像周黎明在评价他时指出的,鹿晗的演技是正常发挥——就像他在电影中的头发一样,无论面对怪兽或台风,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这么说吧,鹿晗在决定《上海堡垒》口碑时起到的作用,和我们与王健林、马云在撼动中国经济时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有没有都一样。

爱豆鹿晗

鹿晗好像是《上海堡垒》的“堡垒”,他的存在抵挡了大部分电影制作方应该承担的“火力”。而他的粉丝则分担了大部分电影宣传应该维护的口碑影响力——这当然是流量拍电影所必须承担的责任。更何况,《上海堡垒》对鹿晗太重要了。

这个曾经的顶流即将进入而立之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已进入偶像人气的平台期,依然没有代表作。如果《上海堡垒》成功,则鹿晗不但有了代表作,也有了从爱豆向演员转型成功的蜕变之作。

鹿晗曾经最引以为傲的代表作,应该是爱豆鹿晗这个身份。2014年10月,他申请与韩国娱乐公司SM合同无效,开始回国发展。那时他依旧是韩国偶像工业包装出来的优质“产品”,他是美的,是精致的,是“清晨的小鹿”。那是所有媒体对鹿晗认知的起点——爱豆,流量。

鹿晗回国后的第一年是他最风光的时刻。2015年他有两部电影,分别是1月的《重返20岁》和10月的《我是证人》——全部都是韩国电影改编。同年8月他加盟《奔跑吧兄弟》,正式进军国内综艺。9月个人迷你数字专辑《Reloaded I》开始预售,专辑中的单曲《勋章》后来获得billboard公告牌合作华语榜冠军。

没有人会质疑他的流量,甚至顶流这个词最初用来定义的对象就是鹿晗。然而,当时的国内并没有成熟的爱豆表演舞台,音乐行业日渐式微,综艺又尚未形成气候,即使是流量也不不面对中韩两国的偶像文化差异。

一切走红似乎都只能用玄学解释。鹿晗回国那一年仿佛燃尽了自己全部的运气,之后产出的作品一直不温不火。

2016年他主演了电影《盗墓笔记》、《长城》。2017年,他主演了电视剧《择天记》。拉出鹿晗不长的影视作品清单不难看出,当时他手中的资源是极好的,也绝对配得上顶流的身份。

然而,也许是正正为负,这些大片、大IP并没有为鹿晗拿到想象中好口碑,甚至一部代表作都未诞生。《长城》被扣上烂片的帽子,主演各个被嘲;《盗墓笔记》除了鹿晗和井柏然的粉丝互掐,也没有留下任何正面的水花。《择天记》不算烂,口碑却也仅仅是不过不失。

甚至鹿晗引以为傲的颜值都受到了挑战。失去韩国滤镜的鹿晗已不是当年的贵族少爷,电影没有刷出好口碑,反而把他精致的“神颜”刷没了。

到了2018年,情况便更糟了。虽然鹿晗增加了综艺的曝光,参加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并继续担任《奔跑吧》的常驻嘉宾,却再没有任何水花。同年,他主演的青春剧《甜蜜暴击》播出,热度却远不及他与电视剧女主演关晓彤的恋情火爆。

在那个无数新星崛起的2018年,鹿晗像所有他这辈的流量一样面临着陨落。但鹿晗的陨落,被看作是他公布恋情的副作用。

致命爱情

2017年10月,鹿晗公布与关晓彤的恋情。平地一声雷,微博瘫痪了。无数粉丝脱粉,关于偶像是否能恋爱的话题被拿出来反复讨论。鹿晗又结结实实的火了一把。然而谁能想到,那就是鹿晗近几年最后一次的流量时刻。

在当时关于鹿晗恋情的讨论中,有人提到了木村拓哉。2000年底木村拓哉在演唱会上宣布与工藤静香结婚,之后被事务所雪藏。然而2001年,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大爆,成为日剧史上第一部每集收视都超过30%的剧集。

鹿晗却没有这种触底反弹的能力和演技。他与关晓彤的《甜蜜暴击》收视低迷,两人在剧中的表演毫不甜蜜,完全看不出是现实中的情侣。对此围观群众最诡异的猜测是——因为要避嫌,所以反而不甜。

这么想就难为鹿晗了。更合理的解释是,他的确是个没有天分的演员。而多年的偶像生涯带给鹿晗的另一个“后遗症”就是隐藏自我。扮演偶像鹿晗的形象最忌讳的就是展现真实的自己,演戏则恰恰需要人表达真实情绪。他无法不表达自己,又没有演出真实的能力,怎么可能打动别人?

而鹿晗和现实中的女朋友都无法表演出CP感,又怎么能和舒淇谱写一段令人信服的“姐弟恋”呢?

只是,如同鹿晗不是压垮《上海堡垒》唯一的稻草,恋情也不是压垮鹿晗唯一的稻草。事业止步不前的困境、不再精致的外形、层出不穷的偶像新人,都在挤压着这个曾经顶流的生存空间。

但当然,仅凭《上海堡垒》失利就全面否定鹿晗也不客观,毕竟他还是有库存作品的。一部是网剧《在劫难逃》,主演阵容里还有王千源、齐溪、如果质量过关至少刷上一波演技;还有一部是网剧《穿越火线》,鹿晗在宣传这部剧的时候,已经出品了一系列美照,如果质量过关目测是要刷上一轮颜值的。

但终究,从电影到电视剧再到网剧,鹿晗可以施展自己“演技”的空间越来越窄了。粉丝将意识到这些库存就是鹿晗偶像生涯最后能拿到的流量福利,而若他再不能完成逆袭,则必然只能活在流量历史的编年纪中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