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母亲分离近10年,差点被父亲逼上绝路,天才朗朗不为人知的背后

原标题:与母亲分离近10年,差点被父亲逼上绝路,天才朗朗不为人知的背后

郎朗

郎朗是一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

——傅聪

作者丨度公子

来源丨一日一度(ID:yryd115)

郎朗出生后,父亲满墙满地的画五线谱,对儿子进行音乐启蒙。

父亲是一位治安特警,同时也是一位军队文艺团体的专业二胡演奏员。沉默寡言,极为严厉,郎朗的记忆中从未见他笑过。

父亲早年梦想成为二胡家,但因文革耽误入学年龄,后来报考音乐学院,考了第一却因为虚报年龄被淘汰。

不到1岁时,父亲听到郎朗在哼收音机里听来的旋律;2岁时,郎朗就已经会读音符了。

渐渐地,父亲相信郎朗拥有特殊的音乐天赋,竟在郎朗2岁时为他购买了价格不菲的国产立式钢琴。

有一次,2岁半的郎朗被《猫和老鼠》中汤姆猫演奏的《匈牙利第二号狂想曲》所吸引,无师自通地在家里弹出了基本旋律。

“第一次坐在琴凳上的时候,我马上就喜欢上了钢琴这种乐器,觉得它的声音非常美妙,而且88个键有黑有白,挺有意思!”

父亲发现儿子的音乐天赋后十分惊讶,并梦想着郎朗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钢琴家。

在父亲的指导下,郎朗开始了他的钢琴生涯。

那时郎朗还够不到踏板,只得在钢琴凳上垫上枕头,才能摸到琴键。他喜欢手指在琴键上滑动的感觉。

每天晚上父亲都要问他当天练了多长时间,一旦父亲不满意,郎朗必须立马回到钢琴边去。

“练习,郎朗。你要每日每夜的练习。你要尽你所能成为最好的钢琴家,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要想。”

这是郎朗自幼起的生活。

母亲反对说:“他只是一个小孩子,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游戏和梦想的时间。”

父亲顽固如初,丝毫不为所动。

父亲希望郎朗达到近乎完美的标准,除了更刻苦的练习,别无他法。

郎朗3岁时开始师从沈阳音乐学院教授朱雅芬,从那时开始的学琴生活,对郎朗来说极其难熬:

枯燥的曲子对于一个3岁小孩就像是一本“天书”,但自己的要强和父亲的严加管教让他不得不坚持。

郎朗从小有一种拗劲儿,他是大院里学琴孩子中最勤奋的。

一天早上,由于发烧父亲没有叫醒他,可其他孩子的琴声惊醒了郎朗,他跳下床二话没说就上了琴房。

童年被钢琴淹没,也被钢琴祝福。

“只有在将来的某一天,当成就从天而降时,回味过去的岁月,恍然意识到那时的苦难和泪水都是值得的。”

5岁那年,父亲让郎朗参加了沈阳市少儿钢琴比赛。

郎朗凭借技巧很高的德米特里·卡巴列夫斯基的曲子,夺得了人生中的首个第一名。

比赛后,父亲当即告诉郎朗:你必须确保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刻苦。

之后,郎朗又举行了第一场独奏音乐会。

“我喜欢在舞台上表演,温暖的灯光照在我身上的感觉。我喜欢听众的掌声。从那时起,我决定,我要当一名钢琴家。”

到7岁开始上小学的时候,父亲为郎朗设计了强制性的作息时间表:

早晨5:45起床,练1小时琴;

放学后,练习2个小时,然后吃晚饭;

晚饭后,练2个小时琴,然后做作业。

当郎朗完成作业爬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5年后,郎朗拿遍了沈阳所有少儿钢琴比赛第一名。

1991年,朱教授告诉郎朗父母:如果要让孩子有更大的发展,就必须到北京去。

父亲为此辞去公职带着郎朗从沈阳去往北京,打算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附小。

当时太小还不太理解,只记得父亲左手牵着我,背上背着一个煤气罐,右手提着一袋大米,带着我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他们在北京租下一间小房子,节衣缩食拜师学琴。在那里,除了钢琴就只有一张床。

每天,郎朗都不知道阳光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埋头学琴。

起先,郎朗每天晚上练到晚上八点,后来在父亲的督促下,练到八、九点,然后是十一点。

在北京租的房子很廉价,隔音效果极差,郎朗练琴的声音影响到周围邻居休息。

一次,有人直接将玻璃瓶砸到他家门上,里面装满消毒水,父子俩只好挑人家上班的时间练。

为了郎朗的钢琴学习能够快速进步,父亲每天的工作就是严厉监督郎朗练琴。

一次,母亲前去看望郎朗,见他嘴上起了满满的水泡,“你嘴上怎么起这么大的泡啊?”

“妈,我是想您想的……”

母亲忍泪说,在日历上记下妈妈要来的日子,然后一天天划掉。

等母亲再来北京时,郎朗把一张画满了红杠的日历拿给妈妈看:“妈您看,我想了您这么多天。”

母亲搂着儿子,潸然泪下。

后来父亲拒绝母亲再去北京看望儿子,原因是他认为,郎朗对母亲的依恋严重影响到练琴的状态。

临考前,父亲带着郎朗顶着雷暴和沙尘暴骑车去钢琴辅导老师的琴房。

等他们到的时候,浑身全湿透了,郎朗和父亲在冷风中直打哆嗦,父亲说:“教授,如果您让我们把身上弄干了,郎朗就可以开始给您弹琴了。”

“没这个必要了。”

“为什么呢?”

“我已经决定不再教你儿子了,他连进音乐学院的才华都没有。”

这番话伤害了9岁的郎朗,他一时对弹琴失去兴趣。唯一的安慰是校合唱团指挥请他为合唱团作钢琴伴奏。

“在我生活中很凄惨的那段时光,我觉得没人欣赏我,也觉得自己没有才华,只有合唱团是我生活中唯一的亮点。”

在老师拒绝教郎朗的第二天早晨,父亲提前一个小时叫醒了他,“我想要你每天上学前多练1小时的琴,每天放学后再多练1小时。”

父亲眼里有着从未有过的疯狂,他说:“你一定得像活不过明天那样地练琴。你必须练到没有人有理由拒绝你,你是第一名,永远会是第一名。”

后来,他们才知道老师拒绝的原因是没有给红包,那个老师骂了郎朗半年,“你弹的太差了!简直可怕!你没有天分!而且一点都不努力。”

可郎朗听了半年责骂都没放弃,最后老师忍不住,就把郎朗扫地出门。

然而直到现在,郎朗绝口不提那个差一点将他毁掉的老师名字,只是调皮称之为“脾气坏的老师“。

一天学校为迎国庆排练文艺节目,郎朗担任钢琴伴奏,耽误了2小时练琴时间。

郎朗回到家时,父亲不由分说狠狠揍了他一顿。

最后父亲打累了,对郎朗说:“你还有什么脸呆在北京,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是吃药,二是跳楼。”

“现在就把里面三十片药片全都吞下。吞下去,你就会死,一切都会结束。”

郎朗哭着说:“我为什么要死?我没有错呀。”

生平第一次,郎朗恨透了父亲。

很多人质疑父亲的教育方法,郎朗却可以理解父亲,“也难为我爸,当时他受了很多委屈,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只能发泄在我身上。”

所幸付出的都有了回报,1991年,郎朗以第一名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钢琴科。

11岁那年,郎朗参加北京市第五届星海杯儿童钢琴比赛,获得第一名。

同年,郎朗在德国举行的第四届国际青年钢琴比赛中获得的荣誉:他得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和钢琴艺术特别奖。

在预选赛上,郎朗的琴艺赢得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但由于年龄小而失去了参赛机会。

父亲忍不下这口气,他认为这是儿子难得的锻炼机会,绝不能失去,决定自费赴德国参赛。

他回到沈阳到处筹钱,终于和郎朗乘上飞往德国的飞机。

参赛那天,11岁的郎朗发挥出色,引起了全场轰动。父亲从德语中听到“郎朗”时,他哭了。

1995年,郎朗在日本举行的第二届柴利夫斯从青年钢琴大赛中一举夺冠。

1996年,郎朗去美国参加钢琴考试演奏,立刻得到很多音乐学院关注,纷纷向郎朗发出邀请书。

后来,朗朗入读美国费城享有盛名的科蒂斯音乐学院,除了入学通知他还得到了全额奖学金。

郎朗师从著名钢琴家加里·格拉夫曼,他们共同演绎了大量的钢琴作品:35部协奏曲和10台独奏音乐会曲目。

郎朗真正为世人所知是1999年。

那年,郎朗参加芝加哥举办的明星音乐会,在这个音乐会上他与许多演奏大师相遇,音乐会是由斯特恩主持。

郎朗弹奏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间奏时,斯特恩抑制不住地对郎朗经纪人讲:“郎朗将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不可或缺的钢琴家。”

曲终时,雷鸣般的掌声骤然响起,全场听众热烈狂欢。

演出结束时已接近凌晨,更出人意外的是乐团的评审委员们被破例叫到拉维利亚独奏厅,他们要在那里继续听郎朗演奏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

以便当即决定是否与他签约。

这些评审委员们已破天荒第一次从全美赶来听一个中国孩子的演奏,现在又破天荒连夜评审他的技艺。

第二天《芝加哥论坛报》把郎朗称之为“当今世界上最为伟大和最令人激动的钢琴家”

郎朗的演奏不仅热情四射,还展现出罕见的成熟和深度,那年他才17岁。

自此以后,一长串的演出计划接踵而至,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郎朗在芝加哥弹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竟然有14次返场,所有观众都起立长时间鼓掌不肯散场。

美国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发生在只有18岁的中国少年身上。

纽约爱乐乐团的指挥马舒尔一再地问郎朗:“你是从中国来的吗?你确实是从中国来的吗?”

“感谢老天给你的天才!”。

郎朗现已成为最年轻的世界级职业钢琴家,他的独奏音乐会,全被安排在欧美最重要的音乐厅。

他的“风光”几乎超越了以往所有的中国演奏家,成为继扭洛维兹和鲁宾斯坦之后世界钢琴界的又一位领军人物。

被誉为“世界钢琴王子”“最年轻的钢琴大师”

在郎朗传奇般的音乐生涯中, 创造了无数“第一”:

第一个与世界所有主要乐团长期合作;

在世界所有主要音乐厅举办过独奏会的中国钢琴家;

第一位获得“伯恩斯坦艺术成就大奖”的中国人;

惟一一位在美国白宫举办专场独奏会的中国钢琴家,

他的每张音乐专辑,都在全球古典音乐排行榜上名列第一。

郎朗风靡全球的原因在于,其非凡音乐才华与热情奔放性情的结合。

他不像前辈一样安静的演奏,而是怀着旺盛的表演欲,用略显夸张的肢体动作与面部表情,用极富表现力的“戏剧化”的演奏方式感染观众。

他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听觉的享受,还有感情与幻想的激发。

但除了舞台上充满激情甚至有些癫狂的真性情,郎朗还有着细致情感和单纯天性。

家人对他而言,是最重要的。

在郎朗眼中,父母是最值得敬畏的人,他们赋予了他应有的一切,也曾为他牺牲了最美好的安稳时光。

甚至有一个卖菜的叔叔,也成为郎朗报恩一生的人。

郎朗和父亲因为“跳楼风波”后开始冷战,不管父亲如何道歉、央求,郎朗总是拒绝练琴。

就在这时,郎朗遇到了一个促使他重新开始练琴的人。

某天他在菜市场里游荡,随手去敲西瓜听声音,卖西瓜的小贩看到了他,对他说:“这手指可真长啊,适合弹钢琴。”

郎朗回应说:“我是个退休的钢琴家。”

小贩被逗乐了,问:“你几岁呀?九岁半?九岁半你就退休啦?”

这个小贩后来被郎朗称作二叔,郎朗带着他爸见了这个二叔,于是二叔就成了他们之间的传话人,还经常带点东西去给他们做饭。

后来有一天,二叔对郎朗说:“你弹首曲子吧。”

郎朗一开始不乐意,于是二叔说:“就当给我弹了,我想听。”

郎朗又开始了弹琴。

成名后的郎朗从先是为二叔的母亲在沈阳买了房,后又给二叔在北京买了房,每次郎朗回到北京开演奏会都会邀请他。

“郎朗这孩子你叫我怎么夸他呢,太好了,没法夸。”

2003年,郎朗在卡内基独奏时,他把父亲请上了台,一起合奏了《赛马》。

“我父亲曾经也练习过乐器,他也想成为演奏家,他年轻时候曾一度离梦想那么接近,最终却失败。”

他知道父亲的音乐梦想和自己的音乐梦想其实是重合的,最终牺牲一代人而成就另一代人。

郎朗一年最多时候有150多场演出,其中30场为公益演出,公益活动更是不计其数。

他希望关注孩子的童年,激发孩子心中的自信。

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郎朗独奏的长达8分钟的《星光》,点亮了全球40亿观众的目光。人们说他的双手被上帝亲吻过。

老布什:郎朗是伟大的钢琴天才。

德国前总统希尔:听郎朗的演奏,能延长我的生命。

英国查尔斯王子:当我聆听郎朗的演奏时,我一直都在流泪。

钢琴大师傅聪:郎朗是一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

英国权威媒体评选出历史上最伟大的25位钢琴家,郎朗与贝多芬、肖邦、李斯特等同列。

曾经总以为郎朗是天生热情饱满活力四射的人,如今方知他是拼了命。

资料来源:

《重庆与世界》:郎朗:纯粹做自己.

《视听技术》:钢琴天才郎朗.

《现代交际》郎朗:我为音乐狂.

《兰台内外》:郎朗:28岁弹指吸金近亿元.

《公益时报》:郎朗:音乐和公益的“跨界者”.

搜狐教育:郎朗:父亲的“重压”成就我的钢琴梦.

郎朗母亲的反思:荣光有多巨大,内心的酸楚与感慨就有多深!

《重庆与世界》:郎朗:纯粹做自己.

《视听技术》:钢琴天才郎朗.

《现代交际》郎朗:我为音乐狂.

《兰台内外》:郎朗:28岁弹指吸金近亿元.

《公益时报》:郎朗:音乐和公益的“跨界者”.

搜狐教育:郎朗:父亲的“重压”成就我的钢琴梦.

郎朗母亲的反思:荣光有多巨大,内心的酸楚与感慨就有多深!

作者丨度公子,文章来源于一日一度(ID:yryd115,若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