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吊带被批不检点?中国女性着装史背后,谁在主导穿衣自由

原标题:穿吊带被批不检点?中国女性着装史背后,谁在主导穿衣自由

说来可真是无辜,热依扎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穿了一件吊带走了机场街拍而已,怎么就被大众舆论钉在了“不检点”和“靠身体博眼球”的耻辱柱上。

以往这种消息时不时的会冒一下头,对于明星本人来说是习以为常,对大众也是司空见惯。原本不甚重要的一件小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后,也该褪去热度重归平静了。但这两天,一篇名为《祝中国女孩早日实现穿衣自由》的文章,借着热依扎机场街拍“事故”的热度,在朋友圈掀起了轩然大波。

各路好事者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这篇文案后头掀起了一场持久的辩论战。一方说“你这篇文章就是打着穿衣自由的名号,挑起女权主义对大众言论的敌意,蹭热度的同时还不忘恶心一把男人们”。而另一方则愤然表示“这篇文章字字珠玑,深刻的反映出了这个社会对女性满满的敌意和有色眼光,说得都是真真儿的大实话,女生穿什么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哪轮到你们指手画脚”

事件就此发酵,各方声音喷涌而出。就连作者顶不住舆论压力也删文遁走企图换个清净,徒留众人在此依旧争论不休。

令人费解的是,明明是针对女性穿衣自由的讨论,却鲜少有人去拿穿搭上的有力论证来讨论此事,大家都只是蘸着时事热度的酱料吃干饭而已。那么女性在穿衣方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谁也不敢轻易的去定义这件事情。毕竟,中国女性在穿衣这件事情上,自古以来就不马虎。

中国女性穿衣自由的高光时刻

“衣食住行”这四个字贯穿着古今人们生活的重点,而“衣”首当其冲的被放在了最前头,足以见得中国人对“穿什么”的重视程度。而在唐朝,这种对衣着重视也被无限放大,中国女性迎来了穿衣自由的“高光时刻”。

“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无别。”《旧唐书》卷四十五之中的《舆服志》记录了这一有趣的现象。这里说,上到皇亲贵女下到百姓庶民,都对当时流行的穿衣风格争相模仿,没有了贵贱之分,怎么好看怎么来。现在读起来,颇有几分男人对女人不服管束、追逐时尚的抱怨和牢骚。

在传统而封建的古代社会,唐朝女性究竟是怎么穿的?由于李唐皇室中带有部分鲜卑血统,加上尚武、和兴农等观点,导致唐代崇尚艳丽丰腴之美。赏花要赏艳丽而饱和的牡丹花,良驹宝马也要是颈粗臀大,就连美人的判定标准也是“尚丰肥”。

唐代的女子为了使自己显得更丰满,往往将裙子做得很宽大,六幅、八幅、十二幅。不仅如此,还要将腰身提高到腋下,这样整个人不见腰身,几乎像一个灯笼的外形了。胸部也围度也格外突出。这也形成了唐朝特有的着胡装、露半乳、梳高鬓、扫娥眉,等着装文化,甚至是骑马装和男装也能穿上一穿,女性着装的开放程度丝毫不输现代西方时尚。

唐初是创制时期,自“复汉魏衣冠”的服饰改革之后,唐代女性着装的主要样式由遮蔽而趋暴露,妆容由简单趋于复杂,风格由简朴趋于奢华,丰乳肥臀的体型也成为了主流审美。

有人会纳闷,在这种开放的服饰文化之下,这为什么没人像现在这样,跳出来指责唐朝的女性穿着尺度太大呢?其实,这也和社会经济现况以及文化的沉淀有关。当时的唐朝处于什么样的状况?

“盛世大唐,八方来客”经济文化的蓬勃发展,让外来文化不断的被吸引过来。首先,当时的文化交流就能说是史无前例了,这给唐朝人的审美观做了铺垫,让他们有很强的接受新事物的心理建设,对于女性穿搭尺度不尺度的也不会去设置太多界限。再其次,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完全不用担心战乱问题,吃喝玩乐管够,精神足够自由,大家都有时间去研究一些“闲玩意儿”。比如女性新的发型、新的服装款式,布匹新的花纹和颜色,这些在物质上又满足了唐朝女性穿搭上的需求。

加上上位者为了彰显自己国力,对新文化极尽包容,让女性着装不存在过多限制。在时代背景和社会舆论的宽容之下,中国女性第一次真正迎来穿衣自由。

被制式化的女性着装

世事有正就会有反。中唐以后,女性着胡装、男装的现象急剧削弱,直至晚唐到宋朝的过渡阶段,女性的服饰衣着风格已经完全被保守而清淡的传统服饰取缔。

至朝代更迭之后,唐朝女性所流行的丰腴之美和艳丽的审美时尚,被宋朝的上位者判定为奢靡之风,以致宋朝女性的服饰风格由此向传统保守的方向发展。首当其冲的就是对“露胸”进行调整和“纠正”。但是宋朝女性的着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矛盾点,就是“内衣外穿”。

这种既开放又保守的半开化状态,让抹胸 + 褙子的组合,成了宋朝女性是最典型的装束之一。褙子为宋代最时兴的上衣款式,直领对襟,两腋开衩,衣裾短者及腰,长者过膝。宋朝女性习惯上身穿一件抹胸,也就是我们说的内衣,然后在外套上一件褙子,双襟自然垂下,不系带,不扣纽,任其敞开,颇有文人之风的飘逸和潇洒姿态,从这一点上也和宋朝尚文的风格不谋而合。

尽管在部分宋朝女性身上,依旧能够看到袒露胸部的着装打扮,但是着装的场合以及人群阶级都有了很明显的区分。比如刘松年《茗园赌市图》中,就有一位妇人着装暴露,坦胸露乳,姿态颇有唐风之狀。

但是,这一类的打扮在其他阶层的女性身上不曾出现,尤其是高门贵女,基本都是用素雅的抹胸搭配褙子将胸部遮掩严实的一个状态。过于袒露的穿搭,也开始向中下阶层的人群靠近。比如,歌姬舞女为了迎客穿得更为开放的袒露穿搭,也为如今社会舆论对“暴露”等于“不自重”的观点埋下了关键性的伏笔。

宋人自己是这么说的“宣和之季,京师中,妇人便服不施衿纽,束身短制,谓之‘不制衿’。始自宫掖,未几而通国皆服之”。全国统一的制式化服装风格,让中国女性的着装开始往保守和含蓄的方向发展。

女性着装的新旧革变

从盛唐的开放奢华到宋朝的婉约含蓄,中国女性的穿着成为了彰显社会状态最直观的参鉴物之一。而国人在这种长期文化浸润的影响之下,对服饰着装的尺度有了更严苛的评判标准。

自宋朝后的封建社会,中国的国力一直没有办法在回到那场盛世之中,而长期保守传统的着装制式着装,也彻底的禁锢了国人的思维开放程度。受到封建礼教影响的国人,哪里再会轻易的再去接受开放和“大尺度”的穿着,而稍有不慎,过于前卫的着装都会被认定为不守礼,不知廉耻。

民国的女性服饰文化算是一个较大的转折点。封建朝代告一段落后,各种观点新潮的西方文化对当时的社会观点产生了冲撞,女性和一部分高知份子对自我个性表达的思维开始复苏,开始不断的尝试新鲜先进观点和文化。而凸显女性曼妙身材的旗袍、丝袜以及西式的洋装都成为了当时被认可的主流着装。

而在这新一轮的思想爆发前,中国女性穿的是什么?根据1912 民国元年的《服制》中颁布的条例来看,当时两种女性服装也是固定的样子,国家法定类型要求女性:“上衣下裙,上身用直领、对襟,左右及后下端开衩、常与膝齐的上衣,周身得加以锦绣。下身着裙,前后中幅平,左右打裥,上缘两端用带”。这里依旧可以看出,民国早期,还是沿用中国传统的上衣下裳的服装形式,这种服饰形式,很符合中国儒家礼教思想的文化背景。

所以,在当时的民国,处在社会底层的人群和传统大家族,由于经济能力以及封建礼教思想的限制,依旧是选择保守的传统宽松的旗装和严实的布衫等之类的服饰。色调也多趋于鸦青、藏蓝、玄色、素色等庄重和中肯保守的颜色,严谨和刻板的思想深深的刻在了一部分人的骨子里和灵魂深处。

直到民国中期,社会新文化的浪潮对年轻一代人的影响越来越多,西式的洋装和新潮的旗袍文化,才慢慢的在民国女性的身上险险站稳脚跟。民国汉族女装“弃旧纳新”与“改革易俗”社会风尚,也成为中国踏入新时代的一个显著标志。

不仅如此,民国中国女装的变化还是建立在打破旧有陋习基础之上的。比如摒弃束缚女性体型的缠足和束胸,开始选择造型新奇的西式高跟鞋,在服饰版型的选择上,能展现女性身材曲线的旗袍也开始高调出现;在服装夜色的选择上,不再是以青色、蓝色守旧传统的颜色为主;在服饰的选择上,不仅有传统上衣下裳的存在,也有更简单性感的连体衫的存在。一大波留学海归份子,开始带头将旗袍、洋装等服饰带入女性的衣橱中。在张爱玲的三张插绘中,我们也能清晰的窥见中国女性的服饰变化。

在这种变化之下,也有很多传统人士在极力否认这些改变,用“不知廉耻”“伤风败俗”等舆论在抵抗这种新文化的入侵和改变,但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面对传统与现代的抉择、中西文明的碰撞,女性的思想观、价值观也都同步发生了变革。女性不再以男性的附属品自居,而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去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包括心宜的服装。

谁在决定中国女孩的穿衣自由

王硕在《知道份子》说过这样一段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社会上的一切事情,非要往最下三滥的地方想才安心。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所有的预想都正确”。热依扎一件吊带引起的舆论“讨伐”事件,更像一场精心营造的舆论狂欢,很多上纲上线的网友只是为了博取高关注。毕竟中国女孩的穿衣自由,从来不是单纯的由大众舆论来决定的。

衣服从小处说,是反映一个人的个人品味,家庭条件,消费观念等。从大处说,它能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富裕程度和文明程度。人和衣服是相辅相承的,人们可以通过一个人的着装大致猜到他的生活状态,而从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的人普遍的着装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和地区的文明和贫富。

梳理一下中国女性的着装简史,我们发现,着装就是当下社会和文化共同的产物,不可能脱离语境来谈自由。社会环境和文化带来的影响,也不会一成不变。

如果你的穿衣只是遵从本心,让自己开心,那就是自由;一旦想取悦别人,不管是想听到他人赞美,或者封住别人说三道四的口,那就是不自由。自由从来不是别人给的。毕竟,穿衣这件事,还是像张爱玲说的那样:“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资料来源:

《民国汉族女装的嬗变与社会变迁》崔荣荣 牛犁

《唐朝女性时尚》 潘向黎

《试论民国女装变革的文化内涵》郑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