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在做心理咨询了,为什么还是很痛苦?

原标题:我已经在做心理咨询了,为什么还是很痛苦?

精神分析治疗能帮我们解决生活中的痛苦吗?

作者:闫煜蕾(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声明:本文案例中涉及的来访的真实信息,均已经过严格的模糊处理)

- “我已经把我的痛苦告诉你了,为什么我还是这么痛苦?!”

- “就算我理解了我的模式是源自于小时候与父亲之间的关系,那又有什么用,我现在还不是一样不能去坚定表达自己的意愿!”

- “这样谈下去,会有个头吗?”

这是很多来访者经常会问的问题。很多来访者做了几次精神分析的治疗后,感觉治疗过程总是在谈感受、谈最近一周的经历、谈梦、谈小时候糟心的记忆......然后不禁开始质疑,谈这么多有啥用呢?

我非常理解来访者的这些感受。作为一个精神分析师,我在受训的过程中也要接受被分析和被治疗,以深刻了解我自身的模式和局限性。在刚刚开始接受训练和分析的时候,我也和大多数来访者一样有着上面那些疑问。

但是当我不断地去和我的治疗师讨论生活中那些带来痛苦感受的片段时,我渐渐地可以理解我的痛苦

一开始只是从理智上理解,随着理解不断地深入,进而从情感上也能理解,我会发现我渐渐可以做一些和旧的行为模式不一样的事情,来试着改变我的生活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那个曾经让我困扰的痛苦不再困扰我了。

虽然生活中还是会有不开心的事情,但我可以更好地应对了。

“她们都瞧不起我”

——精神分析临床案例

下面我举一个临床案例,来说明对痛苦的理解直到得到解脱的过程。

A女士非常害怕被别人瞧不起。她在工作中常常感觉到被同事瞧不起,她非常痛苦,不知道怎么和同事们相处。她常常表现得非常自卑、退缩,中午不想和同事一起吃饭,下班之后也从不和同事有社交往来。

当她开始精神分析治疗后,治疗师帮助这位女士去探索那些她觉得痛苦的情境。当她具体描述出让她感到被瞧不起的情境时,治疗师发现她的同事并没有做出任何嘲笑、贬低的举动——

A女士感觉自己被瞧不起的证据,不过是对方的表情不热情,或者对方皱了一下眉。

同时治疗师观察到,A女士在咨询室里也呈现出同样的模式,她对治疗师的皱眉也非常敏感。当治疗师皱眉时,她便看起来十分难受,并停止了讲诉。

治疗师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看到治疗师皱眉,觉得治疗师一定是认为她刚才说的话听上去蠢极了。

治疗师指出她此时此刻的反应模式和她讲述的在办公室里发生的情境非常相似——因为捕捉到一些别人的表情,就认定别人是在嘲笑她,甚至不给自己任何检验的机会。

治疗师进而澄清,自己皱眉只是因为在认真地听A女士讲话。

A女士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模式。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开始在生活和工作中对自己的反应模式保持观察,发现自己确实常常会把各种迹象都联想为别人在小瞧她。她也开始更多地思考,别人是不是真的小瞧她?

同时,她也开始探索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样的反应模式。

随着治疗的进展以及对童年记忆的追溯,治疗师和A女士都了解到,A女士的妈妈常常对她冷嘲热讽,即便A女士只是犯了一点点错误,妈妈也会对她严加指责,甚至拳脚相加。

在回忆起这些童年往事时,A女士止不住地流泪,也终于理解了,自己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从童年与母亲的互动中得到了非常消极的信念——

“我是个非常笨的人,我总犯错误,别人肯定不会接纳我,反倒会嘲讽我、欺负我。”

她把母亲对她很不好的对待方式,当成了这个世界的普遍真理。

当A女士慢慢理解了她是把母亲带给她的感觉投射到其他人身上,她尝试着在与同事交往时对自己的模式反应保持觉察,并尽量做一些和以往的模式不同的行为,比如在感觉“被鄙视”之后继续保持和同事的交往。

在新的行为发展的过程中,她发现同事在交往中会做一些让她“暖心”的事情,并不像她之前想象的不喜欢她。A女士终于渐渐不再觉得别人在小瞧她了,即使有时别人的反应没有她期望得那么热情,她也已经能够意识到这非常正常——就像是她有时对别人的反应也没有那么热情,而这并不是因为她讨厌或者鄙视那个人。

咨询结束后,就不会再痛苦了吗?

这例子看似很短,但只是描述了一个精神分析治疗过程的梗概,实际上这个过程需要20次甚至更久。

对于人格发展水平相对来说较不成熟的来访者而言,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即便是短程动力取向心理治疗,最短也要16次也就是四个月的治疗。

不少来访者在初尝精神分析或动力学取向治疗后,常常会像文章开头那样,对治疗过程和效果产生质疑。

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选择去和自己的治疗师讨论这些困惑,也没有坚持下来,而是过早地从治疗中脱落,从而丧失了体验“理解痛苦”、“从痛苦中解脱”的机会。

在精神分析治疗中,向治疗师坦言自己对治疗的困惑和怀疑非常重要,讨论这些真实存在的困惑,会非常有助于治疗的进行。

最后,我还想要强调一点。

尽管精神分析和其他一切心理治疗流派的宗旨一样,是帮助人们去理解并解脱痛苦,但这种解脱并不意味着在治疗成功并结束后,来访者不会再痛苦。

任何解脱之道,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解脱。

之所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解脱,是因为人生无法完全避免痛苦

有的痛苦可以通过理解来解决,比如我们前边举的例子而有的痛苦是人生的必然,比如佛学总结出来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对于这些必然的痛苦,我们只能去哀悼,接纳它并与之共处。

如果你也想开始尝试咨询

想开始为自己寻找一段温暖安全的关系

点击图片了解【低价心理咨询】

寻找自己的心理咨询师

👇

👇点击这里,直达低价咨询页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