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匠】最爱姬野的人陈若轩:爱豆不好当,我还是做演员吧

原标题:【娱匠】最爱姬野的人陈若轩:爱豆不好当,我还是做演员吧

陈若轩快问快答

25岁的年龄,老干部的画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匠(ID:yujiangmedia),文/小飚。

陈若轩有一分超越年龄的沉稳。

和刘昊然一边喝茶一边下棋……这是《九州缥缈录》片场两位主演日常。陈若轩把这画面形容为:“两位退休大爷的生活。”

我们采访陈若轩时,一眼就看见他拿着保温杯走进化妆间。他说话不多,“三天不上网,还是三天不讲话。”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三天算什么,一周也没问题。”

就是这样一个画风和年纪严重不符的少年,诠释了《九州缥缈录》中的姬野。网友说,最爱姬野的人不是吕归尘,也不羽然,而是陈若轩。为了角色陈若轩可以潜心读完原著,也可以不用替身完成长达十个月的打戏拍摄。他更想把自己定义为演员,而非爱豆。

《九州缥缈录》人物海报

最爱姬野的人

《九州缥缈录》又是一部IP大剧,从开始筹拍到播出,一波三折。原定播出日期突然遭遇撤档。演员们也错过一波“夏日限定”的风潮,待剧复播时已是强敌环伺。

加之剧本和原著差异过大,让书粉争议声不断。

而最大争议点在姬野身上,书粉的质疑是,“本来姬野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怎么会做别人的跟班。”

顶着重重压力的陈若轩饰演了姬野,可以说在原有剧本的基础上,他“已经付出了全部心力”。

姬野是《九州缥缈录》的三位主角之一,不同于吕归尘、羽然这两位少年的恣意单纯,姬野心里委屈愤懑,这让他远不如其他少年人活得洒脱。

陈若轩看过原著小说,最喜欢的就是姬野。“如果再演一次,也是非姬野不可的。”

相比吕归尘,姬野身上的男性气概更吸引他,“我觉得每个男孩看了之后都会被他所吸引,那种英雄情结,热血、勇气,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会带来成长。”。“家人说,暑假很多孩子看了剧,会模仿我的台词,就是那句‘我叫姬野,荒野的野’,他的努力和奋发图强一定会感染别人”。

《九州缥缈录》人物海报

姬野要血气方刚,也少年老成,要本性善良,也偏激倔强。

而导演也真真切切的领教了陈若轩本人的倔强。

“其实对于姬野这个角色,我和导演一直有不同的理解。”导演觉得姬野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不会记仇,所有受过的伤害都能一笑而过,不会留在心里。但是陈若轩认为姬野应该把所有的狠都牢牢记住,“把伤害积累起来,他才会成长。”

“到杀青我们都没有统一意见。”陈若轩笑得有点无奈,“还吵过几次,因为我不想让姬野太单薄。因为‘他手中的枪,一刻都未曾原谅’”。

所以姬野复仇的那场戏,陈若轩是这样演的:把仇家浸在水里,一下比一下更重,到最后几乎疯狂。导演最终也采纳了这样的表演。“现在自己看到这场戏的时候,都觉得姬野太狠了。”

夺走宋祖儿银幕初吻的人

陈若轩用了十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变成姬野,也用姬野的身份“打”了十个月。

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打戏”成为了陈若轩身上的标签。

之前的《初遇在光年之外》、《柜中美人》就有很多陈若轩剧中吊威亚、拍打戏的花絮。在《九州缥缈录》中,几乎所有的打戏他都是亲自上阵。

“导演也觉得我挺爱打的,所以能不用替身就不用,基本全是自己打,被套路了。”

剧中姬野用的武器是长枪。“比之前打戏中的兵器更难操作。枪很长,舞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比如,武场的戏份,陈若轩就是用的就是长枪。“每天天没亮就要去化妆,天一亮就开始打,打到天黑收工,第二天再来。

那些动作看上去不是很复杂,但其实是挺需要功力的,都是真刀实枪的打。”因为这场戏,陈若轩打到十个手指头都烂了,也还得继续打下去。

“每天都会受伤,手比较明显,看到一些伤疤在上面,其实其他地方有更多伤,只是看不到,手只是冰山一角。”

姬野的感情戏,也是剧中亮点。他和羽然彼此深爱。最后却一个娶了别人,一个另嫁他人,以悲剧收场让人唏嘘感慨。

陈若轩本人也很“心水”姬野和羽然在羊圈里一吻定情的“名场面”。

只是“这场吻戏拍得很不容易。两个人有时差。”“一开始是羽然状态还可以,但我状态不太好,后来我状态好了,她那边状态又不好了。拍了很多很多遍。然后我就说‘羽然’你能不能老实一些,你是不是故意的,想多拍几遍。”

其实,这是宋祖儿的第一次吻戏。“她也不是害羞,就是没有经验,她一直和我说之前好多剧里面的吻戏,她都直接拒绝了。”

让陈若轩紧张的是,拍摄当天宋祖儿妈妈一直监视器旁看着。拍完后宋祖儿妈妈落泪了。“我以为是感动的。结果是,是因为养了这么多年的闺女,初吻就这么被抢走了,伤心的。我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来了一句:‘既然这样我会负责任的。’她妈妈连连摆手说:‘算了算了’。”

做演员不能太心急

出道五年的陈若轩是有经验的,不光是对拍吻戏。这五年陈若轩有《心理罪》、《柜中美人》等多部热剧加持。对演员这个身份,他早有自己的理解。

比如他会非常理解“小李子”的经历。“他从十几岁就开始演电影,演泰坦尼克号,快40岁了才拿到小金人,所以我觉得男演员不能着急,还是先拍好作品。”

不懂“饭圈”,也不会“营业”。 对于自己的作品他会很不好意思再看。每到宣传期,不得不得在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发微博,有点被迫的滋味。

“我只能当演员吧,我要是成为一个爱豆挺对不起我的粉丝的。爱豆要让很多人去喜欢你,还要维持这样的喜欢,其实也挺辛苦的。对我来说比拍戏更苦。

他更喜欢体会角色带给他的快乐。三年前的《心理罪》,让他至今印象深刻。“那个角色一直伴随着我,一直在身边,挥之不去。”

好像就是从那以后,他开始考虑更多怎么做一个演员。

《心理罪》剧照

“《心理罪》的导演也是我的导师,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潜移默化的给了我很多影响。”

比如导演家里有一个小的影音室,“里面全都是影碟。”现在陈若轩也有了这个习惯。可以一周不出门,一个人在家看电影。

最近陈若轩很喜欢看《千与千寻》,“看过很多遍了。但是每次看感觉都不一样。”

“小时候看不懂,以为这是恐怖片。高中时候,觉得是一个励志片。现在再看,它讲了好多人生哲学。比如那句台词,‘不要吃太胖哦,会被杀掉的。’就是像是说给现在的人听的,有时候,贪图太多,欲望越多,可能就会越危险吧。”

对话陈若轩:当不了爱豆,比做演员还累

娱匠:原本定档的《九州缥缈录》没有如期播,会不会影响心情?

陈若轩:那心情像坐跳楼机一样,以为快要播了就很开心,然后突然就撤档了,就感觉这机器“彭”地掉下去了。

娱匠:特别沮丧?

陈若轩:就是很可惜,大家拍这个戏都很不容易。但很多东西不是努力就足够的。

娱匠:和刘昊然是第一次合作么?对他有什么评价?

陈若轩:第一次合作,之前看过他的《唐人街探案》,很棒。其实《九州》里他的那个角色很难演的,内心很多,很细腻。我觉得角色挺适合昊然的,和他的气质很符合。

娱匠:和宋祖儿合作怎么样?她达到你对羽然的预期了么?

陈若轩:我觉得她超出预期了。因为小说里的羽然,是个小仙女,是自带出场效果,从仙境里走出来的。剧里面她是更接地气的一个小公主。我觉得,她演仙女其实很简单,因为长得就挺像小仙女的。但是演的接地气对她来讲更难一些吧,但她演得挺好的。她很灵,一点就通,导演经常夸她,我跟她拍戏觉得还挺舒服的,蛮有默契的。

娱匠:剧中的羽然有点皮,生活里她是这样的女孩吗?

陈若轩:生活里啊,她更加皮,剧里那只是冰山一角。生活里她让我们叫她大哥的。

娱匠:那你们心甘情愿当她小弟吗?

陈若轩:不甘心啊,她自己觉得自己是大哥,其实没人理她。(笑)

娱匠:你在剧中有很多打戏,还很激烈。

陈若轩:打戏古装戏其实更累一些,我喜欢现代戏的打戏。好莱坞的很多打戏都很好。

娱匠:感觉你对好莱坞一直心向往之,你的小狗还叫奥斯卡?

陈若轩:是很向往,但也不能太有目的性吧,就是有一个向往就好了,不能有太多杂念。

娱匠:相比爱豆,你似乎更在意演员这个身份?

陈若轩:关键是,自己不是个爱豆啊。我要是成为一个爱豆,挺对不起我的粉丝的。爱豆是要让很多人去喜欢你,还要维持这样的喜欢,其实也挺辛苦的。

娱匠:所以你知道饭圈的一些用语规则吗?

陈若轩:不是很懂哎。

娱匠:你好像比你的年龄要更老成一点?

陈若轩:刘昊然也挺老成的,我俩在剧组里,我们俩一定是下下象棋什么的。下下象棋喝喝茶。所以我觉得我们像两个退休的大爷。

娱匠:所以不拍戏的时候会做什么?

陈若轩:我比较宅,看电影,电视上那些电影点播基本上都看完了。

娱匠:最近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陈若轩:看了《千与千寻》。

娱匠:你喜欢里面哪个角色?

陈若轩:我喜欢无脸男。

娱匠:为什么?

陈若轩:他其实挺可爱的。没有表情的一个人,就挺好的,不是很累。

娱匠:所以你会觉得有表情很累吗?

陈若轩:挺累的啊。

娱匠:你是一个不喜欢社交的人么?

陈若轩:社交啊,很累,不太爱社交。我其实就是不太讲话的一个人,在家里这样闷着。我家有个狗。朋友有时候也会来,但跟我在一块都比较无聊吧。

娱匠:你的亲戚朋友会看你的戏吗?

陈若轩:会,现在全家人都在追,我妈也是,还特别邀请家里的亲朋好友关注这个戏。现在她跳广场舞都很受人关注了,好像她是个明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