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64篇必背古诗文之高中14篇【重点注释与赏析】必须收藏!

原标题:高考64篇必背古诗文之高中14篇【重点注释与赏析】必须收藏!

劝学 荀子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①。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②;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木直中绳,以为轮,其曲中规③。虽有槁暴,不复挺者④,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⑤,金就砺则利⑥,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⑦,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⑧。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⑨。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⑩;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⑪。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⑫。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⑬。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⑭;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⑮。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⑯。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⑰。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⑱。

①君子:这里指有学问有修养的人。已:停止。

②青:靛青,一种染料,从蓝草中取得。蓝:草名,也叫蓼(liǎo)蓝,叶子含蓝汁,可以做蓝色染料。

③中(zhònɡ)绳:(木材)合乎拉直的墨线。木工用拉直的墨线来取直。:通“煣”,使弯曲。规:圆规。

④虽有槁(ɡǎo)暴(pù):即使又晒干了。有:通“又”。槁暴:晒干。槁:枯。暴:晒。复:再。挺:直。

⑤受绳:经墨线比量过。

⑥金:指金属制的刀剑等。就:动词,接近、靠近。砺:磨刀石。

⑦“君子博学”一句:君子广泛地学习而且每天对自己的言行检查、省察。参(cān):验、检查。一说,参,通“叁”,多次,表概数。省(xǐnɡ):省察。乎:相当于“于”。

⑧须臾:片刻,一会儿。跂(qì):提起脚后跟。博见:见得广。

⑨见者远:意思是人在远处也能看见。疾:强,这里指声音宏大。彰:清楚。

⑩假:借助,利用。舆:车。利足:脚走得快。致:到达。能水:善于游水。水:用作动词,游水,指游泳。绝:横渡。生(xìnɡ):通“性”,资质、禀赋。物:外物,指各种客观条件。“积善成德”三句:积累善行,养成好的品德,就会得到最高的智慧,具备圣人的思想境界。跬步:古代称跨出一脚为“跬”,跨两脚为“步”。无以:没有用来……的(办法)。骐骥(jì):骏马。驽马:劣马。十驾:马拉车十天所走的路程。锲:刻。镂:雕刻。用心一也:(这是)用心专一(的缘故)。用:因为。六跪:六条腿,蟹实际上是八条腿。跪:蟹腿。螯:蟹钳。躁:浮躁,不专心。

译文

君子说:学习是不可以停止的。

靛青是从蓝草里提取的,可是比蓝草的颜色更深;冰是水凝结而成的,却比水还要寒冷。木材直得可以符合拉直的墨线,用煣的工艺把它弯曲成车轮,(那么)木材的弯度(就)合乎圆的标准了,即使又被风吹日晒而干枯了,(木材)也不会再挺直,是因为经过加工,使它成为这样的。所以木材用墨线量过,再经辅具加工就能取直,刀剑等金属制品在磨刀石上磨过就能变得锋利,君子广泛地学习,而且每天检查反省自己,那么他就会聪明机智,而行为就不会有过错了。

我曾经整天思索,(却)不如片刻学到的知识(多);我曾经踮起脚远望,(却)不如登到高处看得广阔。登到高处招手,胳膊没有比原来加长,可是别人在远处也看见;顺着风呼叫,声音没有变的洪亮,可是听的人听得很清楚。借助车马的人,并不是脚走得快,却可以达到千里之外,借助舟船的人,并不善于游泳,却可以横渡长江黄河。君子的资质秉性跟一般人没什么不同,(只是君子)善于借助外物罢了。

堆积土石成了高山,风雨就从这里兴起了;汇积水流成为深渊,蛟龙就从这儿产生了;积累善行养成高尚的品德,自然会心智澄明,也就具有了圣人的精神境界。所以不积累一步半步的行程,就没有办法达到千里之远;不积累细小的流水,就没有办法汇成江河大海。骏马一跨跃,也不足十步远;劣马拉车走十天,(也能走得很远,)它的成功就在于不停地走。(如果)刻几下就停下来了,(那么)腐烂的木头也刻不断。(如果)不停地刻下去,(那么)金石也能雕刻成功。蚯蚓没有锐利的爪子和牙齿,强健的筋骨,却能向上吃到泥土,向下可以喝到泉水,这是由于它用心专一啊。螃蟹有六条腿,两个蟹钳,(但是)如果没有蛇、鳝的洞穴它就无处存身,这是因为它用心浮躁啊。

赏析

《劝学》较系统地论述了学习的目的、意义、态度和方法,是古代论述“学习”的重要文章。这里节选的着重论述学习的重要意义、作用和学习应持的态度。作者反复论证人的知识、才能、品德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通过学习和积累取得的。即使是圣人的思想,也可以在不断的学习和积累中具备。所以,任何人都应当持恒专一,脚踏实地,不断学习。

首段提出全文中心论点:“学不可以已”。第2段,论述学习的重要意义。作者先用一连串的比喻进行论证,然后说明人要广博地学习并不断反省自己,就会智慧明达、行为无过。第3段,论述学习的作用。作者先从正面阐述学习的显著效果,接着阐述良好效果的取得是因为凭借外界条件,最后推论人需要通过学习来改造、提高自己。第4段,说明学习应持的态度。全段分三层:第一层着重说明知识需要积累;第二层着重说明学习贵在持之以恒;第三层着重说明学习必须专心致志。这三层意思层层深入,内在联系十分紧密。

师说 韩愈

古之学者必有师①。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②。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③?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④;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⑤?是故无贵无贱⑥,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嗟乎!师道⑦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⑧;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⑨。是故圣益圣,愚益愚⑩。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⑪。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⑫,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⑬,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⑭。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⑮,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⑯。”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⑰,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⑱!

圣人无常师⑲。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⑳。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①古之学者必有师:古代求学的人一定有老师。学者:求学的人。

②所以:用来……的、……的凭借。受:通“授”,传授。

③生而知之:生下来就懂得道理。之:指知识和道理。孰:谁。

④闻:知道,懂得。从而师之:跟从(他),拜他为老师。师之:就是“以之为师”。

⑤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哪管他的年龄比我大(先生于吾)还是比我小(后生于吾)呢?庸:岂、哪。知:了解、知道。年:这里指年龄。之:结构助词,无实在意义。

⑥是故:因此,所以。无:无论,不分。

⑦师道:从师的风尚。道:这里有风尚的意思。

⑧出:这里指超出。犹且:尚且,还。

⑨众人:一般人。下:低于。于:向。

⑩“圣益圣”两句:圣人更加圣明,愚人更加愚昧。益:更加、越发。于其身:对于他自己。身:自己。耻师:以从师为耻。耻:意动用法。惑:糊涂。授之书而习其句读(dòu):教给他书,(帮助他)学习其中的文句。之:指童子。其:指书。句读:古人指文辞休止和停顿处。文辞语意已尽处为句,未尽而须停顿的地方为读。“或师焉”两句:有的从师,有的不(从师)。意思是不知句读的倒要从师,不能解惑的却不从师。不:通“否”。遗:丢弃。百工:各种工匠。相师:拜别人为师。族:类。曰师曰弟子云者:称“老师”称“弟子”等等。云者:有“如此如此”的意味。“位卑则足羞”两句:(以)地位低(的人为师),就感到耻辱;(以)官职高(的人为师),就近乎谄媚。谀:阿谀、奉承。不齿:不屑与之同列,羞与为伍,意思是看不起。齿:并列、排列。“今其智”二句:如今士大夫们的见识竟反而比不上巫医、乐师、工匠这类人,真是奇怪的事啊!常师:固定的老师。郯(tán)子:春秋时郯国(今山东郯城一带)的国君,孔子曾向他请教官职的名称。苌(chánɡ)弘:周敬王时的大夫,孔子向他请教过音乐的事。师襄:春秋时鲁国的乐官,孔子向他学过弹琴。老聃(dān):就是老子,孔子曾向他问礼。三人行,则必有我师:几个人同行,其中一定有可以当我老师的人。不必:不一定。术业有专攻:学问和技艺上(各)有(各的)专门研究。攻:学习、研究。六艺经传(zhuàn):六经的经文和传文。六艺:指《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种经书。《乐》久已失传,这是沿用古代的说法。传:古代解释经书的著作。时:指当时士大夫中耻于从师的不良风气。嘉:赞许。古道:指古人从师之道。贻(yí):赠送。

译文

古代求学的人必定有老师。老师,是用来传授道理、讲授学业、解答疑难问题的。人不是一生下来就懂得道理的,谁能没有疑惑?有了疑惑,如果不跟老师学习,那些成为疑难的问题,就始终不能解开。出生在我之前的人,他懂得的道理本来就比我早,我跟从他,拜他为老师;出生在我之后的人,如果他懂得道理也比我早,我也跟从他,拜他为老师。我是向他学习道理的,哪管他的年龄比我大还是小呢?因此,无论高低贵贱,无论年长年幼,道理存在的地方,就是老师所在的地方。

唉!古代从师学习的风尚不流传已经很久了,要人没有疑惑也难了!古代的圣人,他们超出一般人很远,尚且要跟从老师请教(他,焉为代词);现在的一般人,他们才智不及圣人也很远,却以向老师学习为耻。因此,圣人更加圣明,愚人更加愚昧。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愚人之所以成为愚人,大概都是由于这个原因吧? 爱自己的孩子,选择老师来教他。但是对于他自己,却以跟从老师学习为可耻,真是糊涂啊!那些儿童的老师,教他读书,学习书中的文句的停顿,并不是我所说的传授道理,解答疑难问题的老师。不知句子停顿要问老师,有疑惑不能解决却不愿问老师;小的方面学习了大的却丢了[2]。我没有看到他的明达。巫医、乐师、各种工匠这些人,不以互相学习为耻。士大夫这一类人,听到称“老师”称“弟子”的人,就聚在一起嘲笑他们。问他们,就说:“他和他年龄差不多,懂得的道理也差不多。把地位低的人当做老师,就足以感到耻辱;把官大的人当做老师,就被认为近于谄媚。”哎!求师的风尚难以恢复由此可以知道了!巫医、乐师、各种工匠这些人,君子不屑一提,现在他们的智慧竟然反而比不上这些人了,这真是奇怪啊!

圣人没有固定的老师,孔子曾以郯子、苌弘、师襄、老聃为师。郯子这些人,贤能都比不上孔子。孔子说:“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所以学生不一定不如老师,老师不一定比学生贤明。接受道理有早有晚,学问和技艺上各有各的专门研究,如此而已。

李家的孩子叫李蟠的,十七岁,喜欢古文,六艺的经文和传文都普遍地学习了,没有被时代的风气所影响,向我学习。我赞赏他能履行古人之道,写《师说》送给他。

赏析

《师说》是韩愈的一篇著名论文。全文分4段。

第1段提出中心论点并以教师的职能作用总论从师的重要性和择师的标准。

第2段指出今人不从师的恶果、表现和原因,批判不重师道的错误态度和耻于从师的不良风气。这一段用对比的方法分三层论述。第一层,把“古之圣人”从师而问和“今之众人”耻学于师相对比,指出是否尊师重道,是圣愚分野的关键所在;第二层,以为子择师而自己不从师作对比,指出“小学而大遗”的谬误;第三层,以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之族作对比,批判当时社会上轻视师道的风气。

第3段以孔子对待老师的言行为例,说明从师应有的态度,阐明教和学的关系以及能者为师的道理。

第4段赞扬李蟠“不拘于时”“能行古道”,说明写作本文的缘由。

逍遥游 庄子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①。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②。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③。

《齐谐》者,志怪者也④。《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⑤。”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⑥。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⑦。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⑧;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⑨。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⑩,抢榆枋而止⑪,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⑫?”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⑬;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⑭。之二虫又何知⑮!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⑯。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⑰,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⑱。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⑲!汤之问棘也是已⑳。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①北冥:北海。冥:通“溟”,海。鲲(kūn):传说中的大鱼。

②怒而飞:振翅奋飞。怒:奋发,指鼓起翅膀。垂天之云:悬挂在天空的云。

③海运:海动。古有“六月海动”之说。海动必有大风,有大风鹏鸟始可借风力而南徒。天池:天然形成的大水池。

④《齐谐》:书名,齐国俳谐之书。志怪:记载怪异的事物。志:记载。

⑤“抟(tuán)扶摇”两句:乘着旋风环旋飞上几万里的高空,凭借着六月的大风才能离开。抟:环旋着往上飞。扶摇:旋风。九:表虚数,不是实指。去:离开。以:用,凭借。息:气息,这里指风。

⑥“野马也”三句:山野中的雾气,空中的尘埃,都是生物用气息相吹拂的结果。野马:游动的雾气。春天山林沼泽中的雾气奔腾如野马,所以叫“野马”。吹:吹拂。

⑦坳堂:堂上低洼之处。芥:小草。胶:粘,指着地。

⑧斯:则,就。而后乃今:然后才开始。培:凭。

⑨夭阏(è):阻塞。图南:计划向南飞。

⑩决:快速的样子。抢:触、碰。榆枋:榆树和檀树。奚以……为:表示反问,相当于“哪里用得着……呢”。之:到。南:南行。适:往。莽苍:郊野景象,指近郊。果然:很饱的样子。三月聚粮:出发前三个月即储备干粮。之:此。二虫:指蜩(tiáo)与学鸠。虫:古代泛称动物。知(zhì):通“智”。年:寿命。“朝(zhāo)菌”二句:朝菌不知一月的时间变化,蟪(huì)蛄(ɡū)不知一年的时间变化。朝菌:一名大芝,朝生,见日则死。晦:阴历每月最后一日。朔:阴历每月的第一日。蟪蛄:寒蝉,春生夏死,夏生秋死。春秋:指四季。冥灵:树名。彭祖:传说为尧之臣,名铿,活了八百岁。特:独。闻:为人所知。匹:比。是已:就是这样。是:代词,这样。已:通“矣”。穷发:传说中极荒远的不生草木之地。发:毛,指草木。羊角:旋风。旋风盘旋而上如羊角。绝:直上穿过。云气:云层。蓬蒿:两种草名。蓬:飞蓬。蒿:蒿子。飞之至:飞翔的最高限度。此小大之辩也:这就是小和大的区别。辩:通“辨”,区别。效:功效,这里是“胜任”的意思。比:合。而征一国:能力使一国的人信任。而:通“能”,才能。征:信,这里是“取信”的意思。“定乎”二句:(宋荣子)认清自我与外物的分际,辨明荣辱的界限。定:认清。斯已矣:至此而止。“彼其于世”两句:他在世间,没有追求什么。彼其:两个代词叠用。数(shuò)数然:拼命追求的样子。“乘天地之正”两句:顺应天地万物之性,驾驭六气的变化。正:与下句的“辩”(变)相对而言。辩:通“变”。六气:阴、阳、风、雨、晦、明。恶(wū)乎待哉:凭借什么呢?也就是无所待。恶:何。至人:庄子认为修养最高的人。下文“神人”“圣人”义相近。无己:无我,即物我不分。无功:无所为,故无功利。无名:不立名。

译文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做鲲。鲲的体积,真不知道大到几千里;变化成为鸟,它的名字就叫鹏。鹏的脊背,真不知道长到几千里;当它奋起而飞的时候,那展开的双翅就像天边的云。这只鹏鸟呀,随着海上汹涌的波涛迁徙到南方的大海。南方的大海是个天然的大池。《齐谐》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这本书上记载说:“鹏鸟迁徙到南方的大海,翅膀拍击水面激起三千里的波涛,海面上急骤的狂风盘旋而上直冲九万里高空,离开北方的大海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方才停歇下来”。春日林泽原野上蒸腾浮动犹如奔马的雾气,低空里沸沸扬扬的尘埃,都是大自然里各种生物的气息吹拂所致。天空是那么湛蓝湛蓝的,难道这就是它真正的颜色吗?抑或是高旷辽远没法看到它的尽头呢?鹏鸟在高空往下看,不过也就像这个样子罢了。

再说水汇积不深,它浮载大船就没有力量。倒杯水在庭堂的低洼处,那么小小的芥草也可以给它当作船;而搁置杯子就粘住不动了,因为水太浅而船太大了。风聚积的力量不雄厚,它托负巨大的翅膀便力量不够。所以,鹏鸟高飞九万里,狂风就在它的身下,然后方才凭借风力飞行,背负青天而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遏它了,然后才像现在这样飞到南方去。寒蝉与小灰雀讥笑它说:“我从地面急速起飞,碰着榆树和檀树的树枝,常常飞不到而落在地上,为什么要到九万里的高空而向南飞呢?”到迷茫的郊野去,带上三餐就可以往返,肚子还是饱饱的;到百里之外去,要用一整夜时间准备干粮;到千里之外去,三个月以前就要准备粮食。寒蝉和灰雀这两个小东西懂得什么!小聪明赶不上大智慧,寿命短比不上寿命长。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清晨的菌类不会懂得什么是晦朔,寒蝉也不会懂得什么是春秋,这就是短寿。楚国南边有叫冥灵的大龟,它把五百年当作春,把五百年当作秋;上古有叫大椿的古树,它把八千年当作春,把八千年当作秋,这就是长寿。可是彭祖到如今还是以年寿长久而闻名于世,人们与他攀比,岂不可悲可叹吗?

商汤询问棘的话是这样的:“在那草木不生的北方,有一个很深的大海,那就是‘天池’。那里有一种鱼,它的脊背有好几千里,没有人能够知道它有多长,它的名字叫做鲲,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鹏,它的脊背像座大山,展开双翅就像天边的云。鹏鸟奋起而飞,翅膀拍击急速旋转向上的气流直冲九万里高空,穿过云气,背负青天,这才向南飞去,打算飞到南方的大海。斥鴳讥笑它说:‘它打算飞到哪儿去?我奋力跳起来往上飞,不过几丈高就落了下来,盘旋于蓬蒿丛中,这也是我飞翔的极限了。而它打算飞到什么地方去呢?’”这就是小与大的不同了。

所以,那些才智足以胜任一个官职,品行合乎一乡人心愿,道德能使国君感到满意,能力足以取信一国之人的人,他们看待自己也像是这样哩。而宋荣子却讥笑他们。世上的人们都赞誉他,他不会因此越发努力,世上的人们都非难他,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加沮丧。他清楚地划定自身与物外的区别,辩别荣誉与耻辱的界限,不过如此而已呀!宋荣子他对于整个社会,从来不急急忙忙地去追求什么。虽然如此,他还是未能达到最高的境界。列子能驾风行走,那样子实在轻盈美好,而且十五天后方才返回。列子对于寻求幸福,从来没有急急忙忙的样子。他这样做虽然免除了行走的劳苦,可还是有所依凭呀。至于遵循宇宙万物的规律,把握“六气”的变化,遨游于无穷无尽的境域,他还仰赖什么呢!因此说,道德修养高尚的“至人”能够达到忘我的境界,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神人”心目中没有功名和事业,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圣人”从不去追求名誉和地位。

赏析

《逍遥游》是集中代表庄子哲学思想的一篇杰作。全篇构思精巧,善于使想象与现实结合,善于使对话与阐理结合,善于使讽刺与剖析结合,吸引边读边思,边思边读,读之有味味无穷。

全文在构思上,围绕着逍遥安排了设喻、阐理、表述三个部分。在设喻中,以蜩与学鸠都无知借风力飞翔这一事实,各自显示傲慢得意的形态;顺势转入第二部分阐理上,从政的高官贵人平庸地显示自己的才能,像雀一样渺小可怜,最后提出靠豁达、无所求才能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自由虚无的境界。这就是作者写作的目的。

阿房宫赋 杜牧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①。覆压三百余里②,隔离天日③。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④。二川溶溶⑤,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⑥,檐牙高啄⑦;各抱地势,钩心斗角⑧。盘盘焉,囷囷焉⑨,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⑩。长桥卧波,未云何龙⑪?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⑫。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⑬。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⑭,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⑮;渭流涨腻⑯,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⑰。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⑱。有不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⑲,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⑳,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①“六王毕”四句:六国灭亡了,天下统一了,四川的山光秃了,阿房宫出现了。六王:齐、楚、燕、韩、赵、魏六国的国王,即指六国。毕:完了,指为秦国所灭。一:统一。兀:山高而上平。这里形容山上树木已被砍伐净尽。出:出现,意思是建成。

②覆压三百余里:(从渭南到咸阳)覆盖了三百多里地。形容宫殿楼阁接连不断,占地极广。覆压:覆盖。

③隔离天日:遮蔽了天日。这是形容宫殿楼阁的高大。

④构:动词,架房建屋。走:趋向。

⑤二川:指渭水和樊川。溶溶:河水缓流的样子。

⑥廊腰缦回:走廊宽而曲折。廊腰:连接高大建筑物的走廊,好像人的腰部。缦:萦绕。回:曲折。

⑦檐牙高啄:(突起的)屋檐(像鸟嘴)向上噘起。檐牙:屋檐突起,犹如牙齿。

⑧钩心斗角:指宫室结构的参差错落,精巧工致。钩心:指各种建筑物都向中心区攒聚。半角:指屋角互相对峙,好像兵戈相斗。

⑨盘盘:盘旋的样子。囷囷(qūn qūn):曲折回旋的样子。

⑩矗:形容建筑高高耸立的样子。“长桥卧波”两句:长桥卧在水上,没有云怎么(出现了)龙?《易经》有“云从龙”的话,所以人们认为有龙就应该有云。这是用故作疑问的话,形容长桥似龙。冥迷:分辨不清。融融:和乐。冷袖:由于舞袖飘拂,好像带来寒气。妃嫔媵嫱(yìnɡ qiánɡ):指六国王侯的宫妃。她们各有等级(妃的等级比嫔、嫱高)。媵是陪嫁的人,也可能成为嫔、嫱。王子皇孙:指六国王侯的女儿、孙女。扰扰:纷乱的样子。鬟:古代女子环形的发髻。涨腻:涨起了(一层)脂膏(含有胭脂、香粉的洗脸的“脂水”)。辘辘远听:车声越听越远。辘辘:车行的声音。杳:深远,不见踪影。妍:美丽。缦立:久立。幸:封建时代皇帝到某处,叫“幸”。妃、嫔受皇帝宠爱,叫“得幸”。收藏:指收藏的金玉珍宝等物。下文的“经营”“精英”也指金玉珠宝等物。剽(piāo)掠其人:从人民那里抢来。剽:抢劫、掠夺。人:民。“鼎铛(chēnɡ)玉石”两句:把宝鼎看作铁锅,把美玉看作石头,把黄金看作土块,把珍珠看作石子。铛:平底的浅锅。逦迤(lǐ yǐ):连续不断。锱铢(zī zhū):古代重量单位,一锱等于六铢,一铢约等于后来一两的二十四分之一。锱、铢连用,极言其细微。磷磷:水中石头突出的样子。这里形容突出的钉头。庾(yǔ):露天的谷仓。独夫:失去人心而极端孤立的统治者。这里指秦始皇。固:顽固。戍卒叫:指陈涉、吴广起义。举:拔、攻占。“使秦复爱六国之人”三句:假使秦国爱惜六国的人民,就可以传三世以至万世而做皇帝,谁能够灭了它呢?递:传递,顺着次序传下。

赏析

《阿房宫赋》是唐代文学家杜牧创作的一篇借古讽今的赋体散文。杜牧通过描写阿房宫的兴建及其毁灭,生动形象地总结了秦朝统治者骄奢亡国的历史经验,向唐朝统治者发出了警告,表现出一个封建时代正直的文人忧国忧民、匡世济俗的情怀。全文运用了想象、比喻与夸张等手法以及描写、铺排与议论等方式,骈句散行,错落有致。

从内容结构上,此赋共有四段:第1段,写阿房宫的雄伟壮观。第2段,写阿房宫里的美人和珍宝,揭露秦朝统治者奢侈的生活,为下文的议论设伏。第3段,由描写转为议论,显示出作这篇赋文的本意。第4段,总结六国和秦灭亡的历史教训,向当世统治者发出警告。

赤壁赋 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①,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②,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③。白露横江,水光接天④。纵一苇之所如⑤,凌万顷之茫然⑥。浩浩乎如冯虚御风⑦,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⑧。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⑨。歌曰:“桂棹兮兰桨⑩,击空明兮溯流光⑪。渺渺兮予怀⑫,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⑬。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⑭。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⑮。

苏子愀然⑯,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⑰?”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⑱,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⑲,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⑳。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①既望:过了望日(农历十五日)之后,指农历十六日。

②举酒属(zhǔ)客:举起酒杯,劝客人饮酒。属:这里指劝人饮酒。

③少焉:一会儿。斗牛:斗宿和牛宿,都是星宿名。

④“白露横江”两句:白茫茫的水气笼罩江面,波光和星空相接。

⑤纵一苇之所如:任凭小船飘去。纵:任。一苇:指小船(比喻船很小,像一片苇叶)。语出《诗经·卫风·河广》:“谁渭河广,一苇杭(航)之。”如:往。

⑥凌万顷之茫然:越过那茫茫的江面。凌:越过。万顷:指广阔的江面。茫然:旷远的样子。

⑦冯(pínɡ):通“凭”,乘。虚:太空。御:驾。

⑧“遗世独立”两句:脱离人世,升入仙境。羽化:传说成仙的人能飞升,像长了翅膀一样。

⑨扣舷:敲着船边,指打着节拍。舷:船的两边。

⑩桂棹(zhào)兮兰桨:桂树做的棹,木兰做的桨。棹:一种划船工具,形似桨。空明:指月光下的清波。溯:逆流而上。流光:江面浮动的月光。渺渺兮予怀:我心里想得很远啊。渺渺:悠远的样子。倚歌:依照歌曲的声调和节拍。倚:循、依。和:同声相应,唱和。“余音”两句:尾声凄切、婉转、悠长,如同不断的细丝。袅袅:形容声音婉转悠长。缕:细丝。“舞幽壑”两句:箫声使深谷中的蛟龙听了起舞,使独坐孤舟的寡妇听了落泪。幽壑:深谷。嫠(lí)妇:寡妇。愀(qiǎo)然:容色改变的样子。危坐:端坐。何为其然也:(曲调)为什么这样(悲凉)呢?“山川相缪(liáo)”两句:形容山水环绕,一片苍翠。缪:缭、盘绕。下:攻占。舳舻(zhúlú):船头和船尾的并称,泛指首尾相接的船只。酾(shī)酒:斟酒。横槊赋诗:横执长矛吟诗(曹操所吟的诗就是《短歌行》)。槊:长矛。渔樵于江渚(zhǔ)之上:在江边捕鱼砍柴。渔樵:打鱼砍柴。渚:江中小洲。一叶:形容船小。匏(páo)樽:用葫芦做成的酒器。匏:葫芦。“寄蜉蝣”两句:如同蜉蝣置身于广阔的天地中,像沧海中的一粒粟米那样渺小。蜉蝣(fú yóu):一种小飞虫,夏秋之交生在水边,生存期很短,古人说它朝生暮死。这里用来比喻人生短促。骤得:数得,屡次得到。遗响:余音,指箫声。“逝者如斯”四句:流去的(水)像这样(不断地流去),而并没有流去;时圆时缺的(月亮)像那样(不断地圆缺),却终于没有增减。意思是,水虽然流去,水还是水;月亮虽然有圆有缺,月亮还是月亮。逝:往。斯:此,这里指水。盈:满。虚:缺。彼:那,这里指月亮。卒:到底。消长:消减和增长。语出《论语·子罕》。“是造物者之无尽藏(zànɡ)也”两句:这是自然界无穷无尽的宝藏,我和你可以共同享受。造物者:原意指“天”,就是现在所说的“自然”。无尽藏:出于佛家语的“无尽藏海”(像海之能包罗万物)。适:这里有享有的意思。肴核:菜肴和果品。狼籍:凌乱。相与枕藉(jiè):互相枕着垫着。既白:已经显出白色(指天明了)。

译文

壬戌年秋,七月十六日,苏轼与友人在赤壁下泛舟游玩。清风阵阵拂来,水面波澜不起。举起酒杯向同伴敬酒,吟诵着与明月有关的文章,歌颂窈窕这一章。不多时,明月从东山后升起,徘徊在斗宿与牛宿之间。白茫茫的雾气横贯江面,清泠泠的水光连着天际。任凭小船儿在茫无边际的江上飘荡,越过苍茫万顷的江面。(我的情思)浩荡,就如同凭空乘风,却不知道在哪里停止,飘飘然如遗弃尘世,超然独立,成为神仙,进入仙境。

这时候喝酒喝得高兴起来,用手叩击着船舷,应声高歌。歌中唱道:“桂木船棹呵香兰船桨,迎击空明的粼波,逆着流水的泛光。我的心怀悠远,想望伊人在天涯那方”。有吹洞箫的客人,按着节奏为歌声伴和,洞箫呜呜作声:像是怨恨,又像是思慕,像是哭泣,又像是倾诉,尾声凄切、婉转、悠长,如同不断的细丝。能使深谷中的蛟龙为之起舞,能使孤舟上的寡妇听了落泪。

苏轼的容色忧愁凄怆,(他)整好衣襟坐端正,向客人问道:“(曲调)为什么这样(悲凉)呢?”同伴回答:“‘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这不是曹公孟德的诗么?(这里)向西可以望到夏口,向东可以望到武昌,山河接壤连绵不绝,(目力所及)一片苍翠。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所围困的地方么?当初他攻陷荆州,夺得江陵,沿长江顺流东下,麾下的战船延绵千里,旌旗将天空全都蔽住,在江边持酒而饮,横执矛槊吟诗作赋,委实是当世的一代枭雄,而今天又在哪里呢?何况我与你在江边的水渚上捕鱼砍柴,与鱼虾作伴,与麋鹿为友,(我们)驾着这一叶小舟,举起杯盏相互敬酒。(我们)如同蜉蝣置身于广阔的天地中,像沧海中的一颗粟米那样渺小。(唉,)哀叹我们的一生只是短暂的片刻,(不由)羡慕长江没有穷尽。(我想)与仙人携手遨游各地,与明月相拥而永存世间。(我)知道这些不可能屡屡得到,只得将憾恨化为箫音,托寄在悲凉的秋风中罢了。”

苏轼说:“你可也知道这水与月?不断流逝的就像这江水,其实并没有真正逝去;时圆时缺的就像这月,但是最终并没有增加或减少。可见,从事物易变的一面看来,天地间没有一瞬间不发生变化;而从事物不变的一面看来,万物与自己的生命同样无穷无尽,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何况天地之间,凡物各有自己的归属,若不是自己应该拥有的,即令一分一毫也不能求取。只有江上的清风,以及山间的明月,送到耳边便听到声音,进入眼帘便绘出形色,取得这些不会有人禁止,享用这些也不会有竭尽的时候。这是造物者(恩赐)的没有穷尽的大宝藏,你我尽可以一起享用。”

于是同伴高兴的笑了,清洗杯盏重新斟酒。菜肴和果品都被吃完,只剩下桌上的杯碟一片凌乱。(苏子与同伴)在船里互相枕着垫着睡去,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显出白色(指天明了)。

赏析

《赤壁赋》是北宋文学家苏轼所写的散文,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名篇。通篇以景贯穿全文,“风”和“月”是为主,“山”和“水”辅之,全文紧扣风、月来展开描写与议论。以风、月之景开卷,又于文中反复再现风、月形象,表现了作者的心灵由矛盾、悲伤转而获得超越、升华的复杂过程。

第1段,写夜游赤壁的情景。

第2段,写作者饮酒放歌的欢乐和客人悲凉的箫声。

第3段,写客人对人生短促无常的感叹。

第4段,是苏轼针对客之人生无常的感慨陈述自己的见解,以宽解对方。

第5段,写客听了作者的一番谈话后,转悲为喜,开怀畅饮,“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照应开头,极写游赏之乐,而至于忘怀得失、超然物外的境界。

清代古文家方苞评论这篇文章说:“所见无绝殊者,而文境邈不可攀,良由身闲地旷,胸无杂物,触处流露,斟酌饱满,不知其所以然而然。岂惟他人不能模仿,即使子瞻更为之,亦不能如此适调而畅遂也。”苏轼通过各种艺术手法表现自己坦荡的胸襟,他只有忘怀得失,胸襟坦荡,才能撰写出“文境邈不可攀”的《赤壁赋》来。

氓 《诗经·国风》

氓之蚩蚩①,抱布贸丝②。匪来贸丝,来即我谋③。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④,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⑤。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⑥。不见复关,泣涕涟涟⑦。既见复关,载笑载言⑧。尔卜尔筮,体无咎言⑨。以尔车来,以我贿迁⑩。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⑪。于嗟鸠兮,无食桑葚⑫!于嗟女兮,无与士耽⑬!士之耽兮,犹可说也⑭。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⑮。淇水汤汤,渐车帷裳⑯。女也不爽,士贰其行⑰。士也罔极,二三其德⑱。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⑲。夙兴夜寐,靡有朝矣⑳。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①氓:民,这里指诗中的男主人公。蚩蚩:忠厚的样子。一说,通“嗤嗤”,笑嘻嘻的样子。

②抱布贸丝:拿布来换丝。

③“匪来贸丝”两句:并不是真的来换丝,到我这里来是商量婚事的。匪:通“非”,不是。即:就。

④匪我愆期:不是我故意拖延时间。愆:拖延。

⑤“将子无怒”两句:请你不要生气,就把秋天定为我们的婚期吧。将:愿,请。

⑥乘:登上。复关:卫国的一个地方,下文中两个“复关”均指住在复关的那个人。

⑦“不见复关”两句:没看见复关,眼泪簌簌地掉下来。涕:泪。

⑧载:动词词头,无义。

⑨“尔卜尔筮”两句:你用龟板占卜,用蓍草占卦,没有不吉利的预兆。筮:用蓍草的茎占卦。体:卜筮的卦象。咎:灾祸。

⑩“以尔车来”两句:你用车来接我,我带上财物嫁给你。贿:财物。

⑪“桑之未落”两句:桑树还没落叶的时候,它的叶子新鲜润泽。沃若:润泽的样子。

⑫“于嗟鸠兮”两句:比喻女子不要迷恋爱情。于嗟:感叹词。于:通“吁”。

⑬士:男子的通称。耽:沉溺。

⑭“士之耽兮”两句:男子沉溺在爱情里,还可以脱身。说:通“脱”。

⑮“自我徂尔”两句:自从我嫁到你家,多年来过着贫苦的生活。徂:往。食贫:指生活贫困。

⑯汤汤:水势很大的样子。渐:溅湿,浸湿。

⑰“女也不爽”两句:女子没有什么过错,男子行为却前后不一致了。爽:过错。贰:不专一,有二心。

⑱“士也罔极”两句:男子的爱情没有定准,他的感情一变再变。极:标准。

⑲靡:无,没有。室劳:家里的劳苦活儿。

⑳“夙兴夜寐”两句:早起晚睡,没有一天不是这样。夙兴:早起。夜寐:晚睡。朝:一朝(一日)。“言既遂矣”两句:(你的心愿)已经满足了,就凶恶起来了。遂:顺心,满足。暴:凶恶。“兄弟不知”两句:我的兄弟不了解(我的处境),都讥笑我啊!咥:笑。躬:自身。悼:伤心。“及尔偕老”两句:(原想)同你白头到老,但(现在)白头到老的心愿让我怨恨。“淇则有岸”两句:淇水(再宽)总有个岸,低湿的洼地(再大)也有个边。意思是什么事物都有一定的限制,反衬男子的变化无常。隰:低湿的地方。泮:通“畔”,边岸。“总角之宴”两句:少年时一起愉快地玩耍,尽情地说笑。古代少年男女把头发扎成丫髻,叫总角,后来用“总角”指少年时代。宴:快乐。晏晏:形容快乐的样子。“反是不思”两句:你违背誓言,不念旧情,那就算了吧!是:这,指誓言。已:止、了结。焉、哉:均为语气词。

赏析

《氓》诗的结构是和它的故事情节与作者叙述时激昂波动的情绪相适应的。全诗共六章,每章十句。它以赋为主,兼用比兴。一、二两章是追叙,第一章,叙述自己与初恋相遇。第二章,叙述自己陷入情网,冲破了媒妁之言的桎梏而与氓结婚。诗人叙述到这里,情绪极度激昂,悲愤与悔恨交并,使叙述中断。第三章,她对一群年轻貌美的天真少女,现身说法地规劝她们不要沉醉于爱情,并指出男女不平等的现象。第四章,对氓的负心表示怨恨,她指出,这不是女人的差错,而是氓的反复无常。第五章,接着追叙,叙述她婚后的操劳、被虐和兄弟的讥笑而自伤不幸。第六章,叙述幼年彼此的友爱和今日的乖离,斥责氓的虚伪和欺骗,坚决表示和氓在感情上一刀两断。这些,都是女主人公的经历、内心活动、感情变化的再现,结构严整,形成一首千古动人的诗篇。

这首诗音调铿锵自然,富有真情实感。诗中用了不少“蚩蚩”“涟涟”“汤汤”“晏晏”“旦旦”等叠字形容词,它们不但起了摹声绘貌的作用,且加强了诗的音乐性。《诗经》民歌的章法,多半是叠章复唱的。《氓》诗感情复杂,叙事曲折,分章而不复唱,这在《国风》民歌中是少见的。

离骚 屈原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羁兮,謇朝谇而夕替①。既替余以蕙兮,又申之以揽茝②。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怨灵修之浩荡兮③,终不察夫民心。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④。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⑤。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⑥。忳郁邑余侘傺兮⑦,吾独穷困乎此时也。宁溘死以流亡兮⑧,余不忍为此态也!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⑨?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⑩。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⑪。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⑫。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⑬。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⑭。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⑮。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⑯。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⑰。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⑱。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⑲。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⑳。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①修姱(kuā):修洁而美好。(jī)羁:喻指束缚、约束。:马缰绳。羁:马笼头。謇(jiǎn):古楚语的句首语气词。谇:谏诤。替:废弃、贬斥。

②“既替余”两句:既因为我用香蕙作佩带而贬黜我啊,又因为我采集白芷而给我加上罪名。替:废弃。蕙:香草名,也叫“薰草”,俗名“佩兰”。(xiānɡ):佩带。申:加上。揽:采集。茝(chǎi):香草名,即白芷。蕙、揽茝:比喻高尚的德行。

③灵修:神仙,这里指怀王。浩荡:荒唐,没有准则。

④“众女嫉余”两句:许多女人嫉妒我秀美的蛾眉啊,诽谤我好做淫荡之事。众女:喻指许多小人。蛾眉:喻指高尚德行。谣诼(zhuó):造谣、诽谤。淫:淫荡。

⑤“固时俗”两句:世俗本来是适合于投机取巧啊,违背规矩而任意改变。固:本来。时俗:世俗。工巧:善于取巧。偭(miǎn):背向,引申为违背。错:通“措”,措施。

⑥“背绳墨”两句:违背准绳而随意歪曲啊,竞相把苟合取悦于人奉作法度。绳墨:木匠画直线用的工具,俗称墨斗,比喻准绳、准则。周容:苟合取容。度:法度、准则。

⑦忳(tún):忧闷。郁邑:通“郁悒”,忧愁苦闷。侘傺:失意的样子。穷困:(路)阻塞不通,引申为走投无路的意思。

⑧溘(kè)死:突然死去。溘:突然、忽然。

⑨“何方圜(yuán)”两句:哪有圆凿和方枘(ruì)能够相合的啊?哪有道不同能够相安的?方圜:方和圆,方枘(榫头)和圆凿(榫眼)。圜:通“圆”。周:合。孰:何。异道:不同道。

⑩“屈心”两句:受着委屈而压抑着意志啊,忍受着责骂和侮辱。尤:责骂。攘:忍受。诟(ɡòu):侮辱。“伏清白”两句:保持清白而献身正道啊,本来是古代圣贤所推崇的。伏:守、保持。“悔相道”两句:后悔选择道路时没有看清啊,我久久伫立而想返回。相道:观察、选择道路。延:久久。伫:久立。反:返回。“回朕车”两句:掉转我的车子返回原路,趁着迷路还不算远。朕:第一人称代词(自秦始皇起专用做皇帝的自称)。复路:回原路。及:趁着。行迷:走迷了路。步:缓行。余马:我的马车,即上节的“朕车”。兰皋:长着兰草的水边高地。椒丘:长着椒树的山冈。驰:快跑。焉:于彼,在那里。止息:停下来休息。不入:不被君王所用。离:通“罹”,遭受。初服:指未出仕前的服饰,比喻原先的志向。“不吾知”两句:不了解我也罢了啊,只要我本心确实是美好的。不吾知:即“不知吾”。亦已兮,也就算了啊。信:确实。芳:美好。苟:只要。昭质:光明纯洁的本质。“忽反顾”两句:忽然回头放眼远眺啊,将去看看四方广大的土地。反顾:回头看。游目:放眼观看。四荒:指辽阔大地。“佩缤纷”两句:佩戴上缤纷多彩的服饰啊,菲菲芳香更加显著。缤纷:繁多。繁饰:众多装饰品。芳菲菲:服饰品之芳香浓烈。弥章:更加明显。章:通“彰”。好修:爱美,比喻修身养性。以为常:认为是常规。“虽体解”两句:即使被肢解我还是不会改变啊,难道我的志向是可以因受挫而改变的吗?惩:受创而改变。

赏析

《离骚》是屈原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以至于整个生命所熔铸而成的宏伟诗篇,其中闪耀着诗人鲜明的个性光辉,这在中国文学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离骚》的创作,既植根于现实,又富于幻想色彩。诗中大量运用古代神话和传说,通过极其丰富的想象和联想,并采取铺张描述的写法,把现实人物、历史人物、神话人物交织在一起,把地上和天国、人间和幻境、过去和现在交织在一起,构成了瑰丽奇特、绚烂多彩的幻想世界,从而产生了强烈的艺术魅力。诗中又大量运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把抽象的意识品性、复杂的现实关系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

《离骚》又是一首充满激情的政治抒情诗,一首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杰作。诗中的一些片断情节反映着当时的历史事实。但表现上完全采用了浪漫主义的方法:不仅运用了神话、传说材料,也大量运用了比兴手法,以花草、禽鸟寄托情意,“以情为里,以物为表,抑郁沉怨”(刘师培《论文杂记》)。而诗人采用的比喻象征中对喻体的调遣,又基于传统文化的底蕴,因而总给人以言有尽而意无穷之感。

蜀道难 李白

噫吁嚱①,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②!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③。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④。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⑤。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⑥。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⑦。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⑧!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⑨,砯崖转石万壑雷⑩。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⑪!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⑫。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⑬。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⑭!

①噫吁嚱(yī xū xī):三字都是惊叹词。

②蚕丛、鱼凫(fú):皆远古蜀王名。茫然: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③横绝:飞越。巅:山顶。

④“上有六龙”两句:上面有迫使太阳神的车子掉头的高峻的山峰,下面有波涛滚滚的回旋的急流。高标:指可以作一方标志的最高峰。逆折:倒流。

⑤青泥:青泥岭,在今陕西略阳境内。盘盘:形容山路曲折盘旋。萦岩峦:绕着山崖转。

⑥扪(mén):摸。参(shēn)、井:皆星宿名。仰胁息:仰着头,屏住呼吸。坐:徒,空。

⑦西游:指入蜀。巉(chán)岩:高而险的山岩。

⑧凋:使动用法,使……凋谢,这里指脸色由红润变成铁青。

⑨喧豗(huī):喧闹声。这里指急流和瀑布发出的巨大响声。

⑩砯(pīnɡ)崖转石万壑雷:急流和瀑布冲击山崖,石块滚滚而下,千山万壑间响起雷鸣般的声音。转:使滚动。胡为:为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形容剑阁易守难攻。“所守或匪亲”两句:守关的将领倘若不是(自己的)亲信,就会变成叛乱者。或:倘若。匪:通“非”。咨嗟:叹息。

赏析

本诗可大致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从“蚕丛及鱼凫”到“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主要写开辟道路之艰难。

第二部分,从“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到“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主要写跋涉攀登之艰难。这一部分又可分为两层。前八句为一层,强调山势的高峻与道路之崎岖。“问君西游何时还”以下为第二层,描绘了悲鸟、古树、夜月、空山、枯松、绝壁、飞湍、瀑流等一系列景象,动静相衬,声形兼备,以渲染山中空旷可怖的环境和惨淡悲凉的气氛,慨叹友人何苦要冒此风险入蜀。

第三部分,从“剑阁峥嵘而崔嵬”到“不如早还家”,由剑阁地理形势之险要联想到当时社会形势之险恶,规劝友人不可久留蜀地,及早回归长安。

全诗主要由以上三部分组成,至于在诗中三次出现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两句诗,则是绾结各部分的线索。它使全诗首尾呼应,回旋往复,连绵一体,难解难分。

琵琶行(并序) 白居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①。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②。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③。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④,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⑤。低眉信手续续弹⑥,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⑦,初为《霓裳》后《六幺》⑧。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⑨。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⑩。曲终收拨当心画⑪,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⑫。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服⑬,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⑭,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⑮,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⑯。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⑰。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⑱!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⑲。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⑳。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①江头:江边。瑟瑟:这里形容微风吹动的声音。

②主人:白居易自指。管弦:指音乐。

③暗:这里是悄悄的意思。欲语迟:要回答,又有些迟疑。

④转轴拨弦:这里是调弦校音的动作。

⑤掩抑:低沉抑郁。思:悲,伤。

⑥信手:随手。续续:连续。

⑦轻拢慢捻抹复挑:轻轻地拢,慢慢地捻,一会儿抹,一会儿挑。

⑧《霓裳》:就是《霓裳羽衣曲》,唐代乐曲名,相传为唐玄宗所制。《六幺(yāo)》:也是当时有名的曲子。

⑨间关莺语花底滑:像黄莺在花下啼叫一样婉转流利。滑:流畅。幽咽:低泣声,这里形容堵塞不畅的水流声。冰下难:用泉流冰下阻塞难通来形容乐声由流畅变为冷涩。

⑩“银瓶”两句:形容琵琶声在沉咽、暂歇后,忽然又爆发出激越、雄壮的乐音。乍:突然。迸:溅射。铁骑:带甲的骑兵。曲终收拨当心画:乐曲终了,用拨子对着琵琶中心划一下。这是弹奏琵琶到一曲结束时的常用手法。沉吟:默默深思的样子。敛容:收敛(深思时悲愤深怨的)面部表情。善才:当时对琵琶师的通称。五陵年少:指京城富贵人家的子弟。缠头:古代送给歌伎舞女的锦帛。钿(diàn):金花。节:节拍。“弟走从军”两句:弟弟当了兵,阿姨也死去,一天又一天地过去,我的容貌也衰老了。颜色故:这里是容貌衰老的意思。梦啼妆泪红阑干:在梦中啼哭,搽了胭脂粉的脸上流满了一道道红色(的泪痕)。阑干:纵横错乱的样子。“同是天涯”两句:我们俩同是天涯沦落的可悲人,今日相逢,又何必问是否曾经相识呢?呕哑(ōu yā):拟声词,形容单调的乐声。嘲哳(zhāo zhā):形容声音繁杂,也作“啁哳”。琵琶语:指琵琶上弹出的曲调。暂:忽然,一下子。却坐:退回(原处)坐下。促弦:把弦拧紧。转:更、越。“座中泣下”两句:在座的人中谁流泪最多?我这江州司马的青袍服已被泪水浸湿。

赏析

《琵琶行》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长篇乐府诗之一。此诗通过对琵琶女高超弹奏技艺和她不幸经历的描述,揭露了封建社会官僚腐败、民生凋敝、人才埋没等不合理现象,表达了诗人对她的深切同情,也抒发了诗人对自己无辜被贬的愤懑之情。

作为一首叙事长诗,这首诗结构严谨缜密,错落有致,情节曲折,波澜起伏。

第一部分写江上送客,忽闻琵琶声,为引出琵琶女作交代。

第二部分写琵琶女及其演奏的琵琶曲,表现琵琶女的高超弹技,具体而生动地揭示了琵琶女的内心世界。

第三部分写琵琶女自述身世。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中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

第四部分写诗人深沉的感慨,诗人感情的波涛为琵琶女的命运所触动,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叹,抒发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的情怀。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现实主义杰作,全文以人物为线索,既写琵琶女的身世,又写诗人的感受,然后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二句上汇合。歌女的悲惨遭遇写得很具体,是明线;诗人的感情渗透在字里行间,随琵琶女弹的曲子和她身世的不断变化而荡起层层波浪,是暗线。这一明一暗,一实一虚,使情节波澜起伏。它所叙述的故事曲折感人,抒发的情感能引起人的共鸣,语言美而不浮华,精而不晦涩,内容贴近生活而又有广阔的社会性,雅俗共赏。

登高 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①。

无边落木萧萧下②,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③。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④。

①鸟飞回:鸟(在急风中)飞舞盘旋。回:回旋。

②落木:指秋天飘落的树叶。萧萧:模拟草木摇落的声音。

③万里:指远离故乡。百年:这里借指晚年。

④苦恨:极其遗憾。繁霜鬓:像厚重白霜似的鬓发。潦倒:衰颓,失意。

赏析

此诗前四句写登高见闻。首联对起。诗人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用“风急”二字带动全联,一开头就写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颔联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诗人仰望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落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在写景的同时,更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

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直到颈联,才点出一个“秋”字。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诗人的羁旅愁与孤独感,就像落叶和江水一样,推排不尽,驱赶不绝,情与景交融相洽。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含意添上久客孤独的内容,增入悲秋苦病的情思,加进离乡万里、人在暮年的感叹,诗意就更见深沉了。

尾联对结,并分承五、六两句。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仇,使自己白发日渐增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遣。本来兴致盎然地登高望远,此时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前六句“飞扬震动”,到此处“软冷收之,而无限悲凉之意,溢于言外”。

锦瑟 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①。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②。

沧海月明珠有泪③,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④。

①锦瑟:绘有花纹的瑟,这里是对瑟的美称。无端:没有来由地,无缘无故地。华年:青春年华,这里指一生。

②望帝:周朝末年蜀国君主的称号。春心:伤春之心,比喻对失去了的美好事物的怀念。

③珠有泪:古代传说南海有鲛人,能织丝绸,哭泣时眼泪变成明珠。

④可:难道,哪能。惘然:迷惘,茫然。

赏析

首联用的是民歌的起兴手法。大意是一晃年已半百,回首当年,一言难尽,感慨万千。颔联承上文“思华年”一语,写诗人回忆中的感受。

颈联两句所表现的,是阴阳冷暖、美玉明珠,境界虽殊,而怅恨则一。诗人对于这一高洁的感情,是爱慕的、执着的,然而又是不敢亵渎、哀思叹惋的。

尾联拢束全篇,明白提出“此情”二字,与开端的“华年”相为呼应,笔势未尝闪遁。这一联意思极为明白,但要注意它行文上有一个“反跌”:“此情可待成追忆”犹言上面说的那番感慨哪里是到今日回想往事时才有,所以接着就补足一句“只是当时已惘然”。言外之意是,当时既有怅惘之情,则今日追忆必定更加怅惘,的确是不堪回首了。

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①,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②。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③。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④,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⑤。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⑦。

①故垒:古时军队营垒的遗迹。

②周郎:即周瑜,字公瑾,孙权军中指挥赤壁大战的将领。24岁时即出任孙策的中郎将,军中皆呼之为“周郎”。

③乱石穿空:陡峭的石壁直插云天。雪:这里比喻浪花。

④羽扇纶(ɡuān)巾:(手持)羽扇,(头戴)纶巾。这是儒者的装束,这里形容周瑜有儒将风度。

⑤樯(qiánɡ)橹:这里代指曹操的水军。

⑥“多情应笑我”两句:应笑我多愁善感,过早地长出花白的头发。华发:花白的头发。

⑦尊:同“樽”,酒杯。酹(lèi):将酒洒在地上,以表示凭吊。

赏析

词分上、下两阕。上阕咏赤壁,下阕怀周瑜,并怀古伤己,以自身感慨作结。

上阕咏赤壁,着重写景,为描写人物作烘托。前三句不仅写出了大江的气势,而且把千古英雄人物都概括进来,表达了对英雄的向往之情。假借“人道是”以引出所咏的人物。“乱”“穿”“惊”“拍”“卷”等词语的运用,精妙独到地勾画了古战场的险要形势,写出了它的雄奇壮丽景象,从而为下阕所追怀的赤壁大战中的英雄人物渲染了环境气氛。

下阕着重写人,借对周瑜的仰慕,抒发自己功业无成的感慨。写“小乔”在于烘托周瑜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突出人物的风姿,中间描写周瑜的战功意在反衬自己的年老无为。“多情”后几句虽表达了伤感之情,但这种感情其实正是词人不甘沉沦、积极进取、奋发向上的表现,仍不失英雄豪迈本色。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①。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②。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③。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④。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⑤。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①孙仲谋:即孙权,字仲谋,三国时吴国的国君。他始置京口镇。

②舞榭(xiè)歌台:演出歌舞的楼台。风流:指英雄业绩的流风余韵。

③草草:意为草率出兵。封狼居胥:汉朝霍去病追击匈奴至狼居胥山,封山而还。

④路:宋时行政区域名称,相当于现代的“省”。

⑤可堪:哪堪,怎堪。社鼓:社日(古时祭祀土神的日子)祭神所奏的鼓乐。

赏析

辛弃疾调任镇江知府以后,登临北固亭,感叹报国无门的失望,凭高望远,抚今追昔,于是写下了这篇传唱千古之作。这首词用典精当,有怀古、忧世、抒志等多重主题。江山千古,欲觅当年英雄而不得,起调不凡。开篇借景抒情,由眼前所见而联想到两位著名历史人物——孙权和刘裕,对他们的英雄业绩表示向往。接下来讽刺当朝用事韩侂(tuō)胄(zhòu)者,又像刘义隆一样草率,欲挥师北伐,令人忧虑。老之将至而朝廷不会再用自己,不禁仰天叹息。其中“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写北方已非宋朝国土的感慨,最为沉痛。

词的上片怀念孙权、刘裕。孙权割据东南,击退曹军;刘裕金戈铁马,战功赫赫,收复失地。不仅表达了对历史人物的赞扬,也表达了对主战派的期望和对南宋朝廷苟安求和者的讽刺和谴责。

下片引用南朝刘义隆草率北伐,招致大败的历史事实,忠告韩侂胄要吸取历史教训,不要鲁莽行事,接着用四十三年来抗金形势的变化,表示词人收复中原的决心不变,结尾三句,借廉颇自比,表示出词人报效国家的强烈愿望和对宋室不能进用人才的慨叹。

全词豪壮悲凉,义重情深,闪耀着爱国主义的思想光辉。词中用典贴切自然,紧扣题旨,增强了作品的说服力和意境美。明代杨慎在《词品》中说:“辛词当以京口北固亭怀古《永遇乐》为第一。”这种评价是中肯的。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①?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②,只是朱颜改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①春花秋月:春去秋来,岁月更替。了:了结,终止。

②雕栏玉砌:代指南唐的宫殿。

③只是朱颜改:只是宫女们都老了。朱颜:这里指南唐旧日的宫女。

赏析

全词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音调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始终,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应。

诚然,李煜的故国之思也许并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往事离不开“雕栏玉砌”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宫闱秘事。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

“春花秋月”多么美好,作者却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却;小楼“东风”带来春天的信息,却反而引起作者“不堪回首”的嗟叹,因为它们都勾发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枨触,反衬出他的囚居异邦之愁,用以描写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阶下囚的作者的心境,是真切而又深刻的。

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含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断,无穷无尽。

图片:摄图网;文章来源:综合整理自网络。欢迎收藏及转发到朋友圈,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除

也可以加小简老师微信:jiushixiaojia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