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林黛玉还泪的真相:神瑛侍者下凡历劫,可能根本不是想见绛珠草

原标题:揭开林黛玉还泪的真相:神瑛侍者下凡历劫,可能根本不是想见绛珠草

历来宝黛的木石前盟都被认为是纯洁、坚贞的,但是在绛珠草和神瑛侍者的这段情缘中,却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绛珠草修成人形后,终日游离在离恨天外,那神瑛侍者去哪了?

“源易缘”仔细研究宝黛的仙界情缘会发现,绛珠草修成人形后,五内有缠绵不尽之情的只是她自己而已。

而神瑛侍者再也没有现身回应过这段感情,即便是凡心偶炽下凡历劫,他的目的也不是为和绛珠草共赴情缘。

“恰神瑛侍者凡心偶炽,趁此昌明太平盛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

“凡心偶炽”是神瑛侍者下凡历造历幻缘的目的,而并非是为寻找绛珠草。

通过这些细节分析,可知,神瑛侍者对三生石畔的绛珠草的雨露浇灌之恩,只是他温柔、博爱的性情所致,并非情有独钟。

“所谓三生石上旧精魂”,三生石上只有绛珠草一人,神瑛侍者并不在其上。所谓的木石前盟,有可能只是绛珠草的单相思而已。

林黛玉还泪给神瑛侍者,实际上是因为爱情得不到回应,把泪还给神瑛侍者,两不相欠,一别两宽,黛玉的还泪之旅,实际上是跟神瑛侍者诀别的过程。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黛玉和宝玉根本不可能喜结连理。宝黛的爱情悲剧,从根儿上就是注定的。

既然神瑛侍者对绛珠草没有倾心专一的爱情,为何贾宝玉却对林妹妹倾心呵护?而且从智通寺遇老僧情节看,贾宝玉在黛玉死后,在黛玉姑苏老家的郊外为林妹妹守墓到舌钝齿落。

这个问题实际书中也给出了答案的,那就是警幻仙姑的本领——造历幻境。

所有下凡历劫的这些人,都是警幻仙姑创造出来的幻境,而警幻造幻境的依据是为每个身处其中的人了却各自的心魔,回归到神仙的“无挂碍”状态。

而宝黛的木石前盟里涉及到的三个人:通灵宝玉、绛珠草、神瑛侍者,他们3人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这也造就了甄宝玉和贾宝玉两个相貌、性情、家世都相同的两个人来。

甄宝玉,是真玉,按照脂砚斋的评语,所谓赤瑕宫,是有小毛病的玉,是一块有瑕疵的真玉。

贾宝玉,是假玉,他实际上只是一块无才补天的石头,经过幻化,成为一块璀璨夺目的无瑕美玉。

他下凡的目的是在“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体验“乐极生悲、人非物换、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的幻灭感。

林黛玉即“木待玉”,即绛珠草等待神瑛侍者这块真玉。

“终日游离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情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

绛珠草的任务就是找到真玉,将没有宣之于口的“蜜情果”——单相思之情,与真玉分享,还泪给真玉,了却相思之苦、了断情缘。

而从警幻仙姑安排三人下凡的人设来看,林黛玉最终没有等到甄宝玉,而是与和甄宝玉十分相似的贾宝玉演绎了一场旷世绝恋。

实际,警幻仙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合理的:毕竟甄宝玉对绛珠草没有专一的爱情,他只是对所有柔美可爱的事物具有博爱之心,他对绛珠草施甘露之恩时,绛珠草还未修成人形,更谈不上爱情。

如果硬把他拉到黛玉的还泪之旅中,实际上是完成不了神瑛侍者下凡的初心的。

而林黛玉和贾宝玉,一个想体验温柔富贵乡,一个要还泪,了却单相思之苦,警幻仙姑让通灵宝玉用神瑛侍者的身份,与黛玉从相识到相恋相知,最终演绎了一场跨越生死之恋。

贾宝玉和黛玉的这种身份,实际也正暗合了《枉凝眉》的曲牌名,所谓“枉凝眉”,黛玉在大观园遇到的根本不是自己等待的甄宝玉神瑛侍者,她的一番情愫都是给了贾宝玉,所以叫“枉”,枉费的“枉”。

再看曲词:“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通灵宝玉外表是一块无暇美玉,而神瑛侍者则是“玉有小瑕”,从这首《枉凝眉》里,更加确认了真假宝玉的关系:黛玉根本没有等到神瑛侍者甄宝玉,所以心事都虚化。

但话又说回来,即使贾宝玉不是真玉,但他给林妹妹的爱情却一点都不参假,天生情种非贾宝玉莫属,林妹妹下凡一场,也算得偿所愿了。

就此话题,您有哪些看法或高见,欢迎留言互动。

参考书目:《红楼梦》120回通行本、《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甲戊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