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财报看“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得失

原标题:透过财报看“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得失

2019年9月10日,马云将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交棒给张勇(花名逍遥子),8月15日的2019年Q2财报也是马云担任董事局主席发布的最后一次财报。

本季财报表现相当明显,总营收达到11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排除因收购并入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天猫超市、银泰等自营业务等因素,作为阿里基石的传统电商部分增长也有26%之多,其中消费者管理(主要为营销收入)增长27%,佣金收入增长23%。

在2018年末,逍遥子公布了自己此后的“施政纲领”: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用一句话概括为:调动阿里全要素资源,集中优势力量获得增长,如云业务和钉钉逐渐走向零售台前,成为阿里高度绑定商家全产业链的一大筹码。

在此,我们也希望结合操作系统公布后半年来的表现,对此计划再有个相对清晰的认识。

“商业操作系统”要义:个体利益必须服从整体利益

从去年至今,渠道下沉成为全行业关注的焦点,向下沉市场要增量也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在这半年以来,阿里年度购买用户共增加3800万,达到6.74亿,MAU(月活)增加5600万,至7.55亿。

在有如此规模用户背景下,尚有此增速,也是可圈可点,其关键要素在于:实现了资源的优势匹配,这也是商业操作系统所重点看待的。

本地生活服务、移动支付(支付宝)以及大文娱与中国零售业务之间的配合至关重要。

如曾多次被外界看衰的本地生服务业务,一开始所承担的工作便不是作为独立业务存在,而是以业务为触角,有效提高手淘以及支付宝的用户规模,2019年Q2本地生活服务总营收(口碑+饿了么)62亿元,与对手美团点评尚有距离(2019年Q1美团点评外卖收入就达到107亿元的规模,在增速上阿里本地生活服务追赶力度也较大,2019年Q2较上季度环比增加17%,若依此速度全年增速会在60%以上,也属于比较可观成绩。

但我们仍要看清楚一点:在子集业务的整体配合中,个体业务的收益其实是被压缩的。

如为提高集团整体用户粘性推出的88会员活动,本地生活服务业务其要向会员用户进行一定补贴(每单有红包价格不等红包),与其他业务子集配合体现88会员的性价比,而多数会员购买的88元的会员服务,实际享受着各业务的高度增值服务,但会费平摊至各业务并无多少。

也就是说,会员体系乃是以牺牲独立业务的部分利益来获得足够的价值的。

本地生活服务的营收或者亏损,相当部分原因在于为配合集团整体目标,不得不放弃部分货币化率,为提高整体用户规模,满足集体利益。

大文娱亦是如此,本季财报中大文娱仅有6%的微增长,但EBITA(息税前利润)亏损仍有23亿元之多,卖掉大文娱也成为一股潮流声音。

但我们并非如此看待,在现今大文娱可以有两大功效:1.为集团输送廉价低成本流量;2.配合88会员,满足集体利益最大化,在下沉市场影视剧为代表的长视频仍然是刚需。

本季优酷会员增加了40%,但营收并未出现暴涨,相信其中大量营收是与88会员相关,优酷会员年单价在此其实是被压缩的。

经过以上分析也不难看出,逍遥子“商业操作系统”的另一层意思:局部利益让位于整体利益。去年至今,多个业务线进行了负责人和组织架构的重新调整,其大致方向也要贯彻此方针,在避免“山头主义”之时,亦确保了集团利益这一运营红线。

我们在观察EBITA(息税前利润)这组数据时也发现,随着投资的放大,阿里在有段时间该数值下降较为明显,2017年Q2,息税前利润率尚有47%,但在2018年Q2便降到了33%,但在本季度回升到41%。

这也侧面证实,以上几大原亏损大户正在收紧亏损面,局部利益配合整体利益之后,各业务子集也开始有所改观,如流量和用户在体系内平台之间的互转,也降低了独立业务的流量成本,提高了运营效率。

运营成本有下降趋势

最近阿里收购网易考拉的消息不绝于耳,市面上主流观点均聚焦在收购对阿里电商业务的加持,但其实忽略了对菜鸟的支持,天猫国际自营97%的仓储和物流均由菜鸟完成,若再承接考拉的份额,这对于菜鸟在跨境电商中的支持也是相当明显的。

阿里在此也已经从早期运营拉动,再到投资拉动(此方面至今尚在使用),在接下来业务子集之间的配合拉动也会是常态,若客观今日阿里成绩,不能仅看到天猫排除未支付订单增长34%的成绩,亦要看到大文娱和本地生活服务的牺牲。

阿里云将推迟盈利周期

在本季财报中,也有业务表现较为失色:阿里云。66%的同比增速为历史新低,且EBITA亏损率由上季度的2%又升至5%,亏损面在放大。

我本人此前对阿里云的盈利周期曾抱有相当大的期望,考虑到AWS在运营7年之后盈利,随即成为亚马逊营收的重要一支力量,今年也是阿里云成立的7年节点,在之前的数字看,似乎逐渐有盈利的迹象。

此时亏损放大,距离盈利又远了许多,结合在“商业操作系统”中阿里云是重要一支力量,阿里云的发展也纳入了集团大盘的考虑,又如何来解释此现象呢?

我们认为原因主要有:

其一,在腾讯和华为的拼命追赶,华为云在2018年取得了5%的公有云份额,进取心相当了得,给了第一把交椅的阿里云极大压力,如此,价格战重新到来,降价成为必然选择,如去年曾高调宣布进行战略合作的民生银行,在当年同期也与华为进行云计算合作,且联合成立“联合创新实验室”,客户关系也未有想象中牢固;

其二,在“商业操作系统”中,阿里云承接由零售向上游管理和制造赋能的任务,根据对云需求体量的不同,早期进展将相对缓慢,尤其会拉低整体客单价表现。

在现阶段,阿里云仍是阿里的重要现金流支出点,进入2019年之后,阿里在资金使用上越发审慎,2019年Q2当季资本性支出共8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2亿元回落27%。

资本性支持调整明显

其中以版权和其他无形资产投资减少一半,而运营相关投入却由50亿元增至59亿元,这其中大半支出应为阿里云,在现阶段,阿里云仍然进行大手笔的基础设施投入,且随着云计算向零售业务的靠拢和配合,一些必要投资将伴随业务的调整加速进行。

在中短期内,阿里云的折旧成本并不会有太大减少,盈利周期也要远大于AWS。

相较于国内同类企业,阿里是一家价值观较为突出,组织架构也频繁调整的企业的,如此方能确保组织之内无既得利益的“山头主义私心”,阿里之内无诸侯,这些都是“商业操作系统”得以提出、贯彻甚至冒着损失部分业务得以执行的重要保障。

当下内外环境仍然较为严峻,零售业作为对外部环境反应最敏感的部分,未来也要面临极大的挑战,“商业操作系统”作为逍遥子的施政纲领,在这半年来取得了一定成效,也成为对冲风险的较有效手段,但也有影响部分业务(如阿里云)发展潜力,有贻误战机的风险。

总而言之,马云是可以放心退休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