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理工学院:13亿印度人的过滤器

原标题:印度理工学院:13亿印度人的过滤器

本文选自柴狗夫斯基

印度第一男神阿米尔·汗,演技自然不油腻,可以和任何一个角色融为一体,虽然印度出产的大部分憋尿神片,都由他主演,但我还是没有看腻。

从《三傻大闹宝莱坞》到《摔跤吧,爸爸》,每一部都值得回味,每一部都反应了印度社会存在的问题。

《三傻大闹宝莱坞》里,有许多情节都不走寻常路,让人印象深刻。

开学的时候,皇家帝国学院院长“病毒”(学生给他起的绰号是电脑病毒)会给新生一个下马威。

他拿着一个鸟巢,和一只杜鹃鸟来到新生宿舍,询问他们这是什么。

新生们一般都会回答,这是杜鹃鸟和他的巢。

不过新生们回答什么并不重要,院长接下来的“表演”才是重点。

院长说,这不是杜鹃鸟的巢,杜鹃鸟喜欢在其他鸟的巢里下蛋,到了孵蛋的季节,就把其他的蛋踢出局。就像这样,院长看都不看一眼,就松开手,让一个鹌鹑蛋自由落体,在地上砸烂。

学生们都搞不懂院长要表达什么,院长说,所有的大一新生,就是成功抢占名额的杜鹃鸟,而那些被淘汰掉的蛋,被砸的稀烂的蛋,已经失去了机会。

院长把40多万份淘汰名单倒在地上,名单哗啦啦的侵占了花坛的台阶。

他们就是牺牲掉的蛋,每年有40万学生报考皇家帝国学院,但只有200人会被录取。

这样低的录取率,和买彩票差不多。

而电影里皇家帝国学院的原型,就是印度理工学院。

每年有45万人报考印度理工学院,但是只有1.3万人被录取,比电影里的多一点。

关于这所学校有多难考,网上有个段子。

麻省理工教授问一名印度学生,你为什么不考印度理工学院?

学生回答,因为考不上印度理工,所以才来麻省理工的啊。

对于拥有14亿人口,文盲率位居第一的印度来说,只要被印度理工学院录取了,就意味着命运被改写了,前脚踏进IIT(印度理工学院简称),后脚就可以在硅谷名利双收。

这所大学的难考程度,和它筛选出的人才优质程度,完全成正比。

硅谷40%的科技公司,都由印度人创办,谷歌和微软的CEO都是印度裔,摩托罗拉、百事可乐、诺基亚等公司的印度高层,他们都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

印度总统尼赫鲁当初建立IIT的时候,就是按照麻省理工的模板来的,他认为科技改变未来,人才是印度的富强之本。

于是,这些金字塔塔尖上的学生,每年要花费印度1/6的教学拨款,而其余几千所学校的学生,苦哈哈的分摊剩下的5/6。

在印度种姓制度还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如果出生在中下层平民家庭,想要摆脱贫困和歧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IIT是一道光,只要考进了IIT,就找了避难所,找到了直升电梯。

所以印度小孩,从10岁左右,就开始被灌输,唯有考上IIT,人生才有希望。

电影里法汉的家,宛如50年代的黑白电影,母亲退休在家,父亲常年瘫痪在床,姐姐28岁还没有出嫁。

他们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法汉身上,唯有法汉从IIT毕业挣钱回本之后,才有钱给姐姐置办嫁妆,才能挽救这个贫穷困苦的家庭。

这是印度的真实写照,从IIT毕业的学生,几乎会在两周之内,全部被美国的科技公司预定。

当他们飞往美国的时候,他们二十几年的投入便开始回本。

“消音器”查图尔的毕业状况,就反应了IIT毕业生强悍的挣钱能力。

350万美元的别墅,具有加热功能的游泳池,枫木地板客厅,排量6496毫升的兰博基尼。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IIT学生的内心有两股力量支撑着自己,一股是拯救家庭的困境,另一股是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想。

这两股力量重重的压在他们身上,逼迫他们在激烈的竞争中努力活下去。

一部分跟不上节奏的学生会选择放过自己,他们选择流到其他的学校,继续当第一名。

还有一部分跟不上节奏的学生,选择结束这一切。

马上就要毕业了,乔伊去找院长,想知道具体的毕业时间,整个村子的人准备订票过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亲自见证村里的第一位工程师的诞生。

院长说,那给你爸打个电话吧。

乔伊按照院长的指令行事,电话拨通之后,院长把电话抢过来,对正在修建花木的乔伊爸爸说,乔伊今年无法毕业,因为他的作业总是拖延,你们不用订票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乔伊没想到院长想说的是这些。他不断的哀求院长,再给他一点时间,他马上就完成了,自从爸爸中风之后,这两个月他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院长停下脚步,问他,那你停止吃饭了吗?

没。

停止洗澡了吗?

没。

那你为什么要停止学习?

院长我很快就弄好,求你给我一点时间。乔伊急促的恳求着。

我可以给你同情,但不是时间。

院长说完就走了,乔伊站在原地非常难受,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中风的父亲意味着什么,对于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乔伊把还没完成的毕业设计无人机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一切,都被好朋友兰彻看在眼里。

兰彻悄悄的带走了无人机,并且把其余部分全都组装好。

小伙伴们带着无人机到乔伊的宿舍楼下,想要给乔伊一个惊喜,他们让无人机飞到乔伊的窗口,但是却没有看见乔伊开心的脸庞,他们看见的是,乔伊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悬挂在电风扇上。

就像是一片随着秋风凋零的树叶。

在IIT每年都有学生自杀,在印度已经无法掀起波澜。

IIT的教学,一直很严苛。

据说有的教授要求学生答题时,必须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否则就没有成绩。

而IIT的课程安排也异常繁忙,每天早上啊7点半开始上课,下午5点半下课,每周5天,从大一开始,每学期要修六门理工课程,两到三门实验课程,毕业前要修满180个学分,其中必须有20个基础科学学分。

每5个星期,学校要举行一次全校大考,考试成绩全校排名。

所有的在校生,在学校的安排下,至少要到一家企业实习过。

这些铁打的戒律,成就了骄傲又残酷的IIT。

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幽默的方式还原了IIT,让我们看到印度存在的问题,也看到这个学校的两面。

IIT就像是印度最极端的一个机会,要么冲上云端,要么在枯井里度过余生。

两种选择都要在油锅里趟一圈,两种选择都不easy。

印度第一男神阿米尔·汗,演技自然不油腻,可以和任何一个角色融为一体,虽然印度出产的大部分憋尿神片,都由他主演,但我还是没有看腻。

从《三傻大闹宝莱坞》到《摔跤吧,爸爸》,每一部都值得回味,每一部都反应了印度社会存在的问题。

《三傻大闹宝莱坞》里,有许多情节都不走寻常路,让人印象深刻。

开学的时候,皇家帝国学院院长“病毒”(学生给他起的绰号是电脑病毒)会给新生一个下马威。

他拿着一个鸟巢,和一只杜鹃鸟来到新生宿舍,询问他们这是什么。

新生们一般都会回答,这是杜鹃鸟和他的巢。

不过新生们回答什么并不重要,院长接下来的“表演”才是重点。

院长说,这不是杜鹃鸟的巢,杜鹃鸟喜欢在其他鸟的巢里下蛋,到了孵蛋的季节,就把其他的蛋踢出局。就像这样,院长看都不看一眼,就松开手,让一个鹌鹑蛋自由落体,在地上砸烂。

学生们都搞不懂院长要表达什么,院长说,所有的大一新生,就是成功抢占名额的杜鹃鸟,而那些被淘汰掉的蛋,被砸的稀烂的蛋,已经失去了机会。

院长把40多万份淘汰名单倒在地上,名单哗啦啦的侵占了花坛的台阶。

他们就是牺牲掉的蛋,每年有40万学生报考皇家帝国学院,但只有200人会被录取。

这样低的录取率,和买彩票差不多。

而电影里皇家帝国学院的原型,就是印度理工学院。

每年有45万人报考印度理工学院,但是只有1.3万人被录取,比电影里的多一点。

关于这所学校有多难考,网上有个段子。

麻省理工教授问一名印度学生,你为什么不考印度理工学院?

学生回答,因为考不上印度理工,所以才来麻省理工的啊。

对于拥有14亿人口,文盲率位居第一的印度来说,只要被印度理工学院录取了,就意味着命运被改写了,前脚踏进IIT(印度理工学院简称),后脚就可以在硅谷名利双收。

这所大学的难考程度,和它筛选出的人才优质程度,完全成正比。

硅谷40%的科技公司,都由印度人创办,谷歌和微软的CEO都是印度裔,摩托罗拉、百事可乐、诺基亚等公司的印度高层,他们都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

印度总统尼赫鲁当初建立IIT的时候,就是按照麻省理工的模板来的,他认为科技改变未来,人才是印度的富强之本。

于是,这些金字塔塔尖上的学生,每年要花费印度1/6的教学拨款,而其余几千所学校的学生,苦哈哈的分摊剩下的5/6。

在印度种姓制度还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如果出生在中下层平民家庭,想要摆脱贫困和歧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IIT是一道光,只要考进了IIT,就找了避难所,找到了直升电梯。

所以印度小孩,从10岁左右,就开始被灌输,唯有考上IIT,人生才有希望。

电影里法汉的家,宛如50年代的黑白电影,母亲退休在家,父亲常年瘫痪在床,姐姐28岁还没有出嫁。

他们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法汉身上,唯有法汉从IIT毕业挣钱回本之后,才有钱给姐姐置办嫁妆,才能挽救这个贫穷困苦的家庭。

这是印度的真实写照,从IIT毕业的学生,几乎会在两周之内,全部被美国的科技公司预定。

当他们飞往美国的时候,他们二十几年的投入便开始回本。

“消音器”查图尔的毕业状况,就反应了IIT毕业生强悍的挣钱能力。

350万美元的别墅,具有加热功能的游泳池,枫木地板客厅,排量6496毫升的兰博基尼。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IIT学生的内心有两股力量支撑着自己,一股是拯救家庭的困境,另一股是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想。

这两股力量重重的压在他们身上,逼迫他们在激烈的竞争中努力活下去。

一部分跟不上节奏的学生会选择放过自己,他们选择流到其他的学校,继续当第一名。

还有一部分跟不上节奏的学生,选择结束这一切。

马上就要毕业了,乔伊去找院长,想知道具体的毕业时间,整个村子的人准备订票过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亲自见证村里的第一位工程师的诞生。

院长说,那给你爸打个电话吧。

乔伊按照院长的指令行事,电话拨通之后,院长把电话抢过来,对正在修建花木的乔伊爸爸说,乔伊今年无法毕业,因为他的作业总是拖延,你们不用订票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乔伊没想到院长想说的是这些。他不断的哀求院长,再给他一点时间,他马上就完成了,自从爸爸中风之后,这两个月他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院长停下脚步,问他,那你停止吃饭了吗?

没。

停止洗澡了吗?

没。

那你为什么要停止学习?

院长我很快就弄好,求你给我一点时间。乔伊急促的恳求着。

我可以给你同情,但不是时间。

院长说完就走了,乔伊站在原地非常难受,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中风的父亲意味着什么,对于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乔伊把还没完成的毕业设计无人机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一切,都被好朋友兰彻看在眼里。

兰彻悄悄的带走了无人机,并且把其余部分全都组装好。

小伙伴们带着无人机到乔伊的宿舍楼下,想要给乔伊一个惊喜,他们让无人机飞到乔伊的窗口,但是却没有看见乔伊开心的脸庞,他们看见的是,乔伊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悬挂在电风扇上。

就像是一片随着秋风凋零的树叶。

在IIT每年都有学生自杀,在印度已经无法掀起波澜。

IIT的教学,一直很严苛。

据说有的教授要求学生答题时,必须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否则就没有成绩。

而IIT的课程安排也异常繁忙,每天早上啊7点半开始上课,下午5点半下课,每周5天,从大一开始,每学期要修六门理工课程,两到三门实验课程,毕业前要修满180个学分,其中必须有20个基础科学学分。

每5个星期,学校要举行一次全校大考,考试成绩全校排名。

所有的在校生,在学校的安排下,至少要到一家企业实习过。

这些铁打的戒律,成就了骄傲又残酷的IIT。

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幽默的方式还原了IIT,让我们看到印度存在的问题,也看到这个学校的两面。

IIT就像是印度最极端的一个机会,要么冲上云端,要么在枯井里度过余生。

两种选择都要在油锅里趟一圈,两种选择都不easy。

用人文化的视角介绍中外科技的历史,展示科技领域的前沿动态和深度思考,以及发展趋势,为科技工作者和关注科技的公众打造一个纯净的心灵家园。本微信号转载的文章观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微信号观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标注来源作者,倡导公益,只为分享价值,与商业利益无关,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科坛春秋精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