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日(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紫日(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周末愉快~

雨果奖周即将到来,等待大奖结果公布期间,让我们继续追长篇

欢迎在留言中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紫日

十二 陷落

(全文约3000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极目远望,无尽黄沙一直铺向天地相接的尽头。天空一片湛蓝,一片片白色的云在飘着,影子将地面染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黑色区块。环顾四周,天圆地方。天空像一个倒扣在桌面般大地上的巨碗,那些白色云朵在蓝色碗壁上不停流转变化,这景象梅勒斯在梦中也未曾见过。

在峡谷中,视力……不,五感都被限制在狭小的空间里。即使梅勒斯有在太阳还未升起时,攀到高处向外张望过,但那感受也不及现在的震撼之万一。

从出发到现在走的是一条上坡路。回头望望,那一段山峦已没有第一眼见到全貌时的雄伟壮观,峡谷在其中不过是一道窄缝。这就是人快乐、悲伤,相爱、敌对,出生、死去的全部世界,在这广阔世界上如同一间简陋的囚室。真可怜,任谁能在外面看上一眼都会这么认为的吧。

再往前走就是下坡了,梅勒斯最后看一眼峡谷,身后是一串浅浅的脚印,像一条连接着他的脐带,不知道有没有和前人的足迹有重叠的。贴着地面不超过脚踝的高度,起了一阵微型沙暴。很快风沙就能抹去这点痕迹了,他想。

风变大了,梅勒斯加快脚步以免被落下。他要时刻注意太阳、云和自己的相对位置,判别风向不停调整行进路线。那地图不用打开看,已经全部刻在了他脑子里。只要能撑到晚上,他就可以趁着天黑,赶夜路到达最近的聚落。

没走多久,鞋里就进了沙子——实在是防不胜防,把脚磨的生疼。梅勒斯这才明白为什么石壁上画着的那些勇士大多是赤着脚的。他索性把鞋扔了,赤脚走在沙地上。为节省体力,任何多余的重量都要舍弃。但没走两步他又回来把鞋捡起来装进被囊,说不定还会用上呢?他自嘲到,本来就跛腿,再不保护好脚就不能走路了。

脚底暖暖的,有点烫,不过这也让人能走的更快些。虽说沙丘连绵起伏,像是水潭里凝固了的水波,但走上去却出人意料的结实。要是用力往下踩,让脚趾头没入沙中,再使劲,手也扒拉着沙,直把小腿都埋如沙中的话,下面的沙子还是凉的。石壁上还记载着凭借脚底温度的细微变化,判断前进方向是否和风向一致、风速大小的技巧。因为这温度和太阳被云遮挡的时间有直接的关系。这对消除视觉误差带来的影响很有帮助,但做起来并不容易。梅勒斯曾在峡谷中的开阔地带练习过,无奈地方太小,施展不开。现在他抓紧时间体验、训练自己这方面的能力。但他又不知不觉的想起那次摔跤比赛,也是赤着脚……

“那外面的世界,你想不想去?”

“你会带上我吗?”

回忆到这里,梅勒斯心中不免隐隐作痛,又有些麻木,连被太阳杀死的威胁都不怎么在意了。在和众人告别的时候,他多想这么再问一次芮芮。但他只是告诉潘达,他之所以知道并且阻拦潘达要闯禁地的计划,全是因为芮芮的请求。芮芮对他说的则是”梅勒斯,我相信你,一直相信你。你一定可以追上云的!一定能成功……”

“梅勒斯啊梅勒斯,都这个时候了,容不得三心二意,你居然还在只想着自己这点事,不怕那些走出来过的勇士们,在天之灵会笑话你吗?”他不禁自责,还自言自语起来。

安静的可怕,在这天地间踽踽独行,梅勒斯只听到风声、脚踩在沙子上的咯吱声,还有,风铃声。铃铛是父亲给他的,由留存下来的古代金属制成,历经千年也不会朽坏。当时的勇者都会用这种小小的铃铛来慰籍这征途的寂寞。

“我是不一样,我没有他们那么崇高。”梅勒斯又自说自话,”反正就我一个人了,张张嘴没什么不好的。”

是因为太孤独了吗?虽然是在被排挤、孤立中长大的,但也没有过这样像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甚至一条生命的感觉。峡谷之外的确是生命的禁区,走了几个时辰,连一个小虫、一根草都没见到。别的聚落还有人吗?

实在难以想象古书中那个生机盎然的地球会是怎样神奇。四只脚的动物跑的比人还快,长翅膀的鸟飞的比云还高,水里有的鱼像山一样大——这一定是夸张吧。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怎么都不见了,只剩下这过于空旷的沙子世界。

“也许就像这次断水一样,太阳哪天突然起了变化,只有极少数人来得及找到地方躲藏,其他生命都被杀死了。”

但古书中说人类历经无数次地震、暴风、洪水、火山喷发等等大灾难都没有被打败,反而发展出改造自然的能力。怎么这回就认输,还输的这么彻底?梅勒斯想着这些,心中的隐痛也变得没有那么严重了。与那样的大悲剧相比,个人的悲欢离合显得多微不足道。

“这也是种自我安慰的方法。不过要是能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就算在路上丢掉性命也不算白死。”不管怎样,对这世界的强烈兴趣梅勒斯是从没改变过的。

风向变了,梅勒斯不得不改变预期到达的聚居点,要赶更远的路。重复的迈着步子,从没连续走过这么久,两腿好像变得越来越重。背囊带勒的肩膀破了皮,出了汗又酸又疼。临行前喝饱了水,现在嘴里却已干的像眼前的沙子一样。虽然背囊里的几个水袋占去了一多半的重量,他还是舍不得喝一点。其他聚落也不一定有水补给,带的水是救命用的。不过,这些和他预想中的困难比起来都不算事。

“外面也没有多可怕嘛。”

云走走停停,时快时慢,还和几块小一点的云组成了一个更大的云团。云影也变大了,面积至少是峡谷的十倍以上。虽然很累,但梅勒斯也适应了这节奏,不用一直提心吊胆,担心阳光突然照到自己。

地形有所变化,沙地上不时隆起形状怪异的小山坡。有的就是几块巨大的奇石叠了起来。梅勒斯分心看看,觉得很新奇,不经意间瞥见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细细的、弯曲的黄色”烟柱”,连接着天和地,像是在移动。他记得书中或石壁上都没有这样的记载。

“不知还有多少未知等着我去发现呢。”梅勒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烟柱”,云也在往那边走,离得渐渐近了。这才看出来“烟柱”上粗下细,像个用来倒水的漏斗,接地那一端带着一圈土黄色的沙雾。

天更暗了些,空气嗅着有一股尘土味,摸一把脸上有一层细小的灰。用口呼吸几次,合上嘴,齿间有咬到沙粒的咯吱声。梅勒斯心中猛然一惊,没记载,是不是因为见到这“烟柱”的勇士都没能回去?

不一会儿,风越刮越大,那“烟柱”显出巨大的身型来,还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天上的云乱作一团,往哪边飘不再有规律可循。大地在颤动,站立不稳,地上的沙子都被往那边吹去,刹时间遮天蔽日。

一转眼,梅勒斯已经身在那团沙雾范围之内。他不得不掩住口鼻才能呼吸。沙子打在脸上,猛往头发、耳朵、衣领里钻。眼睛不敢睁大,十步外就一片模糊,更不用说顾得上去看云和太阳了。气温也骤降,冷的人直发抖。

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梅勒斯刚伏低身体,就脚下一空,如箭离弦一般拔地而起,绕着圈向那“烟柱”飞去。他像落入了水潭,完全使不上力。时间观念也模糊了,不知道飞了多久。不,那不是“烟柱”,是旋转的风!等他刚想通这一点,就两眼一黑,半个身子栽进了沙子里,差点晕厥。原来一座高高的沙丘拦住了他,就这一下已不知转了几圈、飞了多远。

不用梅勒斯自己出来,沙子就像水从高处往低处流一样向天空涌去。这沙丘一点点的变矮,那旋风已在他眼前,像一头在咆哮着的巨兽,霸占了他的整个视野,天地为之变色。他转身就跑,却进一步,退两步。手脚并用在地上爬也无济于事。

在这里就结束了吗?人到这时竟反倒很平静,或者说漠然,因为来不及有更多情绪反应了。

就在梅勒斯放弃时,脚下的坡面开始带着他一起往下跌落。沙丘某处不知为何从内部崩塌了,成了一个往下陷落的坑。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五)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六)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七)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九)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一) | 长篇科幻连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