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艺术的思考,古城楼上的面盆

原标题:关于艺术的思考,古城楼上的面盆

导读:把同一种东西,变成绚烂存在,是我们的追求。就好比土豆,在不同的厨师手中,它有不同的“炫丽”,它不仅仅只满足于你的味蕾了,还能给你更多的美的享受。

古城楼上的面盆

——灵遁者

很多去过石泉县的朋友,一定去过石泉古城。我骑行到石泉县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石泉古城。而整个石泉古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字,一个面盆以及一条河流。

首先看到的自然是一条河流——汉江。我骑行到石泉县的时候,正是大中午。所以看见汉江,看见有人在汉江游泳,心里特别痒痒,也想跳下去游一圈。但我的脸在前一天被晒伤,火辣辣的疼,自然是不能下水了。

所以我就打算在汉江边上的古城里走走。东门的城楼上写着“秀挹西江”,起初这个“挹”字我并不认识。我问了城楼下的当地人,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字。后来上网查了,才知道读“yi”,所以这个字我是记住了。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石泉古城城楼上的面盆。我上到城楼上,本打算登高俯瞰汉江,但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面盆。让我有一种时空错愕感。会在心里说:“嗯?怎么这还装个面盆?”古城楼是那种青砖所砌,但可以看得出,这城楼上上来的人并不多。因为墙根两边,长了不少草,最高的草得有半臂长了。

我走向面盆,看着面盆不像废弃的垃圾。打开水龙头,竟然有水。很多朋友会说:“废话,水龙头能没水吗?”但我当时想着,这应该是不能用的面盆。出水了,我自然高兴。加上天热,我就漱了口,洗了把手。如果脸没有被晒伤的话,我还要摸一把脸。

站在城楼上看汉江,自然心情是好的。但我还在思考:“为什么古城楼上会装一个面盆?”百思不得其解。可能我想复杂了,也许就是方便游客用的。

我的思考也引发了我对于艺术的思考。我之前画了一幅画叫《上帝视角》,有网友看了回复道:“不符合实际风景”,“不知道画了啥,但好像很好看的样子。”还有一个回复说:“我从来欣赏不了艺术。”

上帝视角

而此刻,我自问:“我能欣赏得了艺术吗?”看着这个古城楼的面盆,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有些装置和摆设,如果不去问创作者是很难得到答案的。有时候即使去问创作者,也得不到答案。因为创造它的人,也不知道为何创造它。这种“无理化”的艺术是无意识或者非理性的表现,但无论什么,它属于人类艺术范畴的能动表现。

就好像猫狗总好奇自己的尾巴,人类总好奇自己的存在。我们不是人类的创造者,但我们是人类。我告诉自己,人生要大胆,艺术要大胆。不要害怕别人说:“你画的不符合常理或实际”。

因为很多人没有见到过很多风景和风俗。少见多怪,就是这样的。而且你必须知道,无论你站在哪个方向,你总是背对着一半风景。别人和你站的高度和方向不同,不认可你,不是你的错。尤其是搞创作的人,不知道这个道理,会徒增一些烦恼。

古城楼上的面盆,是现代装饰用品和古代建筑的碰撞,我相信在看到这之前,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样去做。但看到这之后,你就知道,已经有人这样做了。并且创造这一“艺术”的人,不会知道,某一天一个远道而来的骑行者,在这里,打开水龙头的瞬间,开心的笑了。这就是“艺术”。当然可能也有人会骂:“有病啊,在古城楼上装面盆。你咋不给长城贴瓷砖呢?”

是啊,我咋不给长城贴瓷砖呢?显然作为八大奇迹之一,长城已经是伟大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艺术品”。我永远没有权利在长城上贴砖。但有一天兴趣来了,我也许会画一幅画,我站在长城上,而长城上的砖和你实地去看到的,并不一样。艺术从脱离写实开始,就彰显了人追求自由的极致表现和永不满足的贪婪。把同一种东西,变成绚烂存在,是我们的追求。就好比土豆,在不同的厨师手中,它有不同的“炫丽”,它不仅仅只满足于你的味蕾了,还能给你更多的美的享受。

摘自独立学者,作家,艺术家灵遁者散文集《我的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