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试专业第一也进不了复试,多名考研生质疑北大“剥夺”复试权

原标题:初试专业第一也进不了复试,多名考研生质疑北大“剥夺”复试权

北京大学,图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大卫 8月19日报道

近日,不少报考北大研究生的考生反映,2019年北大研究生复试基本线疑划线不合理,近400多人因此无缘复试,其中包括部分专业前一两名的考生,而与往年相比,诸多专业差额复试比例也未达标。

有学生质疑研招办未充分考虑今年不同专业题目的难度情况,导致划线向高分倾斜,且学校存在大幅缩招有违招生简章计划的嫌疑。据估计今年该校招生比例下降近20%,大部分专业未招满,有些专业甚至零录取。

北京大学相关院系老师此前在回复考生时称对划线标准并不清楚,但落实到专业上确实不甚合理。但有专家表示,学校有根据国家线自主划定复试线的权利,若有专业无学生达学科复试线,学校可通过调剂完成招生计划,或者减招甚至不招。

目前,北京大学研究生录取工作已基本结束,截至发稿时,芥末堆多次联系研招办均未获回复。

专业第一也进不了复试,划线是否合理?

李忠去年12月报考了北京大学创意写作专业研究生,今年2月,初试成绩显示其专业排名在接近20名。该专业今年应招人数40名,扣除推免生后可普招28名,按照往年数据,李忠认为自己可以顺利进入复试名单,但3月份北大公布了复试基本线,进入复试名单的只有18人,李忠不在名单之内。

同样郁闷的还有报考北大某笔译专业的田芹,他专业排名靠前,但和复试基本分数线差了几分。他认为,今年考题难度不小,但很多专业线划得过高,存在一刀切的情况,导致很多考生因此丧失复试资格,“有一个是比较文学专业排名第一的,也没进入复试”,外国语言文学(国别和区域研究)也因分数线问题无人进入复试。

有同学表示,研究生复试基本线遵从大类划线,一个大类下会有不同的院系和专业,考虑到不同院系专业试题难度不同,各个专业大都参考复试差额比例,按照排名来划线,再通过各个院系差额复试综合考察,但此次分数线明显往高分专业倾斜,没有预留出足够的复试名额。

北大研招复试基本线按大类划

对于复试基本分数线的标准问题,创意写作专业考生曾找到北大招生办,递交了二十多位学生的联名信,要求允许中文系自主划线;或按照复试差额比1:1.2确定复试名单,但得到的是“宁缺毋滥”的回答,这让考生们无法接受。

专业差额复试比不达标,数百人受影响

考生提到的复试差额比,是这次矛盾的重点,相较过去数年,复试差额比的标准今年并未得到校方落实,有的甚至出现逆向差额复试的情况。

有考生统计了北大2019年研究生差额复试不达标的专业,其中,包括社会科学学部等六个学部的不少专业和李忠所在的创意写作专业大多是按100%比例复试且全部录取,而人文学部世界史专业75%逆向差额复试,田芹所在的笔译专业是25%逆向差额复试(要招24人,结果进入复试的只有6人)。

这与规定有一定差距。《北京大学2019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简章(校本部)》要求,复试实行差额复试,差额比例一般不低于120%。

不过,招生简章也规定了具体差额复试比例和初试、复试成绩所占权重由招生院系根据本学科、专业特点及生源状况在复试前确定。

但田芹表示,往年复试差额比例都在120%以上,此次的反差过于异常。他以创意写作专业为例,有考生统计了北大过往5年数据,其中四个年份复试差额比例在1:1.2—1:1.5之间,第一年甚至超过1.5,且参加复试的人数超过了复试线上线人数。芥末堆爬梳北大官网相关数据后发现,只有个别数据有所出入。

学生统计的近年来北大创意写作专业报考情况,部分数据有出入(计划数扣除推免生)

李忠推算,若按北大规定的复试差额比例,自己及后面的十几个学生都能进入复试名单,他认为,他们之间不乏成熟的写作者,有些甚至和平台签约,若能顺利进入复试,肯定有综合考察其素质的机会。

而上述数据统计考生保守估计,“六个学部按比例120%计算,最保守估计400人左右因此丧失复试机会,要按以往复试差额比例150%计算的话,情况更复杂也更糟糕”。

考生统计的数据,目前该微博已被删除

诸多考生未能进入复试,直接的结果是很多专业未能收满。上述考生通过北大官网数据统计了北大2019统招生招录未满的情况(去除推免生后),其中人文学部里创意写作应招28人,实招20人;教育学院应招4人,实录1人,一些专业甚至存在零录取的情况。

此前有同学在知乎上发文称,英语笔译考生在询问复试基本线异常时,有老师曾表示“该专业今年计划缩招,所以分数线不会降”。上述同学通过总的数据发现,2019年北京大学研究生招生人数五千多人 ,2018年北京大学招生人数七千多人(全日制和非全日制),招生比例减少近19%。

但缩招的信息并未提前透露。芥末堆在北大研招网上查询到,一篇题为《北京大学2019年研究生招生工作正式启动 研究生教育改革继续深化》的文章提到,19年该校研究生招生的总体目标是稳定规模,调整结构,要减少学术型硕士,适度增加学术型博士。但实际上,专业硕士招生计划也在减少。

“《招生简章》明确指出复试比例一般不低于1:1.2,院校招生数量是考生填报志愿的重要参考标准,不按照《招生简章》所规定的招生人数进行招生,对考生是极大的不公平和误导”,上述做数据统计的考生写到。

老师回复:不甚合理,专家认为高校有划线自主权

在与招生办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李忠也曾就此向中文系以及校长和书记信箱里发过邮件,校长和书记没有回音,一位中文系老师则回复称,“研究生院划线标准不了解,但落实在具体专业上确实不甚合理,**系领导好像也在积极争取,难度大,不知效果如何,希望能顺遂”。

老师回复考生的邮件,图源:考生

田芹和另外一个学生告诉芥末堆,他们也曾向院系反映了上述问题,有的称不清楚,有的则得到上述老师相似的回复,但最终没有下文。不少考生认为,研招办应该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不是用“宁缺毋滥”就打发了。

芥末堆多次拨打北大不同院系、研究生招生办电话均无人接听,芥末堆发至研招办主任贾爱英的信息也未获回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芥末堆,按学院(学科)划线,是不少学校的做法,一般是按1:1.2划线,但每个专业的学生成绩不同,可能会导致某个专业第一的学生,连学院复试线也没进。但北京大学有根据国家线自主划定复试线的权利,划定学科线后,如果某一专业没有一个学生达学科复试线,学校可通过对报考其他专业的学生进行调剂完成招生计划,或者此专业在统一招生上减招或不招。

熊丙奇认为,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是报考专业的学生普遍考的较低。但有学生表示,调剂恐无法保证考生对新专业的满意度,且大类划线总归有弊端,在一二级学科上差别划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且已经有高校成功实行。

对北大研究生缩招的原因,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并不清楚,但他认为缩招或跟学校调整研究生招生方向有关,也与导师个人有关,“招生需要有课题、项目才能招生”,且导师考虑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导师认为自己无法对学生的专业成长发展负责;行政对导师项目管理、经费报销等要求越加严格;政策上强化了对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要求,对导师的责任要求提高了,甚至实行一票否决。在综合原因的考量中,也有导师会做出“负不了责任就不招了”的选择。

(经采访对象要求,以上学生名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