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电动车:“新国标”下的迷茫与困惑

原标题:台州电动车:“新国标”下的迷茫与困惑

产业名片

目前,台州有电动车整车、零部件及相关企业近1000家,其中整车生产企业90家,各类配件企业500多家。

台州是我国电动车的主要生产基地,每年推出的新款电动车车型约占全国80%以上,塑料配件市场占有率达到85%以上。电机和控制器市场占有率超过50%,一辆电动车80%的零部件都能在台州实现一站式采购。

8月1日下午,在浙江爱玛车业科技有限公司展厅里,员工们正在调整电动车的摆放位置,将准备上市的“新国标”电动车摆放在最显眼位置。

2019年4月15日,新修订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以下简称“新国标”)正式实施,电动车行业迎来了一次历史性的转折。

“新国标实施后,市面上不符合标准的电动车将被清理,经销商手上超标产品不能再售,这对电动车生产企业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台州市电动车行业协会会长王文庆说。

那么,出身“草根”的台州电动车行业在面对新国标,状况又是如何呢?

电动车产业“脱胎”于

踏板摩托车产业

台州电动车产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大都“脱胎”于踏板摩托车生产企业或零配件企业。

“台州电动车产业可以说是被逼出来的。当时,摩托车行业经过十几年的高速发展,市场饱和,外加人们对石油危机和环境恶化的担忧,很多城市开始实行‘限摩令’。那时,以新能源为动力的交通工具——电动车应运而生。”黄岩区经济信息化和科学技术局局长方崇辉说。

1997年,台州市迪鼠电动车有限公司研发了我国第一台电动车;随后,台州市新大洋机电有限公司突破了无刷电机技术,成为行业技术颠覆的里程碑;2000年,电动车产业的上市企业——北京新日控股创始人张崇舜,在黄岩设立工厂及产品研发中心。

台州电动车产业就此兴起

并前后历经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1997年至2003年

▲▲▲

当时,整车以台州迪鼠、狮龙为代表;电机以新大洋为代表;塑壳灯具以华日、星光、五星为代表;车架及其他配件应运而生,为台州电动车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二阶段

2003年至2011年

▲▲▲

台州、无锡、天津是我国电动自行车产业的三大生产基地,其中无锡、天津利用中心城市和京沪大通道的交通便利优势,快速超越台州,成为全国电动自行车最热的投资地和人才聚集地。

“此时,台州的弱点开始显露:城市之间的竞争,主要表现在人力、土地、物流资源的竞争,台州在以上各方面都欠缺,导致台州整车企业明显跟不上发展,台州企业纷纷出走。”王文庆说。

2004年,北京新日科技有限公司经过筛选,最终选择无锡为总部,后来无锡成为中国电动车企业总部聚集地;此时,台州新大洋机电也选择在山东临沂、天津静海设立工厂,为以后的知豆新能源汽车做铺垫。

直到2004年,中国·台州电动车及零配件展览会在黄岩华东汽摩城拉开帷幕,提升了台州企业的凝聚力,才极大推动了台州电动车在全国的知名度。

2010年,台州获评“中国电动自行车及零部件产业基地”。

第三阶段

2012年至2018年

▲▲▲

随着展会越办越红,台州又一次回到全国电动车产业的核心区。2013年,黄岩成功引进全国最大的电动车企业——爱玛科技,并扶持今日阳光新能源车业有限公司,从而引发全国各大企业纷纷来台州投资设厂,创造了台州电动车行业最辉煌时刻。

“标准”多次变动

台州企业损失惨重

台州电动车产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大都“脱胎”于踏板摩托车生产企业或零配件企业。

2019年,是电动车行业发展的分水岭。4月15日,新国标实施后,电动车行业面临重新洗牌。

“如果新国标顺利实施,意味着未来3-5年将淘汰、更换目前市场上2亿辆流通车辆,按照每台3000元售价计算,将会出现6000亿元市场大蛋糕。假如台州电动车企业能够抢占先机,取得1/3以上的市场份额,这就是台州又一个千亿产业集群,那么台州电动车行业将会重振辉煌,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王文庆说。

为了抓住这一机遇,台州电动车企业一直在认真研究“新国标”,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研发新国标电动车,期间由于“新国标”政策的不断调整,台州企业损失惨重。

“2018年1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国家标准报批稿,根据这一国家标准,我们研发了三款‘新国标’车,还未投入市场,就遇到了标准调整。2018年5月,‘标准’调整后,我们又重新研发了三大系列九款产品,哪知2019年3月25日,国家又对‘标准’进行补充,原先的产品又报废了。”台州市黄岩广环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杜祥迪苦笑道,单单投入“新国标”产品的研发费用,就损失了近2000多万元。

浙江爱玛车业科技有限公司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在今年3月25日之前,他们的整车配件供应商研发的模具就因标准多次变动,废了四五套,其中一款产品已经生产了2万套,但按现在的标准,过了6月25日都不能流入市场。

“原本想提前准备,赚取市场第一桶金,谁知标准调整,目前,我们仓库还剩下不少零配件,只能当废品处理。”浙江爱玛车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云峰告诉记者,让他们最烦恼的还是新产品申报周期太长,不能及时满足市场的需求,失去销售机会。

“我们之前上报的产品,已经两个多月了,还没审批下来,进度比较慢,市场早就等不及了,如果产品产品检测认证过程中某个环节出问题,我们又要重新做,耗费时间更长。”刘云峰说。

新国标过渡期即将到期,台州电动车行业面临了老国标产品不能生产和销售,“新国标”产品无法开发的窘境。

据了解,目前,仅黄岩在研发的新产品有100多套,按250万元/套的设计及模具投资计算,合计投资超过2.5亿元(不含其它新品研发),由于标准模糊,认证不受理,模具晾在机床上,企业损失很大。

迎难而上

杀出重围

“现在的‘新国标’属于简易款的电动自行车,对于天津和无锡来说是优势,我们虽属国内电动车三大生产基地,但台州板块已成为电摩的代名词,无论是整车产品还是配件,基本上是电摩标准。”王文庆说,从台州目前产品结构来看,必将导致大量电动车产品划入电摩领域,原来豪华版的优势,变成了现在的劣势。

记者了解到,目前台州大部分电动车生产企业都处在打样阶段,还未大规模开始生产新国标车。那么,已经生产出符合“新国标”电动车的企业,是否会抢到先机?

答案是否定的,如今市场上“新国标”车辆,远不及原来的旧款车受欢迎。

“消费者普遍喜欢豪华版、高配版的电动车,续航时间长,更舒适;而‘新国标’电动自行车速度被限制了,根本卖不动。‘新国标’虽是全国实施,但浙江省执行很严格,禁止生产‘旧国标’,这对台州来说更不利:‘非标’车其他地方依旧在生产,正抢占着台州原有的市场,而台州按‘新国标’生产的车,却很难打开市场。”台州市黄岩红运机车部件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妙根说。

市场如此艰难

台州电动车企业应该怎么办?

“按照‘新国标’要求,未来市场上剩下的将是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这三种类型。由于新国标对尺寸、重量等均作了严格规定,这样天津生产的简易电款动自行车优势比较明显,我们要与天津‘厮杀’,没有优势。所以,我们最好还是做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但是整车企业需要电摩资质,而消费者又需要比较严格的交通安全管理,比较艰难。我们的信心在于——利用台州多年深耕电摩的产业基础,依托原有的生产资质与技术,再创台州电动车行业的新辉煌。”杜祥迪认为。

蒋妙根说,这个时期台州的电动车企业不能观望,如果不迎难而上,现有的市场就会被其他地方企业“蚕食”掉。目前,台州中小型电动车企业处境比大企业更难,限于资金实力,不敢全面布局所有车型,只能将有限资金集中投资到某种类型的电动车,就跟“赌博”一样,一旦错了,满盘皆输。

对此,刘云峰告诉记者,他们不能“赌”,风险太大,所以他们现在是全面铺开,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这三种类型都在尝试。虽然解决了市场的问题,但研发费用也在成倍增长,给企业带来很大的负担。

期待台州电动车行业迎难而上,早日杀出重围!

■标杆人物

王文庆:台州电动车产业的

方向还是在电摩

Q:

面对新国标,台州电动车行业还会有优势吗?

A:

王文庆:台州作为中国电动车产业重要的产业基地之一,依托模具和塑料产业的传统优势,已经形成了电动车制造的产业集聚优势。

模具、塑料加工以及摩托车及汽摩配件产业是电动车产业主要的上游产业。而这三个行业是台州的优势产业,它们为电动车产业,特别是以电动车模具配件为主的零部件产业,提供了坚实的产业基础。

目前,台州电动车产业占据全国“五个第一”即塑料覆盖件产销全国第一、电摩类产销全国第一、电机电控产销全国第一、成套减震产销全国第一、整车零部件制造占有率全国第一。

Q:

台州电动车行业遇到“新国标”该如何应对?

A:

王文庆:2019年,是电动车产业发展的关键之年。按照目前台州电动车产业的情况,台州企业如果去天津“打拼”,优势并不大,而且企业外流意味着这个产业在台州将走向“消亡”,所以我们还是更偏向于借助原有的摩托车产业基础,朝电动摩托车发展。

由于这类产品的附加值更高,这也对我们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目前台州拥有电动摩托车生产资质的只有绿佳、立马、绿驹、爱玛、五星钻豹等少数企业,没有取得生产资质的企业需要更加努力。

Q:

台州电动车行业接下来该如何发展?

A:

王文庆:天津小刀、广东台玲都是后来出现的“黑马”,他们的发展特别快,相比之下,台州的立马、绿佳、五星钻豹等企业虽有增幅,但差距明显。可以说,“新国标”下,在国内市场,普通电动自行车我们竞争不过天津、无锡,但我们完全可以眼睛向外,加大产品研发和品牌投入力度,开拓国外市场。

为了台州电动车产业未来能更好的发展,我们必须要建立强大的台州产品团体标准,争取国家及行业标准的制订权、话语权,要有台州产业的影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

对此,我们将继续组织2019广交会电动车专业展,谋划2019在印度举办“台州好产品巡回展”,将台州电动车推向国内外市场,希望台州的产品能被更多人熟知和认可。

Q:

朝着电动摩托车方向发展,我们还需破解哪些问题?

A:

王文庆:“新国标”的制定是从产品的角度出发,如果我们要朝电动摩托车发展,之后我们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比如理顺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的管理方式,才是破解目前“新国标”电动车遇冷,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难上路的症结所在。

■记者手记

在困境中寻找出路

爱玛电动车的生产车间

在台州摩托车产业处于发展萎缩期时,台州电动车产业出现了。一开始,所有人都不看好电动车这个草根产业,但就是它为绿色出行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没有家用小汽车以及公交不健全的情况下,电动车的出现极大满足了老百姓的出行需求,在城市化和城镇化体系加快的过程中,为民众提供了一种简捷、省力、低成本的交通方式,这也是这个产业保持繁荣的重要基因。

如今“新国标”的出现,让台州电动车企业陷入迷茫。继而不少人悲观地认为,“新国标”的出现将加快台州电动车这个产业走向衰弱,最终这个草根产业会步上摩托车产业的后尘。

事实并非如此,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在问及台州电动车产业该何去何从时,不少企业家虽然损失惨重,但没有一个企业家表示自己会放弃这个产业。

“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台州的电动车产业不就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产业吗?”这句话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是的,台州企业家就是有这样不服输的精神,不作为,就不是他们了。

如今,台州电动车产业涉及到包括模具、化工、机电、烤漆等几十大类的原材料产业,包括工程设计、产品研发、零部件加工、仓储包装、物流等数以十万人计的就业问题,所以企业家身上的担子很重,但为了度过“新国标”带来的“寒冬”,台州企业家们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据黄岩区经济信息化和科学技术局最新数据显示,在经历了4、5月份断崖式下降之后,6月份当月产值下降幅度缩小到5%。而7月份,该区电动车行业当月产值同比增长23.3%,累计增长实现由负转正(2.2%)。

我们相信,在困境中调整产业发展方向,台州企业势必会探出一条适合本地产业特点的新路子!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沈海珠

The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