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王国:古代美洲人的奢华遗产

原标题:黄金王国:古代美洲人的奢华遗产

《文明》杂志

在古代美洲人的眼中,金的柔软、玉的光泽、羽毛的艳丽——这些由珍贵金属和其他因色彩和光泽而受人珍视的材质所锻造出的物件,并非是一种美的装饰,而是被创造者和使用者赋予了神圣权力的具体象征。

黄金王国

古代美洲人的奢华遗产

撰文/乔安娜·皮尔斯伯里(Joanne Pillsbury)

蒂莫西·帕茨(Timothy Potts)

金·里克特(Kim N. Richter)

供图/盖蒂博物馆

△ 雕刻了勇士造型的耳饰 公元640年~680年,莫希文化,金、绿松石和木。

在古代美洲,金属常常用来制作与宗教仪式和王权相关的物件,而很少单纯用来制作工具、武器和货币。金是其中最常使用的。不过,其他的材料更为珍贵。比如在奥梅克人和玛雅人那里,玉石就被视为最珍贵的,贵比黄金;而印加人和他们后来的继承者则盛赞羽毛和纺织品在其他材料之上。

这些物件穿越了遥远的时空,被多个世代传承,使它们成为不同地区、不同世代的思想意识得以体现的主要媒介。也因为承担着重要的意义,这些奢侈的物品在流传当中极易损坏和变形,得以流传至今的都是极致精品。

△ 克鲁斯德尔米拉哥罗纪念雕像 公元前1200年~公元前900年,奥尔梅克文化,玄武岩。

献给神和国王

古代美洲的奢侈艺术品以其材质稀有、具有象征性的图像、严格限于宗教和政治精英层使用而独具特色。一些贝壳和石头被认为是由神遗留、寄居或使用过的,将这样的物质转化成政权和宗教仪式的用品,就能借助神力。

金子也被认为与超自然的领域紧密相关。由于质地较软且易于锻造,大多数金子并不适合实用的目的。最早的金质物件主要是发现于强大君主墓葬中的装饰物。古代美洲人对金属有特别的感受,甚至在后来,当制铜的知识已经能够让人们制作出工具和武器时,金属仍然是社会地位、政治权力和宗教信仰最重要和最主要的象征物。

△ 雕刻有豹子和人形象的嘴部面具 公元前800年~公元前550年,Cupisnique 或Chavín文化,金。

在安第斯山中部地区, 大约于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200年间所发现的早期物件上所刻画的图像,向我们宣示了超自然世界的回响、富于幻想的怪兽和其他特别的存在。由于这些物件质地轻盈、易于运输,这些图像很快就传遍整个安第斯山地区,促进了物质和思想的交流。

宇宙的掌管者

公元200年至公元850年,陶瓷、纺织品尤其是金属手工艺品迅速发展,被学者们称为手工艺时代。同时,在秘鲁的沙漠海岸地带,几种文化兴盛起来,包括南部的纳斯卡和北部的莫希。

莫希文明由几个分享同样宗教和艺术传统的独立政治实体组成,他们在富饶的农业山谷地带建立了祭祀中心,开发了太平洋海岸的大量资源。有时,这些独立的社区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更大的政权;另一些时候,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崛起,为艺术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新灵感。

△ 编织有蜥蜴图案的披肩 公元400年~700年,纳斯卡文化,羽毛和棉花。

莫希艺术家使用金、银和铜制作宗教仪式用具和装饰品。他们在组合金属时特别富有创意,这些创意技巧取得了意想中的效果,其中的一些复杂技巧在同时代的欧洲还无人知晓。过去三十年的科学发掘揭示了这些艺术家的卓越成果,并弄清楚了他们在莫希国王的王权意识形态具象化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 葬礼面具 公元525年~550年,莫希文化,铜、镀铜、贝壳和紫色石头。

帝国的光辉

安第斯山地区的第一个帝国——瓦里帝国,在公元500年的后半期兴起,统治了广阔而多样的地区。帝国以今天秘鲁高地中部的Ayacucho为中心,建立了大约从南至北约1300公里的贸易网络,通过这条贸易网络,商队交换着诸如热带鸟的羽毛、海贝和骆驼绒等珍贵材料。在北部海岸,西坎人和之后的奇姆人在莫希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自己的艺术传统,他们所扩展的生产几乎达到了工业生产的水平。

△ 鱿鱼状额饰 公元300年~600年,莫希文化,金、孔雀石、贝壳。

印卡文明继承了这些早期文明的成就,将自己从一个位于Cusco地区的本地小型政治实体变成南半球最大的前现代帝国。通过惊人的扩张,印卡帝国囊括了南美洲西部的大部分地区,大约有4200公里长,从圣地亚哥、智利到现在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之间的边界处。印卡王国对于疆界控制极严,通过小心地控制宗教仪式和经济实践,为帝国制造了全新而大胆的视觉形象。Atahualpa作为最后的印卡国王之一,深陷国内战争的泥潭;1532年,西班牙人弗朗西斯卡·皮萨罗和他的小型舰队到达Cajamarca的时候,更是给整个帝国致命一击。

△ 皇室披肩 大约为公元1530年,印卡文化,骆驼毛线、棉纱、自然染色。

大海之间的土地

1502年,哥伦布第四次航行将他带到了中美洲的海岸,后来这片地方被叫做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意思为“富饶的海岸”。现在的哥伦比亚、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的部分地区后来成为一个新型的政治实体所在,它促进了更为深广和富有创意的金属制作传统的繁荣。

△ 美洲虎造型的海贝壳粉容器 公元前100年~公元800年,卡利玛-约托克文化,金、铂金。

此地区的居民与16世纪的欧洲人对于金属及其用途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在古代哥伦比亚和中美洲地区,金是与神圣权力有关的象征系统的一个部分。几个世代以来,金子都是用来制成祭祀的雕像或者政治和宗教领袖的标识。

这些区域和更遥远的中美洲北部之间一直存在着活跃的贸易网络,从中美洲北部到墨西哥北部也延伸出同种类型的文化。由玉石制成的仪式性用斧(玉石是中南美洲最为珍贵的材料)通过贸易进入哥斯达黎加地区,哥斯达黎加地区的艺术家则把它加工成了吊饰。他们会将一把玉斧分成两块、四块或者六块,以此拓展神圣的力量。

△ 饰坠 公元前1世纪~公元700年,托里玛文化,金。

奇琴伊察的神圣溶井

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奇琴伊察是一座伟大的玛雅城市和仪式中心,吸引着整个中美洲的朝圣者。此处的地下水腐蚀石灰基岩形成溶井——一种装满水的大型溶坑,几个世纪以来都是玛雅人举行神圣仪式的中心。在玛雅人的宇宙观中,溶井是人间和地下世界之间的入口,玛雅人称之为“缺口”。玛雅人常在此地贡献祭品,申述自己的祈愿。

△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奇琴伊察地区的溶井,这是一种由地下水腐蚀石灰基岩形成的大型溶坑,几个世纪以来都是玛雅人举行神圣仪式的中心。

20世纪, 在对溶井进行的清淤和考古活动中,发现了人类的遗迹和上百件文物,既有简单的木质雕塑又有皇家标识。这些祭品,由当地玛雅人和来自更为遥远地区的艺术家制作:有来自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地区的金铃和雕像,也有来自玛雅王国热带雨林地区危地马拉和墨西哥恰帕斯地区的玉石装饰。很多这样的物品都被作为献祭品而有意地打碎、破损或焚烧。

△ 羽蛇神面具 公元800年~公元1100年,玛雅文化,金。

玉之森林

中美洲的统治者对玉石和其他绿色石头的珍视超越于其他奢侈品之上。玉石碧绿的颜色和温润的光泽象征着农业的丰收,像极了玉米的嫩芽破土而出的勃勃生机,而玉米正是该地区的主食。在公元前第一个千年,奥梅克人在他们的祭祀中心埋葬了大量的绿色石头作为祭品。为了声明自己的神圣地位,后来的玛雅国王和王后都用珍贵的材料装饰自己的身体,其中就包括玉石珠宝。珠宝雕刻师将复杂的神话主题、象形文字和神的形象刻画在这些精英所使用的标识之上。玉极难获得,因而分外珍贵,玛雅人会重新使用和雕刻已经传承下来的玉器,包括古代奥梅克人的玉器,因而有的玉器就像传家宝一样经过几个世代传递下来。

△ 面具 公元前900年~公元前400年,奥尔梅克文化,玉石。

玛雅人的精致玉器并不只见于装饰品,它们的身影还现于石头雕刻的纪念碑、壁画和有彩绘的陶器之上。这些形象将古代玛雅人的宫廷生活栩栩如生地展示在世人面前,我们可以看到精英们所穿戴的由玉石和其他珍贵材料诸如羽毛、贝壳、骨头和纺织品作为装饰的服装。玛雅统治者将物品作为礼物,分送给同族的人,以作笼络。这些珍贵的物件,后来大多都成了拥有者的陪葬品。

△ 国王胸饰 玛雅文化,危地马拉的提卡遗址,玉石(左图)。皇家腰带饰品 公元400年~500年,玛雅文化,玉石(右图)。

△ Zouche-Nuttall手抄本的第26页 公元1450年,米斯特克文化。

光芒四射的国王

在公元9世纪,伟大的古典文明衰退之后,持续增长的人口和政治不稳定,导致新的后古典王国和城市的出现,其中的一些新崛起地区甚至可以和早期文明的辉煌相媲美。长距离的贸易路线打开了那些很少有人涉足的区域,大量的异国货物、珍贵的材料和奢侈的物品作为礼物和战利品在精英阶层之间交换。新的原材料和新技艺被引进,比如来自现在的美国西南部的绿松石,还有来自美洲南部和中部的冶铁技术,从而刺激了后来几个世纪的艺术创新。

△ 吐出长舌的蛇形唇饰 阿兹特克文化,公元1300年~1521年,金。

14世纪,来自北方的少数民族墨西加人迁移到墨西哥中部,在德斯科科湖的岛上建立自己的领地。出身低微的墨西加人很快通过军事胜利和有策略的政治联姻迅速崛起。

以Tenochtitlan(今天的墨西哥城)为首都,墨西加人与周边的两个邻近城市结成政治联盟,一起建立了阿兹特克帝国(也叫做三角联盟),控制了中南美洲的大部分领土。但帝国随着西班牙人在1521年占领Tenochtitlan而解体。

△ 面具 公元1200年~1521年,米斯特克文化,绿松石、木头、珍珠母、贝壳。

△ 胸饰 公元900年~1521年,瓦斯泰克文化,贝壳。

献给新的神和国王

16世纪,阿兹克特王国、印卡王国和其他一系列国王的财富都被欧洲人占有和转移到欧洲,特别是西班牙人。基督教传教士也来到美洲,热诚地传递上帝的福音。

墨西加人惊讶于西班牙人对黄金的痴迷,并深感困惑,因为在他们眼中,玉石、绿松石、贝壳、羽毛和纺织品才是更为珍贵的物品。相比之下,西班牙人很高兴用绿色玻璃珠来交换黄金制品,因为黄金融化后易于储藏和运输。

△ 西班牙人的到来,使美洲文化与基督教文化融合,产生了新的文化形态。美洲人身着具有西班牙特点的服饰,同时佩戴美洲人的传统金饰,1599年,布面油画。

但是本地的艺术家很快适应了新的殖民语言,并继续自己的传统艺术实践。两种传统和信仰的结合特别突出地表现在教会学校当中,在那里,本土艺术家用羽毛镶嵌工艺来创作基督的图像和相关的手工艺品。

很快,美洲成为全球商品交易的中心,来自亚洲和欧洲的异域货品、艺术知识与本土的传统联合交织在一起,开创出新的文化样态。

△ 美洲传统毛织品上出现了基督的图案。

>>> End <<<

本文原刊载于《文明》2018.03月刊

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官方微信公众号,专注于提供拉美历史和现实的深度阅读,挖掘拉美资讯背后的理性分析,致力于了解拉美、研究拉美、传播拉美,助力中拉关系可持续发展。

投稿荐文:欢迎将原创作品或已刊优秀文章投荐给我们。荐稿最好已获原刊或作者转载许可,或帮助提供联系方式。

加入我们:欢迎加入CECLA的作者、运营或活动团队,让我们交流、分享、共同成长——你我他和CECLA。

反馈讨论:欢迎您的任何意见,鼓励或批评,请直接留言或写信。联系方式:latinsights@163.com。

阅读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