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安基金:净利润下滑63% 曾踩雷违约债券 规模上演“过山车”

原标题:诺安基金:净利润下滑63% 曾踩雷违约债券 规模上演“过山车”

近日,大恒科技(SH.600288)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其旗下持股20%的诺安基金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0,203.04万元和1,855.64万元,同比分别减少22.94%和63.38%。

该半年报还称,诺安基金由于旗下投资公司投资收益减少较多且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下降明显等原因,造成2019年上半年利润大幅减少。

成立于2003年的诺安基金,在同年成立的基金公司中,相比广发基金、兴全基金等业绩表现并不算突出,近两年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更有下滑趋势。早年间常因股东更替、基金经理出走受到市场关注;近年则相对十分低调,尽管股东方之一为赫赫有名的“泽熙系”大恒科技,却少有人注意。

随着公募基金股东方半年报的陆续披露,诺安基金等基金公司2019年“中考”成绩逐渐浮出水面。

固收类产品占比超八成 曾踩雷丹东港违约债券

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截至2019年8月14日,诺安基金共管理81只基金,资产总规模为1077.14亿元,固收类基金和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分别为883.45亿元、193.69亿元,占比分别为82%和18%。

诺安基金曾于2016年二季度突破千亿元规模,仅半年后形势逆转。2017年之后,管理规模始终徘徊在七八百亿元左右,更在2018年二季度跌至718.65亿元,相比历史高点,缩水近四分之一。直到2018年三季度,诺安基金的管理规模才逐渐上升。

值得关注的是,诺安基金在2018年二季度资产缩水,或受到踩雷违约债券影响。

2018年债券市场爆雷频出,诺安基金未能幸免,旗下诺安聚利A(000736)和诺安聚利C(000737)踩雷债券15丹东港MTN001。根据Wind数据,丹东港集团自2017年10亿中期票据违约后,债务问题相继引爆,15丹东港PPN001、16丹港01、16丹港02、15丹东港MTN001、15丹东港MTN1、15丹东港PPN002,接连炸雷,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金金额近80亿元,而丹东港集团的实控人王文良则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目前丹东港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诺安聚利2019年2季度报告称,现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受理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基金管理人已按照破产管理人的要求完成了本基金持有的“15丹东港MTN001”债权申报,本基金管理人后续将继续采取防范风险的措施,积极努力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并就后续事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3日,诺安聚利A和诺安聚利C的规模分别为0.30亿元和0.16亿元。事实上,在其产品历史上,诺安聚利A的规模曾于2017年一季度高达47.17亿元,但一年多后仅剩下1.04亿元。从产品表现来看,近1月,近3月,近6月,近1年,近2年,近3年的收益率分别为0.83%,1.50%,2.27%,7.33%,11.98%,13.28%,多数情况下跑赢沪深300。

尽管在同类产品排名上,诺安聚利A表现相对较优,但仍未改变2019年以来被不断赎回的窘况。如今,其规模更是跌破清盘线,面临清仓的可能。《诺安聚利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2019年第2季度报告》称,报告期内,本基金出现单一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比例达到或者超过20%的情形,敬请投资者留意可能由此产生的包括但不限于大额赎回可能引发的净值波动风险、基金流动性风险等风险事项。

与此同时,2019年上半年,诺安基金先后已有三位基金经理离职。

2019年1月,刘红辉和盛震山离职。盛震山所管理的基金分别为诺安积极配置混合A(006007)、诺安积极配置混合C(006008)和诺安优化配置混合(006025)。诺安积极配置混合于2018年7月27日成立,诺安优化配置混合于2018年9月20日成立,而盛震山于2019年1月22日离职,即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基金经理却先“撂挑子”离职。

2019年3月,周冬离职。公开资料显示,周冬于2017年7月加入诺安基金,2017年12月12日起,管理诺安利鑫灵活配置混合(002137),一直到2019年3月离职。其任期内该基金回报率为19.43%,且不断遭遇赎回,资产规模持续走低。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2017年12月11日,该基金规模规模为6.10亿元,截至2018年年底,仅剩下1.31亿元。

调头难资产管理规模坐“过山车”

诺安基金公司成立于2003年12月,之后2004年开始发行产品。成立之初,诺安基金主要发行的产品为混合型基金和货币型基金。其后四年时间内,诺安基金资产规模犹如过山车一般,让一众投资者大跌眼镜。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05年年底,诺安基金的资产规模为47.6亿元;2006年年底总规模攀升至126.64亿元;2007年年底,其管理规模更是达到758.83亿元。三年急速扩张之后,2008年年底,其规模又回到332.2亿元。

如此快速扩张背后,有大比例分红的刺激因素。诺安基金2007年基金分红信息显示,诺安平衡累计3次大比例分红,每10份基金份额共分19.75元;诺安股票基金累计2次大比例分红,每10份基金份额共分17.59元;诺安价值连续2次大比例分红,每10份基金份额共分9.45元。

尽管规模快速扩张,但接下来的基金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年底,其基金份额为605.99亿份,而2008年年底份额为531.66亿份,赎回74.33亿份,但资产规模却缩水超过一半。也就是说,资产规模的大幅缩水,大部分原因是由于产品净值下跌所致。

北京某公募从业人员告诉记者,管理的规模越大,基金公司收取的管理费就越多,肯定就越乐见其成。但是规模增长起来后,原来基金经理的管理水平能不能跟上,是两码事。一些基金虽然靠着一些方法,募集到很大规模,但很可能因为管理不善而导致净值大幅下跌。

在进军权益投资道路不顺之后,诺安基金于2013年开始发力固收类产品,并实现快速增长。债券型基金的资产规模从2012年的27.11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88.23亿元,其后又遭遇大幅缩水,2017年年底为33.11亿元,缩水超过60%;而2018年年底则又增长至269.28亿元,规模又翻了7倍。但在2019年二季度,基金规模又小幅回跌。

显然,诺安基金在转向固收类产品后,却因踩雷违约债券,导致上述提及的诺安聚利A和诺安聚利C规模跌破清盘线。

诺安基金货币型基金的资产规模亦高歌猛进,从2012年年底的23亿元,增长至2018年年底的648.07亿元,其在2016年年底曾遭遇骤减,同比下跌22.2%。

不难看出,诺安基金在其发展道路上,管理规模不时上演“过山车”。北京另一基金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一般业绩出现过山车的情况可能是碰上了市场的周期性波动,业绩规模上升之后,遭遇市场剧烈波动。如果投研再不到位,会出现业绩大幅缩水的情况。

巧合的是,这些业绩转变的关键节点,2007年和2012年,也曾是诺安基金股东方变动的年份。

成立之初,诺安基金的三大股东方分别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外贸信托”)、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新纪元”)和北京中关村科学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学城建设”)。

天眼查显示,2007年7月,诺安基金迎来第一次股权变更,变更后,中国新纪元将其持有的40%的股权转让给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捷隆”)。2012年2月,科学城建设将20%的股份转让至大恒科技。

2019年8月15日,就基金规模出现“过山车”、基金经理出现建仓期未满就离职、踩雷丹东港债券等问题,记者多次询问诺安基金有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时间,对方并无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