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哪吒》如何化“腐”为神奇

原标题:《陈情令》《哪吒》如何化“腐”为神奇

作者 /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藕饼还是饼渣?是土银还是银土?是贱炸还是炸贱?”

刘悦一连串轰炸式的提问下,让人有些措手不及。这些CP到底是谁?前后选项有什么区别?为什么隐隐感觉这些问题和“粽子是枣儿的还是肉的”“豆花是甜的还是咸的”一样是一个区分“敌我”的陷阱式问题。

这些由问题衍生出的新问题,让人不得不意识到,经过近20年的发展“耽美”早就成为一个有体系的圈子。

80后的刘悦算得上国内第一批“腐女”,初中翻过学校附近小书屋最深处《灌篮高手》的同人,2005年因耽美日漫《loveless》入坑后,从此BG( Boy & Girl Love)是路人。资深腐女的她,却对从耽美小说改编至电视剧的“改编新风口”不以为然:“为腐而腐,没什么意思。”

8月18日零点刚过,《哪吒之魔童降世》累计票房正式突破40亿元,成为中国影史上第4部票房超40亿元的影片,其中“藕饼还是饼渣”这一问题便来自这部动画电影。

8月14日晚,《陈情令》迎来大结局,宣告正式收官,豆瓣评分7.9分,获得近50万评论,成历史上评分人数最多的剧集。据了解,其数字专辑大约卖出了1200万,而腾讯更是借着《陈情令》的大结局,一夜吸金超7800万。而这部剧便是由耽美小说《魔道祖师》改编而来。

近几年,接连几部被网友贴上“社会主义兄弟情”标签的作品,以超乎寻常的“攻击力”迅速俘获大量观众,在口碑、票房、数据多个方面刷新了记录。从《琅琊榜》被擦边球,到《上瘾》《镇魂》的试水成功,再到《陈情令》《默读》《鬓边不是海棠红》批量来袭,播种了20余年的耽美正迎来它的秋收时刻

1.一入耽美深似海

回忆起来,学校附近的小书店布置得大同小异。

一进门最显眼的位置基本是古龙、金庸的武侠小说,接着是《名侦探柯南》《灌篮高手》《水果篮子》《花样男子》这些比较热门的日本漫画。胆儿大的老板会将同人、耽美漫画放在书屋的角落深处,胆儿小的只有熟悉的顾客来问了,才会从柜子里掏出来。

“看个耽美,经常搞得做地下党似的,就差接头暗号了。还有这些漫画、小说,现在来看,大多都是盗版的,纸张都特别糙,翻译也经常出问题。当时电视台在播《灌篮高手》,第一本接触到的耽美就是它的同人。”时隔近20年,刘悦对第一次接触到同人和耽美作品的场景依旧记忆犹新。

严格意义上算起来,刘悦不算是国内第一批“腐女”。

“腐女”一词源自日语,是由其同音的“腐女子”( ふじょし,fujoshi) 转化而来,“腐”在日文中是“无药可救”的意思,“腐女”是专指对于男男爱情——对BL( Boys Love) 作品情有独钟的女性

与BL概念类似的,还有“耽美”。

耽美这个词缘起于1980年代后期的日本,漫画界出现以男男恋爱为卖点的作品,深受女性读者喜爱。1994年左右,被誉为中国耽美文化的启蒙教科书的《绝爱-1989》传入我国,由此催生了一批耽美爱好者。

1997年,我国许多漫画书屋引进了首批盗版的日本耽美漫画和小说,腐女可通过阅读耽美小说来接触耽美文化。直至1999年,我国耽美的发展进入高潮:第一本耽美月刊《耽美季节》出刊,其中详细介绍了耽美漫画及小说,月刊《最爱》和《耽美别册》也随之发行。90年代初至90年代末,在国内耽美作品的传播媒介主要是漫画、小说、杂志三种。

十几岁的刘悦与《灌篮高手》同人作品第一次接触,便在这个阶段。

《论中国动漫群落及发展现状》一文中提到:20 世纪 90 年代,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天津、济南、成都这样的大城市或者中等、较发达城市和城镇里,二渠道的书商们将盗版自日本的漫画书运送到一家家小书店或者小书摊,时年十几岁或者十岁以下的孩子就是这里的常客。

“当时在书店的最下排角落里看到一本写着《灌篮高手》的漫画,以为是动漫的后续,想看看流川枫最后是不是出车祸了,到底有没有死。于是,就打开漫画看了,嗯……”说到这里刘悦略显为难地停顿了会,挣扎后告诉我们,“那个时候接受不了同人也不知道什么是同人。在书店翻开那本《灌篮高手》的时候,眼睛都快瞎了……后来才知道,那是流川枫和仙道的同人作品。

(《灌篮高手》同人)

同人是指作品爱好者在原作或原型上进行再创作的活动及其产物,但同人并不等同于耽美。腐女是指喜爱耽美,热衷男男爱情的女性,腐女可以是同人女,但同人女不一定爱好耽美。

这么看来,刘悦和耽美圈的缘分不浅,那本让她感到“眼睛都快瞎了”《灌篮高手》是同人也是耽美,“大概2005年之后吧,开始正式入坑,同学中也有一两个同道中人,大家会互相借一些这类的漫画,也会有简单的讨论。但是不太会和身边其他的朋友同学说耽美,在大家眼中这些东西有些‘变态’。

2.插上互联网这对翅膀

如今来看,刘悦不曾想到曾经被视为异类的耽美作品和腐女亚文化,通过改编能大摇大摆地走上银幕。

“腐女”这重身份,从拿不上台面的小圈子,到如今影视剧或大摇大摆、或刻意打擦边球,只为博腐女一(姨母)笑,社会地位可谓是突飞猛进。但刘悦依旧选择别人不问自己绝对不主动提及,毕竟身边也还有不少无法接受耽美的同龄人。

但,这对青岑(化名)来说并不是问题。95后的青岑,他们这代人的成长几乎与耽美文化同步,加上互联网的“加持”,社会早已接受这些——“腐女”这个圈子,与“饭圈”、篮球圈、二次元等带有文化属性的圈子没什么区别。

“我不会主动和身边的人聊起腐女、耽美、同人这类话题,但并不是怕身边的人会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就是觉得他们也不懂,聊不出个所以然来。”青岑话题一转,“之前可能会存在会被人当成异类的现象,但现在大环境变了,大家的接受度高多了。”

青岑指的“大环境”和互联网密切相关。

1998年,我国最早且最具影响力的耽美网站桑桑学院正式创建。2005年,我国开始有了视频网站,随之出现了耽美MV作品。随后,“露西弗俱乐部”“星期五论坛”“墨音阁”等纯粹的耽美论坛出现。受限于版权问题,腐女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开始走上原创耽美作品之路——中国大陆第一代本土耽美作者、耽美画手和耽美广播剧制作者应运而生。

随后,论坛上还出现了小说下载点,腐女们可以在站点上下载和传播耽美小说,还可以上传自己创作的耽美作品,晋江、起点等小说网站成为耽美小说作者和腐女的聚集地。

懵懵懂懂地发展了5年后,腐女文化彻底走向社会大众。

2010年,互联网圈内并不寻常:BAT格局已定,3Q大战,微博成门户标配,安卓崛起,年末优酷、土豆、当当集中上市潮,团购元年、千团大战。

老话说得好——腐眼看人基。与在视频网站成熟、广场式社交平台微博火爆、移动互联网兴起这些背景下,影视作品中的一个眼神、一句台词、一帧画面足以成为一群人的狂欢。

2010年12月,《让子弹飞》上映。片中假汤师爷(葛优饰)坐在床上,问正在宽衣解带、露出胸肌的麻匪头目张麻子(姜文饰)说: “你是要杀我,还是要睡我?”

(《让子弹飞》电影截图)

影院的观众,听到汤师爷这句一本正经的台词哄堂大笑。

当然,2010年最强的年度CP绝对不是张麻子和汤师爷。2010年BBC播出了由小说改编的《神探夏洛克》,吸引了无数“腐女”的关注。剧中把由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饰演的夏洛克和马丁·弗瑞曼饰演的华生打造成了一对充满“基情”的搭档,不仅在剧中,他们在该剧的宣传中也是极尽暧昧。

“腐”成为影视作品宣传营销的重要方式。后期,漫威宇宙系列、哈利波特系列、神奇动物系列在造势阶段,都会选择“腐”文化属性的内容,利用跨媒介方式进行前期的营销和宣传。

(《神探夏洛克》带有“腐”暗示的海报)

也是在这个阶段,由日本发源的“腐文化”大规模蔓延:凭借《神探夏洛克》《哈利·波特》《IT 狂人》等作品,英国被网友授予“大腐之国”的称号,而美国凭借《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绝命毒师》等作品,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国内的“腐文化”开始创造了一套包括特有语言、媒介等方面的体系。如刘悦三连环提问“藕饼还是饼渣?是土银还是银土?是贱炸还是炸贱?”。

藕饼还是饼渣,这两对CP都来自《哪吒之魔童降世》,同时这两对CP涉及到的人都是哪吒和敖丙【藕(哪吒)饼(敖丙),饼(敖丙)渣(哪吒)】。但对腐女来说,“嗑”哪对是事关“信仰”般存在。

《我国电视剧耽美化现象研究》一文中提到:CP中将有恋爱关系的两个角色写作“角色A X角色B”,“X”前面的角色A称为小攻,即恋爱关系中的主动方,“X”后面的角色B为小受,即恋爱关系中的被动方,可缩写为“AB”,因此CP中的AB和BA,将演绎出截然不同的故事。如《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和敖丙组成的“藕饼”CP和“饼渣”CP,这表示二人CP关系中的攻受的不同。

在微博分享同人漫画,在视频网站分享二次创作剪辑的同人视频,去贴吧找到同类兴趣爱好者交流,“腐女”从边缘走向台前,并具备了一定的话语权。

3.腐就是用来卖的

腐女粉丝群体是所有粉丝群体中传播能力最强的,商家们早就知晓,得腐女者得天下。常常有人告诉我,腐女群体其实很小,无需重视,但我却知道,腐女的群体绝对不可能小,她们处在非常可怕的行业地位,不是微博自媒体传播关键点,就是媒体人。”因作品《盗墓笔记》“卖腐”而受益匪浅的南派三叔,曾经在接受采访时着重提到了腐女经济。

卖腐和耽美不同,卖腐也叫卖基情、卖基,是指出现在动漫和影视作品中,男性与男性之间不涉及繁殖的恋爱感情等断背话题为炒作点吸引和迎合观众的行为。

实际上,耽美作品已经形成了一条叫成熟的产业链,而常规理解的动漫和影视作品中的基于流量和宣传的“卖腐”行为,只是其中一环。

大学刚毕业的青岑,因耽美小说《撒野》入坑后,去年是镇魂女孩,今年陈情令女孩,快乐得不亦乐乎。除了追剧外,耽美题材的小说、漫画、广播剧等载体青岑都会去找找有没有想看的,这些大部分都是付费模式。

“你在微博上搜‘BL推文’类似的关键词,就会出现好多专职运营推文的号,这些小说一开始是免费的,但是进入到关键情节时,就会提醒你充值。”边说青岑边拿出手机打开微博演示,“你看这些图片+大段文字的,基本都是专职的,要不然哪个读者这么闲,天天发这些。”

不过,青岑在小说一项上花费并不多:“你知道么,我现在工作中上天入地的搜索能力,都是这几年找免费资源练出来的。在这方面花钱最多的主要还是有声小说和广播剧方面。”

据iiMedia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在线音频用户规模约4.25亿人,同比增速达22.1%,相较于移动视频及移动阅读行业增涨率较为明显。

数据还显示,2018年,有声书、电台、直播位列用户喜爱收听内容的前三甲,其中有声书占比56.5%,优势明显。

青岑常去B站等二次元聚集地搜索此类小说的视频或音频,“在B站上很多有声小说也还是收费的,它会让你先试听一会,然后再听就会跳转到一款叫‘猫耳FM’的APP上。不过下载后,也还是收费的,需要充值。”

在青岑的指导下,试着在B站搜了下她一直提到的小说《撒野》。

“撒野”关键词下,首条内容便是“猫耳FM出品,青春校园广播剧《撒野》”的链接。点击进入后便可看到“免费试听”以及下方的猫耳FM下载提示。下载了猫耳FM后,发现除了常规的QQ、微博和微信登陆方式外,B站的入口较为显眼。

这样相互深度导流的设置,原因在于B站和猫耳FM本就是一家。

(数据来源:企查查)

企查查显示,“猫耳FM”由北京喵斯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其中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控股66.47%。而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便是B站的运营方。

(数据来源:企查查)

从北京喵斯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历年的融资情况看来,与B站有据可查的结缘始于2014年。企查查显示,2014年7月1日,北京喵斯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MissEvan(M站)获得陈睿的500万元天使投资。

作为普通用户的青岑并不清楚猫耳FM和B站之间的关系,“B站上的可能会有删减,猫耳FM上的比较全。我喜欢的《撒野》,还有之前已经改编成热播剧的《镇魂》《上瘾》,这次的《魔道祖师》,和正在翻拍的《默读》《鬓边不是海棠红》,上边都有。”

事实上,听一季付费的广播剧并不便宜。

以《魔道祖师第三季》为例,收听一季的内容需要支付399钻石。而6元可购买60钻石、18元可购买180钻石,兑换比例为1:10。也就是收听一季的内容为39.9元。

常规视频网站一个月的会员费用在12元上下,也就是说收听一季指定内容的广播剧,大约是隔壁视频网站的一季度(3个月)会员费。已经完结的《魔道祖师第二季》中显示,目前已有5450.4万次播放。

而这一数据与iiMediaResearch报告中,关于平台付费情况数据一致。数据显示,2018年有47.3%的用户付费购买过内容,38.7%的用户付费购买了会员。

对此,艾媒咨询的分析师认为,随着用户对优质内容需求的日益提升,付费意识也在不断增强。

从小说(漫画)到广播剧再到影视剧,耽美作品与言情、仙侠等作品一样,正式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

4.又一场狂欢

刘悦作为一个入坑20多年资深腐女,可能相应的阈值比较高,所以才会讲出那句“为腐而腐,没什么意思。”

对青岑这样的新入坑者来说,影视作品公然卖腐、发糖的商业行为没有什么反感,甚至还会主动承担起刷话题、出同人作品等任务,完全沉浸其中,“我喜欢这类作品,除了更为浪漫的纯爱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推理。这类小说中,有很多推理作品,本格推理、社会派推理都会有,单纯作为推理小说来看都很过瘾。”

但,无论是资深腐女还是新入坑者,她们同属于能接受卖腐和耽美文化的一类。事实上,对此类作品无法接受或无感的“直女”和“直男”所占比重会更高。

(《陈情令》海报)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随机采访了数十位80、90后,询问对《陈情令》《琅琊榜》这类卖腐的影视剧和耽美文化的看法。

“这类剧一般吧,男性角色的太多,没有女主角,带入不进去,不爱看。”

“嗯,主要看剧情走向,比如对《陈情令》无感,压根就没看过,但是《琅琊榜》就是我的本命。看过不下5遍,尤其是梅长苏在雪地里和靖王的那场戏,绝了!”

“我觉得接受这类作品的群体可以分为两部分吧:一是契合了背后的价值观,比如性取向的这类人,对这种爱情比较能接受;第二就是现在比较普遍的,看脸、看颜值,如果剧中人物符合自己的审美,那就会支持,一旦不符合审美,理解故事的角度、观念都会颠倒过来。我属于第一类。”

相对女生较为统一的出发点,男生看这类“腐剧”的原因和角度差异比较大。

“会看吧,不看怎么和女生聊天?”

“我不知道女生怎么看的,但对我这类长期逛虎扑的‘直男’来说,看到屏幕中两个男的眉来眼去,真的受不了,甚至觉得恶心。”

“说实话,如果没有网上女生的解读,对我来说这些剧看起来和普通的剧没什么区别啊。”

截止目前,微博话题#男生看陈情令#中,目前累计3.1亿阅读、8.3万讨论。这些数据中,支持的声音、反对的声音都掺杂其中。

(编剧汪海林与网友互动截图)

这一现象与多年前“流量偶像”成为影视剧标配十分相似。

《上海堡垒》从上映至今差评不断,豆瓣评分不断刷新下限,算得上票房、口碑集体崩坏。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上映10天,《上海堡垒》累计票房仅为1.21亿元,豆瓣评分仅为3.2分(其中1星占比为62.1%),淘票票评分为5.9分,猫眼口碑评分为5.8分。

(《上海堡垒》剧照)

近期滕华弢导演接受采访时称,电影用错了鹿晗。一度作为流量的代名词的鹿晗,这次《上海堡垒》的折戟,是否代表着“流量偶像加持票房”这一神话破灭的开始?

一边是《上海堡垒》的溃败,一边是《陈情令》的大获全胜,市场和观众早就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安排的明明白白。有行业分析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剧本到特效再到选角都有一定的问题。电影拍摄需要一定的周期,几年前,没人会预估到影片做成这样会赔本,当时也不必追求极致,但几年的时间,市场和观众发生了改变,这是《上海堡垒》失败的原因。

而现在,那些接受的、不接受的、支持的、谩骂的、嘲讽的,不论持什么观点,只要加入都将成为又一场狂欢的助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参考
《论当前影视剧中“腐女”亚文化的盛行》
《我国电视剧耽美化现象研究》
《论中国动漫群落及发展现状》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