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再次刷屏,新能源车企下半程拼的是什么?

原标题:蔚来再次刷屏,新能源车企下半程拼的是什么?

近来,蔚来又成为行业热点,“由于金句太多,最近不怎么敢说话”的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没有让人失望,他在参加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与寰球汽车联合举办了主题为“用户满意背后的淘汰赛”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论坛时表示:

“用户满意背后的淘汰赛,这两个关键点都很重要,一个是用户满意,我觉得补贴退坡了以后,好的用户体验,好的电动汽车的满意度是新势力老势力能够真正的去赢得消费者青睐的很重要的事情,并且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事情。

另外一个是淘汰赛,今年年初,我在蔚来内部发了一封信,从今年开始我们进入到资格赛阶段,车造出来了其实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把用户服务好,能不能赢得参与未来竞争的资格,这个是更重要的。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去看这个主题,满意背后的淘汰赛,我觉得对整个行业非常有启发。”

本来这段“以用户为主心”的发言放在论坛的主题下,并没有太多值得争议的地方,但也许上天“眷顾”蔚来和李斌,一定要将他打造成“营销咖”,将蔚来送上汪峰永远上不去的头条。就在李斌说完这番话的一天之后,一篇题为《离开蔚来的年轻人》成为刷屏的爆文。

在这篇网红文中,离开蔚来的年轻人表达的一个观点就是,蔚来的车造得不好,但服务是真的好。

文中写到:“蔚来有一句话叫傻傻地对用户好,落到执行层面更夸张。在上海中心开家高大上的店,结果去店里最多的是吹空调的大爷大妈。办活动特别舍得花钱,以至于用户觉得你们是不是傻,又送这个又送那个。问题在于,这些活动看上去很热闹,但对核心业务汽车销售没有实质帮助。”

“要不是因为车烂,蔚来真是有机会的。”这位30岁,在蔚来工作了两年,经历了蔚来每年发放国外旅游基金,到国内旅游基金,再到取消旅游基金,最终从蔚来又跳到了另外一家造车新势力的年轻人表示,“造车新势力里,我个人看好的一家都没有。”

这篇不是“黑蔚来”也不是“黑年轻人”,只是以口述方式客观展现了造车新势力离职员工的心路历程的文章在引发激烈讨论的同时,还提出了另外一个更深层出的思考:造车新势力的下半场,到底拼的是什么?

用户思维如何兼顾成本?

无论是李斌,还是离开的年轻人,他们共同的观点是,蔚来对用户很好。从“顾客就是上帝”到“以用户为中心”,从传统销售到互联网时代,将消费者放在首位的思路没有变化。但喊口号的企业多,能做到的企业少,蔚来正是其中之一。

但一直以来,蔚来对顾客的好确实伴随争议。李斌自己也提到,蔚来会在一些充电桩没有办法安装的地方,比如说西藏、内蒙、新疆、青海等地用烧柴油移动充电车去保障服务。在蔚来看来,这是在为“加电怎么像加油一样方便”而努力,但有人会拿这个算电耗油耗。

这个例子也许很好的诠释了蔚来“傻傻的对用户好”。李斌对此的解释是,“我们2亿多公里里面用我们这种保障型的移动充电车服务的比例其实大概不到千分之五,所以大家很多的时候我们其实也反应今天对电动车的一个误解,经常是以偏概全,拿一个点去否定整个的行业。”

需要指出的是,没有人否认蔚来对用户好是错误的,大家质疑的是,蔚来对用户好的成本太高了,是不可持续的。

有媒体就写到,“蔚来的服务成本,一是产品端,二是使用端,三是维保端,四是社交端。这些服务成本构成了交易成本的大头,车子的价钱就不可能便宜。造车新势力的下半场拼的其实是交易成本,这点是要向传统车企靠拢的。”

这家媒体给出了丰田作为榜样,“像皮实耐用的丰田,跟消费者基本上一锤子买卖,互不打扰,车主不烦心,经销商很开心,主机厂很顺心。未来,谁的交易成本低,谁才能活。跟新势力传统势力没关系,创新的使命之一就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

道理也确实如此,降低成本不仅是蔚来面临的问题,也是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缩影,是威马、小鹏等拿到新能源“下半场”资格赛的头部新势力们需要回答的问题。

传统车企和新势力应该优势互补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在下半场的竞赛中,新势力的重点之一是学习传统车企的优势。如何在对用户好的情况下降低成本。不只是交易成本,还有制造成本,零部件的成本,而分摊成本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发挥规模效应。

就目前而言,新势力的规模太小了。在上半场的竞争中,蔚来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一家成立4年的汽车企业完成了从无到有的蜕变:截至7月31日,蔚来已交付ES8和ES6共计19727辆;单价最便宜的一款产品在30万元左右;品牌认知度在新势力里处于前列。

这已经是中国品牌在产品电动化和品牌高端化上的突破。但在下半场的比拼中,这样的规模实在太小了。无论是长安,还是吉利,年销200万辆是汽车行业的门槛,迈不过的人,有可能分分钟被消灭。

李斌曾经说过,未来,成功的企业和失败的企业只差一天。在这一天里,能否将成本将下来,规模做上去;如何在最快的时间里,将工艺提升,产品品质提升,不要让用户觉得你给出的是个半成品,这就是新势力的机会所在。

面向新四化的未来,徘徊在十字路口,无论是传统厂商还是造车新势力都在摸索。蔚来确实存在问题,管理效率、产品质量等,但是类似的问题,传统汽车企业也存在。

从去年开始,奔驰、宝马、奥迪、大众和丰田等传统巨头已经开始发力新能源市场,相比新势力,他们的优势在于规模,在于成本,在于制造工艺,但他们也在研究造车新势力之前走过的路。比如,新势力如何体现用户思维,从中学习经验。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从蔚来离开的年轻人,并不缺乏出路,反而变得抢手。

甚至有人说,“有着悠久历史和经验的传统汽车厂商等这些互联网造车的试错完成,踩着它们的尸体冲锋时候,新能源车的时代才真正来临。”

由此可见,新势力在学习传统车企的优势,传统车企也在学习新势力的优势。鹿死谁手,就开谁跑得快,谁的学习能力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