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 | 《母亲的预嘱》“淡然来,尊严走。”

原标题:旧文新读 | 《母亲的预嘱》“淡然来,尊严走。”

编者按欢迎收听“旧文新读”,今天与各位分享的文章,是继之前网站志愿者也鸣,发表在“选择与尊严”网站论坛《父亲的遗书》后,母亲随之写下的预嘱,二老对生命的理解,对提前安排、计划好身后事的豁达与睿智,令人敬佩。

母亲的预嘱

作者:也鸣

朗读者:七彩叶

继父亲的遗书之后,母亲也写了自己的预嘱。眼下的母亲身体尚好,虽然有常年的慢性肠疾,但由于特别注意饮食和极有规律的起居生活,基本能够安然度日。我父母今年都八十四岁了,有一个住家保姆。他们乐观知足。

淡然来,尊严走

——我的遗言

1

平淡一生,坦然视之

人生一世,草活一秋。生与死之间,就是人生。来去匆匆之间,有时顺捷,也有起伏;有时喜乐,也有悲戚。一生中有欢笑,有泪水,有拼搏,有心酸,有成绩,有突破。欢欣和烦恼,期待与失望,赞颂和非议,慰籍与苍凉……都尽了己力,走过这长长的蹉跎岁月。

2

遗产处置易办,重在精神传承

一生弹指一挥间。冬去春来,囊中不慕金玉满,而今满足不羞涩。关于遗产处置事宜,老伴已在他的遗言中有明确的交代,那也是我俩的共同意愿,孩子们当照此办理。为后代留下回忆录《岁月的抚摸》、几本相册、部分日记,离休后的几本“作业”。这些精神遗产,将成为更久远的传承,伴随我亲爱的孩子们。

3

不做病魔之奴,要做尊严归去人

在即将挥别这个世界之时,趁头脑清醒,我要对临终前和身后事及早做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交代。我不想活着的时候糊里糊涂,死的时候不清不爽。生命是宝贵的,所以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尊严,有尊严地选择最终的归宿,是我最大的心愿。

当我濒临病危、失去生活质量,多活几天也毫无意义的情况下,我希望在适当时机果断放弃生命维持手段,安详地离去。因为不想承受太多痛苦,不想给孩子与家人添加更多的压力与负担。当我不能为自身医疗问题做出决定时,恳望以下心愿能得到尊重与实行:

1.不要痛苦,请医生给足够的药物解除或减轻痛苦,即使影响神智让我处于朦胧或睡眠状态。

2.不要任何增加痛苦的治疗和检查(如放疗、化疗、手术探查等)。

3.食物、饮水要干净并有一定热度。

4.不要使用生命支持系统:放弃心肺复苏术;放弃使用呼吸机;放弃使用鼻饲;放弃输血;放弃使用昂贵抗生素。

5.我希望当我在严重的疾病中或衰老失控的情况下,对周围的人表示恶意伤害或做出任何不雅行为时,能被他们原谅。希望尽可能有人陪伴,临终时有家人和我在一起。请家人平静对待我。

4

活着时孩子孝心敬老,走后望孩子除旧戒陋

希望家人明白,我对他们的爱至死不渝。希望他们在我离去后,尽快恢复正常生活。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也不要烧“七”,烧“周年”,不要每年春秋两季“上坟”祭奠之类的活动。原因是,我十七岁入党,信仰唯物主义,经党近七十年的培养教育,已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人死后还有什么“灵魂”。以上活动,属“劳民伤财”,给后人增添无意义的额外负担。

以上心愿,请老伴和三个女儿监督执行。

2013年12月6日

编辑校对:张晏玮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更多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