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房地产依赖度排名:最高城市房产投资占比GDP超40%

原标题:中国城市房地产依赖度排名:最高城市房产投资占比GDP超40%

山川网:每次发布省份和城市GDP数据时,总有好奇的朋友会提个问题,在逐年递增的GDP数据中,究竟有多少是由房地产投资拉动的呢?

继一线城市平均房价破四万、五万、六万之后,新一线城市平均房价紧随其后破二万、三万,三四线城市房价破万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那么你知道,你在动辄贷款数十万,上百万购置房产之后,究竟为你所在的城市和省份贡献了GDP多大比重的增长呢?一起来看——

2019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总结回顾

不久之前,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发布。从官方的口吻当中,我们很容易发觉宏观经济增长的压力仍在进一步加大。

GDP方面,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450933亿元,同比增长6.3%;其中,一季度同比增6.4%,二季度同比增6.2%。这个成绩,应该说是过去十年中最低谷的时间段。

而宏观经济增长承压,显然和支柱性产业的增长受限关系密切:投资方面,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5.8%,增速比1-5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比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

特别是房地产方面,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61609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作为中国城镇化发展超快速二十年背景下的最大受益行业,房地产行业目前的下行态势显然与中国城镇化1.0时代的结束以及中国家庭平均负债率的飞升直接关联。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相关分析显示:2019年上半年,针对房地产行业,从中央到地方、从需求管理到供给管理体现出了高度的政策协同,中央在重要会议及时强调“房住不炒”,各地政府根据形势变化及时跟进政策,因城施策、一城一策以确保市场平稳运行。

市场方面,重点百城均价累计涨幅低位收窄,整体价格趋稳。根据系统对100个城市的全样本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6月,百城新建住宅价格14891元/平方米,环比上涨0.37%,涨幅较5月小幅扩大0.13个百分点,但仍运行在低位区间,同比涨幅进一步收窄至3.87%,整体价格较为稳定。累计涨幅来看,2019年上半年百城均价累计上涨1.45%,较去年同期收窄1.19个百分点。

在整体经济背景的复杂压力下,维稳维重,成为中国房地产市场未来较长时间段的最一标准。

2019年上半年各省房地产依赖度

在上文之中,我们先介绍了上半年中国整体房地产行业的形势。持续性承压和走低,继而从纯粹的盖房卖房升级为空间综合服务商,是未来中国房地产从业者的必然之路。当然,这主要针对的还是行业头部企业,其余的中小企业被吞并也是大势所趋。

中国城镇化进程,使得许多热门城市的房地产行业,从原本的城市基础设施提供商,转变为中国投资、投机的重要资金池。而从东部沿海省份,到中西部省份过去几十年间的经济总量高速增长,房地产行业显然是功不可没。

在衡量一省一市房地产的依赖度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针对特定时间内的地区土地出让金,另一种则是核算地区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根据综合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代表性省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比GDP的比重,我们得出如下表格——

截至最新,通过公开资料可以找到的关于2019年上半年省级行政区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比GDP比重数据,共有28省,应该说非常具有代表性。

综合来看,排名前四的云南、安徽、海南、重庆四省市,上半年对于房地产行业的依赖最高,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比GDP比重均在20%以上。

这其中,云南是过去几年中国省级行政区中经济增速表现十分突出的一个省份。从2016年到2018年,云南省GDP增速分别为8.7%、9.5%、8.9%,刚刚结束的2019年上半年也高达9.2%(上半年增速冠军)。

而云南GDP高速增长的背后,房地产行业“居功甚伟”。一方面云南自然风光秀丽,向来以宜居著称,旅游地产在云南省近些年来的发展十分迅猛,投资客们的关注使得云南房地产发展一日千里。

除此之外,更为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云南省自身城镇化率较低的因素。2018年云南省城镇化率为47.81%,同期全国整体城镇化率为59.58%,云南省城镇化率的增长空间仍十分巨大,这就为云南省接下来房地产投资体量奠定了基础。

同理,安徽的情况也比较相似。一方面2018年安徽省城镇化率为54.69%,与同期全国整体城镇化率59.58%仍有明显差距。同时,由于近邻江浙,在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进程不断深入之后,大量来自江浙沪地区的资金、产业正在向安徽腹地转移,房产投资随之活跃自然很容易理解。合肥当下的高房价,根源也正在这里。

而在榜单的尾部,则基本是房产投资回报整体较低的地区,要么本身地广人稀,且受限于客观因素不适合发展房地产行业;要么长期处于人口净流出状态,房地产行业在当地发展十分受限。

2019年上半年各市房地产依赖度

上文中,我们重点介绍了上半年全国主要省份的房地产依赖度。进一步具化之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上半年全国代表性城市的房地产依赖情况。

相比省级行政区本身经济总量较大,在全省多个地级行政区的中和之下,个别房地产开发投资过热的城市数据会被一定程度中和,所以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比GDP最高往往也只会在20%左右。单个城市的房地产依赖度,往往更加直观。

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占比GDP比重前几位的城市依次为:蚌埠、昆明、三亚、贵阳、郑州、西安、惠州、海口等。

其中,蚌埠的数据最为突出,超过40%。通过查询相关数据发现,过去几年蚌埠市一直在大搞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方式也逐年加码。同时结合蚌埠市本身经济体量的相对薄弱,大分子和小分母共同造成了阶段性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比GDP比重超40%的情况。

昆明和三亚分别是云南和海南的代表性城市,在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两省在上半年均为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占比GDP比重排名前列的省份,具体到昆明和三亚的情况也就很好理解。

而贵阳、郑州、西安,则是近几年“大省会”战略的坚定执行者,在汇集全省资源、财富、人口的大背景下,各市的房地产投资热度持续上升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但是,依赖房地产投资来拉动GDP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这更像是运动员吃下了一粒又一粒的“兴奋剂”,虽然在短期内可以让地方GDP数据十分光鲜夺目,但是只要政策稍一变动,马上经济数据就会出现问题。

以西安为例,2019年一季度时西安GDP增速还处于8.6%的高水平,但是到了上半年增速则直接回落到了7%。十分显然,西安的经济在第二季度出现了一定的变化。根源,恰恰就在固定资产的投资上。

在2019年一季度时,西安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还处于11.9%的高位;但是到了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则直接回落至2.2%的极低位。而造成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降的,正是房地产投资。

2019年一季度,西安房地产开发投资还同比增长15.9%;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据迅速转为同比下降1.1%。背后原因,还是过去一段时间内西安土地出让和平均房价的过度火热,使得严厉政策调控之手迅速压下。

而西安的问题显然不是个案,在榜单上排名靠前的城市,不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不能在房地产依赖路线形势下行之前成功完成产业结构的升级换挡,那么房地产投资驱动期一过,经济增长数据就会迅速难以为继。

房产依赖一时爽,但“一直依赖一直爽”,显然只是个奢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