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的断层之痛

原标题:《中国好声音》的断层之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高旭洋,编辑/冒诗阳。

你还能说出近三季中国好声音的冠军吗?

《中国好声音2019》开播一个月,据 CSM55 城数据显示,其收视率依然位列第一,豆瓣评分却创历史新低:5.4分,3316人评价,73%的人打了一至三星,好声音还是那个好声音,但观众已经不是那个观众了。

2012年,彼时的《中国好声音》宛如平地一声雷,占据黄金档的天时地利,盲听、盲选的模式让观众耳目一新,刘欢、那英等导师也让节目有了更多权威性。

节目最终总决赛收视率突破6%,收视份额在最高时更达到29.47%。“急流勇退”的梁博、“吓哭地铁小朋友”的吴莫愁,少数民族歌手吉克隽逸,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囊括了各具特色的学员,也和这些学员互相成就。

许多年后,直到梁博重新出山站上《我是唱作人》的舞台,这个《中国好声音》出来的冠军让人们重新回忆起当年,好声音里出头的,这么多年依然还是那几个人,剩下有人去了其他选秀节目,还有的开起了淘宝店。相比七年前,如今这档节目在舆论中的声量越来越弱,对年轻人的吸引力逐渐降低。

▲ 《我是唱作人》梁博 海报

这七年,曾经跟着《中国好声音》学唱歌的学员站上了舞台,当年抱着电视看好声音的中学生已经走上社会,观众变了,世界也变了,《创造101》等选秀节目大火,《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乐队的夏天》等节目狙击更垂直的细分领域。

内忧外患之下,只剩一张“情怀”底牌的《中国好声音》还能撑多久?

情感共鸣:新生代综艺的保鲜剂

当年的好声音,背靠国外原版引进的新模式、重量级的评委和专业的选手抓人眼球迅速崛起,令人耳目一新。

但七年过去,实在难称宝刀未老,观众看了七年的盲选,当年的新意都成了如今的倦意,尽管有转椅变滑轨,滑轨变回转椅的小修小补,今年还加入了封麦的新玩法,但都难称大突破。

▲ 《中国好声音2019》现场

导师抢人环节原本是节目看点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档节目的热度越来越依赖于导师人气,但如今唱歌三十分,抢人一小时还是让人感慨用力过猛。

纵向对比来看,如今的中国音乐市场已与2012年时完全不同,在《中国好声音》爆红的2012年,电视依然是收视主力,网综市场方兴未艾,85后依然掌握着话语权。

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掌握流量时代话语权的观众平均年龄逐渐下移,更加追求创新、开放的 Z 时代已接过主动权,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只有贴合用户心理的综艺才能活下来。

2017年,爱奇艺首次拉通全站资源推出《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放言,“《中国有嘻哈》在制作理念和交互技术上,是领先于这个时代其他同类节目的,这是一种升维打击,必将秒杀2017年夏天所有的网综节目。”

▲ 《中国有嘻哈》海报

毫无悬念地,这档综艺凭借着「real」,成了2017年夏天最火的综艺,HipHop 里充满火药味的歌词也成了大众情绪的出口。

而连播五季,且豆瓣评分渐涨的《拜托了冰箱》则提供了另一个维度的参考。

这档明星美食脱口秀节目邀请明星带着自己的冰箱到节目现场,通过明星冰箱揭秘的形式分享生活方式,最后由主厨们进行料理对决,节目里透出的松弛感与年轻一代的的“佛系”暗和,节目中的话题也往往与当下年轻人生活现状有关。

今年夏天出圈的《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不仅拥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还设计了极具共情的赛制。

这一赛制不仅使得每个选手都有充分表现自己的空间,同时还是得观众在观看综艺的过程中,感受到好强、好胜但又充满尊重的街舞文化。

▲ 《这!就是街舞2》「易燃装置」战队

这几款新生代网综的爆红,说明情感共鸣才是新时代综艺走红的秘诀。

这对团队的编排能力提出了全新的要求,而这绝不是在赛程不变,只做微创新的情况下就能扭转的。《好声音》从本质上讲,七年前和七年后的节目内核没有大的突破。

选手:选秀节目的核心流量池

一档选秀类综艺节目必然且应然的最大的流量来源,还应在其选手。但中国音乐市场同时面临着音乐和优质新人的匮乏。

“《中国好声音》已经做了七年,我们遇到的问题不是因为改了赛制,而是这个节目的核心是音乐,但是中国特别好的歌已经快被挑完了。”《中国好声音》出品方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陆伟曾这样表达《中国好声音》所面临的困境。

拿2018年好声音举例,整季节目录下来,其中或改编或翻唱的歌将近两百首,已经完结的七季节目已消耗掉一千多首歌,如今音乐市场上是否还有足够的好歌供选手改编、演绎,已经成一个很大的问题。加上目前市场上优质音乐人的匮乏,如今的好声音,已经快成了音乐学院学生的天下。

中国音乐人的断层,是可预见的。大象音乐CEO李思睿曾在采访中表示:“华语音乐一直在做釜底抽薪的事情。”

其一,随着互联网通信技术的发展迭代,当下音乐人的日子变得好过了,互联网浪潮正在把音乐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曝光位置。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的出现,使得创作者能够更直接的接触到用户,创作者能够通过视频形式,通过除了作品之外的形式与听众产生互动。

音乐人因而有机会走向艺人化、明星化。这固然给音乐人带来了更好的生活和创作环境,但也使得他们会从音乐创作中分心。

韩流爆红就是这一现象的最佳例证。以《Sorry, Sorry》(2009)、《Gee》(2009)、《Nobody》(2008)、《江南style》为代表的作品在中国爆红,,越来越的听众转变为视觉动物,相比起作品,更关注艺人在舞台和聚光灯前的样子。

▲ 《江南 Style》MV

从这一时期起,中国市场的流量意识越来越强,积淀好的音乐作品也越来越难。

其二,音乐创作链条中的所有环节出现了大面积的断层。国内培养体系极度不成熟,和中国足球一样,中国音乐同样缺乏基础设施的梯度建设。不仅是歌手,制作人、宣传、经纪人、编曲、作词,这些工种都丧失了成长的空间和时间。

而新生代许多出色的音乐人,如今年在《唱作人》中走红的小生钱正昊,他们音乐素养不错,但大部分是在海外的音乐教育体系中成长起来的。这使得中国原创音乐创作至今仍然是靠80后的一批歌手来支撑,而这部分歌手的年岁逐渐增长,其审美和风格正在逐渐和新生代用户的需求脱轨。

▲ 电视剧《小欢喜》青春主题曲

其三,行业垄断。三大唱片公司靠独家版权就能坐着收钱,而小唱片公司却毫无与平台对话的资本。正所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小平台音乐人的生存仍然非常艰难。

而平台在音乐收费标准上并不统一。平台的部分单曲需要付费收听,而更多的单曲为了保证平台的用户数量却选择了免费。这使得尽管平台会员的数量看起来很美,但实际上付费率却低的可怕。

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实际上是在啃中国音乐早年发展的老本。这也是为什么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选手辗转各个赛场被戏称“回锅肉”,因为新的血液还未出现。

“好声音”何去何从

能连续走过七年,好声音有着独特的魅力和足够的品牌影响力。当年观看节目的青年成为舞台中央的歌手,某种意义上也成了长线的音乐养成,如今要下场和新综艺们共同竞争流量,颇有些难度。

但没有流量就没有声量,据调查,70%的用户在同一时间段内,追看的综艺节目集中在1-2档,不参与竞争,就面临着日渐式微再无当年辉煌的结局,唯有思变,才能长青。

好声音的自我革命,必将是一次与更精准的用户群体的对话,据企鹅智酷2018中国在线综艺用户洞察报告显示,真人秀、音乐类综艺节目中18-24岁用户占比最高,达38%左右,只有在精准的用户群定位基础上,表达相应的价值观共鸣,才能够有机会引爆口碑和播放量。

▲ 企鹅智库《中国在线综艺用户洞察报告》

而作为选秀类节目,挖掘优秀的选手也将是从一而终的核心目标,选手有记忆点,节目就能被记住。传播方面,寻求社交传播力,通过用户提升影响力也成为更为理想的传播方式。而基于短视频形式的“长综艺-短分发”的推广方式也成为了新的趋势。

可见,要想获得更旺盛且长久的生命力,从调整节目内容形式,到建立完整产业链,“好声音们”任重而道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