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国演义误读了这么多年,历史上的周瑜可不是这样的

原标题:被三国演义误读了这么多年,历史上的周瑜可不是这样的

回顾历史的长河,中国上下五千年涌现出了无数英雄豪杰,那个战火纷飞、三国鼎立的时代永远是焦点之一。时光荏苒,这片土地上的英豪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然我的信仰,永远是那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周郎。

周瑜出身士族,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皆为汉太尉。其父周异,曾任洛阳令。周瑜本人身材高挑,容貌俊美,《三国志》记载“瑜长壮有姿貌”,《吴地记》话曰“美姿貌”,并且其志向远大。当年孙坚兵讨董卓时,家小移居舒县。孙策和周瑜同岁,交往甚密。周瑜让出路南的大宅院供孙家居住,且登堂拜见孙策的母亲,两家有无通共。周瑜和孙策在此广交江南名士,很有声誉。

孙坚死后,孙策继承父志,统率部卒。周瑜从父周尚为丹阳太守时,送给将要东渡的孙策兵马粮食,给予其巨大帮助。于是,二人协同作战,先克横江、当利,接着挥师渡江,进攻秣陵,打败了笮融、薛礼,转而攻占湖孰、江乘,进入曲阿,逼走刘繇。时孙策部众已发展到几万人,周瑜受命还镇丹阳。不久,周瑜随周尚到了寿春,袁术发现他的才华,便欲收罗他为已将。周瑜看出袁术最终不会有什么成就,只请求做居巢县长,欲借机回江东。

建安三年,周瑜经居巢回到吴郡。孙策闻周瑜归来,亲自出迎,授周瑜建威中郎将,调拨给他士兵两千人,战骑五十匹。此外,孙策还赐给周瑜鼓吹乐队,替周瑜修建住所,赏赐之厚,无人能与之相比。孙策还在发布的命令中表示,周公瑾雄姿英发,才能绝伦,和他有总角之好,骨肉之情。周瑜时年二十四岁,吴郡人皆称之为周郎。因庐江一带,士民素服周瑜的恩德信义,于是孙策命他出守牛渚、后来又兼任春谷长。不久,孙策欲取荆州,拜周瑜为中护军,兼任江夏太守,随军征讨。周瑜、孙策攻破皖城,得到乔公两个女儿,皆国色天姿。孙策自娶大乔,周瑜娶小乔。接着进攻寻阳,败刘勋,然后讨江夏,又回兵平定豫章、庐陵,周瑜留下来镇守巴丘。

建安五年四月,孙策遇刺身亡,时年26岁,临终把军国大事托付孙权。时孙权只有会稽、吴郡、丹阳、豫章、庐陵数郡,其偏远险要之处也尚未全附。天下英雄豪杰散在各个州郡,他们只注意个人安危去就,并未和孙氏建立起君臣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关键时刻,首先出面支持孙权的是张昭、周瑜、吕范、程普等人。周瑜从外地带兵前来奔丧,留在吴郡孙权身边任中护军。他手握重兵,用君臣之礼对待孙权,同长史张昭共同掌管军政大事。

建安七年,曹操因在官渡之战打败袁绍后,兵威日盛,志得意满,以为天下可运于掌,下书责令孙权,让他把儿子送到自己这里来做人质。孙权亦是人英,当然不愿如此受制于人,便召集群臣会商。臣下众说纷纭,张昭、秦松等重臣,犹豫再三,不能决断,孙权因此举棋不定。于是,他只带周瑜一人到母亲面前议定此事。周瑜立场坚定,坚决反对送人质,他给孙权分析利害,字字句句掷地有声,成功说服了孙权和孙母不送人质。对于孙氏,周瑜说得上忠贞不二。《江表传》记载,曹操曾派蒋干去游说周瑜,蒋干从吴归来后只对曹操说,周瑜器量端雅,趣致高卓,言词说他不动。

建安十一年,周瑜率孙瑜等讨麻、保二屯,斩其首领,俘万余人。江夏太守黄祖遣部将邓龙率数千人入柴桑,周瑜率军击之,生俘邓龙。

建安十三年春,孙权讨江夏,周瑜为前部大督,打败了盘踞在那里的黄祖。 曹操恐孙权占了先手,在同年九月,大举挥师南下。时刘表病死,刘琮不战而降。刘备力孤,无法与曹操争衡,率众南逃。曹操顺利占领荆州,骄横益甚,扬言要顺流而下,席卷江东。面对这种形势,东吴的谋臣将士各抒己见,以张昭为首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应该“迎曹”,只有鲁肃等少数人力主“抗曹”,然而不足以扭转局势,鲁肃建议孙权把周瑜从外地召回。

据《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记载,周瑜归来,便针对“迎曹”派的观点向孙权指出:“不然。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耶?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场,又能与我校胜负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揖,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擒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孙权当即表示:“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台,此天以君授孤也。”自从,流芳千古的赤壁之战打响,周瑜也因此一战走上人生巅峰。

建安十五年,周瑜病逝巴丘,时年三十六,一代天骄就此陨落。《江表传》载周瑜临终前给孙权的上书曰:“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 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威灵,谓若在握。至以不谨,道遇暴疾,昨自医疗,日加无损。人生有死,修短命矣, 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复奉教命耳。方今曹公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未知终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倘或可采,瑜死不朽矣。”

英雄逝去,然我依旧想念那个被别人高度评价“曲有误,周郎顾”、“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的周郎。

(特别声明:文章如是转载他人文章仅供观点分享,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转载的文章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微信平台证实,对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本平台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的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撤稿)

投稿邮箱:1115702100@qq.com

关注谭论古今,让历史告诉未来,让历史照亮人生!让文学滋润生活幸福一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