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你甘愿彻夜排队疯抢的玩具背后,竟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故事

原标题:那些让你甘愿彻夜排队疯抢的玩具背后,竟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2019BTS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上,除了观众粉丝的热爱,设计师的亲身家门自然也少不了的。对于每一个玩玩具的小伙伴们来说,亲身面见这些玩具人物的爸爸妈妈也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过程,无论是签名,还是和设计师本人的简单沟通,有一种跨次元般的不可思议。

其实,在见到他们本人前,我也总会有一种疏远的感觉,仿佛是遥不可及的世界,然而见到本人,发现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十分很可爱,他们沉浸在自己缔造的次元世界里,娓娓道来创作中的点滴。

在采访中,每一位设计师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比如,在我看到vivicat可爱的形象的时候,谁能想到这么萌的形象,谁能想到这是一位酷大叔设计的?

当然,也不要以为玩具都是可爱的,萌的,其实设计师在背后想表达的情况可以是忧郁和暗黑的,就像安徒生笔下的小美人鱼,优美的文字背后暗藏的可能是一个伤心的故事,它们也会跟着自己“爸爸妈妈”的心境而喜怒哀乐,也会在他们的世界感受悲欢离合。就像是每一个我们,玩具也在过着自己的人生。

搜狐时尚本次也有幸可以带大家走近四位风格迥异的潮流玩具设计师——LABUBU的爸爸龙家升、DIMOO世界的缔造者AYAN、COARSE设计师Sven和vivicat的创造者郭斌老师,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我是LABUBU的爸爸,我叫龙家升”

说起LABUBU,想必喜欢潮流玩具的你一定都不会陌生,而LABUBU的爸爸,你了解吗?

LABUBU的爸爸叫龙家升,出生于香港,6岁随父母移民荷兰,后来一直在比利时生活。小时候他们家在当地是开餐馆的,生意极忙有时无暇顾及他。从小,绘本和玩具就伴随着他长大,也正因此让龙家升自小就对绘画产生极大兴趣,并选择了艺术学科就读。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看一些图册,也会玩一些玩具,当我长大,我经常待在荷兰,毕业之后就回到香港工作了大概三四年,在那个时候慢慢就发现了潮流玩具的趋势,许多人也都在做潮流玩具,然后我就在想,或许我也可以来做玩具,几年之后,后来有个公司问我要不要把我的艺术品设计成玩具,于是在2010年,我设计了LABUBU还有之后的怪兽系列。2015年,正式将LABUBU的玩具公开发表。”

而对于他来说,设计玩具的灵感和动力也离不开他所喜爱的设计师Michael Lau的影响。“设计灵感来自很多设计师的各种作品。我喜欢流行艺术,也会玩儿很多的玩具、模型,Micheal Law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设计师,这是我创造设计的一个灵感和动力。”

对于潮流玩具设计师来说,自己手下的玩具人物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设计师们会把自身的风格、特点,甚至是心情融入其中“两年前在做一个我的人物设计的时候,当时在做指尖娃娃,我会把我自己的风格和特征转化到LABUBU身上。”

一直以来,LABUBU更多的是以暗黑小怪兽的形象出现,同时还有小骷髅形象的Tycoco都是他的代表,也是他最喜欢的两个“孩子” 。但其实,在做LABUBU之前,他也做了一些玩具森林的绘本,然后之后我才做了LABUBU的怪兽系列,同时之前也做过太空相关的宇航员系列。但近几年,龙家升也在不断对LABUBU进行着改变,“因为我很喜欢暗黑元素,所以之前LABUBU的设计也都是暗黑风格的为主。这几年我想要做的更彩色一点,尝试和别的潮流艺术有融合。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和接受暗黑系的娃娃。”同时,在他眼中的LABUBU也是一个肉血有肉的孩子,努力,热情,富有情感。

搜狐时尚:要想成为成功的玩具设计师,在你看来,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呢?

龙家升:我认为首先要有必须要有个性,有自己的风格想法,把或许还是小众的东西带给更多的人。

搜狐时尚:对于现在潮玩市场的火爆,您的看法是怎样的?

龙家升:我认为在中国这个市场是越来越好的,消费者更有消费购买的欲望,市场也越来越大,我认为未来前景也很好,而且一直有新鲜血液的加入潮流玩具市场,比如新人设计师和新的粉丝和消费者,我觉得市场是越来越好的。

搜狐时尚:这次来BTS上看到了更多不同设计师的作品,有什么启发和动力吗?

龙家升:有的,让我感觉到要一直坚持去做,因为在这个市场已经做了9年,马上就到了10年了,之后还是要继续不断做下去。

“Coarse——粗糙名称之下的故事细腻”

说起COARSE,喜欢潮流的小伙伴们或许都不会陌生,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现身BTS,而COARSE的创作人之一Mark Landwehr在2002年便开始创作,为处女作倾尽存款,尽管之后得到了VANS 的支持,却还是以失败告终,几乎破产,支撑他坚持下来的,便是不被轻易左右的热爱和信念。COARSE合伙人之一的Sven也在之后加入其中在他看来,成为玩具设计师并非其一直以来的目标,而是因为机缘巧合,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才开始的。“我不得不说我没有把它作为一个生命中的计划,我曾经没想到会做这个工作,我们当时虽然一个在德国、一个在香港,但都在同一家广告公司工作,都是平面设计师。Mark 先开始做的艺术玩具,我得知他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也对此很感兴趣,他也有问我要不要加入,于是大概是在他开始两三年后我加入了他一起做,到现在也已经走过了15年。在这些年中,我慢慢发现这个工作很迷人,我认为最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非常不同寻常的方法和艺术形式来表达我们的感受和情绪,把情绪和心情放进不同的材质里,放到不同的人物和角色身上,是一件十分特别的事情。”

搜狐时尚:作为玩具设计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Sven:首先要开放,要有影响力,保持一颗好奇心,因为你需要不断去感受需要什么,去接触了解新的事物,探索不同的新鲜事。还有一个需要的就是要保持对于工作的热情,设计需要加入许多自己的能量,所以如果没有了热情可能会缺少动力。

搜狐时尚:COARSE展区最吸引我的作品不仅有之前经典的鲨鱼头造型,还有半解剖设计的人像和带着翅膀的男孩。想请您介绍一下为什么设计这个一半一半造型的艺术品呢?

Sven:我们觉得做这个一半一半的人物造型因为我们希望可以展示出来人物内心和脑子里的想法,不仅是通过这个半解剖的方法呈现,因为我们发觉许多的艺术家作品越来越有共同点,艺术家们也希望通过原本的人物来呈现最本真的样子是什么,我们希望通过不同的方法来呈现,所以例如我们开始创造没有眼睛只有嘴的人物,看起来可能像是一个怪兽,但我们想呈现出这样的人物造型依然可能拥有开心的内心,所以我们选择了许多像气球般鼓起的,这样就像是甜蜜的东西可以从人物身体中溢出,就像是香蕉甜酒一样。

搜狐时尚:所以你在表达这个甜蜜的内心的时候也选择了一些冰淇淋样的东西?

Sven:对的,因为甜蜜感在感觉中是一个虚拟的事物,那冰淇凌又是一个容易被识别的有特定形状的东西,所以这么选择。

搜狐时尚:在这个设计中,为什么会选择翅膀来进行表现,这个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Sven:这个是我们在芝加哥构思设计出来的,在艺术馆里有一个部分展览是关于“对于时间的畏惧”,这些我们所信任依靠的事情我们也会畏惧它,就像我们会害怕变老,这种事情是错综复杂的,因为我们觉得人物也拥有感觉,会害怕绝望的境地,所以这个翅膀就像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梦想和愿望,但是他不能依赖于梦想和愿望,因为一个是这个不是他的翅膀,而是他身后的鸟的翅膀,但同时这个鸟又是一个濒死的鸟,当他想从这个绝境跳下,他未必能够因此生还,就像是我们生活中一样,面临困境,不能依靠外在的所谓的梦想和愿望,而要真真正正去做准备和努力。

搜狐时尚:在之后的设计中想加入什么元素呢?

Sven:这个还不确定,因为所有的人物设计都源自于真实生活中的情绪感受和真实情况,我们不知道以后会面临的是积极还是消极的东西,这是我们希望转化进作品并通过我们作品传递的,我也觉得这个是我们能够和关注相连接的一个原因(也是观众能够找到共鸣和连接的一个原因),

搜狐时尚:第三次来BTS,当你看到其他的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会给你灵感吗?

Sven:当然,这就是这种大型展会的好处之一,我们可以漫步其中,看到许多新的稀奇古怪的设计,不一定都是符合我的口味、我的风格,但是我可以在逛的同时学习和了解到其他人的设计的一些细节和内容。

“阿YAN ——DIMOO治愈共生世界的缔造者”

每一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小世界。DIMOO的设计师阿YAN早在2017年开始创作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小世界,在阿YAN的世界中,每一个人物或许都不是完美的,但因为共生,因为对于彼此的奉献与陪伴,让这个世界变成爱得天堂。

在她笔下,一个叫Dimoo 的小男孩,在梦境中进入一个奇幻世界,遇到因缺少了尾巴而忧虑的Candy、因渴望飞翔而发愁的Niko 以及因天生耳朵短小而非常胆怯的Snooks。他们会在各自的冒险中找到自己缺少的那一伴,从而展开一段奇妙的旅程。

“我一开始的时候就想主要是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或者是感情世界给做出来,当时我在设计的过程中,希望能够加入一些自己对生活的体会,所以就做了共生关系,共生关系主要就是讲的说人虽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是他不可能与这个社会脱节,不可能跟任何人有联系,他一定有联系的,前面会有家人或者朋友等等这些联系,然后我希望在我的玩具里边,在作品里边是能体现出来的,所以里边讲的都是共生关系,比如说DIMOO和他头上的云宝宝,就他们两个一起去冒险,一起互相开心去冒险,然后云宝宝经常会变成各种各样的动物逗他开心,或者各种各样的事物,中途遇到了狐狸,狐狸当时是一个没有尾巴的狐狸,那个毛毛虫就愿意去当它的尾巴,毛毛虫成为他的朋友当它尾巴的同时,为了逗它开心,有时候会讲话什么的,别人就说你是一个没有尾巴的狐狸,你长得很丑,但有了尾巴之后觉得你的尾巴是光秃秃也很丑,毛毛虫就觉得很难过,就希望自己可以伪装一下,比如说戴顶假发,其实大部分讲的都是你与朋友之间的互动,一起去努力冒险,一起成长,包括那个飞鼠,本来只是一个老鼠,想在天空飞翔,蝠鲼就跟它一起,两个结合起来就变成了一个飞鼠,就可以飞翔了,就是这样。”

当然,每一个设计师手下的人物也都是充满感情的,设计师是小世界的缔造者,也是每一个人物的创造者,悲欢喜怒都相互联系起来。

搜狐时尚:您有没有某一个时刻会把自己代入到其中一个人物的身上?

阿YAN:不会代入到某一个角色里边,但是很多时候就是比如说,当画画的时候就心情好的时候,我就画的它们就会很开心,心情很低落的时候就画的它们就会很忧郁。

搜狐时尚:其实也会把自己的一些情感放到里面,像是世界的建立者。

阿YAN:对,比如其他的一些作品,我很忧郁的时候DIMOO就变成了孤独病患者,就是我设计的它抱着腿很难过,当我有时候对自我怀疑很矛盾的时候,那时候就做了天使与恶魔,那个拳击手,一半就是胜利,一半是失败,就用这个来表现矛盾。

搜狐时尚: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做潮流玩具的设计师?

阿YAN:一开始的时候我之前是插画师和做游戏美术的,2017年的时候刚好那时候兴起潮玩,有很多海外的设计师会带一些作品来上海办展,当时就去看,看完之后就觉得觉得能够把一个平面的作品做成一个立体设计是很有趣的事情,一开始是先收藏的,后来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把自己的想法做成实物,后来就慢慢开始尝试。

搜狐时尚:您觉得想要成为这样的一个玩具设计师,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

阿YAN:第一,肯定有美感,和对潮流的敏锐,这是必须的,第二个就是要有想法,不要光想,要实干,就是很多人可能只是有个想法,但是没有去做,所以导致一直没有做出来,然后就不要跟风,坚持自我,尽量多在自己的作品里边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不要看别人做什么自己做什么。

搜狐时尚:现在潮流玩具市场非常火爆,对于现在这个市场或者这种趋势,您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阿YAN:我觉得目前这个趋势是必然的,因为中国的经济蓬勃发展,之前说是无论美国也好日本也好,他们发展这种类型的时候他们都是在经济发展的时候,人们需要精神上的寄托,需要一些轻奢级的收藏品,然后加上潮玩更多是让人有一种归属感,你拥有它,它不是独立简单的摆件,就是在陪伴你,比如说出门的时候你会带着,工作的时候会放在桌上,感觉是融入生活。

搜狐时尚:在未来的设计中,还有一些什么样的元素想要加入到设计里面?

阿YAN:希望自己可以就突破一下,因为现在目前有时候也会受到一些造型上的影响,没有一些可能没有把一些更多的想法放进去,希望后面就是能够把它的造型更开放一点,希望接下来可以有一些新的突破。

“郭斌(Robin)——我是资深猫奴,也是vivicat设计师”

曾经,看到采访中说,圈里人都把郭斌叫郭色儿,可能是因为他膀大腰圆,酷爱机车、一副正义凛然、凶巴巴、不爱说话,落魄老嬉皮的样子。但事实上,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猫奴。学艺术出身的他从央美雕塑系毕业,现在一直在从事动画片导演的工作,同时也在央美在教动画。设计和制作vivicat也是一种缘分使然:“在做一些角色设计的时候,会创作很多关于宠物、猫、狗各种类型的动物的这种造型或者是设计,也是机缘巧合,正好设计了这样一个猫的形象,和设计这边一沟通,他们觉得很有希望,可以开发一下,就做了这个尝试。”

搜狐时尚:您当时是怎么想到,就这个猫的构思是怎么出来的灵感?

郭斌:本身因为我是一个资深猫奴,养了很多流浪猫,家里有很多流浪猫,跟猫也是关系特别好,对它们观察特别多,就觉得它们这个动物特别可爱,并不像大家理解的那样高冷,实际上它有很多的表达方式,找到它们的表达方式之后就能够理解它们怎么想怎么做的了。

搜狐时尚:如果让您向别人推荐自己的作品,您会选择哪三个关健词?

郭斌:治愈、解压、萌。

搜狐时尚:在您设计的过程中,您有没有某一个时刻会把自己代入到猫的环境中。

郭斌:经常的,其实所有这些角色里边,你比方这次新出的懒趴系列里边的小超人,实际上相当于就是我的一个白日梦,舒舒服服的趴在那能够周游世界,到处飞到处去。

然而,想成为潮流玩具设计师,在郭斌老师看来,这些条件不可少!

郭斌:首先观察生活发现美的眼睛要有,能看出来哪些东西好看,再一个要有自己的坚持,就是千万不要做那种迎合市场迎合受众的事,要做自己真爱真喜欢的事情。

搜狐时尚:如今,中国的潮流玩具和动画市场日益火爆,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加入,同时许多原创大IP也更多进入到人们的视野当中,对此,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郭斌:我觉得现在中国的潮流玩具市场已经上升为一个文化现象了,已经不简简单单是一个玩具市场了,而且目前中国潮流玩具市场真正的受众实际是成年人,大量的都是成年人,并不是大家常规意义上认为的玩具,从这一点说,好啊,成年人有消费能力,真能花钱买这些东西,就看看现场的观众几千几千的花钱,对中国的玩具市场未来发展肯定是特别好的助力。

搜狐时尚:最近《哪吒》很火爆,对于这种不管是在玩具方面还是把这些形象引入到大荧幕上的趋势您有什么看法?

郭斌:这就跟咱们常说的所谓IP的概念是一样的,因为一旦一个IP深入人心之后,能够产生的价值肯定是没法估量的,谁也没有想到《哪吒》最后能到那个程度,把导演自己都吓坏了,这就是IP的力量,潮流玩具这块本身实际做的就是IP的生意,每一个潮流玩具都是一个好的IP,能够在这个市场上流通,有这么多受众花钱去买,就说明这是一个观众能买单的IP,就是未来真的走向大荧幕或者是从中国走到全世界都有可能。

小编心得:通过与设计师们的沟通,每一个人物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也是他们的一种寄托,当你将自己的心境带入到人物之中,也就赋予了它们另一个意义上的生命。渐渐的,玩具已经不只是一个艺术品,一个摆设,而是融入进生活中的一种陪伴,就像是一个挚友,一个亲密的伙伴,见证你的成长,陪伴你走过每一个跌宕起伏。当然,在BTS上还有许多有才华,有想法的艺术家们,他们都在通过自己的人物,来构建美好的世界,带我们回归童年,寻找纯真。也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人,能够喜爱艺术,关注潮流玩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