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我也曾犹豫彷徨……

原标题: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我也曾犹豫彷徨……

很多人在找工作时,相信都曾遇到过「选择困难症」,当你手握两张 Offer,一家大公司,一家小公司,想想大公司不错,不但稳定且场景广阔,瞅瞅小公司也挺好,不仅自由且潜力更大,我该如何选择呢?将来会后悔吗?

来源 | 吃草的罗汉(ID:kidd_wyl)

作者 | 王晔倞

近日,有人向我提出类似的问题,问我该何去何从?

常听人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没有对与错,一切皆是最好的安排。

问我?我既不会掐指一算,也没有点石成金的能力,怎么回答?这样吧,比起那些苍白无力的大道理,还是真实的故事更能给人启发,我还是来讲一段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2004 年初,我从某软件服务公司(好像叫融信计算机,主要做税务系统,具体细节记不清了)离职,开始在人才市场找工作。

在职的三年里,我常驻杭州,工作内容是协助现场项目经理做一些协调工作,并参与一些现场开发,如果用现在的职称来嵌套的话,应该叫 “现场工程师”。

公司老板对我还算过得去,问我能不能留下来?我说还是算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想找一家高度更高,更能发挥拳脚的地方。

这段话是一位知心大哥教我的,说是这么回答稍微体面一些,其实离职的主要原因是钱不多,又总出差在外,我不太愿意。

当年的技术圈和现在不太一样,人才少,机会多,而且主力军是 70 后群体,普遍责任感较重,抗压能力较强,甚至坚信压力有助于改变现在不如意的生活。

但这段话似乎无法与我画上等号。回到上海,我找了一个月的工作,简历投了几十份,毫无音讯。

这也不奇怪,在那个学历比能力重要的年代,如果你的学历上没有个 “大” 字的话,想进入国家紧缺工种的高科技领域,基本会被用人单位视作 “文盲”。

于是,失眠开始了,焦虑也来了,我开始后悔,为什么那么冲动辞职?

还好,女朋友给我鼓励,让我慢慢找,钱不要担心,她在运动专卖店工作的收入可以分我一半,一起渡过难关。

今天写到这里时,我仍然能想起当时的对话,依然有些感动。

2004 年春节刚过,我分别接到两家公司的面试通知,一家在龙华寺附近,一家在闸北公园旁边。

如果换成现在,无论是去龙华寺,还是去闸北公园,从我家出发,直接坐地铁都在 10 站以内,35 分钟必然到达。而在当时,上海地铁只有 1 号线、2 号线,和我家几乎都没啥关系,去龙华寺算是还有一辆公交车能直达,但去闸北公园,几乎要横穿上海 3 个区县,换 3 辆公交车,没 2 个小时,根本到不了。

算了,只是面试,先去看看公司情况再说。

第二天上午,我先来到龙华寺附近,万万没想到这家公司位于某个居民楼里,三居室的房子,一间研发,一间运营,一间老板办公室,总共也有七八个人的样子。老板很 Nice,先问了我一些项目经历,再聊了一会技术细节,最后跟我聊起了公司业务与发展前景。

通过介绍我了解到,这位老板之前在上港集团工作,因为一些机缘与机关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于是下海创业,承包了集装箱码头一部分管理系统的外包工作,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展,需要招聘几位有乙方现场背景的程序员,觉得我的经历匹配度较高,对我的沟通表达能力也挺满意,希望我能加入他们。

说实话,听完这一番面试结论后,我非常感动。瞧瞧,总算遇到个识货的老板了。

我当即答应了对方,并承诺第二天就来报道。这位老板也很爽快,我说工资 3000,他说行。

出了小区,我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喂!我找到工作啦!工资 3000,比上家公司还高了 500,明天就上班,开发语言还是 JAVA,太棒啦!

我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女朋友也为我高兴,说晚上一起吃饭,喝两杯,庆祝一下。

“下午的面试我不打算去了,那么远,而且看名字还是一家商务公司。” 在挂断电话前,我和女朋友说。

“还是去吧,这是起码的尊重,至少先看看聊些什么。

我在路边仓促的吃了碗面条,比预定时间早 1 小时来到了第二家公司。

走进大门,我顿时惊呆了,整个前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装修器具,没有公司名,也没有前台小姐姐,只有一位门卫摸样的老大爷坐在那里看报纸。

“你找谁?

“您好,我是来面试的,这里是东方希杰商务有限公司吗?

“是啊,面试往里面走,第三个房间就是。

推开门,我再一次惊呆了,满地的书籍和报纸,一股刺鼻的墙面粉刷的味道扑面而来,房间里就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

有位妹子看到我,站起身来接待我,并让我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稍等一下。十分钟后,她和一位经理模样的男人一起走了进来。

时隔那么多年,这场面始终在我的脑海中占据重要位置,为什么?因为奇葩。

先是面试时间短,只有不足 30 分钟,再是整个过程未涉及任何技术型内容,甚至连一些基础性问题都没有涉及,只是不断的在确认一些项目经历中的细节,而且这位面试官似乎中文不太流利,长相还有些另类,卷发,深眼窝,说起话来还略带 “少数民族” 口音,他的问题你听的不是很明白,你说的话他也并不直接回复,只是频频点头,这让我有些反感。

面试结束前,面试官问我:“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吗?

太多了,我有一堆疑问要问,可一时间又无法有序的表达,想了想说:“冒昧的问一句,我入职后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咱们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今后就在这里办公吗?

“工作职责是维护现有的公司网站,刚才给你演示过了。办公地就是这里,因为公司才刚成立一周时间,所以这里有些乱,装修还在继续。另外,我们是一家由文广传媒集团和韩国 CJ 集团合资的电视购物公司,晚上打开东方戏剧频道,就是我们的节目。

电视购物?没听说过,而且我也不看电视,但我表面装作知道的样子,说:“嗯嗯,我昨天刚看过,挺不错的。另外,我想问下,网站将来是否有重构,或者有无更高发展的可能性?

“这块公司还在讨论中,暂时无法说清。

“网站开发这个岗位的薪资是多少?

“月薪 2500,外加补充公积金,我们 IT 部门的初级开发岗位都是这个数字。

走出大门,已接近黄昏,看这路程,估计 18 点后才能到家,太远了。

回到家中,洗去一天的劳累,我正躺在床上思考着今天面试的各个环节,电话响了,是东方希杰公司的 HR 打来的,先是告知我已被录取,并通知我明天 9 点整去公司办理入职手续。

当年的我初出茅庐,在面对这种局面时,显得有些束手无措,毕竟第一次走到这种三岔路口,无论是社会履历,还是人脉关系都不足,内心紧张且充满焦虑。

挂断电话,愣了几分钟,感觉还有很多问题想要和这两家公司确认,但在那个没有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很多人连手机都没有,唯一的即时通讯工具就是 MSN,想要再从两家公司那里了解些什么,或者是沟通些什么,只有等到第二天去了之后,才能当面进行。

但两家公司都要求明天入职,看着手里的这两张 Offer,一家小公司,工资稍微高点,没有社保,稳定性差,但能跟着大咖学到技术,发挥空间更大,一家大公司,工资稍微低点,不仅有社保,还有补充公积金,稳定性高,但只是做些维护性工作,混个日子罢了。

今晚必须做出选择?怎么办?还是叫上爸爸妈妈和女朋友,全家一起开个会商量下吧。

30 分钟后,女朋友来了,我把情况给他们陈述了一番,并且表达了自己想去小公司的意愿。

话音刚落,我爸妈顿时炸锅,一个说文广集团下属的公司能看上我这个高中生,肯定是上辈子修来的造化,我还摆架子装逼,居然想去一家开设在民居的公司,真是昏了头。一个说补充公积金只有大公司才会缴,对买房子贷款很有帮助,让我要为女朋友的将来想想。

总而言之,全家没人支持我去小公司,也不懂我说的技术前景是什么东西。这也不奇怪,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爸妈始终扮演着 “泼冷水” 的角色,似乎在他们眼里,他们的儿子应该去考公务员,捧个铁饭碗,这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但很可惜,他们生了个属驴的儿子,天生的倔强脾气,你越不让我做的事,我就偏偏要做。

我打断了爸妈的 “教训”,站起身对他们说:“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决定去小公司了。

说完便拉着女朋友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整个过程,我女朋友一句话都没说,进了房间后我问她:“你的意见呢?

她说:“我没意见,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多么通情达理,多么温馨,比我父母温柔多了。我的情绪顿时稳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送走了女朋友,已是深夜 11 点,我躺在床上,眼看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有位知心大哥告诉过我,不同性格的人,在面对同一个决策时会有不同的结果。因为决策是对不确定条件下发生的偶发事件所做的处理决定,做出选择要冒一定的风险,比如乐观激进的决策者、悲观谨慎的决策者等,不同性格的人可能有不同的选择,采取不同的决策方法,得到不同的决策结果。

我显然属于后者,天生悲观而谨慎。我看着天花板,内心充斥着胆怯,脑海中不断地想着爸妈口中的那些 “如果” 如果成为现实,我该如何应对?

我没有看表,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一睁眼,已经是清晨 5 点 30 分了。

“别去小公司,去那家有文广集团背景的大公司吧!” 这是我睁眼后,脑海中浮现的一句话,至于这句话是怎样形成的?我不知道。

或许有人会问,你为什么突然变卦了?不是口口声声说要跟着大咖学技术吗?别说这事发生在十五年前,就算是现在,我也未必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也许基因的胆怯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既然如此,就跟着感觉走吧,不用想了。

近 2 个小时的路程,我又回到了那个满是装修味的公司前台。

这路程还真够远的,如果每天上下班,还真够呛。

办理入职手续时我才知道,昨天的面试官就是我的主管,他是韩国 CJ 总部派遣来的,主要负责网络部的管理工作,是个韩国人(怪不得中文不利索)。而且他是营销出身,完全不懂技术,据说这个岗位前后共有 20 多位候选人,之所以选上我是因为我有近 2 年的现场实施经验,并且语言表达能力是这些人中最好的。

想想也觉得有趣,既然他的中文不好,竟然还说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好……不过反过来想,看上你了,那是事实,也不用多想,更不必多想。

我的工作是对公司的门户网站进行维护,内容包含修图、HTML、CSS 样式、JSP/Servlet、MySQL……一个人,一台电脑,一堆工具。

有意思的是,连网站推广也归我负责。推广?怎么推广?去各大 BBS 发帖呀,一个月里,我在大大小小的论坛里,总共被封的账号超过 20 个。另外,韩国人不允许下属的下班时间早过自己的主管,为什么?不知道,应该是种潜规则吧。和日本人差不多,他们有熬夜的习惯,每天不到 22 点是不会走的,于是你也只能接受这个规则,不管有事没事,必须留到 22 点后才能离开公司。

就这样,每逢鸡叫的时候,我就从上海的东南角赶往西北角跑,再到鬼叫的时候,又从上海的西北角赶回东南角跑。工作时,处于每天半梦半醒的状态,一手改网站,一手发帖子,苦不堪言。

三个月后,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提出离职。我打了自己两个耳光,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在我提出离职的当天,网络部和 IT 部同时接到韩国总部的消息,从下月起,总部将正式启动 “东方 CJ 电商网站建设计划”,目标是废弃现有门户网站,使用 “EJB/WebLogic/Tuxedo/Oracle/AIX" 等技术,打造全新的电子购物网站,并与现有 ERP 系统完成对接,为此,总部会派遣 5 位软件工程师、3 位系统工程师与 1 位前台设计师,再加上上海 1 位工程师,从而形成 10 人的技术团队。

为此,我的韩国主管主动劝我留下来,还跟我谈了这个项目会对我将来带来什么帮助。什么价值,什么帮助,当时分不清楚,我只是耳根子软,想了想,还是别给脸不要脸,试试看再说吧。

第二周,韩国总部的人就到了,为了解决语言上的问题,公司还特地给网络部配了一名韩语翻译。

就这样,我在新团队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我以前在 Windows 上用 Editplus 做 JSP/Servlet 开发,现在用 Eclipse 在 Unix 做 EJB 开发,差别还是很大的,我逐渐感受到了差距,也体会到了压力。

于是,我在每天晚上 23 点下班后,自学到凌晨一两点,从基本的 Unix 命令和 WebLogic 功能开始学!是的,几乎每天晚上如此。

三个月后,我适应了新的语言和编程环境,而且成了核心开发团队的主力成员。

2005 年初,新网站正式上线,团队中的韩国同事也陆续回国,并将系统移交给我与其他几名国内工程师。

我因为加入的最早,对业务也最熟悉,被任命负责订单交易部分,并开始带三四个人。

2006 年初,我开始参与 Oracle、WebLogic 的一些管理工作,并且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 Oracle9i 与 WebLogic8 的认证考试。

2006 年底,我的合同到期,正巧有朋友勾搭,我去了杭州某公司做技术总监。

至此,一段旅程结束,开启下一段旅程。

故事讲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

可能有人问:“第一家小公司的那个 Nice 老板,后来又和你联系过吗?

有,在 MSN 上聊过几次,但从某个时间之后(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MSN 就一直处于下线状态,从此再无音讯。

可能还有人问:“你扯了半天闲话,结论是什么呢?如果我面临大公司,小公司的选择,该如何做出最优的选择呢?

看看我在本文中的这段经历,选择等同于运气与性格,各不相同,无法预测。

假如非要说出点啥,我的总结是:

如果你年满三十五岁,并且买了房,还有孩子要上学,父母要照顾,那就去大公司;但如果你才二十多岁或三十出头,家里有房又有车,老人安心,孩子舒坦,那就去小公司,学点东西,涨点能耐,搏一把,就算公司倒闭,反正能耐学到了,大不了重新再来。

所以我常说,运气这东西真不好控制……还是只管用心努力,把结果交给天意吧。

作者介绍

王晔倞,好买财富平台产品部总监, TGO 鲲鹏会上海分会会员。

蘑菇街 平台技术总监 赵成| AfterShip CTO 洪小军

马蜂窝 CTO 张矗| 知道创宇 CTO & COO 杨冀龙

UCloud CEO 季昕华| 编程猫 CTO 孙悦

喜马拉雅 CTO 陆栋栋| 有赞 CTO 崔玉松

(点击文字查看文章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