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日(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紫日(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周末愉快~

长篇时间到!今天更新长篇科幻《紫日》的第十三话。

紫色的太阳向大地播撒着致命辐射的时代,一个在“峡谷”中艰难存活的人类聚落,贵族与平民充满分歧。

在前面的故事中,梅勒斯身为勇者一族的后裔,为了救朋友,不得以接受长老给他的任务,走出峡谷去寻找外援。峡谷之外的的焦阳下,人类将何去何从?

在留言中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紫日

十三 奔跑

(全文约3000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你们因何而笑?是因这易逝的生命、短暂的青春、冲动的恋情,还是那虚幻的美梦?又或者是我的施舍?我不知道。但让你们因痛苦而哭泣,我便可以确定其中有我的功劳。哈哈哈哈!手握这权力的感觉多美妙。去,把水闸打开再关上!”

潘达带着几个士兵赶到水源地时,只见叶长老满脸是血,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只有一只脚穿着鞋。正在摆弄放水的开关,嘴里咕噜着疯子般的呓语。其实水闸本来就是关着的。

“哼!这两手怎么不听使唤?难道手脚不应受大脑的指挥,正如人群需要一个首领,并对其言听计从一样?不然能做的成什么事。哪怕是划破皮肉,断了指头,又有什么所谓!”叶长老好似感觉不到疼,伸直手指对着一边的石头猛戳,关节尽断也不叫一声。

“白长老说的没错,人果然在这里。你罪大恶极,准备受死吧!”士兵们都举起刀剑来,等着潘达下令。没水的事还是要绝对保密,所以进来这里的只有这几个人。

“咦?这刀光、这剑影,照的我眼睛好痛!”叶长老的妻儿、近亲已全部被杀,或是因为参与叛乱,或是被人寻仇报复。叶氏一族的其他成员亦伤亡惨重。

“这么多人因你而死,你难道就没有一丁点悔意吗?”潘达知道白长老把这件事交给自己处理,是为了给他树立威望好共同合作。也知道叶长老罪有应得,他不死,峡谷中的新仇旧恨就不会消弭,还会血流不止。他没有推卸这任务,但事到临头,却还是不忍。

“要杀就杀,还要证明你有多正义干什么!是在让自己好心安理得的杀了我吗?不过是你赢了,我输了,何必遮遮掩掩。”

这话让潘达心中一惊,难道我是真的在这么说服自己吗?不,不对。我没有赢和输的概念,这正我和这种人最大的区别……

“不用和他多话!”一个士兵手起刀落,叶长老便身首异处,头颅直滚落到了水潭里。他本是叶长老的亲信之一,但他一见形势不对就立马转变了立场。现在更是要积极表现,也是不让叶长老有机会讲出对他不利的东西。

血从断了的脖颈处喷出,溅了潘达一脸。他没有躲避,也没有伸手去抹,只是久久伫立,说不出话来。他明白这次这次是有人替他解了围,下次,若再有下次,自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

“潘达?”守卫们等不下去了。

“现在放水!”潘达终于答道。

闸门大开,这水带着一抹血红流入水道,流到外边,流进每一张干裂的嘴里,暂时浇灭了人心头窜起的火。但知情人都清楚,只要不来水,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难以为继。没水了的消息也随时都有可能走漏,欺瞒只有这一次的效力。到时死灰复燃,就再无法可想。

梅勒斯,你走到哪里了?

我这是在哪?身体的知觉好像是散开在各自为政。意识无法掌控全局,只能一点点的转移。

意识移到腿上,呀!好疼,不会是断了吧?又往上移,胸口还是一片火辣辣的,胳膊也不比腿状况好。再到头上,迷迷糊糊的,眼前一会明,一会暗,一会热,一会冷,不知这样醒来又睡去多少次。

过去多久了?三天?四天?快起来赶路啊,离终点还有好远,大家都在等着你的好消息呢。大家?我怎么听着一点触动都没有,甚至还有些讨厌。

连芮芮你也不在乎了吗?她一直相信你,这不就是你真正需要的吗?你能追上云的,那是你的使命,不要死在半途了,对任何事都要更勇敢些!

意识总算全面恢复,但迎接梅勒斯的不是生的喜悦,而是生的痛楚。浑身伤痛自不必说,喉咙已不是干渴,是一阵阵吞咽沙子般的剧痛。他总算知道平民们没水喝究竟是什么感觉了。

清醒片刻后,梅勒斯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长方形洞穴中,一时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峡谷。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错觉。

这洞穴极大,哪怕是长老们的居所也不及其五分之一,就算跳起来也远够不着顶。四壁平滑,不像石头,也不像是人用工具一点点凿出来的。且形状十分规整,好像当时挖掘时就没考虑要避开坚硬的岩石来减少施工难度。

洞顶一角破了个大洞,光就从那里照入,跟着进来的还有一股股细细的沙流,下方已隆起一座小型沙山。自己想必就是从那里掉下来,又滚到这边上的。

强烈的饥饿感也复苏了,让人无法再继续思考。梅勒斯一摸背后,心中一凉,背囊没了!也是,经过那些折腾怎么可能还在?他顾不上腿疼,急忙起身寻找。顺着墙走,找到一张金属质地的门,他感慨做这门实在有些浪费,但怎么也没法打开。他把地上的沙子都翻起来,一寸寸的用手摸索过,除了一些瓶瓶罐罐和一些说不清是什么的破烂物件外,还是一无所获。

“早知这样我还节省个什么!”梅勒斯想高声叫骂,但嗓子疼的只发出了嘶哑的呜咽声。他无比懊丧,想着就是多喝几口水再弄丢也好啊。又痛恨这命运的戏弄,与其困在这里饿死、渴死,还不如被那怪风吞没痛快些!

梅勒斯颓然坐到地上,后悔就不该醒过来。他失掉了求生的欲望,再不去想什么自己的任务,身体机能急速衰退,对痛苦的感觉也变得迟钝了,人反倒舒服很多。他就这么双目无神,靠墙呆呆的坐着,等待死亡降临。

但外面又刮起了大风,从破洞流进来的沙子也越来越多。随着照入的光线一点点变暗,破洞下面的沙堆也一点点升高。等到整个暗下来,只有微弱的星光照亮这沙堆时,沙堆已经高到足以让梅勒斯活下去的本能被再次激发了。

梅勒斯踉跄着走上沙堆,用两手扒住破洞边沿,奋力跃出洞穴。这几乎耗尽了他仅剩的气力。他躺在地上喘息,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颗颗被点亮,像接力一样闪烁,最后汇聚成一条灿烂的银河。他像孩提时一样感慨这宇宙之大、世界之奇妙。胸中也似有无限星光涌动,就要喷薄而出。只可惜,在峡谷外面的晚上也看不到书中描述过的月亮……

歇了一会,体力有所回复。梅勒斯坐起身,一片黄沙半掩的方格子建筑在眼前显现。原来他掉进去的地方根本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栋栋造型一样、外表残破的房子,和石壁上画着的很像,只是没有那么高大巍峨。人们躲进峡谷、山洞之前就是住在这里面吧,那时这里还不是沙漠。后来被风沙侵袭、掩埋,在地下不知几百年了,因那怪风才重见天日。那辉煌的人类文明真的就只剩下这点遗迹了吗?

风呼呼的刮着,越来越冷了。梅勒斯挣扎着站起来,终于在附近找到一个水袋。水袋已破,还好有一小半水没流完。梅勒斯用破口对着嘴,一饮而尽。凉水入喉,好似泼在了烧红的烙铁上,太过刺激。他强忍着针扎般的痛咽了下去。还是极度饥渴,但这也是身体又有了一些活力的象征。

“是希望好还是绝望好?我看有时候带着希望比绝望还要叫人难熬。”梅勒斯又能自问自答了。现在他只能看星象判定方向,不晓得自己具体的位置,“用跑的吧!”

梅勒斯向着那一切开始的地方奔跑。气温已降到了冰点以下,风吹在脸上似刀割,冷的让他想念白天的太阳。跑了一会后,地上开始出现碎石块,赤脚踏在上面血流如注。

“想想我还为把鞋放不放进背囊纠结过一番呢,真是可笑。”梅勒斯不敢停下,他怕一停下就再也跑不动了。“太多事都是徒劳。”

“虽然我是跛子,但跑的也不差吧。会比他们慢一点,但又能慢到哪里去呢?”奔跑让人喘不上气,梅勒斯只能小声嘀咕,声音连他自己也听不见,但他还是要讲,“从这个角度说,他们——所有人都是跛子,只不过我跛的稍微厉害些罢了。”

梅勒斯是在和他的跛腿较劲。也许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还跑不了这么久,身体在状态好的时候不能知道极限在哪里。已经没有汗可出了,不管不顾的跑着跑着,天色渐渐发白。他濒临窒息般的急促喘息着,胸口好像马上就要爆裂开。眼冒金星,视线模糊,好像不是靠着毅力和两腿在前进,而是惯性。在即将油尽灯枯之时,前面的小山上冒出一横排山洞。他无法减速,直接冲了进去。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五)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六)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七)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九)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题图 | 电影《太陽》 (2016)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