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听完了年轻人的倾诉 不妨再听听中年人的解释

原标题:蔚来|听完了年轻人的倾诉 不妨再听听中年人的解释

图|郝琳 文|郝琳

[搜狐汽车·E电园] 一周前,有媒体发布了《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一文,文章通过走访6位已经从蔚来汽车离开的年轻人,抽丝剥茧将蔚来面对的运营管理、销量、产品质量等问题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这篇曝光了诸多“内幕”的文章迅速得到传播,结合目前高层变动与股价走低的情况,使得公众质疑蔚来汽车的声音越来越大。而面对不绝的唱衰声,蔚来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在8月24日这天,由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亲自挂帅,邀约了近20家媒体到场,以此向外界澄清关于蔚来的种种猜忌,更重要的是听多了年轻人的倾诉,蔚来也希望大家能够听听中年人的解释。

“去年蔚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其实很紧张,投行一直在给予李斌谨慎的建议。”秦力洪对于钱的问题直言不讳,投资专家对李斌的“警告”也正是由钱而起。去年9月蔚来赴美IPO时,李斌拿出个人的5000万股转入信托架构用来支付用户信托基金,按照蔚来目前的股价来看,总价逾1亿人民币,而在上市之初李斌曾想拿出更多个人股份用于车主使用,显然,对于不爱钱的老总,华尔街的专家们便有了“不喜欢钱的老板如何能赚钱”的质疑,因此5000万股最终成为了信托基金的数额。

“不爱钱”与“好人”似乎就成了李斌的标识,傻傻的对用户好也就被外界认定为蔚来烧钱的原因。

坐落于16座城市核心地段的NIO House,不管你是不是车主,进门便是客,舍得花钱办活动,舍得让大爷大妈吹空调,其他品牌的电动车车主称之为“面子营销”,而蔚来的车主则更委婉的表示“重金花费于此不如投入在车主身上,这符合斌哥的用户思维。”

“NIO House一年8000万租金这事,真心不属实。”可能是无数次听到这个传闻,秦力洪连连摇头。“在蔚来内部,投资人都深信不疑的找到秦力洪,质问为何花这么多钱去租地造牛屋,而不是用于产品层面。对此蔚来高层表示租金成本远不及网传的8000万,作为上市公司,蔚来的资金使用早已在财报介绍清楚。”

而谈到NIO House,不得不说一说蔚来的另一个被忽视的项目,就是NIO Space,它坐落在城市中心,占地面积略小,与牛屋最大的区别就是无法为车主提供活动空间,只能承载日常的展车与销售需求。

对于线下运营,蔚来用“商业”与“郊区仓储”两大属性来规划门店。像销售、延展增值、社区运营这种富有商业化价值的服务,更多的设立在城市中心,方便用户登门体验。而像维修保养、交付、仓储这些频次低、占地广的服务项目,则安排在靠近城市的郊区位置,当然这中间需要大量的人力运营成本,比如为用户取送车辆等。

谈到这里,就到了大家关心的成本问题,因为李斌最近的内部信也涉及到裁员和精益化运营内容。

面对销量下滑、股价走低、产品召回等多方面压力,不仅仅是蔚来,整个汽车行业都在经历着裁员行动。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李斌对此感到抱歉,直言让同事难过失望,言语间“好人”标识再次浮现。

一位已经从蔚来离职的朋友告诉我,她所从事的运营工作在内部十分受到重视,虽然工作上早就超越了996状态,可在获得车主认可的那一刻,未来行业标杆的信念已经在心中扎根。但这一切,却败给了日趋极端的工作环境。“伴随交付量上涨,闲的闲死,忙的忙死,累不怕,怕的是不平等,诉求得不到回应。”

好人李斌恐怕也是意识到人才的重要,因此有了裁人的决定。

蔚来成立至今,在近150亿元的投入中,有三分之二用于研发,因此研发人员的保留是必然的。此外,用户运营也是一支核心团队,毕竟蔚来的目标是做一家用户企业。那么裁员究竟裁什么人?秦力洪直指就是那些活在自我感知的人。

“像前几天很火的文章(36氪未来汽车日报于8月17日发表的《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里提到的,那些连蔚来的车都没有碰过的员工,你凭什么说蔚来的车烂?这样的人就该淘汰掉!”秦力洪愤慨的宣泄也不是并无道理,要知道蔚来90多亿的投资用来打造ES8与ES6两款车型,其中经历的试错过程,平均单车的研发成本在行业内都是极高的,费尽心思呵护长大的孩童却遭到了未曾谋面的诋毁,也是蔚来的怒斥所在。

谈及到蔚来的过去(烧钱)、现在(优化)和将来(竞争),秦力洪通过现场的ppt进行了详细的说明,而这张ppt的内容便源自于李斌提出的一个有趣的比喻,便是用足球比赛为例。

①组队集训

初期烧钱的阶段就像一支队伍迅速的组队集训。一边是没有品牌背书、没有合作伙伴的信任;另一边是高额的补贴政策以及未有7座纯电SUV产品推向市场的窗口期,蔚来不得不花钱造势,买时间买成功率,获得拥有比赛的资格。

②资格赛

中期,或许叫淘汰赛更为合适,其实也就是蔚来目前的经营状态。在股市、楼市、车市等整体经济形势不好的大趋势下,要保证优雅的吃相。这次,一边是泥泞中的销量竞争,而另一边则是高大上的服务运营。比如,在今天沟通会现场,秦力洪宣布ES6/ES8车主终身免费换电的这项福利,便被蔚来高层唤做是艰难环境下的“优雅”。

③决赛

5年过后,当产品发展的历经数次迭代,电动汽车与智能化匹配的足够成熟,用户接受程度达到规模,才是真正的生死竞争。到那时,何人能捧杯,便是用户与市场说了算。

对于蔚来在这场球赛中的表现,秦力洪表示,“刚刚达到平局,努力提升销量与毛利后,才是取得资格赛胜利的表现。”

写在最后:

对于坊间的种种传闻与报道,蔚来的高层一直都保持着不出面、不回应的状态,如秦力洪所言,辟谣的成本远高于造谣的成本,况且有时候说了也不被接受,不如把心思放在企业发展上。其实对于这样的回答,我脑海中一直是处于比较麻木的状态,因为接触的车企与领导多了,这类说辞常有。

但在一句话过后,我似乎了解到以蔚来为首新造车势力的处境。当被问及6月底ES8召回事件的进展时,秦力洪回答:“连工作车、测试车、4803辆ES8在内近5000辆车已经完成了电池包更换,在7月20日前完成的。”算下来不到20天的时间,至于为何不向外界通报,他表示,本就是该做的工作,而且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