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医疗帮带感悟

原标题:高原医疗帮带感悟

白克文、战略支援部队特色医学中心、骨科、主任医师、索县医疗帮扶队员

参加战略支援部队特色医学中心对口帮扶索县医疗队来西藏索县工作已经两个月了,开展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有所感悟,写出来,既是为了回顾总结工作,也是为了引鉴指导今后工作。

帮扶工作不是唱高调,是实打实地响应党中央号召

3个月前,得知中心开始组建索县帮扶医疗队,执行援藏任务。而且今年任务与往年不同,首先是派驻时间长,半年时间,在我中心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其次是帮扶任务重,既要帮助索县提高医疗技术水平,又要协助索县创建二级医院准备工作;再次是环境条件差,要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青藏高原工作,这是接近生命禁区的海拔高度,对于近海平面海拔的平原地区工作人员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报不报名?来不来西藏?敢不敢挑战自我?经过慎重考虑,我第一时间向科室领导和中心机关报了名。为什么来西藏?首先从讲政治角度看,这次援藏工作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具体体现。党的十八大以来,吹响了向贫困发起总攻的进军号,现在距离打赢贫困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有不到2年的时间,而西藏地区医疗卫生条件差,为了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就必须加大西藏地区的医疗帮扶力度,力争大病不出县。总书记提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共产党员就是要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在唱高调,我不这么认为。

索县地区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高寒缺氧,稍稍活动就气喘不止,条件艰苦不艰苦?远离同事和家人,离开熟悉的单位、亲切的家人来到陌生环境工作,算不算牺牲?甚至,生命的安全都随时随地受到挑战。刚进入索县工作1个月时间,就惊闻两件噩耗:上海授助日喀则的80后儿科医生在高原因公殉职,大连授助索县的70后律师疑高原肺栓塞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同样的风险我们在索县也一样面对,算不算敢于牺牲?我们来到最边远的地区,为最基层的藏族农牧民送医送药,为边疆解放军战士提供医疗保障任务,算不算为人民服务?帮扶索县医疗工作,是实打实得践行军人、践行党员、践行医者使命责任的行动。

其次,从历史角度看,青藏高原孕育了中华民族之一的藏族,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我们那么多援藏同志能在这里坚持下去,那么多人民解放军子弟兵能在更高的雪域边疆保家卫国,默默奉献青春,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赓续前行?再次,从文化角度看,青藏高原被称为人类最后一片净土,是最接近人间天堂的地方,到那里可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祖国的大好河山我们不去欣赏体验,不去维护援助,怎能称得上爱国?所以,我坚决报名参加援藏帮扶医疗队,作为一名军人、党员,义不容辞、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个美丽而又艰苦的地方。

更重要地是赢得藏族同胞对我们的信任

我是手术帮扶队成员,我队主要负责帮助索县提高专科医疗技术水平,从我的临床专业视角看,县医院条件非常差,医 护、技、药等工作人员30余人,床位30-40张,大家全是全科医生,没有骨科专科,没有骨科医生,没有骨科耗材供应渠道,耗材全部靠捐,几乎没有开展过骨科手术。一方面县医院心气很足,要建成当地地区的骨科中心,辐射周边广大地区的患者,一方面我则感到困惑,骨科医生培养不出来,骨科耗材渠道打不通,靠什么做骨科手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有条件也就能解决一些应急的小问题。事又凑巧,刚来没两天,一天中午就来了一位骨科方面的急诊患者,是一名17个月的藏族幼儿,右手深入绞肉机受伤,被家人抱着来就诊,右前臂还套在绞肉机的管道里,需要机械破拆及手术治疗。患者家属考虑县医院条件,要转拉萨市医院或那曲地区医院进行破拆及手术。医疗队及时给与现场抢救,坚决要求患者家属在县医院破拆、手术。并联系当地消防官兵,并指导他们机械破拆成功,将患儿右臂成功从机器绞压中抢救出来,并给与清创消毒检伤,发现右手给与大面积皮肤挤压伤,撕脱伤,手部多根肌腱断裂,通知县医院收入院,以我在京工作几十年的经验,拟住院后急诊行右手清创缝合、肌腱、神经、血管探查吻合术。以为手术后一个将是一个圆满的结局。然而午饭时接到县医院医生电话,患儿转拉萨市医院了,疑惑之下问为什么,县医院医生说患者家属算命了,要转拉萨。震惊、惊愕、无语!还有这种神操作?还好,最起码在我们医疗队的要求下,在县医院进行了破拆,否则在绞肉机管道中挤压十余个小时,患儿右前臂就坏死了,就废了。欣慰我们的坚持为患儿保住了右臂,遗憾的是再一个清创术就完美了。事情有一也有二,没过两天的一个下午,又来了一位29岁的藏族女患者,自家汽车轧伤,左胫腓骨骨折,右小腿软组织广泛碾挫伤,皮肤大面积脱套,肌肉等软组织广泛暴露,特别是长长的腿骨裸露在外面,血肉模糊、恐怖狰狞。我立刻决定先在急诊室给与生理盐水、双氧水、碘伏等冲洗包扎,指示县医院医生给予收住院。县医院医生说不急,还纳闷为什么不急,县医院医生说患者家属在外面等僧侣算命的结果呢,一会患者家属进来坚持要求转拉萨治疗。这是第2例了,无语,问县医院的医生,怎么这么快患者家属就找师傅了?答,用手机。真的?我们不懂藏语,很遗憾这两例病人就这么走掉了。算命都用手机了?算命都现代化了?气的胸闷……。

开展工作。凡事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我就是不信邪的,共产党员从来都是不信邪的。下午女患者转走了,晚上来了一位50岁的男性藏族患者,高处摔下致右足跟骨开放性骨折,足内侧皮肤裂伤出血来县医院就诊,包扎后患者要求转院治疗,我当时在场,就对急诊医生说,我说一句你给患者翻译一句。我是北京来到专家,到县医院来帮扶工作,我的水平比拉萨医生的水平还要更丰富一些,你这个病情治疗对我来说就是能够胜任的,没必要到拉萨去,还要颠簸10余小时,错过最佳清创手术时间,会造成严重的感染和后遗症。这么一折腾,财力和精力花费太大,得不偿失。看到我自信的神态,中肯的话语,患者决定留下来手术。尽管患者伤口深污染重,经过彻底的清创手术,患者很快恢复,伤口甲级愈合无感染,足感觉运动灵活无后遗症,患者相当满意,给我们全体医疗队赠送哈达表示感激之情。

事后我想,我自夸了吗?我吹牛了吗?没有。我就是北京来的专家,战略支援部队特色医学中心是国家级三甲医院,骨科是全军骨科中心,是龙头科室,在北京骨科学术界也小有名气,虽然没有一一和拉萨市医院对比,说比他强也不为过,毕竟我们是北京首都的三甲医院。又一天夜里,急诊医生说有急诊患者,过去一看,是位6岁藏族女孩,左前臂摔伤,摄片后发现左前臂尺、桡骨双骨折,移位明显,患者家长要求到拉萨手术治疗。我要求值班医生讲我的话翻译给患儿家长,这种儿童骨折很常见,通常可以尝试手法复位,若复位满意则可免除一次手术,只是儿童骨膜坚韧,手法复位较难,成功复位可能性较低,通常3个也没有1个能复位满意,即使手术切开复位也许较大力量橇拨才能复位,但应该先尝试手法。患者家长看到我说的那么诚恳真切,同意手法复位。经过手法复位,摄片,发现正位片尺桡骨复位良好,但侧位只对位1半,需手术治疗。患者家属看到正位复位好,事先也听我说过手法复位的难度,同意住院手术。当然经过手术,术手术顺利,术后复查X片解剖复位,患者家属相当满意,也向全体医疗队员赠送了哈达。从此骨科工作顺利展开,依次又开展了37岁男性藏族患者的左桡骨骨折切开复位加压钢板螺丝钉内固定术、1例年轻藏族男性患者的股骨干骨折切开复位加压钢板螺丝钉内固定术,1例年轻藏族男性患者的右胫骨骨折切开复位加压钢板螺丝钉内固定术。以上手术都相当成功,患者家属相当满意,以致后来患者家属赠送锦旗表达谢意,这对于以送哈达表示感谢的藏族同胞来说,更显得意义重大。这个意义不是我的成就感得到了满足,而是我看到了藏族同胞对于现代医疗技术、对于我们医疗队的信任和信心,这是弥足珍贵的。以上这些手术,在北京医院里也许司空常见,不值得一提,但在西藏索县可以说是开创了新纪元,因为索县的骨科是一穷二白的空白状态。

在这里,比医疗技术更重要的是赤子之心

来到索县两个月,在不仅在骨科临床开展了工作,还参与了敬老院、西昌乡、驻地武警及部队的巡诊任务,为最基层的农牧民送医送药,为保障部队基层官兵健康服务,坚持姓军为兵。

在医疗工作中尝尝“遇险”,有一位胫腓骨折患者,当时软组织损伤较重,小腿肿胀明显,考虑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后,肿胀的软组织缝合困难,所以暂时用些脱水药物,放上1周左右时间,待小腿消肿后再手术治疗,这样安排也没什么。每天查房看一下,也没什么大问题。3-5天后消肿些,后来又肿胀些,这样就1周左右的时间了,待安排了手术,突然又有些担心了。为什么哪?小腿消肿些,又肿了些,这些在他人眼中,真是微不足道的改变。然而,为什么消肿了些而又肿了?是病人夜间休息不注意时腿活动导致骨折搓动加重了软组织肿胀吗?还是隐藏了一个大的危险,发生了下肢深静脉血栓?前者微不足道,后者随时要命。因为深静脉血栓出现,一旦栓子脱落,造成肺栓塞,那就麻了大烦了。北京某医院一名教授因下肢静脉血栓造成肺栓塞猝死,引起广泛恐慌。怎么办?说简单也很简单。如果在北京战略支援部队特色医学中心 ,就是做个下肢深静脉彩超,有血栓,请血管外科放下腔静脉滤器,向患者家属交代风险,手术风险增大,要求患者家属理解,必要时放弃手术。没血栓吗,就更简单了,手术照常进行就是了。可是在这哪?他们医生有深静脉血栓这个概念吗?我深表怀疑。我试探着问了下县医院高年资医生,这里的B超能做下肢血管吗?不能,回答干脆。那么下肢造影,血管核磁CT检查更不用提了。化验D二聚体持续曾高提示血栓风险,D二聚体在500以下通常认为没下肢血栓。这医院能化验什么哪?电解质很常见吧?不能化验。D二聚体?更不能化验了。怎么办?手术照常进行?停手术?没人能帮我拿主意。医疗队其他成员?判断下肢深静脉血栓肯定没我这个骨科医生准。北京中心专家?他没有直接看到患者情况,判断也没有我准确。得自己拿主意。送到拉萨市医院或那曲地区医院,他们做个下肢血管彩超,问题迎刃而解。可是如果没有血栓,他们会笑掉大牙的,说小腿肿些就吓到了北京专家。患者到底是发生了下肢深静脉血栓,还是骨折搓动造成了肿胀加重?就像司马懿到了诸葛亮的西城,到底是空城还是实城?血栓到底有没有?我静下心来,仔细观察。问患者小腿哪里疼的最明显,用1根手指指出。他指了骨折部位,没指小腿后侧肌肉。轻轻挤压患者小腿后侧肌肉,痛不痛?不痛。搬动患者足趾背深,小腿痛不痛?不痛。哦,我暗暗松了口气,下肢深静脉血栓时,腿部肿胀是其重要症状和体征,但小腿肌肉疼痛、肌肉压痛,足趾背伸时肌肉疼痛也是其典型表现,这个患者没有,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患者小腿肿胀加重是骨折搓动引起而非下肢深静脉血栓。基于此判断,手术按期进行。虽然如此,去手术时仍像高考一样紧张,他不仅决定了你的命运,也决定了患者的命运。手术仍然很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证明我术前的判断很准确,但术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医院医疗条件差,医疗设备不完善,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怎么办?我每次都能判断那么准确吗?以后我是进是退?或者说是更积极努力地工作,当然也就更有可能出事,还是消极地工作,能躲就躲,能不做就不做?谁能告诉我,老天爷吗?我自己吗?我没有答案。但是我也知道答案,那就是一心赴救,不畏险途,做一名良心医生……

近期,近60岁的杜慧珍总护士长连续一周夜眠困难、乏力、心慌气短。心电图显示心肌缺血,在中心领导和全国专家的劝说下,转到拉萨总医院进一步诊治。她在给中心领导的短信中写到:“中心主任,感谢对我病情的关注和对我的关怀,今天在拉萨总医院又做了相关检查,医生的诊断是:1.高血压2.高原反应3.心肌缺血4.颈部斑块,……我非常抱歉和遗憾不能和医疗队的战友们并肩战斗。索县医院从什么都没有准备和不会准备,到现在按条款资料准备基本齐备,培训、带教、考核、查房都慢慢的在走向正轨,医院的环境也有了变化。沈政委、贾副主任和巡诊的专家们一到拉萨,就代表中心党委和官兵员工来看我,倍感温暖。拉萨总医院的院长明确表示我这种情况不适合再继续在高原了,政委看了情况也坚决要求我回内地,我就听从安排拟回京了。索县的二级创建仍是我的牵挂,人虽回京,但该做的工作还在脑中,我会和帮扶医疗队的队友们,继续一起加油。”

在这里,比蓝天白云更纯净的是医者的赤子之心,这就是我们高原医疗队的大医情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