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开锣,搜狐娱乐内容战略升级

原标题: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开锣,搜狐娱乐内容战略升级

8月24日,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首站北京赛区启幕,来自北京各大高校数百位“校花”选手聚集一堂。现场不仅有“北舞”、“中戏”的科班女神同台竞争,还有清华、北大高颜值学霸线下PK。最终,100位选手晋级。

(北京赛区海选100强合影)

这是搜狐举办的第四届国民校花大赛。本届比赛覆盖全国200多所重点高校,设置了北京、杭州、成都、深圳、西安、青岛、长春全国七大赛区。所有参赛选手将接受从颜值、才艺、表演潜力等多方面的考验。而最终能冲到全国10强的校花,将有机会签约成为搜狐艺人,获得出演搜狐自制剧的机会。

认真观察,此次搜狐国民校花大赛,可以反映出搜狐视频娱乐战略甚至整个搜狐集团内容战略的某些变化。

三年迭代,方法论日臻成熟

今年的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已经是第四届,除了覆盖高校与人群更多和报名更踊跃之外,已经表现出了诸多高于往届的气质。

在现场,一位热情洋溢的维族少女特别吸睛,据爆料,她竟是女演员迪丽热巴的表妹苏比,(狐友ID:西卡)。现在仍在北京做练习生的她,虽然不常和表姐相见,但仍被时常关心,“刚到北京时就和我说,一个人在外不要怕,有什么困难和姐姐说。” 苏比说,不过她不想走捷径,希望通过自己拼走上“姐姐那样的道路”。

(迪丽热巴表妹、参赛选手-苏比)

除了苏比之外,现场还有几位“网红”校花颇引人瞩目。已经自带百万粉丝的她们,在比赛过程中还拿着手机与粉丝直播互动,分享参赛感受。比如,来自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朱子琦(狐友id:朱思语是小可爱),在现场自我介绍是“校园一姐”、“网上粉丝两百万”。作为专门提供美女帅哥资讯和搞笑视频的博主,朱子琦说:“做我的粉丝,养眼、有趣。”

这些参赛选手,本身就表明这一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的影响力,已经大大超过往届。

除了在校花筛选方面的经验积累之外,本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与往届最大的不同,是已经实现多维传播,并且搭建了完整的产业链。

6月9日,在狐友APP开放日上,搜狐CEO张朝阳对外宣布搜狐推出了社交产品狐友。狐友最早脱胎于搜狐新闻客户端“我的”板块,从去年开始进行独立开发,今天是“正式宣战”。

去年的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举办之时,狐友APP尚未诞生,而在8月24日的海选上,有很多的参赛选手,都是通过狐友APP知晓本届校花大赛并报名成功。

(参赛选手排队入场)

而现场各个环节,各位校花又在狐友APP频繁与粉丝互动、拉票,甚至在现场与张朝阳讨论起狐友APP的功能,其实是实现了多维传播效果。而这在往届是不可能实现的。

更重要的是,与往届相比,这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举办之时,搜狐视频已经手握多个爆款网剧IP,比如《法医秦明》、《拜见宫主大人》、《奈何Boss要娶我》,再比如即将上映、被寄予厚望的《非黑即白》。

实际上,本届比赛场地背景屏幕,就是往届校花签约演员中,通过出演搜狐自制剧而人气快速上升的孙嘉琪等三人,塑造出了召唤力很强的现场气氛。

日趋完整的产业链,不仅仅是形成了强大的参与大赛号召力,更重要的是搭建了一个高效的方法论迭代场景,让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狐友国民校草大赛,都可以实现高效的淘汰、纠偏与升级。

说起方法论,张朝阳在今年频繁提及起香港无线电视台(TVB)。

在华人的娱乐史的里面,香港TVB的强大造星模式,与华人关于香港的美好记忆永远联系在了一起——没有TVB的造星与那些优秀影视剧,80年代与90年代的香港就会黯然失色。

而张朝阳能够把TVB作为搜狐娱乐海选演员的一个参照系,本身就说明其把狐友国民校花、狐友国民校草的战略目标定的很高,而方法论层面也会以这个最高目标为鹄的而精益求精地进行迭代。

精雕细琢,助搜狐内容战略再起航

8月初,张朝阳曾经提到,搜狐在第四季度有望盈利,这主要取决于媒体与视频是否可以保持亏损的持续减速。

媒体与视频,其实就是搜狐内容战略的两翼。从这角度,便不难理解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对搜狐的重要性。

(大赛现场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

在媒体内容方面,搜狐今年发力明显,在第四季度里,搜狐还要举办财经峰会与AI峰会,而作为搜狐娱乐内容的经典IP,每年底的搜狐娱乐庆典更是影响力巨大。

战略决定战术,搜狐视频的娱乐内容战略,决定了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必然是搜狐投入巨大资源的战略落子项目。

其实,关于当下国内的视频网站格局与内容鏖战,张朝阳有着独到的见解。在24日的海选现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他直言:

“过去互联网上的娱乐产品缺乏,演员怎么演都会有大量观众看。但现在用户注意力碎片化得厉害,年轻观众特别挑剔,弃剧的概率特别高。”

所以,从演员海选阶段开始,搜狐就在以终为始,努力精雕细琢每一个元素。

而那些即使入选前十并签约搜狐的校花校草们,还需要进行更为专业、更为严格的打磨。比如,签约艺人必须经过搜狐与专业机构的几个月培训,包括专门找专业的表演老师来培训。培训结束之后,可以开始演搜狐自制网络剧,但一般从男四女四开始演。比如第一节狐友国民校花十强之一的孙嘉琪,在《奈何Boss要娶我》中还是反派女二,在今年即将上映的《非黑即白》里已经演女一了。

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的精雕细琢,不仅体现在对晋级选手的专业严格的培养上,还体现在晋级标准本身。比如,在评委合议时,张朝阳会力排众议强调:

某个女选手的确有诸如主持、音乐、戏剧等领域的才艺,但搜狐自制剧的基本原则是培养可塑性强的素人,一个长板不可以成为她晋级的充分条件。

2018年,以耗资甚巨的《如懿传》与《天盛长歌》为标志,几乎所有的网剧大制作都已“扑街”,这其实视频行业进入瓶颈期的非常明显的信号。烧钱竞争下,优爱腾都盈利无望,而搜狐视频却绕道而行,利用自身的生态优势,打造从造星、拍剧再到内容制作的“小而美”闭环,这是搜狐内容战略的重要特征。

而根据三年间积累的经验,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在今年播下的种子,也必将在不久的将来为搜狐视频带来可观回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