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院线终于有能看的恐怖片了

原标题:谢天谢地,院线终于有能看的恐怖片了

夏日炎炎,燥热难耐。

解暑的场所很多,我尤其喜爱待在电影院。

最近在电影院提前看完点映的恐怖片《死寂逃亡》,小编整个人都变得清凉了。(不止是因为影院的空调给力哦)

说起来,《死寂逃亡》的来头可不小。

它改编自蒂姆·利本创造的同名畅销小说,曾荣获布莱姆·斯托克奖(恐怖小说界最高奖)。蒂姆·利本尤其擅长惊悚、科幻题材,代表作是大名鼎鼎的《异性:走出阴影》。

《死寂逃亡》的导演是约翰·R·莱昂耐迪,曾作为摄影师和温子仁合作数次。摄而优则导,他导演的作品《安娜贝尔》,成为招魂宇宙中承上启下的一环。

影片出品方康斯坦丁影业公司,成功打造过动作片《生化危机》系列。为《生化危机6》工作的顶级视效公司Mr.X,也被请来制作本片的怪物特效。

在如此强大的阵容之下,影片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

不明恐怖生物,出现在人类生态圈,造成了全球性的大恐慌。

它们听觉灵敏,一旦听见有人迹就群起而攻之,无奈的人群被迫无声逃亡。

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决定逃到人迹罕至的乡下。

比起其他人,他们有一个独到优势——精通手语。

女孩几年前意外失聪,因此她的家人都能熟练使用手语交流。

但乡下真的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安全吗?

逃亡路上又会遇到怎样的险阻呢?

这些不明怪物又是从何而来?

众多悬念牵引着观众的心,直到电影结束那一刻,可谓全程无尿点。

也许会有人觉得《死寂逃亡》的设定和《寂静之地》有相似之处,但其实它的小说和影视化都早于《寂静之地》,只不过问世稍晚。

不同于《哥斯拉》《金刚》等电影中的巨型怪物,《死寂逃亡》中的怪物飞斯波小而繁多,密密麻麻,无孔不入。它们的外形类似蝙蝠和鸟类,像蜂群一样集体飞行活动。

铺天盖地的飞斯波,让人联想到希区柯克的电影《群鸟》。人与鸟形成了二元对立关系,原本和平共处的两个群体开始了对抗。群鸟的非理性攻击,也让人类濒临疯狂边缘。电影《死寂逃亡》带来的压迫式恐惧,和《群鸟》中的恐怖效果如出一辙。

(希区柯克《群鸟》)

《死寂逃亡》中,闻声而动的飞斯波,其实是一种高概念设定。它凌驾于影片之上,决定了剧情走向。我们看的最多的恐怖片,都是“有鬼”或者“心里有鬼”;而《死寂逃亡》化无形为有形,带来了压抑的心理恐怖。

希区柯克曾谈及过一个“定时炸弹理论”,大意是:一群人围着桌子玩牌,炸弹突然爆炸,那么观众接受到的只有惊慌;如果一开始就告诉观众桌下有定时炸弹,那么观众每分每秒都被紧张情绪支配。

在《死寂逃亡》中,这个定时炸弹就是一切可以发出声音的物件。它可以是人的尖叫,可以是狗吠声,也可以是手机铃声。主角一家的逃亡之路,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种不可控声音的干扰,而任何一种干扰都能引来飞斯波。

作为恐怖电影,《死寂逃亡》的一大优点就是身临其境之感很强,这得益于电影拍摄的大量主观镜头。身处在万籁俱寂的电影院,观众拥有主角的视角,更增添了沉浸式体验,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电影的后劲有多足?走出电影院后,小编会不自觉地做出一些无声动作。

除了观感上的恐惧,电影对人性的刻画也花费了不少笔墨,比片中怪物更可怕的,是趁机兴风作浪的邪教组织。

举国混乱一片,反倒给了他们为非作歹的机会。他们在各地发展信徒,狂热地举行排除异己的献祭仪式。飞斯波是一群没有目标、到处乱撞的生物,邪教组织却是侵蚀人心的团体。

相比较而言,人祸比天灾更加恐怖。这样的剧情设置,使得电影的可看性比很多简单粗暴的恐怖片都要强。

站在邪教组织对立面的,就是象征人性之善的主角一家。不管是父母,外婆,还是姐弟俩,无一人在生存战中掉链子。他们沉着冷静,智勇双全,度过了每一次难关。

父母两人是战斗主力,规划着全家的逃生路线;姐弟俩负责查找资料,战斗技能满格;外婆是不拖后腿的替补,帮助大家善后。他们各自担当着不同的角色,互帮互助,勇于自我牺牲。支撑他们走下去的信念,除了极强的求生欲外,还有一份对家人的责任感。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红极一时的恐怖片《招魂》,同样以一个家庭的经历为主线,彼此间的情感羁绊为副线。《死寂逃亡》中充满爱的温情一家人,迫于形势不得不走上末日逃亡之路,恐怖之余也能让银幕外的观众倍感温暖。

他们如何互相扶持,在怪物和邪教的双重恐怖下顺利脱身?这里便不过多剧透了,《死寂逃亡》能引进内地院线,是广大恐怖片爱好者的福利,8月30号记得走进电影院观看哦!

(《招魂》和《死寂逃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