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原标题: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本文撰稿为《之我精神导论》作者

(注:之我或灵魂之我——灵魂之王、灵魂的主宰、灵魂的主人、哲学之我或哲学层次的我。)

30年前的《第三次浪潮》给世人心灵造成的冲击,其影响至今仍然连绵不绝。托夫勒回忆:1980年我们在《第三次浪潮》中写道,越来越多的人将在家办公。两年后《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文章说,在家上班的预测太牵强。几年后《纽约时报》又在头版同样位置刊登一篇文章说,人们的确已经开始在家办公了!有关未来教育模式,托夫勒在回应采访时说:目前美国和西方乃至中国的教育模式还是一种为培养工厂工人而设计的模式……直到今天我们的学校还在履行这一使命。比如,孩子们必须按时上学,他们必须反复背诵,大量学习活动都是重复性的。跟19世纪相比,今天的经济模式已经大相径庭。关于我们是否应该有强制性教育,我想美国各界早晚会展开一场激烈的辩论。同时我们还应该认识到,并非所有重要的学习活动都要在学校完成。

话说,需不需要学校暂且不议,但学校的功能将被某种事物部分取代也许是必然趋势,在这里便是我们要探讨的所谓“智脑时代”。

众所周知,科技的进步最终要表现在生产力上,而衡量生产力水平的重要指标是效率,效率的最醒目参数是时间。从人类社会所谓三个阶段来看,人们的工作效率是越来越高,比较来说所耗费时间是越来越短。从前三次浪潮看,均是人对自然开战;承接第三次浪潮,所谓第四次浪潮很可能就是人改造人的浪潮。

在计算机技术、生物技术、纳米技术、脑科技术、电子技术、能源技术等引领下,人类很可能步入智脑时代——在人脑或人体部位植入智慧芯片,或改良人脑、人器官组织,帮助人记忆并思维、判断、解析,至少人对人类已知事物能做到“无所不晓”,将世界所有图书馆、所有资料库、所有试题及解答步奏等等人类已知东西搬进人脑,或说人的智慧、精神系统中去,并为人所知、所记、所用,进而促进人类再创造、再深入、再发展。由此,人即便活几万年、几十万年都无法掌握或穷尽的知识,在智脑时代人几个小时或几天就完成了。那时,学校可能被变成俱乐部,教师90%将改行,教师演变为导师,他们将肩负所谓导师的职责了。

我们设想,假如跨进了智脑时代,所谓之我便会露出马脚,而且是非常鲜明地凸显出来。置身于智脑时代,智慧芯片及各种复杂技术将直接触及人的大脑、器官,或者将接收器、转换器、感应器等植入人体,由此影响人的记忆、思维甚至情感、情绪等精神领域,成为人类的智慧寄宿者,以致还会悄悄靠近之我。到了那个时候,之我如何反应、如何适应、如何变异,现在还不太好说。但是,如果人类到目前还不认识之我,探究并研究之我,待到智脑时代来临时才仓促应战,那么,人类的失落和悲叹就必定会远远大于遗憾了!必须提醒的是,科技对人类之我毫无疑问会产生直接冲撞。面对诱惑,人类又难以拒绝如此的高效和捷径,之我与人性的嬗变看来注定难以逆转。为保卫捍卫之我而战,事实上就是当代哲学的使命!

我们在改造世界,世界其实也正在改变我们,而后者往往为人类忽略。在这里,作为人类灵魂之王的之我,是人类保持其本色与本性的最后一块阵地了,之我失守、变色变性,人类便会全盘瓦解——人不是人、我不是我。如同打猎的猎人,自己端起枪来,自己把自己打死了。以之我论看来,就是灵魂把之我杀死——不是自杀而是另类的他杀。如果这样的话,人类悲剧的根子就是源于对之我的无知,以及对思维的放纵乃至因狂妄而疯狂。

李占春: 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小狗虎子就睡在我床下。每天早上,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它首先把我唤醒;或者说在我似醒非醒的时候,它用爪子扒我被子或用嘴直接拱进被子把我赶起来。每每这个时候,虎子眼睛会直直地望着我,把尾巴摇啊摇的,那份荡漾在眼珠子里的期盼让我难以拒绝。想想虎子,其实真幸福啊,吃好、睡好、玩好,除了发情期闹几天坏情绪,虎子好像没太多烦恼,至少比人的烦恼少,也不知要少上多少倍呢。究其缘由,虎子寄宿于我家里,关系就是人与狗、狗与人——单纯。想想看,在大千世界里,狗是比人还聪明的精灵,人征服世界,而狗仰仗于征服世界的人,狗可谓坐享其成,而人还得风里来雨里去,与自然斗、与人斗、与自己有名的或莫名的这那斗,套用现在时髦的话就是为了两个字——发展。

在我的印象里,年少时候的好多幻想、梦想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都实现了,甚至马上就快要被淘汰了,人类自进化以来,近二百年或说近二十年所谓的发展,其速度都太快了、其频率也太高了!与其同时,我们的快乐感受并没有同步同速地提高。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家里过年时才给做套新衣服,学校开运动会才给买双新球鞋,遥想当年的那种快乐、那种欣喜,现在的孩子基本上没法去领略了。在物质与精神产品都空前丰富的今天,很多很多的人对所谓“幸福吗”均报嗤之以鼻,如果将时空倒错——把今天的物质精神产品搬回往日,那时的人们或说我们,必定会奔走相告——我们进入共产社会、大同世界了!万岁!幸福啊!幸福万岁!

话说,我们人类是不是在过意自导“围城”的烦恼呢?其实不然。近代与现代以来,人口膨胀、竞争加剧,人活得越来越累、越来越现实。所谓现实就是,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争夺日趋激烈,其核心就是所谓的利益,而背后的始作俑者即是人类的之我——在错误的发展观思维引导、诱惑之下,只有攫取利益才能让之我摆脱灰暗和阴晦,利益的取得让之我一次次得意地闪烁着。尽管如此,我们人类对之我依旧还是一无所知,而争强好胜则披着所谓的发展外衣,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迷茫,之我难以休养生息,之我的疲惫绵延不绝,人又怎能幸福起来呢?

不仅如此,给世界和人类创造了丰富产品和成果的所谓发展,正在给世界和人类种下诸多的苦果——例如:污染、战乱、病毒以及物种消失、心理危机与精神错乱。由此,我们不禁要呼唤——之我,你醒醒吧!你不能也不要迷恋如此的发展,你应该独立起来,不要让过分的现实、过分的利益引向歧途了!再也不要躺在利益的催眠式席梦思上,只顾自个闪闪发光了!不要忘了,我们人类,其实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

前面,我们曾提到所谓智脑时代以及之我的困惑,但我们人类即将跨进智脑时代的门槛,这个潮流却是无人能阻挡的,届时必将会出现所谓“新人类”——智脑人。他们不光聪慧绝顶,而且能洞悉之我、驾驭之我,人类社会阶层、阶级等划分将以“新人类”为标尺,“新人类”将成为我们这个星球的精英、领导者和革命者。与二十年前的高考一样,成为“新人类”如同走独木桥,世人趋之若鹜但一时又望洋兴叹。首先,成为新人类的成本极高;其次,还存在身份、种族、国别、权利等等门坎与限制。

尽管如此,“新人类”是世界潮流。如同当年的“大哥大”,哪几个人拥有,在一座中国的小县城里绝对可以打听得清清楚楚。现在,手机取代了“大哥大”,已经普及成为小学生手里的游戏工具。同样,“新人类”今后也将呈现普及态势,只不过档次有别罢了。值得庆幸的是,“新人类”对于之我的认识将会普及并提高,对之我的固守、驾驭、调剂也将会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和议事日程。由于之我理论为世人所理解、所发展、所接受,和平与和谐将为人类发展的主旋律和终极目标所认可。在这里,“新人类”可谓使命神圣,他们将发挥举足轻重的决定性作用。

如前所说,我们人类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但从宇宙的角度看,地球不可能是人类永远或唯一的家园。现代以来,人类对世界的改造与对世界的破坏基本上旗鼓相当,人类的探知欲、开拓欲为何要如此密集地释放和爆发呢?假如哪一天,有颗硕大的星体贸然撞上地球,而人类又根本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结果是地球与人类共同毁灭。那么,冥冥之中,我们人类是不是与那些牲畜一般,在灾难来临之前显现所谓的征兆呢?而这个征兆,是否就是人类时下的种种不同于从前的欲望之癫狂呢?

言归正传。由于之我被利益绑架,需要闪闪发亮才能保持自身的舒逸,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也同样,为了利益就必须竞争。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最大、最显实力的竞技场当属近地太空,角色的扮演者是卫星、飞船、空间站、导弹攻防御系统等一系列技术。设想,随着空间技术、材料科技、能源及所谓能量场技术等等突破,在太空搜索及偶然因素使然下,哪天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人类终于发现了适宜居住的另个星球,而人类所拥有的技术正好歪打正着地被运用上了。

于是,我们的新人类便会有计划、有步骤地踏上星际之旅,开启太空移民的新大陆时代。依据现有的知识和观点,星际之旅从某个角度看就是死亡之旅,但在“新人类”那里至少有两大法器:其一是成熟的克隆技术,其二是完善的之我理论。克隆让人死而‘复生’,‘之我’让人藐视死亡,在惊险的航程中、在陌生的另个星球上,我们人类的探险先驱们就不会被寂寞、孤独和恐惧打倒了。遥瞰新大陆、展望新人类,之我论必将大有用武之地。不论今天还是明日,它将福佑您——驰骋在哲学的沃野,陶醉于哲人的胸襟。

李占春:新人类与智脑时代————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