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用“协同”发现数字化转型新大陆

原标题:钉钉用“协同”发现数字化转型新大陆

1911年,美国管理学家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的《科学管理原理》面世后,管理成为科学并被广泛运用到企业及各个领域。作为工业时代的产物,泰勒强调组织间的分工,认为只有每一个成员发挥最高的效率,争取最高的产量,才能实现最大的利益。

但互联网技术和数字化的发展,引发了市场需求变化和信息交互方式的变革。颠覆式创新变成了常态,不断的重构着组织的关系。与之相应的,组织的管理者们需要一套新的管理方式。

管理大师德鲁克在《管理》中提出,要想卓有成效,必须要与他人协同作战。而调研机构IDC的一项研究也表明,未来的成功,以下三要素一个都不可少:有效的伙伴、正确的定位、符合团队需要的团队协同应用软件。

协同管理,看起来十分不易,但又不是难事。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产品副总裁朱敏说,他们用“钉钉群”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8月10日,星期六,朱敏抽了个空去剪头发。头发剪到一半,钉钉响了起来。是杭州的团队向他反映,利奇马台风登陆了,影响了当地的出行安全。

作为嘀嗒的值班安全总裁,朱敏立即在钉钉里拉了“利奇马台风应急响应群”,“Ding”了安全生产负责人、城市团队,产品、运营、PR、技术、客服的负责人。5分钟内,团队全部就位。随后,他们召开钉钉语音会议,汇总气象、公共交通、线上数据,技术准备等情况,分配任务,最终顺利停运了8个城市的相关顺风车城际业务,并发布了相应的通告。

朱敏统计了一下,这次应急响应,嘀嗒历时78分钟,共有24人进群,95条沟通记录,9次“钉”,群内建立3个后续“钉任务”,全程没有打过一个电话。

现在的市场环境,已经很难用单一部门来解决问题,部门边界模糊,要求跨部门协作。因此,嘀嗒的方法就是,协作建群,用问题构建组织。”朱敏说。

在中国,已经有千万计的组织在像嘀嗒一样进行管理。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钉钉商业生态系统及经济社会价值报告》,截止2019年6月30日,钉钉企业组织数已经超过1000万,有2亿人在钉钉上工作。平均起来,在国内每4家企业组织中,就有1家在使用钉钉,每6个人中就有1个人是钉钉的用户。

三个协同

在数字化浪潮扑面而来的今天,企业组织如何完成数字化转型,实现以人为中心的智能协同,已经成为中国广大企业亟需跨过的门槛。

而针对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组织会面对各种问题和挑战,国际咨询公司、权威学术机构等做过多轮调查,其结论都差不多:包括系统分割、数据孤岛、遗留系统、IT与业务融合等。

安筱鹏认为,面对这些挑战,对于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实现从局部优化走向全局优化。今天,无论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本质都是要解决在企业内部、产业链和产业生态的集成和协同问题。

“关键词就是协同、高效以及价值和信息的无损耗传递。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些,那么我们这个组织就会变得非常官僚和效率低下,会变得非常没有价值。”复星首席信息官的梁剑峰说。钉钉不仅实现了企业内部跨部门的高效协同,更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连接供应商、供应商的供应商、销售商、代理商、消费者的平台。

2014年,随着复星集团正在全球化布局的推进,以及产业链的不断完善,公司的管理变得极为复杂。

一些列的协同问题摆在了梁剑峰面前:如何让分布在各个国家、各个行业的企业相互融合?如何让跨时区、跨企业、跨行业的员工能够有效沟通和协作?如何让每个业务信息和决策都能够打穿整个庞大的组织实现上下自由传递和落地?如何让每个企业和部门实现和其他企业和部门之间的有效协同和价值创造?

经过多次讨论、研究后,复星先从组织实时在线开始做起。2014年,复星与钉钉建立合作,先实现了7万多名员工的实时在线。梁剑峰发现,当员工都实时在线后,再遇到需要跨部门、跨企业协同时,他们就不用再像传统组织中那样一级级找上去再一级级找下去了,而是可以非常高效的直接进行沟通和协同。

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又尝试不断打破组织的边界,并强调在沟通中“信息不加工、不过滤,完全透明”。现在,复星很多企业又在推进数字化运营能力建设,让运营数据不再只是为18%的中层管理人员服务,也服务于高层管理者和底层员工。比如,会在数据平台在告诉导购人员,需要为客户做什么进一步的服务,同时通过针对每个门店和员工的绩效排名来推动每个员工参与组织的进化。

而这与陈春花的理念相似。陈春花认为,今天,技术带来了互联互通,导致企业内部多元分工,而企业与用户之间多向互动。在这个新世界里,企业与用户之间,应该有一条新的合适的交互途径。而淘宝、AppStore、Facebook等云平台的运行,说明用户已经是积极能动、有能力、有判断、有选择的协同价值共创者。面对这样的个体,组织需要的不是管控,而是赋能。

今天,有了钉钉的工具进行保障,复星已经不需要通过大量面对面的会议就可以高效运转。而在和钉钉一起走过的这5年多时光里,梁剑锋也感觉到了,未来组织的协作和管理机制在不断发生深度的变化和重构。

随着3G、4G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在线成为常态。即将进入的5G时代,在线将成为存在的基础。”无招表示,“钉钉的五个在线,让组织内所有的人财物事流程和数据全部打通,人与物、人与事、物与物、事与事等各个环节之间从传统的协同变成了智能协同。”

而梁剑锋对未来满怀信心:“我们相信,有着钉钉的陪伴,不断推动我们组织、员工、客户、产品和服务的不断线上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我们组织总有一天会实现我们当初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智慧生命体’。那时候每个企业内的有企业家精神的员工,可以高效根据客户需求,自由组合我们组织内部的各种资源,创造出各种独特的价值,整个组织不再依赖于一到两个管理者,而是自发地进行组织和进化。”

百分之一的成本

随着企业服务市场不断发展,市面上有了越来越多的针对企业信息化、数字化的解决方案。

但是,很多解决方案都还是停留在碎片化供给阶段。无论是CAD、ERP、CRM,还是MES、WMS等系统,尽管这些软件和解决方案提供商都在努力拓展覆盖的环节、领域、范围,但相对企业的诉求仍然是一个局部方案。而且造价高昂。

在上海浦东,东方希望集团以一种想不到的方式完成了从传统到数字化的转变。

东方希望业务涉及农业、化工等多个行业,在全球各地有150多家公司,员工26000人,去年年产值超1100亿元。

东方希望集团的首席信息官黄兴胜提到,过去,制造业的数字化程度很低,严重制约了行业的发展。

在传统的管理方式下,企业的通讯录,每个部门都需要一个一个录入手机通讯录,单独打印纸质通讯录,然后下发。由于企业各项制度、标准以及指令,都是通过发文、张贴、逐级培训,不仅效率低下,效果也很难让人满意。如果当出现发电厂汽轮机转速异常,电流电压负荷异常,原料采购价格异常等,需要及时处理时还得找人翻通讯录,再通过发短信、打电话的方式找人处理,导致沟通效率低下,甚至会给企业带来重大安全以及经济损失。

统计显示,由于信息逐级传递必然导致信息的衰减,一线人员接收到信息的全面性和准确率只能达到50%左右,从而使管理失效。

“对我们而言,沟通既是工作,工作既是沟通。协同不畅,在制造业是会出大事的。”黄兴胜说。

2016年,东方希望开始了基于信息化平台管理的改造。当时他们有两个方案可以选择,一个是采用全方位的高效协同软件,但是将会耗资巨大。另一个就是钉钉。

经过了研究和讨论后,他们最终选择了看起来成本更低的钉钉。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成本会降低这么多。他们的一个同行花了9000万购买了某国际知名公司的软件系统,不到一年就黄了。东方希望基于钉钉开发做的集团部署,一共花了才不到90万,而且运行到现在,管理体验都非常流畅。

“我想分享一个心得,就是,千万别只听软件公司的,任何软件都是管理思想的体现。如果你自己的企业、你自己都没有管理的思想、企业的核心价值,你靠软件去做管理,那多半是白花钱。”黄兴胜说。

到目前为止,东方希望在钉钉上建设了52个小程序,包括考勤管理、钉钉订餐、人事管理、薪资查询、证明开具、智能生产管理、MES系统等。实现了互联互通互控的闭环管理。“我想这就是数据流动的最大价值,也是在信息孤岛时代无法达到的。”黄兴胜说。

实际上,低成本已经成为了用钉钉管理的一个特色。无招分享到,通过被称为“算薪神器”的钉钉智能薪酬和智能工资条,一万人的工资条3秒即可发放完成。如果是一家100人的公司,一年就可以节约相关成本13万元。

钉钉的意义在于,搭建了一个服务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平台,支持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持续转型。

更大的市场

移动互联网发展了10年,洪水猛兽般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是,在很多行业中,人们的工作方式仍然非常的原始,

在一个小网吧,网管通过系统会知道用户在使用哪台机器,使用了多少时间,叫了可乐还是泡面,泡面里加没加肠。订一份二十块钱的外卖,通过系统可以知道商家是否接单,送餐的小哥到了哪里。但是,在动辄过亿甚至几亿的制作的影视圈,如果你问任何一个人,此时剧组在干嘛?答案几乎可以笃定,不知道。

云尚制片董事长、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感慨,作为总制片人,自己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剧组在做什么?花了多少钱?今天开工到现在拍了几个镜头,还剩多少镜头……

他不知道,制片人也不知道,现场的执行制片人、执行制片、助理制片们都不知道。如果他想知道,只有经过一层层的询问后,才能得到一个仓促而简陋的报表。

白一骢说,看似光鲜亮丽的影视圈里,工作方式仍然非常的传统。在剧组里,人们都是靠经验在管理。他们公司里有一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年轻人,刚入职的时候,年轻人还满怀信心地认为,凭借美国顶级院校的专业素养和自己对行业的热情热爱热忱及刻苦投入,一定很快就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制片人的。但他很快发现,与好莱坞井井有条的制作相比,国内影视制作现场非常的混乱。

就在刚刚热播过的一部电视剧组中,拍摄时曾发生了一件因为管理混乱而造成延误的事情。化妆师忘记了只有在特定的时刻主角身上才有纹身出现,而当天的戏并不要纹身,他却花了好几个小时给演员画了纹身,最终全剧组的人不得不停下来,等人去找一件能够遮住纹身的高领毛衣。

“因为我们没有系统,没有体系,我们缺乏系统的梳理和管理,所以我们的流程无妨确立,我们的经验无法在最短的时间传承下去。”白一骢感慨。ERP、OA可以管理并通过管理提升品控的流程对于很多行业来说几乎是必须的基础条件,但对于临时的、松散的、拼凑的剧组来说,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

“到今天我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居然我会看到了一丝曙光。”白一骢感慨,钉钉让剧组的协同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让低端的剧组管理有了数字化的希望。

“一个实现智能协同的组织,就如同鱼群和鸟群,是一个自适应自驱动的组织,组织中各种子系统相互连接、协同,各种力量都会自然地聚合和离散,实现远超个体能力的综合效能。”无招说,未来组织大会将成为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未来工作方式的风向标。

统计数据显示,今天美国2000万家企业已初步实现了数字化,而中国4300万企业中,仍有90%以上处在纸质办公时代。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而作为数字化转型2.0时代的一个平台级的引领者、推动者,钉钉带来最大的价值在于优化沟通方式、重建协作方式、推动组织变革,发起并支撑一场组织变革的转基因工程。它不仅实现了企业内部跨部门的高效协同,更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连接供应商、供应商的供应商、销售商、代理商、消费者的平台。从“分工”到“协同”,钉钉也用“协同”发现了一个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新大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