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给儿子“割包皮”?低于这个年龄先别动!

原标题:排队给儿子“割包皮”?低于这个年龄先别动!

在解答男宝宝包皮的一系列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客观的了解下“小鸡鸡”的结构,这样咱们再聊后面的知识,就不会有太大阻碍了。

包皮实际上是一件双层“夹克”,它的外表面的普通皮肤部分,医学上称为“外板”;外表面继续延展内卷形成类似粘膜样、更加薄嫩的“内板”,内板往往会呈现粉嫩的颜色。

为什么要认识包皮内板与外板?

因为包皮外板基本就是正常皮肤,角质层相对于内板厚,分泌物也能被及时清洗掉。

而包皮内板则相反,角质层薄,肉眼直视有近乎粘膜一般的“既视感”,同时内板由于角质纤薄,在暴力外翻的情况下很容易出血。

所以年龄小的孩子,包皮不可以强行上翻!

家长们总是看到宝宝在排尿的时候从包皮口射出尿液,认为这就是尿道口。实际上,尿道口和包皮口是两个不同的开口,属于不同的概念。

在包皮口和尿道口之间有一个腔隙,称为包皮腔,正是这个腔隙的存在,常常残留有部分尿液成为细菌、微生物滋生的温床,让男宝宝常常出现包皮炎。

01包皮这件“外衣”有什么用?

近几年家长给孩子“割包皮”的热度一直有增不减,这听起来包皮好像没啥用,其实正常长度的包皮还是很有用的!

物理防护:能够外包着一层衣服,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包皮它具有保护能力。武士上战场,总是要穿一层盔甲吧?包皮能够保护神经分布非常丰富的龟头,避免外部的摩擦与刺激。

移植材料:包皮作为移植物,可以修复损伤部位的皮肤。甚至作为组织工程学的原料,成为“种子”材料。

此外包皮可能有免疫防御、提高未来成年期性福生活的可能性。

02 包皮垢要清理吗?

常常有家长咨询:“发现孩子生殖器鼓起一个小丘丘,这是什么东西?”网络上接到的同意义的咨询,答案往往都是包皮垢。

包皮垢形成机制是包皮内的分泌腺(类似皮肤的汗腺)的分泌物,混合了包皮脱落的上皮细胞形成的。

那有人会问,这个看起来起来脏脏的 ,需要清理掉吗?

包皮垢可以理解为皮肤表面的排泄物,其本身是没有什么危害的。

相反,包皮垢具有分离龟头与包皮内板之间黏连的生理作用,使得让“外衣”不用一直穿得紧紧的。

如果包皮垢没有影响排尿的尿线,没有导致包皮口的感染、炎症,是不需要干预或治疗的。

★当出现这些情况时需要干预:

1、包皮垢导致反复包皮炎;

2、包皮垢挡住尿道口,造成排尿困难、尿线细小、排尿像是花洒水龙头,导致尿湿裤子。

03什么是包皮过长?什么是包茎?

包皮过长和包茎都分为病理性(有疾病的意思)和生理性(正常人的意思)。当宝宝的包皮不能上翻显露出完整的龟头,就要考虑是包皮过长还是包茎。

反之,只要上翻能够显露完整龟头,就不考虑包皮过长/包茎,也不需要任何治疗。

在实际临床工作中,病理性包茎的发生概率要远大于病理性包皮过长,这一点在专业教材、专著里也能得到反映。

国内小儿外科学经典教材《实用小儿外科学》、《实用小儿泌尿外科学》;国外经典教材《Campbell Urology》都有专门的章节介绍包茎,但是并没有专门章节写包皮过长。

所以,如果以“包皮过长”为诊断就直接要求手术,是非常不合理的。

包茎有照片:包皮口(尿道口被包住,必须上翻包皮,才能显露);红色箭头指向包皮的狭窄环。

至于包皮过长,其实1岁内的孩子,都处于包皮过长的状态。

因为此时不仅龟头和包皮之间存在黏连,往往包皮也太长,无法轻松上翻显露龟头(暴力上翻,可能会有部分孩子显露完整小象头,但孩子往往由于疼痛而剧烈抗拒,并且会伴有包皮轻度撕裂、出血)。

包皮过长和包茎是否会同时存在吗?

会的。特别是年龄小的孩子,年龄越小,两者同时存在的几率就越大。

04包皮过长和包茎都需要手术吗?

几乎所有男孩子刚出生时的“小鸡鸡”都是紧裹着“夹克”的,也就是都是包茎状态,这是上帝赐给孩子的一层保护套。随着年龄增长,阴茎本身在“荷尔蒙”的作用下增粗、增长。

所以包皮过长和包茎,绝大多数不需要手术,因为多数孩子随着年龄增长,龟头自己会显露出来。

过早的干预,进行手术,变相剥夺了孩子正常成长的时间、空间这对孩子并没有什么好处。

随着孩子的成长,龟头会借助以下几个机制帮助自己突出重围:

包皮垢:出生后的新生儿,随着年龄增长,包皮内板所具备的分泌功能就会分泌皮脂,这些皮脂会混合脱落的上皮细胞,就形成了包皮垢,像是在包皮和小象头之间堆砌的起来,慢慢的鼓包起来。

生长速度:孩子的包皮生长速度显著的慢于阴茎生长发育速度。外面的皮肤开车速度慢,里面的小象开车速度快,两个速度。最终车速差异,会让小象异军突起,可以想象吧?

晨勃:每一位男性在早上睡醒前的一段时间都有“”晨勃“”现象。晨勃的时候,也是小笋芽顶开“泥土”的日常锻炼。每天顶一顶,狭窄的包皮口、包皮环终究会被顶开。

哪些情况下需要做包皮手术?

我们经常说的包皮手术,通常是指包皮环切术。

包皮环切术的适应证已经争论很长时间了,北美的AAP(美国儿科协会)支持新生儿包皮环切术,但不作为常规。

而欧洲国家,特别是生活环境更优越的北欧,是反对AAP的看法。所以,即使是各国儿科协会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神仙打架,各有看法,很难达成一致共识。

以下引用up to date的描述,当孩子出现这些指征时可以考虑包皮手术:

1. 病理性包茎(有如下表现即为病理性包茎); 小时候可以上翻,年龄增长后,却不能了;

2. 包皮口外伤、出血后产生挛缩;嵌顿性包茎(有过包皮嵌顿病史)

3. 排尿困难(需要主动用力才能将尿液挤出包皮口)复发性泌尿系统感染;

4. 阴茎勃起后,由于包茎造成疼痛;重度/复发性阴茎头包皮炎;

5. 长期尿液直流伴包皮鼓胀,用手施压才能消除;干燥性闭塞性阴茎头包皮炎;

6、短细带

但即使是以上六条,也都有相对保守且可靠的治疗措施能够替代包皮环切术。

06为什么包皮手术最好等到10岁后?

因为这个年龄,恰好是孩子青春期发动的时间点。

我们来看下方的图表:

这是我国重庆城区幼儿、小学及中学健康男性儿童青少年测量阴茎2607人结果绘制而成的生长曲线(类似体重、身高生长曲线)。

通过这张阴茎长度生长发育曲线图,我们可以很容易的观察到这两千来名孩子的共同生长特点。

0-1岁:“小鸡鸡”有快速的生长期(原点到曲线上任意一点形成的直线都特别抖、斜率很大)。

1~10岁:它的生长特别缓慢,生长曲线近乎平行与横轴。

10岁之后:即由儿童期进入青春期,此时“小鸡鸡”不仅长度增长,直径也同步变粗。线条很像突破泥土的春笋,呈现直上天霄的势头。

在进入青春期后,包皮大幅度后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春梦、遗精、晨勃等一系列让青春期男子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顶开包皮口狭窄环。

综合以上因素,遵循医学治疗的原则“no harm”,我们可以合理的推理出这么一个结论:

包皮手术的适合年龄,应该是10岁以后的整个青春期。

年龄小的孩子进行包皮环切术,由于包皮和龟头依然有黏连,手术中需要强行剥离黏连造成包皮内板和龟头均有创面。

手术后这些创面会持续的渗出分泌物覆盖龟头,并且暴露在空气中时间略长即开始出现黄黑色相间的、不规则形状的痂皮,给双亲带来非常大的精神压力。

相比之下青春期的孩子手术时,手术分泌物少、伤口愈合快,术后生活自理也更方便。

07什么情况不能做包皮手术?

这是对上一个问题的逆向思考。既然找不到统一的、可手术指征,那么统一的、不能手术指征就是包皮环切术的底线。这条底线之上,都有条件进行包皮环切术的。

这条底线在学术界还是有相对明晰、统一的认识,出现这些情况是不能做包皮手术的:

1. 先天性尿道下裂;

2. 先天性阴茎下弯;

3. 隐匿性阴茎;

4. 蹼状阴茎;

5. 凝血障碍(血液系统疾病);

08害怕割包皮,还有没别的办法?

如果孩子害怕割包皮,是否有什么办法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松解包茎?

有的。为了科普,非严谨地将治疗手段按照“侵害”人体的程度大体分为:无、有、强,三个等级。

假如单纯观察与等待的策略为“无伤害”等级,而包皮环切手术为“强伤害”等级,那么处于中间的“有伤害”这个治疗策略的常见方法有:①外用药膏;②扩张器。

一种属于化学治疗手段,一种属于物理机械扩张的方法。

首先介绍扩张器治疗方法,基本都是遵循物理扩张的方法,只是实现的的器具不一样。有使用小夹子的,通过小夹子的力度来扩张包皮的,还有的使用球囊管扩张的。

需要知晓的一点是,这些方法在国内使用的很少,没有在临床推广应用,背后的原因可以说很复杂。

09日常要如何做好男宝宝的护理?

没有任何阴茎疾病史的孩子,日常阴茎应该如何护理?

●对于新生儿及婴儿,除了提供与身体其他部位相同的护理外,包皮不需要特殊护理,定期在洗澡时用清水清洗阴茎就好。若肥皂无刺激且能安全用于儿童所处年龄段,则也可以使用。

●勤换尿布以防止尿布疹并减少皮肤刺激。

●不要特意用力上翻包皮,换尿布和洗澡时可轻柔回缩包皮,让包皮慢慢地逐渐回缩,显露龟头。随着包皮开始自然回缩,可以对包皮下进行清洁和干燥。洗澡后,应始终将回缩的包皮拉下至其覆盖龟头的正常位置,否则可能导致嵌顿性包茎。

●随着孩子年龄增长,最好由父亲指导上翻包皮、定期清洗和干燥龟头。清洗完成后应当恢复包皮至正常位置。

10上翻清洗包皮时要用多大力气?

“医生,我发现我给孩子包皮上翻清洗的时候,孩子经常抗拒,或者喊疼,到底该用多大力气?”这是我接诊时常被问及的问题。

通常这个上翻包皮的操作,在最初的3~5次应当有父亲来进行,并在上翻的同时,手把手教育孩子如何去自己上翻,并如何利用流水进行冲洗包皮口。

而上翻操作的教导者由父亲来出任,是因为同为男性有切身体会去控制上翻的力度,同时男性胆子也更大一些。

在上翻程度上,家长会说:“我实在不知道该用多少力量去上翻,已经很轻了,孩子依然会拒绝。”

现实中,孩子可能由于包皮炎导致的疼痛记忆刚刚消失,家长的上翻动作会唤起孩子的不良记忆,所以不要操之过急。

开始教育上翻的头2、3日,需要以游戏的形式让孩子接受“上翻包皮,并不引起疼痛”,例如可以对孩子说:“宝宝,小托马斯火车都要从山洞里面出来透透气,不能总憋在里面”,并利用玩具来类比。

让孩子接受这只是一种很简单的操作。

当孩子同意你上翻包皮后,前2、3次仅需轻轻翻一翻,不以清洗显露为目的,而是以孩子接受这个操作为目标。

等孩子接受了“上翻”的这个操作后,再调整目标为:把尽可能上翻包皮去清洗尿道口、龟头。

一旦这个目标确立,力度的掌握以孩子的表现为主,一边上翻包皮,一边告诉孩子有疼痛感的时候告诉你。明显引起孩子疼痛的时候,就可以停止上翻。

引起明显疼痛的感觉,就是当下能够上翻包皮的最大程度,保持住这个程度1min,之后再恢复包皮为原状!恢复包皮为原状!恢复包皮为原状!交代三遍!

参考资料

[1] Campbell Walsh Urology[M].

[2] 孙宁. 尿道下裂修复手术问题与再认识[J]. 中华小儿外科杂志, 2015, 3(36).

[3] 刘杰. 利用不同支架材料构建人工真皮的研究[J]. 中国修复重建外科杂志, 2003, 2(17).

[4] P M F. Immunological functions of the human prepuce[J].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1998, 5(74).

[5] 党治军. 甘肃省玉门市3000例3~18岁男性阴茎包皮发育状况调查[J]. 中国当代医药, 2012, 23(19).

[6] Circumcision policy statement[J]. Pediatrics, 2012, 3(130).

[7] Circumcision policy statement.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Task Force on Circumcision[J]. Pediatrics, 1999, 3(103).

[8] Andrew L F. The Circumcision Debate: Beyond Benefits and Risks[J]. Pediatrics, 2016, 5(137).

[9] 王果. 《小儿外科手术学》第二版[M].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10] 王明和. 1 015例0~18岁男孩包皮形态的观察[J]. 中华男科学杂志, 2006, 3(12).

[11] 殷国林. 1223例4~14岁台州黄岩地区儿童阴茎包皮发育状况调查[J]. 中国现代医生, 2015, 36(53).

[12] 孙程. 新疆地区包茎自愈性的流行病学调查[J]. 中华泌尿外科杂志, 2007, 4(28).

[13] Teng-Fu H. Foreskin development before adolescence in 2149 schoolboy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ology :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Urological Association, 2006, 7(13).

[14] 易青洁. 基于GAMLSS方法对儿童青少年阴茎生长发育的研究[J]. 中国当代儿科杂志, 2017, 8(19).

[15] 刘传荣. 爱阔尔达包茎扩张矫形器+包皮扩张术治疗小儿包茎的临床观察[J]. 江西医药, 2016, 9(51).

[16] 唐志刚. 气囊导管扩张术治疗小儿包茎4385例临床分析[J]. 临床小儿外科杂志, 2004, 1(3).

[17] Gladys M. Topical corticosteroids for treating phimosis in boys[J].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14, 9.

[18] Thomas B M. Pathologic and physiologic phimosis: approach to the phimotic foreskin[J]. Canadian family physician Medecin de famille canadien, 2007, 3(53).

[19] A O. Conservative treatment of phimosis in children using a topical steroid[J]. Urology, 2000, 2(56).

[20] Davidson A J, Disma N, De Graaff J C, et al. Neurodevelopmental outcome at 2 years of age after general anaesthesia and awake-regional anaesthesia in infancy (GAS): an international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Lancet, 2016, 387(10015): 239-25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