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极科考第一人位梦华:生死只在一瞬间

原标题:中国北极科考第一人位梦华:生死只在一瞬间

文/搜狐财经 图/搜狐财经

搜狐财经联合《经济》杂志“致敬建国70年”系列访谈——“致知100人”第16期(点击进入专题)

“在两极考察,生死只在一瞬间,一步走错了就完了。”回忆起首次北极科考的情景,位梦华说道。现今79岁的位梦华是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队的总领队,同时也是首先登上南极大陆的少数中国人之一。

1982年,位梦华在美国留学。出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位梦华随导师踏上南极科考的旅程。由于南极科考的缺席,彼时的中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唯一在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中没有表决权的国家。

南极科考之旅让位梦华认识到极地科考的重要性。回国之后,由于中国已向南极派遣了科考队,位梦华便将目标投向了北极。他积极上书中央,建言北极科考的必要性,更是于1991年独闯北极,为首次北极科考打下了基础。

1995年,由中国科学协会主持,中国科学院组织的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队成立,位梦华担任领队,正式向北极进发。

极地气候对人类生存极不友好:由于北极是一层大冰盖,冰缝众多,因而每迈出一脚,都有坠入冰渊的危险。“必须得有坚强的意志,”位梦华强调,处于生死边缘,如果缺乏坚强意志,即使有再好的身体素质都不管用。历时将近两周,位梦华一行终于抵达北极点。此后,中国也随之展开北极科考,目前已完成了9次北极科考。

退休之后,位梦华仍然坚持写作与讲课,他已经出版了《奇异的大陆——南极洲》、《北极的呼唤》等书。“极地考察中基础科学意义非常重大。”他说,科普与科学研究同样重要,因为科普面向儿童,而儿童是我们的未来。

本期嘉宾: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队总领队 位梦华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初中想当一个作家,为何高中时转向专攻数理化,最终进入地质学院学习地球地理勘测专业?

位梦华:人的一生是没办法预见的。初中时,我的班主任讲文学,那时因为我写作文比较好,他就鼓动我以后去当作家。我也挺喜欢写作,所以当时就觉得将来一定要走文学家这条路。

但到高中后,大家都想考大学,那时大学分三类:文史、理工和农艺。学习好的同学都去考理工,所以我思想斗争了半天,决定放弃文史去考理工。那时大家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将进地理学院称之为“误入歧途”。因为我那时并不知道这个专业的研究方向,但我从小就喜欢出去看外边的世界,我希望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所以就决心去考地质学。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1982年,你跟随美国导师第一次登赴南极,当时是出于什么机遇,使得你成为中国奔赴南极的最早一批人之一?你第一次到南极的感受是什么?

位梦华:当时我国科技落后,所以当时就提出要将科研一线的人派出国与别国合作,我是第一批访问学者。

我的专业是地球物理,研究的是地震成因和地震预报。美国人非常关心南极哪块区域有石油,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导师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南极科考,我立马就应允了。

南极拥有非常丰富的资源,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西方国家在南极科考的历史已有几百年,可是中国人还在南极科考的圈子之外。我们对南极几乎一无所知,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南极的情况,都是从第二手资料中了解到的。

南极非常干净,到处是毛毛的冰雪。从飞机上俯视南极大陆,就像在飞往另一个星球一样。南极完全是大自然,没有一点人为的东西。南极非常美,我觉得非常震撼,我想起曹雪芹写的“大地白茫茫一片,好干净。”可能曹雪芹想象中的天堂就是南极大陆。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回国之后,你向国内人介绍南极科考,都做了哪些工作?

位梦华:1984年,我国第一次派出南极考察队。1985年,我国建起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但该站并不在南极圈内,规模也比较小。

我在外访问学习两年后回到中国,我憋了一鼓劲,想尽自己的努力做好中国的科学研究。因为当时我国南极考察已经开始,但我想,我国民众对南极的了解还很少,所以我开始写一些书和文章来介绍南极的情况。我写的第一本书叫《奇异的大陆——南极洲》,在1986年出版。此外,我还写了《南极之梦》、《南极的政治与法律》等书和文章。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写的一些专著属于科普类,这对于国人对极地的认识起到什么作用?

位梦华:我们搞科研的人不愿意去搞科普,因为觉得科普是小儿科。后来我发觉,科普其实是很重要的。科学家一方面做科学研究,另一方面也要向民众解释该研究有何用处,以及为何这样做。在西方,大科学家都要写科普。所以,我们应该大力提倡科学家进行科普写作,因为孩子决定我们的未来。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1991年,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北极科考呢?

位梦华:那时我想,我国已经开始了南极考察,但地球有两极,我们不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我想到北极去考察,就提出一个科学研究的题目,叫做《两极对比与全球变化的研究》。

我得到自然科学基金会的立项,我得到三万人民币的经费支持,后来地震局的领导又支持了三万人民币,大概换成一万多美元。我就带着这些钱到北极去,那是1991年,我去的是美国阿拉斯加州最西北角的巴罗。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当时没有成立科考队的想法吗?

位梦华:那时不知道北极是什么样子。我想自己先去了解一下,然后再做下一步考察的打算。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到了北极之后,发现北极和南极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位梦华:北极和南极最大的差别是:南极没有人,北极有人。南极没有永久性居民,而北极有永久性居民,那就是爱斯基摩人。

到北极以后,我首先要和爱斯基摩人打交道。我非常想和他们做朋友,但是爱斯基摩人并不欢迎外边的人,因为他们不愿意外地人打扰他们。所以,他们一开始对我都非常冷淡,甚至怀有敌意。

后来通过科学考察,我认识了一个当地的图书馆馆长,通过他又认识了当时巴罗地区科学一把手汤姆。汤姆的科学考察站里有好多爱斯基摩人,我因此也认识了他们。爱斯基摩人对我非常好,我交的爱斯基摩人朋友也越来越多,现在我非常怀念他们。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组建北极科考队的历时比较长,你可否介绍一下北极科考队从筹备到成立,再到1995年踏上北极科考的过程?

位梦华:我从北极回来后就开始推动中国的北极考察事业。因为当时我国刚开始南极考察,加上资金有限,所以那时中央并没有要考察北极的计划。

但是我觉得迫在眉睫,后来首先得到中国科协领导的支持。1992年,我们成立了北极考察筹备组。1993年,我第二次进入北极,主要是收集野外生存的技术储备。

北极考察与南极很大的区别是:南极是大陆,而北极是运动的冰层,到处是陷阱。所以,在北极考察特别困难,要有非常严格的组织纪律,而且科考人员要得到严格的训练。

我们在去北极科考之前,先组成了一支队伍,到黑龙江松花江上拉练一个礼拜,吃住都在冰上。1995年,我们就正式开始了远征北极点的科学考察。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1995年,北极科考队首次到达北极点。这次科考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位梦华:困难有两个方面。一是我们队伍有25人,大家都想到达北极点,但到北极点只能有7个名额,。第二,确保7人都能活着回来困难很大。作为领队,这两方面的困难都压在我的头上。

在冰上,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危险,因为冰在风力吹动下是不断运动的。我们往北一天大概能够走十几英里,可是走完一看,最后可能只往前走了几公里,因为冰层又把我们带回来了。

冰层很可能会撕裂成冰缝。冰缝上很快就会覆盖上一层薄冰,然后再下一层雪,冰缝就完全看不出来了。如果走上去,人一下子就会掉进冰缝,下边是四五千米深的大洋。即使你能爬上来,身上也会立马结冰,很快也就休克过去。

有一天,我右脚一下子踩进冰缝,但幸运的是,我左脚踩在未破裂的固定冰层上,我把右脚拔出来时,脚上的水很快就结冰了。像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

北极考察不仅非常危险,而且非常辛苦。我们每天只能睡四个多小时,一天只能吃两顿饭。此外,我们搞科学研究的人还要收集标本。晚上睡在帐篷里,呼成的水蒸气变成雪花再落下来,早晨起来一看,睡袋上就盖着一层雪。

经过这种冰上的生死考验,我们科考队队员都成为了生死之交。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那次科考,走到北极点总共花了多长时间?

位梦华:我们从北纬88度出发,距北极点222公里,但我们实际走的距离至少有五六百公里,甚至更多。我们走了大概十三天才到达了北极点。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你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考察是在南极还是北极?

位梦华:南极、北极都有。在南极时,我们的飞机碰到重力风,风从上往下吹,飞机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哗”地向地上撞去。我看得非常清楚,飞机头朝下向冰川撞去,冰川的硬度和钢铁差不多,撞上就会爆炸,那大家都完了。

但是,驾驶员一点也不慌张,他紧紧抓住操纵杆,眼看飞机就要撞到冰川时,风速突然减小了,他又把飞机控制住,然后开始慢慢上升。这时我们才喘了一口气,我们活过来了。

在两极考察,生死只在一瞬间,一步走错了就完了。在那种情况下,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否则身体素质再好都没用。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目前我国在北极跟南极的科考都取得哪些成果?

位梦华:极地考察首先是基础研究的问题。基础科学意义非常重大,比如我国目前在南极建设第五个考察站,配套条件比其他国家都要好得多。

我们在北极也考察了好多次。2004年,我国在斯瓦尔巴德建了一个考察站,每年都可以直接到北极去考察。我国刚发表《北极政策白皮书》不久,把北极归入“一带一路”战略当中,与俄罗斯也正在合作建设冰上丝绸之路。

目前在北冰洋,我们和俄罗斯合作建立了亚马尔气田,每年可以输送给我们400万吨天然气,这对我们的经济发展而言非常重要。而且,北冰洋的航线很快就会开通,从我们中国东部到西欧,每趟可以节省12-15天。(编辑/袁昌佑)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搜狐财经与经济杂志联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访谈。)

IMF前副总裁朱民:改革者从不墨守成规|“致知100人”01期

对话张近东:企业转型要有超前规划,要谋定而后动|“致知100人”02期

对话倪光南:追赶发达国家芯片产业,要做好长期准备|“致知100人”03期

对话赵梓森:5G无法取代光纤通信,至少还要用2000年|“致知100人”04期

对话蒋锡培:企业创新要对标全球最好的企业|“致知100人”05期

对话陈晓龙:企业不要急功近利赚取利润|“致知100人”06期

对话宋志平: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有担当|“致知100人”07期

对话邓亚萍:企业家与运动员都需要有拼搏精神 | “致知100人”08期

对话陈经纬:企业经营要“有多大力量做多大事” |“致知100人”09期

对话沈晖:用户要克服电动车不安全、充电麻烦的偏见|“致知100人”10期

对话茅忠群:我为什么坚持企业不上市,不打价格战?|“致知100人”11期

对话海闻:企业家要把对社会的贡献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致知100人”12期

陈泽民:企业要对政府、银行讲诚信,要善待员工和消费者|“致知100人”13期

对话彭森:产权改革是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房产税不会增加地方政府收入|“致知100人”14期

对话邹至庄:好的经济学家需要一流大师的锤炼|“致知100人”15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