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张宗昌的诗,大家都笑了,再一看胡适的诗,发现张宗昌写的好

原标题:看到张宗昌的诗,大家都笑了,再一看胡适的诗,发现张宗昌写的好

众所周知,在我国古代凡是帝王,无论是识字与不识字的,只要穿上龙袍坐上龙椅,找到九五之尊的感觉之后,都想在艺文或者诗词上表现一下自己。这或许与封建王朝对帝王的预期有关,凡为天子,御临天下,立万世基业,必以文治武功彪炳史册,才能称作明主。然而,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数百个皇帝,成气候的少,不成气候的多,所有的的昏君、庸君坐上皇位后,都觉得自己文韬武略,而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莫过于的写诗!

可以说对于统治者写诗的毛病,由来已久矣,直到近代民国时期各路军阀仍对作诗乐此不疲。在北洋军阀中,就有这样一位地方军阀,主政山东时土匪作风丝毫不改,政绩更是无建树可言,每天只知道东拿一点,西捞一点,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为了不枉来山东一趟,他便热衷起附庸风雅事情,动不动就写写诗,吟诗作赋一番,这个人正是民国史上奇葩军阀张宗昌。百年中国,诗人成群,但象张宗昌这样仍有诗句流传、仍被人惦记的“诗人”却寥寥无几。

民国奇人张宗昌,出生于山东省掖县(今山东莱州人),幼时曾接受短暂的私塾教育,这就为后来张宗昌能读书作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时私塾先生祝修德为其起名张宗昌,乃是昌盛张氏家族之意。少年时代的张宗昌家境贫寒,后又遇母亲改嫁,因此他经常衣食无着,饱尝了挨饿受冻之苦。为了生存,年少的张宗昌曾为地主家放过牛,也当过放铳手、酒计等。童年生活上的不堪经历可以说让他饱受人间冷暖,同时磨炼了他的意志,增强了他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胶东等地又遇荒年,民不聊生,年仅18岁的张宗昌逃荒到东北谋生。张宗昌先在抚顺挖煤,后又应招到中东铁路当筑路工,最后有幸到海参崴当汽车工人。当时,由于张宗昌身材高大,膂力过大,擅长枪法,又天生一副绿林豪使的个性,交朋结友,挥金如土,所以很能得到当地流氓地痞的拥戴。随着在当地威信的提升,张宗昌又自学俄语拉拢了一批败逃中国的白俄队伍。经过不懈的努力,张宗昌的命运终迎来转折点,辛亥革命后,张宗昌带领数百的队伍投奔山东民军都督胡瑛,任光复军骑兵独立团团长,自此以后,他的人生便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民国乱世中,张宗昌凭着自己的聪明和运气,一步步高升,至民国七年(1918年)已经升至暂编陆军第一师师长,达到自己人生的一个顶峰。 然而,张宗昌的仕途也不都是一帆风顺,在两年后他奉命率部下入江西,与江西督军陈光远交战,结果由于异地作战竟被陈光远打败,部下四散而逃。没了军队的张宗昌只能寄人篱下,投靠直鲁豫巡阅使曹锟。曹锟本想收留张宗昌,但却遭到直系将领吴佩孚的反对,一怒之下张宗昌远赴奉天投靠枭雄张作霖,自此由直系转到奉系。

投靠张作霖后,张宗昌在战场上屡立战功,很快便得到张作霖宠爱,并将张宗昌部改为奉天陆军第三个旅,下辖四个团。从此以后,张宗昌官场连连看好,直升至山东督军,成为割据一方的土皇帝。然而,在独霸山东三年中,他好色成性,为所欲为,干了许多荒唐事,成为祸鲁的著名地方军阀,至今为人诟病。由于他流氓成性,南方报纸曾给了他一个“狗肉将军”的绰号,后来看他打仗一败即跑,又给了他一个 “长腿将军”的别名。

在北洋军阀中,张宗昌可谓是彻头彻尾的反派人物。但是当他升任山东省军务督办和山东省主席后,张宗昌也做了点好事,比如他在济南期间非常重视教育的发展,由他主持合并组建了新的山东大学,自己还曾挂名校长。此后军阀张宗昌或许是觉得身为孔圣人的父母官,不带点斯文,白白掌握了山东省,于是他特地拜清朝状元王寿增为师,学习书法与诗文。还别说,经过一番苦练之后,张宗昌的诗歌功力大进,遂一部《效坤诗集》横空出世。

说到张宗昌写的诗,许多人二话不说就是一阵耻笑,因为看过他的诗的人,都会打心里觉得那根本就不是诗,尤其是张宗昌出诗集这件事情,更是让许多人打心里看不起,一个军阀,出什么诗集了,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可是大家有所不知的是,就只这个张宗昌,写诗的水平竟然能和倡导“白话文”胡适不相上下,甚至有些人看过张宗昌的诗后,再看胡适的诗都觉得张宗昌写的好!

下面就送上张宗昌的诗:

其一《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其二《吟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镰,疑是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其三《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接着我们再一起看胡适的几首诗:

其一《也是微云》

也是微云,也是微云过后月光明。

只不见去年得游伴,也没有当日的心情。

不愿勾起相思,不敢出门看月。

偏偏月进窗来,害我相思一夜。

其二《希望》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时过;

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

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

其三《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江山如此多娇,引英雄提笔写风骚。作为“诗人”就要有诗人的范,这个张宗昌做的还不错,他也是基本走到哪写到哪,诗歌的内容就来源于他的生活实践。另外,他的诗歌类型也很丰富,说明他的“诗歌胸怀”还是蛮开阔的。除了诗歌中略带点粗话外,其诗词还是有大胆“创新”和丰富“想象力”的,尤其是那句“安得巨鲸兮吞扶桑”更是受世人赞许!

古来凡胸有大志者,莫不爱咏史言志、怀古喻今。当时正处于新文化运动时期,尤其是胡适,一度倡导自己的白话文,所以那白话文写出的诗就是那个样子。张宗昌原本就俗人一个,根本就不懂什么古文,所以他用自己的白话文写出的诗也就是那个水平了。

胡适是人尽皆知的文人,是民国的大师级人物和新诗的学者,而粗人张宗昌,只不过是个军阀,而且还是那个不怎么起眼的。因此张宗昌写诗就会被人耻笑,而作为中国十大诗人之一胡适的诗词就会被世人歌颂。可是当我们翻开书来,看看两位人物的时,就不难发现:其实除了张宗昌诗词带有粗话外,其写作水平上并没差出多少来。甚至有网友调侃,还是张宗昌写得好。可话说回来,客观地来看,文学家胡适的境界自然要高出许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