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与吃肉

原标题:养猪与吃肉

一九七0年,我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在浮山大队养猪场,在那里工作了一年零七个月,虽然从事这一行业的时间比较短,也不是这一行业的专家学者,但对传统的养殖方法还是略知一二。

我所在的浮山大队养猪场是以繁殖优良仔猪提供给各养殖户为主要目的,养猪场所繁殖的仔猪养殖户优先挑选,剩余的仔猪就由养猪场育肥出售给国家。那时养猪用的都是传统的方法,由于那时的粮食是统购统销,定人定量供应的粮食人们也需要调剂补充才能吃饱肚子,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粮食给猪当饲料。所以,各家各户养猪就是千方百计废物利用,猪饲料都是剩饭剩菜猪草野菜烂菜叶等。

浮山所的养殖户还可以廉价购买浮山大队粉房制作地瓜淀粉的下脚料,地瓜干渣和粉浆作为精饲料,以低廉的成本将猪育肥出栏,换取收入。浮山大队的养猪场是集体企业,浮山大队养猪场利用集体企业的优势,经多方联系在江宁路的劈柴院各饭店的后院安放大缸,以方便各饭店将厨余垃圾及食客的剩菜剩饭及加工肉食品的剩余汤料倒在里面,还有制作豆腐脑的小磨豆腐渣(另有容器存放),浮山养猪场每天清早便派出用两个汽油桶焊接的专用罐驴车,将这些被称作泔水的厨余垃圾及小磨豆腐渣拉回养猪场。

浮山养猪场还派出专职人员到龙口路的市南豆腐社协助工作,其职责就是负责打扫豆腐社院内的卫生,清理制作豆腐的下脚料豆腐渣,市南豆腐社每天能产生两吨左右豆腐渣,必须当天清理干净,而浮山养猪场每天只能消化一吨多,剩余的就分配给各养殖户或与掌握其他饲料资源的大队进行交换,如每周去嘉定路的粮食局淀粉厂,拉三车玉米淀粉浆就是以豆腐渣交换来的。

浮山养猪场还将浮山大队各生产小队的地瓜蔓、花生蔓全部收集起来进行晒干粉碎用作猪饲料,还有各生产小队将向城市供菜中的不达标蔬菜送到养猪场,这些都是猪的饲料,而且这些饲料的获得基本上是不需要支付费用的。

那时收购肥猪的最低标准是一百三十斤,一般养殖户也就饲养一头或两头,从购买十五六斤左右的仔猪到育肥出栏,需要十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达到一百三十斤以上的收购标准,这就是现在所称的“年猪”。而养猪场养殖的肥猪虽然是经养殖户挑选后剩下的仔猪,但由于豆腐渣、玉米淀粉浆、泔水、瓜蔓粉等精饲料充足且能保证顿顿让猪吃饱,因此一年之内就能达到一百七八十斤至二百斤左右。

四十年前还是计划经济的年代,民生用品都是按人头或按户凭票凭证供应,每人每月供应的猪肉在半斤左右,去菜店割肉时都央求售货员多割点肥的,多数家庭都将这少的可怜的猪肉,在炒大锅菜时切上一点熬油,以便给菜增加点油水,使菜能好吃一点,如果能在炒菜中吃到点熬油的脂渣,那是嚼了又嚼不舍得下咽,那个口中留香的感觉是十分惬意的。

那时除了逢年过节能多供应点猪肉外,一年吃不了几次猪肉,偶尔能吃次猪肉那是特别期盼的事,吃起来的感觉特别香,特别享受。现在的猪肉已经不需要凭票供应了,只要有钱票就可以要瘦有瘦,要肥有肥,但是现在超市里的猪肉吃起来没有以前猪肉的香味,而且其口感也很差,肥肉太腻,瘦肉有一种发柴的感觉,因此炒菜里的猪肉我已经很少吃了,这并不是我扎煞的忘本了,确实是食之无味,没有以前猪肉的那个味道了。

我在家里基本是一个甩手“掌柜”的,充其量就是“嘉丽敦物业、物流公司”的“总干事”,家里的采购、餐饮等事务基本上都是老伴“掌权”。一日因老伴脱不开身,要我去生鲜超市割肉,肉摊的销售员极力向我推荐“年猪肉”,并保证是小时候的味道,我一看每斤才二十多元,每斤只比普通猪肉贵十多元,就要了两斤,回家后并没告诉老伴买的是年猪肉。吃饭时全家人都感觉今天的肉很香,而且口感也不错,我这才告诉家人这是年猪肉。

从那时起我家就只买年猪肉了。其实黑猪肉比年猪肉还好吃,其价格是年猪肉的一倍,四十多元一斤,就现在的经济条件也能吃得起,但我们这一代人传统的勤俭持家消费观念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是“掌权”人更为甚之,因此,只能敬而远之。

用剩饭剩菜等厨余垃圾、加工食品的下脚料养猪的做法传承了千百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现在却是违法了,传统的观念及饲养方法已经被彻底颠覆了。传统的饲料被否定了,取而代之的是以转基因豆粕为主。且加入了生长激素的配方饲料,据说现在采用的快速育肥饲料及工艺,育肥期只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使猪达到二三百斤,据报道现在的肉食鸡、鸭的饲养周期也只有四十多天。

有一次为尽职尽责的搞好“物流”工作,随老伴去农贸市场采购,其中要买点黄豆,摊主问我老伴,你是打豆浆还是生豆芽?我老伴说,有什么区别吗?他说扁的是国产大豆,可以生豆芽,圆的是从美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生不了豆芽只能打豆浆。我一听转基因大豆连豆芽都生不了,那就是说这种大豆是没有后代的呀!

现在肉食猪的饲养形式基本上都是由大型的饲养场进行规模化饲养,猪的主饲料都是添加了生长激素的转基因豆粕。联想到媒体之前报道宣传过的为参加奥帆赛的各国运动员提供的猪肉,都是经精心养殖的奥运猪,奥运猪吃的饲料都是经过严格检验的,没有任何添加剂的特供有机饲料。我们吃的猪肉外国运动员为什么不能吃?还要特意为他们饲养不含激素非转基因的绿色特供猪?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猪吃了人吃的剩饭剩菜还怕产生亚硝酸盐,使猪得病再传染给人,何况如果猪有病,在屠宰检疫过程中是可以被发现的,还是可以避免进入市场到餐桌的,那么猪以绝后的大豆豆粕为主食,猪吃了这种饲料会怎样?虽然饲养的肥猪不需要有生育能力,以前在育肥前就将仔猪无论公母进行了阉割的绝育手术,使其自幼就不知情为何物,一门心思的吃食育肥,而现在由于育肥期短,在猪还没有进入发情期前就已经被宰杀上了人们的餐桌了,所以也就没有做绝育手术的必要了。

但人们在吃了这些是以吃转基因食物为主而成型的肉食猪之肉,身体是否会有所变化?能否影响其生育能力?这个是无法在屠宰过程中检验的,现在的不孕不育症之多与饮食有没有关系呢?我们这个年龄已经无所谓了,那么我们的子孙后代呢?

但愿我这是杞人忧天。不管是不是杞人忧天,我是肯定不会再让我孙子吃这种猪肉了,尽可能的多吃一些牛羊肉,因为至少现在还没听说牛羊的饲料草是转基因的。

(作者:胡延竹 系青岛是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