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链矿机停产 疑似崩盘

原标题:贝尔链矿机停产 疑似崩盘

文|凯尔、嚯嚯、JX kin

编辑|文刀

贝尔链在币价暴涨中“一战成名”,但也一直久陷“模式币”质疑中,不看好的人始终将它划在“总有一天会崩盘”的行列中。

8月31日,贝尔链游戏挖矿停产被外界视作该项目“崩盘”,也彻底点燃了投入者的不满情绪。一份流传在维权群中的统计显示,投资者亏损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网上随之也传出“贝尔链跑路”的消息。

昨日,该项目的创始人、首席框架师Ray否认了跑路之说,对于维权者的亏损信息,他表示“并不符合团队核实的情况。”他认为,投资者的反应是游戏生态一次性释放红利、进而引发市场抛盘带来的信心不足所致,“但这是贝尔链‘去模式化’必须要走的一步。”

靠“模式”博得市场关注的贝尔链如今想要“去模式化”?从当前的市场反馈看,这样的决策并未能获得参与者的理解和信任。

“矿机”停产引爆投资者怒火

投资者判定贝尔链“崩盘跑路”的主要依据指向“矿机”停产。

对用户来说,最主要的“矿机”是这个“游戏公链”项目生态里的游戏产品。以贝尔链主推的《超级富豪》游戏为例,玩家需要先投入ETH买游戏里的商铺,商铺产贝尔链发行的BRC代币,即挖矿;BRC可以提至交易所变现,游戏曾承诺过回本周期,类似玩法的游戏还有《环球城》。

如今,“矿机”停了。

8月31日,贝尔链发布公告,将关停生态中所有游戏的BRC产出,玩家将以一次性产出的方式得到收益。从官网看,此次“一次性产出”的BRC为1.522亿枚。

这让投资者难以接受。华凯(化名)告诉蜂巢财经,官方返的币只是“矿机”建设成本的十分之一,对玩家来说是杯水车薪。

除了“产币”渠道关闭外,让投资者备受打击的还有二级市场不断下行的币价。非小号数据显示,BRC在7月9日走至历史最高点129.75元;2个月不到,9月1日,BRC已跌至8.72元,跌幅高达93.27%。

华凯透露,他投入总金额在22万元,现在手里的币只能卖出去1万元左右,整体亏损了20多万元。

一份流传出的维权群截图显示,多名疑似贝尔链的投资者提交了相关投资信息。从截图看,他们的亏损从几万到数百万不等。

杜成(化名)是大额亏损者之一,他提供了在贝尔链游戏里充提记录“总共投了320万元,亏损了290万。”他从7月底就隐约觉得不对劲,“矿机实际从7月30日就不再产出BRC,官方的解释是贝尔链主网即将上线,ERC20的BRC需映射到主网上,故暂停产出。”

原本,他对恢复BRC挖矿还抱有期望,但后续的公告直接让幻想破灭,“跑路传闻”更是加剧了他的恐慌。

前十名地址7日内没有减仓动作

蜂巢财经在以太坊浏览器上查询发现,目前,BRC共有91,435个持币地址,其中,前十名持币量占总流通量的64.31%。非小号数据显示,前十大持币地址中,7日内没有减仓动作,4个地址有增加持仓的记录。

Ray称,在一次性释放产出时,项目方曾建议投资者不要一次性出售,“等待合理的时间出售,不但能够回收成本,还能获取更多的收益。”

但一次性释放红利无法令维权者平息下来。网上一度传出“下线维权者砍了上线”的血腥图片,不过,经查证,该图片是微博用户“沿河新闻”发布的一则有关夫妻离婚纠纷博文的配图。

网传“下级砍上级”图为一离婚纠纷事件的博文配图

尽管并不相信网上流传的“砍人”事件,但亏损了30多万元的魏一鸣称,投资者的不满和维权都是事实,“很简单的道理,就像我去买一件商品,没用多久,卖方就说这个东西用不了了,我肯定要维权。我现在背着银行贷款,利息都还不上。”

贝尔链用户中有很多人并非币圈用户。魏一鸣告诉蜂巢财经,“我不懂区块链,之前也没参与过币圈投资,只知道可以赚钱。”6月份开始投资贝尔链的他,本来3个月就能回本,如今他不得不加入维权行列。

他反思道,“我们是一群贪婪的受害者,现在有非常多的玩家准备维权,我觉得成功率也不是很高。“他希望维权行为能警醒其他人,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

主网正式上线后BRC不涨反跌

如果查看BRC代币从上线交易所至今的表现,可以看到,大部分时间,BRC的走势都足够稳定,一度挤进数字货市值排行榜前十,超过了波场、HT等明星币种。

去年4月,贝尔链基金会成立。1个月后,白皮书1.0版本发布。2018年10月19日,生态通证BRC全球首发,随后登陆ZB交易所。与此同时,贝尔链首款游戏《超级富豪》上线。

在BRC进入市场的11个月时间里,它有9个月都处于平稳运行或上涨的状态。倚靠《超级富豪》等游戏的火爆和强大的吸金能力,BRC的盘面一度漂亮极了。从起初的6元,一路涨到7月中旬的129.75元,BRC带给了早期投资者超过21倍的回报。

今年6月,贝尔链宣布主网正式上线公测。8月15日,贝尔链主网正式上线。对于一个公链项目而言,主网上线,无疑是里程碑的一步,也是巨大的利好。但结合盘面来看,贝尔链主网上线似乎起到了反作用。这期间发生的变数值得注意。

从7月17日开始,BRC开始急剧下滑,直到跌至如今的8.72元。如此来看,这个时间点具有很强的“分界线”意义,从7月中旬到如今的1个半月时间,贝尔链发生了什么大事?

BRC价格在7月17日开始迅速跌落

如前述投资者所言,7月30日,贝尔链突然宣布暂停挖矿。理由是主网启动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届时基于原以太坊网络ERC-20资产将1:1全网映射至贝尔链主网,所以暂不产出ERC-20代币。

8月初,BRC即下行至20元左右,相比半个月之前的高点,已缩水80%。

8月15日,贝尔链宣布主网正式上线,而投资者更为关心的是何时重启挖矿,但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披露。焦急的投资者对于贝尔链的信任一点点在时间中消磨,BRC价格也继续下滑。

作为一个标明投资分红回报周期、内存拉人返利的项目,停止“挖矿”即停止分红,市场对此极其敏感。当时,外界就有“贝尔链跑路”的传闻。

直到8月30日,贝尔链CEO Vincent发布名为《感谢有你的陪伴》的微博文章,文中梳理了贝尔链发展历程中的重大节点,并对投资者加以感谢。该文被很多投资者理解为“告别”文章,加之已经“停矿”一个月,玩家们早已人心惶惶。

8月31日,关停挖矿的公告一出,投资者们彻底不干了。华凯指斥贝尔链没有契约精神,“《超级富豪》于2018年10月上线,当时官方声明投资有效期为一年,可以获得3.6倍左右的收益。那么即便第一批投资的玩家,矿机也要今年10月份才到期。但我们7月份就没矿了。”

华凯说,为了提升赚取BRC的能力,玩家往往需要使用ETH或BRC来兑换游戏中的金币,再用金币来购买各种店铺,招聘、培训、升级员工,升级建筑,很多人直接砸钱将商铺升到了满级。“培养一个满级商铺,约需花费12~14万元。但花了大笔的钱把商铺升满后,产矿却停止了。”

他认为,项目方不讲信用的行为很难再让用户信任,BRC闪崩、用户维权也就在所难免。

项目欲消“模式”原罪 用户存疑

从《超级富豪》诞生之初,这个游戏就充满了浓厚的盘圈色彩。夸张的宣传海报,号称能让投资者“赚大钱”的宣传文案,还有典型的投资回本制度,贝尔链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模式”项目。

但这让很多投资者趋之若鹜。根据当时官方公布的数据,《超级富豪》一天注册量突破10万,开放充值6个小时内游戏充值7000多枚以太坊。

《超级富豪》游戏界面

今年4月,DOGi Games Club曾从公开渠道收集、分析BRC的筹码数据后发文指出,贝尔链的《超级富豪》、《超级战士》、《环球城》三款游戏,分别承担着吸金、消筹、锁筹功能,项目通过高控盘的方式拉升币价,吸引更多人参与。而3月上线、承担“锁筹”功能的《环球城》将在90-120天的锁定期到期后出现抛盘压力。

如果计算下时间,贝尔链如今关停游戏及产出的节点刚好与当时预测的时间相符。

早期投资者也的确在游戏中赚到了钱,有维权投资者承认了这一点,“但后来我把复利又投进去了。”

经历了前9个月的暴涨,财富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入场。7月份BRC涨至129元时,用户们曾喊出“BRC200元”的口号。

在贝尔链这个生态中,“矿机”就是印钞机,加之游戏中“金本位”的筹码释放规则(BRC涨,释放的币少;BRC跌,释放的币多)让投资者们相信,哪怕币价下跌,持续挖矿,也能回本。

如今,贝尔链关上了这道门。Ray给出的理由:贝尔链要“去模式化”。

他称,贝尔链主网上线后,要完成公链的去中心化要求。后面产生的更多游戏如果还靠之前带“模式”的玩法去呈现,会与公链生态相冲突、矛盾,两者没有办法共存。

“在主网逐渐成型的阶段,研讨过很长时间,我们和主流交易所、市面上相对成功的项目接触后,最终做出‘去模式化’的决定。”

对于贝尔链当初选择的“模式”之路,Ray解释,2018年基于当时的市场环境,项目为了生存、发展,迫不得已会有一些模式性的东西存在,“但如果想要我们想把它往越来越正规化的方向发展,做成游戏公链的领头羊,肯定有一个蜕变的过程。”

对于贝尔链如何以“去模式化”挽回用户信任?

Ray的说法是,团队所有的精力都会投放到主网映射上,项目平稳运行会自然平息外界质疑。

华凯则认为这种说法站不住脚,“一个资金盘项目,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不做资金盘了。关键是,你投入的本金也不还给你,利息也没了,你会信吗?”

了解更多区块链优质内容,请关注公众号:蜂巢财经New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