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大挪移”的崂山路

原标题:“时空大挪移”的崂山路

2018年7月20日《青岛故事》刊登了我写的《今昔曹县路》,文中我提到:从南往北去,与曹县路平行的,左为华阳路,右为崂山路,峄县路。

文章登出后有叫“076679”的留言:“青海支路以前叫崂山路,1997年改的路名,曾有段时间两个路名并存”,还有的留言:说崂山路挪去了东部。

(新崂山路)

写曹县路前,我去曹县路走了一遍,发现辽宁路以北,与峄县路平行的崂山路上余存下几十米的一小段,象被切割了。80年代我在车队开货车送货,走的崂山路有多段,虽不长,却有多个路口,印象中一条靠近工厂、仓库的曲径小道。

从那以后,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总梦见“崂山路”。我习惯用“形象记忆”法,把“崂山路”想象成长方的汽车、积木上一方,一根油条,一块五花肉……,为此,我去档案馆、图书馆等处次查阅“崂山路”。还好,上个周日我终于在王栋《明信片中的城市记忆》中找到了崂山路(王栋:青岛城市发展与建筑研究者,青岛市南区政协人文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

读了王栋写的《百年三迁崂山街》后,我想起码头搬运大件物品的场面:“巨无霸”的起吊机,象蜈蚣脚排列轮胎的长盘连体运输车,更想起了魔术师的“隔空取物”和“障眼法”;巨物瞬间消失。

那青岛的崂山路应该说成“时空大挪移”的崂山路为合适。1889年3月开埠至今,青岛的城市发展历史已经走过121个年头。从渔港时期无名的小街村巷,到今天超过1278条(截至到2016年统计)有名的大道通街,蕰含着丰厚的历史故事……,由于历史上曾经历过两次外国统治,青岛老城的许多街道从命名至今,都曾有过至少两次(甚至更多)的名称更迭。但是,却没有一条街道像崂山路这样:历经百余年,被命名了三次,而且皆为位置不同的街道。这大概在国内也是罕见的个例。

《胶澳租借条约》签订之后,随着城市总体规划的推出和大规模开发建设的展开,不过几年的时间,青岛就从之前默默无闻的渔港小镇一跃成为中国沿海最富发展活力的口岸城市。德国总督府也陆续对一些已建成、在建或规划中的道路进行命名,在大鲍岛的中国街区,棋盘式的道路采用了青岛附近各州县,以及北方主要省份或城市来命名,(如四方街、胶州街、即墨街、山东街、直隶街等),青岛东北面的崂山也被列入命名街道的序列。

从德国时期的地图上看,崂山街(LauschanStrasse)被命名是在1902年之后,这条长度约为0、5千米的街道,位于青岛区与大鲍岛区的界限区域。

它西南起自阿尔贝特大街(今安徽路),与柏林大街(今曲阜路),霍恩洛厄街(今德县路)交汇的路口,向东北方向延伸,中间与平度街(今平度路)芝罘街(今芝罘路)汇合,再穿越与黄岛街(今黄岛路)相交的路口后,又折向偏北方向,止于济宁街(今济宁路)。当时的崂山街并没有太多的建筑,除了临近德县路的几座单体别墅,靠近济宁路,黄县路的区段还多是标价代售的空地。在仅有的几座建筑里,大概就是1907年开业的福柏医院(Faber_krankenhaus)了。这家医院主要是面向在青岛的欧美人士,并为他们提供较为高档的医疗服务。

这座医院不仅拥有完全符合现代需求的设施,而且力求建立一个在远东独一无二的市区疗养院。1912年10月德国普鲁士亲王海因里希访问青岛,在胶澳总督麦维德及随员的陪同下专门参观了该院,并对医院的环境和设施大加赞赏,福柏医院也因此获得了极高的声誉。许多居士在东南亚,日本、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欧美人士都千里迢迢慕名来到该院就诊或疗养。

1914年11月,在经过两个半月的围困与激战之后,日本占领青岛。11月20日,日本守备军司令部就迫不及待地颁布法令,废除了青岛所有的德之街道名称,并更名为日文。从1915年2月日本陆军经理部印制的地图上看,此时的崂山街已被并入大村町(今安徽路)。

从命名到消失,第一条崂山街(路)仅仅存在十余年的时间。1922年12月,中国收回青岛主权。1923年初,胶澳商埠政府将使用38年之久的日语路名废除,并以山东省内各地地名或各省省份重新命名。崂山路在消失了9个年头之后,也再次出现在重新出版的地图上。

根据《民国十二年(1923年)胶澳商埠警察厅管辖区域新旧路名对照表》,位于台东镇青海路与峄县路之间一条无名小路被命名为劳(崂)山路,同时被命名的还有嘉禾路、兴隆路、康宁路、武林路(今杭州路)等十余条街道。

从1919年的地图上看,这条当时还没有名字的道路,实际上在日本第一次占领时期就已经存在了。路的大致为东南———西北走向,东南起有乐町(今峄县路),向西北方向依次穿过老松町(今寿光路)千岁町(今曹县路)弥生町(今华阳路)等几条路,止于品川町(青岛路)铁路线旁。

日本占领青岛后,因循了德国时期的规划蓝图,将台东镇以西、小鲍岛以东的地带用于发展轻工业,并将该区域命名为“工场指定地”,因此,旧崂山路的两侧多为日本商人投资设立的小型企业,如日本金属工所、青岛骨粉制造所、青岛制罐会社等。但其中也不乏当时有名的企业,如山东火柴工厂,东和油坊等。

区域功能的限制也注定了这条崂山路鲜为人知,旧崂山路在很长的时间中除了工厂企业,甚至连一户居民都没有。20世纪90年代,曾有新闻报道:有外地游客慕名寻找崂山路,却发现这条当时已经沉寂了80余年的小街,与那座驰名海内外的道教名山相去甚远,遂发出呼吁,希望政府能让崂山路实至名归。

自20世纪80年代崂山撤县设区以来,20余年的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开发让这个曾经只能靠海吃饭的区域焕发新的活力,崂山区日新月异的改变也让将崂山路回到崂山区的呼声,重新进入了政府的决策之中。

1997年5月4日,青岛市政府发布了《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市区部分道路命名更名的通告》(青政发(1997)30号),将原湛流干路东段与流清河向东至垭口处区段的道路命名为崂山路。

新的崂山路西起崂山高科技工业园,与石老人旅游度假区分界线接香港东路,向东经流清河至崂山垭口止,全长22千米,路宽26米。新的崂山路可谓实至名归,除了位于崂山区,直接通入风景区,还是游客前往崂山南线参观游览的必经之路。

位于辽宁路附近的旧崂山路在当年被更名为青海支路。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在2004年的媒体报道中,还有读者反映有“两条”崂山路令人困惑。报社记者在辽宁路的青岛酿造公司东侧小路上看到了崂山路2号甲和崂山路2号乙的两个门牌号码。记者问住户得知这条路以前叫崂山路,现在改成了青海支路,但记者再问为什么没改门牌时,住户也说不清楚。这条看似普通旧闻,也成为旧崂山路最后留给人们的记忆……。

花生油味(植物油厂)、橡胶味(同泰橡胶厂)油漆味(自行车厂)、香烟味(华阳路上的卷烟厂)酱菜味(青岛酿造公司……各种味蕾掺杂着批发市场上的人声鼎沸(昌乐路水果批发市场)、割玻璃和大理石的锯割声以及开出租车的来往,崂山路是一处偏狭冷僻的所在,开挂斗车在昌乐路上批发西瓜,带着挂斗到崂山路上调头很费劲。

这就是我对旧崂山路的印象,崂山路,一条路的名,曾经选取了三个地方命名,真是罕见。仿若梦境般的“时空大挪移”。

(作者:郝守杰 系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