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的“第九路军总司令”和他的12万信徒

原标题:假冒的“第九路军总司令”和他的12万信徒

在河南省鹤壁市看守所,马银仍然沉浸在“解冻巨额资产”的美梦中。

“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出去管理团队啊。”2019年8月30日,留着背头、浓眉大眼的马银反复强调。

马银坚信,如果没被抓,作为“中华民族第九路军总司令”,不久的将来,他将在鹤壁市得到一间气派的办公室,也将很快带领团队获得一笔高达80亿元的扶贫款。但事实上,一切的封号及承诺,都是诈骗者为他编织的谎言。

据公安部消息,2018年9月以来,多名诈骗者冒充军委干部、各部委领导,以短信形式向马银发号施令。马银收到指示后,自称“受中央领导委托”,成立“中华民族第九路军”。

担任“总司令”的马银,通过网络编造谎言称,只要加入第九路军,国家就会发放扶贫款。随后,他开始以各种名义,向微信群中的会员收取费用。新京报记者从鹤壁警方获悉,截至今年2月15日马银等人被抓,该组织发展的会员已经超过12万人,累计诈骗金额3000余万元。

2019年8月8日,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在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当前我国没有任何民族资产解冻类的项目,凡是打着类似民族资产解冻旗号进行敛财的,都是诈骗。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马银等人所涉及的案件,已由检察院起诉至法院。

全文5902字 阅读约需12分钟

▲“总司令”马银。警方供图

解冻80亿民族资产

马银是河南鹤壁市人,今年57岁,高中文化。据其自述,1996年,他曾在鹤壁的一家造纸厂工作,干了两年后,造纸厂停产。失业多年后,2013年起,马银在当地的热力公司做了四年保安。

做保安期间,马银曾参与过一个名为“物联网”的项目,该项目要求参与者购买保健品,并通过微信发展下线。这种保健品被包装成可治百病的“神药”,马银对此深信不疑并长期服用,被警方抓获的时候,他还随身携带了一瓶。他告诉办案民警,保健品治好了他多年的头疼病,但民警通过包装发现,该保健品的主要配方是淀粉。

马银最早接触民族资产解冻类项目,是在2017年。当时,一名自称“军民融合项目团队长”的男子告诉马银,一个国家项目即将启动,加入项目的会员,可获得原始股和丰厚的回报。为了打消他的疑虑,男子带着他来在北京房山的一个小区的住宅,见到了项目总指挥“王妈妈”。

“王妈妈”年近80岁,自称是一名退休教授。在马银的印象里,她精神矍铄、谈吐优雅。她告诉马银一个“机密”——古代帝王在瑞士银行存了80亿元,之前国家贫弱,这些巨额财产无法拿回来。如今,祖国富强了,这笔钱将被解冻出来。“王妈妈”提醒马银,这笔钱属于民间财产,政府无法干预,只能借助民间力量拿回来。

彼时,马银通过推销保健品,在微信群中已经发展了上千人的团队。于是,“王妈妈”任命他为“红三军团团长”,并让他组织大家入会、筹钱,为“保护国家财产”贡献力量。

马银告诉新京报记者,刚开始听到这些说法,他并不是完全相信,但在参观了“王妈妈”10多平米的办公室,并看到五花八门的简历、证书后,他的疑虑很快就打消了。马银相信盖有公章的“证书”及“红头文件”,即便这些文件PS痕迹明显。他对此辩解称,“老百姓没有能力辨认这些文件的真伪。”

就这样,作为“团长”的马银带着团队,跟着“王妈妈”干了一年多。马银自称,期间,他一共组织会员,向“王妈妈”转账100余万元,他个人也将半生的积蓄投入其中。

其中一名受害者林玉芝(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群里反复宣告称,参与者可以分到一大笔钱。“他们还提到,如果成为会员,可以解决住房、医疗等后半生的所有问题。群里当时以中老年人居多,用30多块钱换后半生的幸福,大家觉得值。”于是,大家踊跃交钱,生怕错过机会。

▲伪造的“任命书”及相关文件。警方供图

▲伪造的“任命书”及相关文件。警方供图

从“团长”到“总司令”

上述项目还在进行的时候,2018年9月份,马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的归属地显示是在北京,打电话的人自称“是中央领导的秘书陈林(化名)”。

“我认识你,你叫马银。”一番寒暄后,陈林提起了民族资产解冻项目。“2017年度,全国各地的解冻民族资产的团队中,你们团队账目最清楚,交款最多。”陈林告诉马银,为了使项目顺利推进,国家七部委研究决定,成立“中华民族第九路军”,财政部也将为此项目拨一笔专款。

2018年9月18日,陈林通过QQ邮箱,向马银和王凤梅等人,发来了“任命书”的截图。该份“任命书”打着国家机构的名义,称一致通过决定,现特委任马银先生,为中华民族第九路军总司令,直接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

“任命书”提到,任何地方、任何势力,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马银等人的正常工作。文末还注明,此任命为最高军事机密,如有泄密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时至今日,此事被认定为骗局后,马银被仍坚信这份“任命书”是真实的。他认为,“任命书”落款有中央领导的盖章,在他的认知里,伪造这种印章是重罪,“谁敢为了骗点钱去做这种事?”

马银接受任命后,便开始组建“第九路军”。加入第九路军的一名受害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所谓的“第九路军”,下设五个层级,分别是纵、军、师、团、微信群。“每个层级都设有领导层。其中,每个纵队长管8个军长,每个军长管8个师长,每个师长管8个团长,每个团长手里得有8个微信群,各个层级都有领导层,还有专门管财务、宣传的人员。

领导层均由马银任命。与之关系密切的王凤梅,被任命为“第九路军政委”,负责具体事务。今年55岁的王凤梅,曾在内蒙古的街头卖菜。2017年左右开始参与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后,她将自己的房子卖掉,并将39万元的卖房款全部投了进去。用马银的话说,王凤梅为民族资产解冻,“作出了很大贡献。”

参与过此项目的林玉芝记得,那段时间,马银级团队中的人疯狂地扩展队伍。“只有组建8个拥有一定人数的微信群,才有资格当团长,于是,大家会将自己的好友全部拉到群里,然后再鼓动新入群者以同样的方式拉人。”病毒式的扩张,一个500人的群常常在两三天内就满员了。至案发,五个多月的时间,“第九路军”的参与人员达12万人,遍布全国十几个省市。

▲“政委”王凤梅。警方供图

利用群成员爱国热情行骗

被拉进群里的人员中,不信者往往会自己退群。如果有人在群里直接提出质疑,则会遭到马银严厉斥责,并开除出群。这样一来,留在群里的人大多声音一致。

马银等人称,这个项目是“绝密”的,会员们不得随意拉人入群,也不能向亲朋好友透露这个项目。并要求会员每个人的头像都是个人大头照片,昵称则是真实姓名加手机号。每天早上,会员需要按时签到,随后,还有升国旗、奏国歌的仪式。

他要求会员不得配合警方工作,一旦接到警察的电话,要以“信号不好”、“没听说过”等各种理由挂掉,对于警方的打击及媒体的报道,他则说这种项目不能被太多人知道,否则都会参与进来,这是国家在宏观调控。

林玉芝认为,这就是在“洗脑”,利用人们的爱国热情行骗。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微信的传播速度快,不受地域限制,图文音视频的多媒体传播也让“洗脑”变得更加便捷。

想要成为“第九路军”的会员,需要缴纳11元钱。其中10块钱是“军人证书”的费用,另外1块钱则是团队的办公费用。马银等人告诉群员,一旦有了“军人证书”,以后将享受比军人更高的待遇。

鹤壁市公安局山城区分局民警潘安康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九路军”的群员年龄大多在40、50岁左右,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对信息的辨别能力也不高。因此,经过“洗脑”,他们大多人相信此项目,即便是怀疑者,也愿意交10多块钱去试一试。

马银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中央领导秘书”曾向他许诺,如果他的团队上缴资金达到200万,国家将在鹤壁市给他设立一间办公室,并拨付一笔高达80亿元的扶贫款。随后,马银将这位“领导”的承诺转达给团队的人,并鼓动他们积极报单(交钱)。马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自称,大概三个月的时间,这笔钱就凑齐了。

他们将钱转过去后,“领导”所作的承诺并未如期兑现,他告诉马银说,最近在忙更重要的事,因此还顾不上这头,让马银再等一等。即便在案发半年后,马银仍然相信,如果没被抓,不久的将来,这80亿元一定会兑现。

接近马银的人士认为,他不愿相信这是骗局,除了辨别能力低导致的过分自信外,还有一种原因,是享受“权利”带来的快感。在这支至少12万人的团队中,马银说一不二,大家均称其为“司令”,跟他说话时,也毕恭毕敬的。

马银有任命领导的权利,也可以随意将顶撞他的人踢掉。吉林一名男性群员曾在群中直指,此项目是彻头彻尾的骗局。随后,马银将其踢出群,还“通报全军”,斥责他破坏了国家项目。上述人士提到,这种情况下,“马银有点入戏了。”

▲打击”中华民族第九路军“诈骗团伙时,警方扣押的银行卡。警方供图

被反复宰割的“猪头”

在成立“中华民族第九路军”的五个月的时间里,马银接到过各种各样的“首长”、“部长”打来的电话,有自称“李济深”的人让他们加入慈善基金会,还有各种假装领导的人,给他推荐项目。五个月的时间,马银等人一共向这些人转入诈骗资金1479.7851万元。

在会员们眼里,马银是可以带领他们致富的“领导者”,但在上游诈骗者口中,他被视为很容易宰割的“猪头”。诈骗者的行话中,将民族资产解冻项目的会员称作“猪仔”,与马银类似的“领导者”被称为“猪头”,而他们则扮演“杀猪者”的角色,将丰厚的利润层层割下。

“马银等人的电话信息会在诈骗者圈中倒卖,本来我在骗他,骗了几次之后,觉得再要钱可能要不过来了,就卖给你,你再冒充其他身份来骗他。一个’猪头’,常常有好几个人来割一刀。”办案民警潘安康介绍。

广西凌云县逻楼镇的杨光田,曾经“割过马银一刀”。他在百色的一家酒吧里,花了650元买到一张北京移动的电话卡,卡上记录了马银的手机号。“卖卡的没有明说,但我们大家都知道,可以用这张卡从事民族资产解冻诈骗。”杨光田说,他在凌云当地的论坛中学习了诈骗的方法后,用这张卡拨通了马银的电话。

电话中,杨光田谎称是国家财政部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接电话的是王凤梅。“我问她是不是还在做民族大业,我说我这边费用可以少收取一点,具体我记不清了,当时比较紧张。”杨光田说。电话拨通后不久,2018年春节前夕,王凤梅向他转了6笔钱,共计2万3千元。除此之外,他还以此身份骗取了4、5个人,共计7万元。

▲凌云县打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工作中扣押的部分豪车。警方供图

“这里面草根一族太多了,各种身份都有。现在想想(这个诈骗)手法很低劣,但是想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曾参与其中的林玉芝告诉新京报记者。

新京报记者从鹤壁市公安局获悉,2019年1月30日,鹤壁市局接公安部、省公安厅指示,得知马银等人编造多个民族资产解冻项目,拉拢群众加入会员缴纳会费实施诈骗。接到部省督办线索后,专案组根据已知线索,整理出了“中华民族第九路军”领导成员数量及人员信息。

经过梳理,专案组从马银的通话记录中发现了大量的归属地为北京的手机号码。经对这些北京手机号码进行分析后,发现均非本人实际持有及使用,而是通过网络等其他渠道购买的“黑卡”。经过对这些北京手机号码的通话情况分析,发现通话地多为广西南宁市、百色市。

通过筛查信息记录,专案组发现,这些北京电话号码通过冒充军委干部、各部委领导及国家领导人及其秘书等身份,以短信形式要求马银向其提供的银行账号进行转账实施诈骗。

2019年2月15日至3月2日,马银等人及其上游的诈骗者先后被抓获。据公安部8月8日消息,目前,河南鹤壁公安机关已抓获2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扣押电脑18台,手机32部,银行卡53张,POS机12台,冻结涉案资金2400万元。

▲伪造的文件。警方供图

滋生和演变

据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的幕后组织者主要来自广西凌云县。

凌云县,隶属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县域面积2053平方公里,辖8个乡镇。新京报记者从凌云县委宣传部获悉,近年来,“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涉及全县8个乡镇,其中逻楼最为严重。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凌云县逻楼镇祥福村人编造故事称,国民党名将李宗仁的夫人李氏,在抗战期间曾流落于凌云县。在凌云县期间,李氏留下了一大笔的金银珠宝、美钞,藏于某山洞内(宝库)。

宝库有两把钥匙,一把在李氏的仆人手中,该仆人就住守在凌云县逻楼镇祥福村的一个山洞里,另一把则需要到北京找到当年留下的委托书后才能得到,待两把钥匙凑齐后方可打开宝库,取得财宝。犯罪份子以入股分红的方式,许以空头承诺,骗取他人信任,获得“启宝”入股金后,便销声匿迹。

新京报记者从凌云县委宣传部获悉,上述骗局系凌云县“民族资产解冻”诈骗犯罪活动的前身。21世纪初期,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该类诈骗活动有了很大转变。诈骗团伙往往通过伪造国家工作人员任命书、工作证及“民族资产解冻”的相关文件,伪建虚拟网站,冒充国家领导人及国家相关部门领导打电话、发QQ、微信等方式骗取受害人信任,委任不同地区会长、副会长等区域代理人的方式发展下线,形成了类似传销的金字塔模式诈骗团伙网络。此类案件上当受骗者遍布内蒙古、宁夏、河南、黑龙江等全国各地,涵盖社会各个阶层,涉案金额动辄上百万、上千万。

经过近30年的发展蔓延演变,近几年来,凌云籍人员以“民族资产解冻”、“精准扶贫”、“发展预备役”等名义,诈骗犯罪案件大量爆发。

在鹤壁市看守所,杨光田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地有不少人通过此类诈骗发家,因此引来效仿。另外,在当地的圈子内,很容易学到类似诈骗手法,所以干的人越来越多。

目前,凌云县决定用一年(从2019年1月15日~2020年1月15日)时间,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拔除诈骗“毒瘤”攻坚战。自2019年1月4日以来,凌云县共抓获嫌疑人115人,打掉诈骗团伙19个,刑拘83人。查处涉案金额1.18亿元,扣押涉案赃款558.8余万元,扣押黄金疑似物1.4公斤,白银疑似物0.5公斤,扣押保时捷、林肯等豪车34辆。

8月8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今年全国打掉284个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团伙,控制犯罪嫌疑人3589人,冻结扣押涉案资金6.23亿元。

会上,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提醒,当前我国没有任何民族资产解冻类的项目,凡是打着类似民族资产解冻旗号进行敛财的,让你交钱的,不管钱多钱少,都是诈骗。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编辑 曹林华

值班编辑 潘佳锟 校对 李世辉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下为推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