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注水资产遭“退货”违约大名城五亿尾款

原标题:中植系注水资产遭“退货”违约大名城五亿尾款

回购多家租赁公司

中植系在2014-2016年间曾将旗下租赁、保理资产批量注入上市公司,但这些被质疑靠关联交易注水催肥的金融资产,最近两年业绩纷纷下滑、迅速暴露出真面目。昔日曾与中植系合作的上市公司,如今又纷纷将这些资产“退货”给中植系,闽系房企大名城(600094.SH)正是其中之一。

大名城最新公告显示,昔日25亿元现金收购的中程租赁,在去年11月以原价回售给中植系后,中植系分五期付款,最后一期五亿元应当在8月31日之前付清,但中植系却没能如期付款。

大名城是目前仅百亿规模的三线房企,由名城集团的俞培俤家族控制。大名城和中植系的合作始于2016年,当时中植系将旗下中程租赁以25亿元卖给大名城,同时通过旗下两家公司嘉诚中泰、诺信资本入股成为大名城二股东(合计持股8.25%)。但仅过了两年,中程租赁就出现资产减值导致巨亏。去年6月末,中程租赁总资产72.8亿,但净资产仅有9亿,负债高达63.8亿。

巨亏出现后,大名城与中植系分手:去年11月,大名城又将中程租赁100%股权以当年原价转卖回中植系,同时中植系旗下两家公司在四季度也退出了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名单。值得一提的是,中植系买回中程租赁是由上述的嘉诚中泰、诺信资本两家公司接盘,这两家公司的股权穿透后控股股东均为中植系创始人解直锟的家族成员解蕙淯,中植集团为交易提供担保。

但五亿尾款意外违约,让外界对中植系的资金状况产生了疑问。9月2日,大名城公告披露的中植系承诺函显示,中植系承诺将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三期付清尾款。

值得注意的是,另一家上市公司法尔胜(000890.SZ)最近也在和中植系“清账”。

中植系介入法尔胜的时间点和方式与大名城高度相似。2016年,法尔胜斥资12亿元收购曾属于中植系的摩山保理(摩山保理成立于2014年,最初中植资本持股90%,不久后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以6亿元从中植资本手里受让了这90%股权),同时,中植系也入股成为法尔胜的第二大股东。

前不久,承兴系女商人罗静供应链融资诈骗案引爆,摩山保理踩雷高达近29亿元。但蹊跷的是,法尔胜轻松将这笔29亿元债权原封不动转给了中植系,由中植系负责向上市公司偿还。

无论是原价回购中程租赁,还是兜底摩尔保理的巨额债权,都不禁让人猜测中植系当初与大名城、法尔胜等上市公司合作背后是否有更隐秘的协议安排,以及这些被出售的租赁、保理公司是否实际上仍然为中植系的庞大资金体系之一环。

“回购”租赁公司

中植系的惯用手法是低价收购或投资资产,催肥后注入上市公司,获得上市公司股权并后续获益。中植系这套操作手法的特点是不谋求控制权,多以“二股东”身份亮相。

中植系倒腾的资产早年是矿业,后来是金融,近年是新能源、互联网等新兴产业。矿业,中植系合作的上市公司即为今年发生矿难而爆雷的兴业矿业(000426.SZ);新能源产业,中植系则介入了已经因财务造假爆雷的康得新(002450.SZ)以及新能源车股康盛股份(002418.SZ)等。

中植系除了拥有中融信托以及多家财富管理公司等,还拥有多家租赁、保理公司,这些租赁、保理公司不仅仅是其资金链和关联交易的重要环节,还是其与上市公司合作证券化的重要金融资产。2014-2017年间,中植系先后将旗下的富嘉租赁、润兴租赁、庆汇租赁、中程租赁、丰汇租赁以及摩尔保理等资产注入多家上市公司(中植系旗下华中租赁曾打算和摩山保理一起出售给法尔胜,但被监管否决)。

然而,2018年,上述租赁公司均出现大幅业绩下滑甚至巨亏,成了这些上市公司的大麻烦。结果,收购这些资产的上市公司纷纷又将这些资产回售给中植系,形成了资本市场的一大奇特景观。

2017年11月,康盛股份以6.75亿元收购富嘉租赁75%股权,去年9月又将所持富嘉租赁股权全部卖出,其中40%卖给中植系旗下的中植新能源汽车,目前中植系持有富嘉租赁至少65%股权。

2016年9月,达华智能(002512.SZ)10亿元从中植系手中收购润兴租赁40%股权,今年3月又以12亿元全部回售给中植系。

2015年,宝德股份(300023.SZ)以6.75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庆汇租赁90%股权,今年7月底又以3亿元回售给中植系。

2015年,金洲慈航(000587.SZ)以59.5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丰汇租赁90%股权。不过蹊跷的是,金洲慈航并没有像其他公司一样将丰汇租赁回售给中植系,而是从去年夏天开始,先后打算交易给内蒙古庆华集团、深圳深德泰,目前仍没有完成出售。目前,金洲慈航已经陷入债务违约危机。

法尔胜目前虽然没有将摩山保理回售给中植系,但后者的29亿元窟窿却仍给了中植系。

除金洲慈航持有的丰汇租赁90%股权外,中植系回购其他几家租赁公司股权,加上收购摩山保理的29亿元债权,总共涉及金额约80亿元,其中法尔胜给了中植系一个极宽松的条件,摩山保理的29亿元债权只需在明年底之前付清。

折腾一番又回到了原点,中植系现在连五亿的尾款都付的有点艰难,昔日资本运作造成的窟窿到底有多大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