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科大研究生跳楼,大学都该好好看那封绝笔信

原标题:华科大研究生跳楼,大学都该好好看那封绝笔信

【湖北】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跳楼自杀 校方:正配合警方调查

文 | 于平

这两天,一篇长达7页的绝笔信《狗血的研究生生涯》在网上流传。据称,绝笔信是跳楼自杀的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陈泽民生前所写。绝笔信中,陈泽民叙述了自己从满怀希望进入华科,到一步步踏入陷阱,最终陷入绝境的过程,读来令人唏嘘。

对于跳楼悲剧,校方的回应是对此非常悲痛和惋惜,学校正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并协助涉事学生家属处理善后事宜。对于自杀的原因、和导师是否存在关系,现在还不得而知。

按照那封绝笔信的自述,陈泽民因为帮助一位徐姓导师打工,导致另一位石姓导师的不满,奖学金被无故压低一级,动不动受到刁难和嘲弄。而徐姓导师对其学习不管不顾,让其在朋友公司里做一些琐碎的工作,学业几乎荒废,最终毕业论文和找工作全部都被耽误。从该信呈现的内容看,他走上不归路,与他在大学中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不幸成为导师之间明争暗斗的牺牲品,或存在着因果联系。

陈泽民在绝笔信末尾感叹,自己“处处尴尬、进退维谷”,“华科曾是我多么向往的地方,为此,我考了两次,然而又能怎么样呢?”一场研究生生涯,成了他人生最大的噩梦。他的不幸遭遇,让人为之心痛,更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

当然,我们尚不能确定,这封绝笔信是不是陈泽民本人所写,以及绝笔信的内容是不是真实,是不是导致其自杀的直接原因。但是,绝笔信中描述的高校研究生的生存状态,引发了网上很多高校学子的共鸣。在中国高校研究生培养体制下,导师权力过大,学生权利处于弱势,导师在校外兼职,热衷于接各种商业项目,学生沦为导师的廉价劳动力,类似现象早已非常普遍。

这样的培养机制,使得本应平等的师生关系严重扭曲和失衡。对于学生而言,碰上对学生负责、尊重学生权利的老师,那真是莫大的幸运。而一旦碰上无良导师,甚至卷入复杂的人际矛盾和争斗,那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求多福了。

网传绝笔信《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部分截图

陈泽民的悲剧并不是孤例。近十多年来,高校研究生自杀事件一再引发舆论关注。最广为人知的,就是2018年,武汉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陶崇园自杀,随后他的家人指控其遭到导师长期精神压迫。同一年,同济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陆经纬,跳楼身亡,是不是和导师压迫有关也曾引发热议。

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学子,以他们的生命为代价,控诉研究生培养制度的不公,这是莫大的悲哀。但更大的悲哀在于,大学对于这类事件多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无论具体的高校还是制度层面,都没有让人看到明显改变。不公平的研究生培养制度依然普遍存在,依然主宰着学生的命运,类似陶崇园、陈泽民的悲剧,就这样周而复始。

其实研究生培养制度怎么改,并不复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讨论,很多已经形成舆论的共识。无非是健全的导师制度,限定导师权力,完善学生权利的救济机制。这些相关的机制,国外大学也成熟运作了几十上百年,例如在加拿大,研究生参与导师商业项目,必须以明确的合同条文来规范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避免学生成为导师的廉价劳动力。这些成熟经验完全可以借鉴。

对于研究生陈泽民之死,华科不能沉默以对,而应给舆论一个交代,这个含辛茹苦的平民子弟,不该死得不明不白。面对“陈泽民们”的悲剧,我们的大学和教育部门,都该好好看看那封绝笔信,反思可能存在的问题,用更规范、更人性化的研究生培养制度,避免“陈泽民们”的孤立无援和绝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