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跨境业务调研:进展和影响因素

原标题:人民币跨境业务调研:进展和影响因素

内容提要

十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征程砥砺前行。跨境人民币的相关政策强有力地帮助企业在跨境业务中节省了融资成本,降低了外汇风险管理成本并提高了资金流动性管理等。同时,通过人民币相关政策红利,打通了越来越多的跨境双向投融资渠道,不仅让人民币能“走出去”,也能“引进来”。

一、目前企业和国际投资者如何看待人民币?

(一)从人民币使用情况的角度看

渣打银行曾委托《财资》基准研究,于2018年第4季度进行了一项以《2019中国业务展望》为课题的调研。

与2017年4季度相比,本次调研结果显示离岸人民币使用仍在继续回升。给出反馈的受访者认为最热门的三项产品分别是:(1)跨境贸易结算;(2)外汇交易;(3)离岸人民币储蓄。受访者认为仅次于前三项的产品是:(1)跨境现金池;(2)交叉货币掉期结构;(3)离岸人民币贷款。

调研中向各受访企业问及其预计未来6个月本企业对离岸人民币产品的使用将有怎样的转变。以上所提到的六项产品中,表示将加强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的受访企业占比最大(33%)。若计入未转变业务的受访企业,则有近三分之二(65%)的受访企业预计将在未来6个月积极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

人民币产品日益受关注的另一迹象,是仅有29%的受访企业未使用人民币或将减少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2017年4季度则为34%)。离岸人民币外汇交易也有类似数据。受访企业有一半以上(57%)将增强或保持离岸人民币的使用量(上次调研为50%),仅36%的受访企业未介入或将减少人民币外汇交易(上次调研为39%)。

(二)从投资人民币资产的角度看

毋容置疑的是,近年来RQFII额度的不断增加、“沪港通”的推出、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对海外投资者的开放——“Bond Connect”和“CIBM Direct”两种模式的推出,以及国内一些大宗商品允许海外投资者以人民币计价进行期货交易等,都极大地拓宽了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布局人民币资产的渠道,也更好地搭建并完善了人民币金融体系的生态圈。

前几年渣打银行在海外市场接触企业、机构投资者时,收到的不少反馈是他们在讨论如何建立分析人民币资产风险模型、搭建对人民币资产管理框架等,而近一两年收到的反馈则提出了很多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

所以说,目前海外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的态度,不是要不要持有的问题,而是以何种方式持有,并且将人民币资产的占比如何分配的问题。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将中国国内债券纳入全球债券指数是关键性的里程碑,全球其他主要债券指数也纷纷计划或考虑将中国债券纳入,这从中长期来看将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我国债券市场。

来自中债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末,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量为14425.52亿元,再创历史新高,且自2017年3月以来已连续20个月增加。十年前在中国债券市场几乎难觅境外投资者的身影,但目前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债市的持债规模已约为2%。

在此基础上,市场期待中国人民银行适时推动债券交易所买卖基金、人民币衍生品交易,及放开回购等,这都将为内地债市发展注入新的动力,进而进一步加强及丰富海外投资人民币资产的产品种类。

除了债券市场,中国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对海外投资者的不断开放,也使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多了一个纬度——借助中国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扩大其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定价能力,期待人民币在全球大宗商品交易计价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同时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二、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壁垒和建议

市场上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认可度在逐年提高,这有赖于人民币国际化相关基础建设的日益完善。但同时,在实际跨境业务中人民币的使用率近年来升幅不大。因此,需要深入市场把脉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制约因素,并采取相应的针对举措。

(一)改变惯性思维

不要小看这一交易币种的改变,要企业把现有的跨境贸易、投融资货币从美元等传统国际货币转成人民币,这需要企业内部的风险管理、会计记账、管理系统等做相应的调整。

另外,企业的对外投资一直以来在监管机构报备报批时所用的货币均是美元,跟交易对手签约也使用的是美元,到了结算交割时期不能说改就改,交易双方需要时间就改变交易货币进行磨合,因为这也涉及到因交易货币改变而产生融资或其他费用的变化,需要双方重新协商。

2018年渣打银行开始在巴基斯坦接触一些当地的中国企业,尝试引导企业对中国员工发放人民币工资,这些建议得到企业和员工的欢迎,因为这将减少员工的汇兑费用(一般来说,中国员工会收到美元工资,工资汇回国内后需兑换成人民币使用)。

但当中国员工收到人民币工资汇回国内时,由于国内个别银行对个人的人民币跨境汇款处理得比较少,反而习惯处理外币汇款,所以造成当时这些中国员工的人民币汇款处理时间比较长,有些甚至被退回,无法汇回国内。

建议社会各界继续加强对人民币国际化以及相关政策的宣讲,企业及金融机构也需应政策的变化及时调整内部相应流程及相关战略部署。

(二)需要各监管及政府部门的通力配合

除了人民银行及金融机构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最直接的单位,国家各相关部门的配合也很重要。

比如有不少的企业还认为若用人民币结算,他们将享受不到退税等国家优惠政策这一旧观念,所以国家政府各职能部门,如税务局、海关、地方政府等都需要积极配合一起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不断向前。

2018年中国税务总局明确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取得的债券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三)其它国家外汇管理政策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

由于海外不少国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外汇管理政策,对于人民币这一新的“外币”,有些国家需做相应的外汇政策调整,即允许企业开立人民币账户,用人民币结算。

有些国家,特别是外汇管制特别紧的国家,当地央行每日公布的外汇牌价中还没有涵盖人民币,只涉及美元或欧元等极少数货币,而且由于当地央行外汇储备中人民币很少,企业需要购汇(购买人民币)时也比较困难。

渣打银行在过去的几年中,充分利用我们对人民币相关业务的了解,不仅对海外企业做了大量的宣讲工作,同时也积极接触不少国家的央行和监管机构,让他们了解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以尼日利亚为例,我们为尼日利亚央行开立人民币账户,为其梳理好人民币清算流程,并对其就投资人民币债券等相关信息做了大量的介绍等工作。

我们建议中国央行与各国央行间进一步加强沟通,扫清人民币在海外使用的障碍,比如上述提到账户的开立、汇率等基本问题。

(四)“一带一路”是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重要机遇

“一带一路”是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重要机遇。更重要的是,自2018年5月“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后,“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又上了一个新层次:不再局限于“一带”和“一路”,而是把美洲和其他地区都纳入进来,从而上升为一个全球性战略,有利于开拓新的对外开放格局,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全新的机遇。

从中国相关部门对外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2013至2018年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900亿美元,在沿线国家完成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超过4000亿美元。

这些中国“走出去”的项目都需要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包括国资委,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建议政府职能部门在项目审批过程中,可给与一些适当的引导,特别是对那些需要中国技术及资金的项目,要求其投融资中人民币结算要有一定的占比,相信这些引导可以快速改变企业对旧路径的惯性依赖。

以往企业“走出去”时可能是单一项目,完成后即离场。如今中资企业会以“投建营”的方式延伸业务发展,即在当地投资、建设并参与日后营运,产生更长远的营运效益。若企业在后续投融资时打算把外币改为人民币,这可能会存在结算货币与之前申报项目时不一致的情况,建议人民银行和外管局,可考虑在这种情况下为企业提供一定便利,节省企业再多走一次审批流程的时间。

渣打银行一直不遗余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国际上获得了诸多跨境人民币业务相关奖项。我们相信,随着我国经济基础的不断夯实,金融体制改革的不断加速,通过国内外金融市场的深化交流与合作,人民币国际化经过十年砥砺,定会继续前行!

作者:王永东,渣打银行人民币应用策略部中国区主管

原文《人民币跨境业务进展、影响因素调研分析和推进建议》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9总第215期。

关注一下,精彩不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