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途中的一件小事,我意识到这才是孩子真正想要的快乐,可能我们都误会了

原标题:旅行途中的一件小事,我意识到这才是孩子真正想要的快乐,可能我们都误会了

带娃旅行这么多次,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就是,不管是什么天气,在什么环境,不管孩子多大,我在带她出门之前列了多少详细的计划,在外总不能按照计划来。

不管是在美国还是新加坡,泰国还是法国,还是今年的芬兰,孩子总是有超乎寻常的自我寻找快乐的能力。

但这些快乐,似乎都很有重复性。

比如滑一百遍滑梯,草地上荡一百遍秋千。有时候看着精心规划好的出行路线,时间越来越少,大人着急,催孩子又扫兴。

即使宅在家里,重复看同一部动画片几十遍,一本绘本读上百遍,撸猫几千回……

有这种感觉的,相信我不是唯一一个人。

孩子心中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最近我来东京处理工作,就遇到一件这样的事。

我住的酒店附近一个小型的公园里,有个造型很可爱的滑梯,我早上从酒店出发的时候,总会看到附近居民的孩子在里面各种玩儿。

前天我起早了,就打算去这个小公园溜达一圈儿,看到一个小姑娘玩滑梯上下爬着特别起劲,结果被爸爸妈妈催着出发。听到他们说:这滑梯哪里没有?花那么多钱带你来玩,你倒好,滑滑梯来了,那不如我们就在家啊。你倒在这里滑上了。赶紧的,赶时间去浅草寺呢!

原来他们是趁暑假来旅行的一家中国同胞,赶时间去规划好的目的地游玩。

几次催促下,小姑娘悻悻地跟着爸妈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这让我想起来去年春节我带暖暖在美国玩儿的事。

去年春节那段时间,我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确保手机里的出行规划圆满完成,大家逛展,购物,不亦乐乎。

但对于暖暖来说,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去街边花园喂松鼠。

不管前一天有多累,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好坚果和干面包块,小心翼翼装在袋子里给那些肥松鼠们。

有一次因为要赶时间去附近最大的奥特莱斯购物,我和暖姥姥催促暖暖赶紧结束投喂过程,暖暖被我们拽走了。

即使逛了好多漂亮的服装店,吃了大号甜筒,暖暖还是心不在焉。

我坐过去靠住她的小小身体,偷偷问:宝贝,你看上去好像有点心事?

暖暖回答:逛街有什么好玩儿的,还不如在路边喂松鼠呢。

我有点不解,继续问:你自己挑的裙子那么好看,都不高兴啊?

暖暖说:也挺高兴的,但逛街毕竟是大人的事儿。我是陪你们来的呀。

我突然就想通了。

原来大人自以为给孩子规划好了一切,孩子就该配合我们达成每次出行的目的。

而对于孩子来说,快乐始终是最本真,最微小的。它本不需要什么物质,也不需要刻意营造出来的氛围。

所以他们经常会无厘头,对我们所提供的完美计划根本“不领情”。

快乐不需要多,一点点就开心一整天

花花也曾跟我吐槽过她儿子“不领情”的故事。

刚一岁半的时候,花花接孩子来北京,制定了一大堆陪娃玩的计划,其中一项,就是去南边的野生动物园。

花花家住在北京的西北边,野生动物园在北京的最南边,虽然有点远,但为了孩子能玩得开心,也值了。等到出行的那一天,花花整理好大个儿的妈咪包,一家人“浩浩荡荡”几乎是纵跨了整个北京城,来到了目的地。

人挤人自不必说,孩子可能也是累了,看上去无精打采的。花花提议一起做个电瓶车休息一会儿。没曾想刚坐上电瓶车,原本没精打采的孩子就开始兴奋起来,小手摸摸这,拍拍那,嘴里还大声叫着,看起来高兴极了。

到了一处展馆,花花准备抱娃下来,结果娃张嘴就要哭,不停地念叨着:坐车车,坐车车!

花花说,当我意识到带着孩子来动物园,最让他开心的居然是做电瓶车那一瞬间,头都大了,想想大几百的门票都花了,就这么不配合大人还闹腾,真的要准备生气了。

但转念一下,孩子有什么错呢?本身提出要来动物园玩儿的,也不是他啊,就是大人的自以为是,一厢情愿罢了。

于是豪爽地跟电瓶车司机说:师傅,带我们整个园里兜两圈儿~

那一天,虽然什么动物馆都没逛过,门票钱让花花有点心疼,但看着孩子特别满足的笑脸,花花觉得,值了。

因为目的已经达到了。

快乐不同,因为大脑构造不同

前段时间带暖暖来芬兰游学,除了主要的时间计划不能变动之外,我都没有做非常详尽的计划。大段的时间全部留白,就是为了让暖暖自己去享受真正玩耍的快乐。

我们一起去寻找圣诞老人,拍照,聊天;一起去森林里摘蓝莓,一下午的时间摘了那么多,晚上熬制成了两罐世界上最有爱最新鲜的蓝莓酱;我们一起去看成群的哈士奇,里面混着一只从小被收养的狼;我们一起去喂牛,喂羊,暖暖在草地上像一只小鹿一样蹦来蹦去……

我由衷地能感受到暖暖发自内心的快乐。

他们之所以这么容易快乐,其实是因为孩子的大脑和大人的大脑有太多不同了。

从孩子最初的婴儿状态开始,大脑就开始高速发育,最显著的现象之一是神经突触连接的迅速增加。

在正常发育的状况下,孩子大脑中一个神经元能生成上万个突触,生成一个突触仅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到了2岁时,突触的数量就可以达到成人的水平,3岁时,幼儿大脑突触的密集程度是成人的2倍。

但这不代表三岁的孩子大脑比大人成熟,这恰恰是不成熟的表现。

因为像这种有过多神经树突的大脑虽然感受能力很强,但是也会消耗很多能量,不是最高效的发育生长方式。

大脑会自动修补它认为“多余”的树突,来减少能量消耗。

《普通心理学》里面明确指出:

当大脑要发育某项功能的时候,比如说运动功能,孩子在运动中就会刺激大脑来形成大量的运动神经的树突,孩子对于运动的感受就会变得强烈,动作也会越来越丰富。

不断的刺激和感受重复叠加,相互刺激,就会不由自主的去进行重复的活动。

这就解释了孩子为什么会喜欢重复做一件事,听一个故事,看一部动画。愿意去注意很多事情的细微部分,哪怕在我们成人眼里,这件事特别小,特别无聊。

而等到孩子大脑中的神经树突已经接受了足够的刺激,不再产生新鲜感的时候,就会被大脑清理掉。等到一个孩子成长为一个大人的时候,大脑里将近40%的树突就要被清理掉。

一个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的孩子,逐渐变成一个最高效的成人,失去了永远都不会再感知的最简单的快乐。

所以,大人只想着正确,而孩子只想要快乐。

致敬那些最单纯的快乐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孩子的快乐莫名其妙,其实只是不理解属于他们的感官世界:

同事满妈家的孩子,前段时间带孩子去海边玩儿,她特别希望孩子能到浅海区锻炼一下勇气,但孩子在海滩上挖沙洞,一个又一个。

满妈有点抓狂,挖几个洞就好了,干嘛一直挖?

可事实就是这样,每一个洞,对于孩子来说都是新鲜的。这样敏锐的感受能力,更利于他们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能,体验到细节和细节之间的小小差别,所以他们会慢吞吞,会强迫症,会没完没了的重复。

比如,在草丛中发现了狗尾巴草,一定要拽两根一模一样长的;

比如,玩橡皮泥,搓成大大小小各种球,从大到小排成一排;

比如,躲猫猫游戏,同一个地方反复去躲,每次找到都兴奋地要命……

小孩子的快乐,真简单啊。

暖暖已经是个七岁的小姑娘了。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像个小大人儿一样。她比之前更有自己的想法,做事也开始有条不紊。

我很欣慰她的成长,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经常会怀念她还是个小奶娃的时候,她坐在床上,我把脸藏到手后面,再突然露出来,就可以逗得她咯咯咯地笑,我也在她对面笑,我们都是那么容易快乐和欢笑的样子。

原来成年人才是那一种最无聊的生物。

在孩子那多姿多彩的世界,他们的快乐才是最没有心机,最大的快乐啊。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暖暖妈

北大硕士毕业。中科院儿童教育心理学博士班在读。

当妈后,更关注科学育儿,亲子教育,倡导有品质的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