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卷首 | 手指明月

原标题:9月卷首 | 手指明月

1

你相信_____吗?

你能不假思索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哪一年?之所以问是哪一年,而不是问是什么,因为人们对于信仰和勇气,似乎总和年龄有关。然而,是这样吗?这让我想起了今年刚过世的法国当代珠宝艺术之父Jean Vendome。这是一位由自己的名字录入在法国拉鲁斯大辞典里的伟大工匠,同时也是一位帕金森、失语症患者,和无腿的老人。7年前与他的那段“采访”也是我人生中最特殊的一次。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碰面”。他就那样呆呆地坐在轮椅上由人推着,双腿近乎于没有。几十场大手术和反复截肢伴随着他车祸后的几十年人生。珠宝匠,一做就做了一辈子,在那人间炼狱般的几十年里,他仍旧在工作台前用手打磨着每一个零部件。

他已经不能清楚地说出一整句话,但总是脸上挂着笑,还叫人点了一个冰激凌给他。我拍下了一张照片,截掉了他残缺的身体部分。照片里的他看上去好极了,仿佛从来没有过什么忧伤一般。我无法从他口中得到任何关于他一生辉煌的点滴。只是和他面对面坐着,感受着他的辉煌和苦难。从他的白胡子里,从他的每一条皱纹里,从他的断肢上。然后我读了卢浮宫为他出版的一整本几百页的传记,摘取了他生命里的信仰的温度:“人生总是充满困难,就像宝石从来不会一形成就闪光一样。我爱原石磨砂般的肌理,而不是单爱人工打磨后的璀璨。一耀一浊的反差,才是人生的真美。其实无论多大年纪,经历多少故事,我们总在内心保存一份净土,在那里,你种下的种子,永远都开着花。人总有老的一天,也总有无法言语和动弹的一天,但只有美好的记忆会被留下来,却从来不是那些曾经的苦难。”那杯成了人生欢乐的冰激凌看得我想要落泪,每一口浓郁的甜蜜都是一生眷恋的味道。那么年轻的人,你的味道呢?是否用生命去仔细品尝……

某一次回巴黎出差,偶然遇上了日本先锋女艺术家Chiharu Shiota在au Bon Marche的名为《where are we going》的装置艺术展。她用白色细线在地面空间缠绕出了无数个千丝万缕的茧,在空中编织出了一个漂浮如羽毛般轻盈的船舶队伍,举目四望或穿行其间,感觉像是走在时光的维度里,白驹过隙,看过的人无不唏嘘。当时给我的感受至今难以忘怀:每个人大抵都是一艘漂浮的船,一个孤独的茧。而船的生命注定要扬帆,结茧的过后注定是蜕变。

那趟行程的最后一日,我去了曾经旅居时的住处旁闲逛,然后却迷路跌进了一座小教堂。来忏悔或来倾诉的人的背影略显孤单,我也点了一支蜡烛。这世界充满挑战,也总有悲伤。也许你希望今天以后的自己依旧努力和善良,更加坚定和勇敢;希望某一天此时的心愿也能被天使听见,如愿以偿。

其实再黑的夜里也总会有一点光亮,没有灯光也会有月光,没有月光也会有星光。没有星光,也总有小小的你,发着大大的光。努力朝着月亮的方向发射,即使最后不一定到达月球,但结果一定是满身星辰。亲爱的,我分明地看到,那最珍贵的信仰,是手指明月那一刻的你,多么骄傲地在发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