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深似海(两题)

原标题:母爱深似海(两题)

摊煎饼

母亲去世己十几载,但在我的记忆里,母亲的音容笑貌依然那么清晰,母亲的身影依然不断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特别是母亲教我摊煎饼的日子,让我一直难以忘怀。

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父亲过度的劳累、付出,身心交瘁,母亲开始想办法来减轻父亲的负担。六个孩子,八口人,都要吃,都要穿,孩子们还要上学。母亲为了父亲和孩子,不要命地,用她那半放的小脚奔波在外,寻找生活出路。

有人说摊煎饼这个活还行,可以使单一地吃地瓜干、玉米面的生活得到改善,还可以挣点加工费。于是母亲就开始学摊煎饼。一大家人的事情,就够她忙的了,可母亲与谁也没商议,就在屋后搭起一个草棚子,小屋顶盖上油毡纸,四周用塑料薄膜覆盖起来,小小屋内垒起一个砖头砌的炉子,用黄泥抹平,买了一个铁鏊子,放在上面,母亲又去搜集点火用的草和木柴、煤炭。

我们上学时,父亲去上班,她就用自己家的地瓜面、玉米面试验,用一个大布袋加上水,有二十多斤重,过一个时辰,再把水挤出压干,然后就开始烧起火来摊煎饼。为了保证吃的口味和质量,母亲摊出的煎饼都要亲自尝尝,才放心。我放学后看到她做的一切,慒懂的心也感受到母亲的辛苦,很想自己能替母亲一把。

那年夏天,烈日炎炎,我中午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来到母亲面前,看母亲摊煎饼。母亲的脸通红,外面烈日爆晒,加上小屋子里的炉子和铁鏊子的熏烤,还有热气腾腾的煎饼,母亲头发湿漉漉地一缕缕粘在脸上,贴在头顶。她热得挽起裤腿,两个膝盖红肿着。母亲却说:你饿了吧?我给你烙个黄黄的煎饼吃。

一会母亲把香脆的煎饼给我,我就大口地吃起来,真脆!真香!心想:怪不得母亲忙,是因为好吃,街坊四邻都来找她加工煎饼。我看着母亲汗流滿面的样子,心疼地说:“娘,让我学学吧,你抽空吃点饭,喝口水,歇歇。”母亲说:好吧。起身就站在我的身边,教我学习摊煎饼。

一来二去,十几岁的我就跟母亲学会了摊煎饼。以后放了学,我就抓紧时间写作业,写完作业赶紧去帮母亲摊煎饼,母亲就去喝口水,吃点饭,歇歇。

后来,由于粮食定量减少,摊煎饼这个活,也就做不成了。但母亲还是没黑没白地付出,让年少无知的我懂得了母爱,懂得了人生。这是母亲用行动对我的教育,成就了我无悔的人生。

上山下乡

上山下乡运动开始后,我偷偷地报了名,一天学校敲锣打鼓送来喜报。街坊四邻知道了,悄悄关门闭窗不想听这声音,各自悄悄流泪。

母亲把头发梳的一絲不乱,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白净的脸上充滿肃穆,站在门口,听锣鼓声停,双手接过喜报和女儿前程的决定,送走了送喜报的人。这时二姑不知听谁说,跑过来责备母亲,"嫂子你太过份了,这样的一个孩子为什么让她走?为什么让她下乡?

母亲眼睛直直地,没有一句话,也没有表情,她的心正在流血,谁疼能痛过母亲?二姑的质问和责难,如箭一般刺入母亲的心,能说二姑不痛?可母亲心里更是雪上加霜,痛断肝肠,母亲难舍骨肉分离,可上山下乡的大潮,有谁家能逃脱命运的安排?二姑痛心地说完走了,母亲默默地等人群散尽,回身关门,放下喜报,静静地关上里间小房门再也没出来。

自此后,母亲的眼永远是肿胀着的,后来姐姐说:母亲晚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泪囊哭坏了,医生说只有动手术,家里没有钱,即使有钱动了手术,母亲思念女儿的泪何时又能止住?

就这样,在难以割舍中我离开了家,走向了上山下乡之路。我们知青因为年龄都还小,所以格外想家,下乡不到二个月,就集体跑回青岛住了二天。

第一天晚上我睡着了,清晨,听到父亲母亲站在我的身后,轻轻地说:看,这孩子累了,别出声。这话我听得见,因为我醒着,只是把脊背给了父母,脸面对墙,我的泪水悄然落下,湿透了枕巾,也不敢出声。为了早点赶回去,我们集体第三天就离开了家

自由自在的家,亲情、泪水、思恋全部留在父母兄妹心间,用泪水和思念陪伴着下乡的岁月,充满了对母亲的牵挂。

后来母亲实在想的不行了,去看我。有一天村头的村民喊:你们看谁来了?抬头一看,是母亲。我做梦想不到日夜思念的母亲,会来到我身旁。她迈着那伤痛的双脚和全家人,千里迢迢交通不便,来到这深山小村看我。只有一瓶珍贵的肉炒醤和母亲的一颗心,出现在女儿的面前。我们娘俩沉浸在相逢的幸福之中,虽然我一口没吃母亲带来的肉炒酱,但母亲认为谁吃都一样,这群远离城市和父母的孩子,牵动着每个母亲和亲人的心呀。

母亲的到来比什么都甜蜜,我引以自豪和骄傲。母亲不识字,半放的小脚,穿山越岭,是第一个来看女儿的人。她的到来,让我感到母亲的思念,我永远在她心里,母亲的爱随时可以让我依偎。母亲肿胀的双眼和半放的小脚,也是女儿心中永远的痛惜和牵挂。

当我结婚生女儿时,丈夫唯恐大人孩子有个闪失,背着我,偷偷给母亲写信,请她来照顾几天。母亲又一次抛家离乡,背着那时最昂贵的一箱钙奶饼干,还带着姐姐的孩子,下了车又走了三十多里土公路,来到我身边。思念让她不顾一切,陪伴我生孩子的时光,让我度过了一段最难忘的日子。

母亲的爱,陪伴我成长,也铸造我的善良和坚强,母亲疼痛的小脚和肿胀的双眼,也成了我一生难以忘怀的记忆。

(作者:笔名:木君 实名:王桂香 系青岛市当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