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赞锦:感谢《陈情令》和“金光瑶”,让更多人看到了我

原标题:朱赞锦:感谢《陈情令》和“金光瑶”,让更多人看到了我

第三届网影盛典颁奖礼前,记者见到了《陈情令》中“金光瑶”的饰演者——演员朱赞锦,距离走红毯还不到一小时,很多演员已经化好妆容等着红毯上的那几分钟,他还是素颜状态,穿着一身休闲,看上去依旧很精致,被网友戏谑为“卡姿兰的大眼睛”、长睫毛,一笑就会露出的两个深深的酒窝,一下子能拉近距离,就像见认识的朋友一般,互相问好招呼后,很快进入了聊天状态。

朱赞锦荣获第三届网影盛典“年度剧集新人男演员”

颁奖嘉宾——《陈情令》导演陈家霖

“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肤色白皙,眼珠黑白分明,灵活而不轻浮,面相很是干净伶俐,七分俊秀,三分机敏,嘴角眉梢总是带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个灵巧乖觉的人物。”这是墨香铜臭对笔下角色金光瑶的描写,我觉得也很适用于朱赞锦。

《陈情令》最后几集的观音庙戏份,是金光瑶这个角色的高光时刻,他与魏无羡蓝忘机周旋时的狡诈,面对蓝曦臣时的万分柔情,断臂后面对聂怀桑设计被蓝曦臣反捅一剑后的伤心欲绝,在“生离死别”最后一刻推开蓝曦臣,又很刚的冲向沦为凶灵的聂明玦,这场戏里的金光瑶整个形象立体丰满起来。

朱赞锦把“金光瑶”演活了,狡诈、腹黑却又重情重义,即使明知这是个反派人物,但就是讨厌不起来,甚至为他的一生心疼,很多观众和粉丝说,“朱赞锦,就是我心中的阿瑶。”

朱赞锦走红毯时,呼声很高,一众剧迷和粉丝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比起半年前《东宫》上映时的状态,这个夏天,朱赞锦凭借金光瑶这个角色,终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

金光瑶

让更多人看到了我

聊起金光瑶这个角色,他会像个孩子般开心的给你分享,身体不自觉前倾,我也很直接地表达了观剧体验,“抱歉,之前看了你挺多剧的,比如《东宫》,但确实没注意到你,看过你演的金光瑶之后,我专门去看了《画皮师2》,其实题材和制作在网大里还不错,可能女生一般不太看网大,宣传也做的少,确实没关注到这部作品。”

他笑着说“没事,没事”,一边认真听着来自观众的反馈。

后来,再次回头反看《东宫》时,他在里面饰演赵士玄,是主角李承鄞妃子赵瑟瑟的哥哥,设定是个反派角色,戏份不太多。

朱赞锦回忆,接赵士玄这个角色时,他正好在横店拍另外一部戏,就去客串了一下。虽然戏份很少,但回想起来又难得“巧合”——《东宫》和《陈情令》算是2019年最受欢迎的剧集系列,有着一大批剧迷。对于两部剧的参与,朱赞锦表示“挺开心的”。

“先看《东宫》没觉得‘赵士玄’有啥亮点,然而先看《陈情令》再看《东宫》,立即就能认出来人了!”不少观众反馈。朱赞锦也表示,接到《陈情令》金光瑶这个角色的最大收获就是,让更多人看到了他:“为什么金光瑶能让更多人看到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角色本身足够丰满。”

朱赞锦是“厚积薄发”类型,在一部部作品里行走,积累了不少角色。从《半妖倾城》、《云巅之上》、《海上嫁女记》、《画皮师2》等,到《东宫》、《唐砖》、《陈情令》,有忠诚善良的“阿翔“,有深情专一却被未婚妻悔婚的“白浩然”,也有表面谦恭、内心恃才傲物的皇子“李泰”。

《唐砖》饰演表面谦恭、内心恃才傲物的皇子李泰

他后面也尝试演些反派角色,比如亦正亦邪的方寸山大弟子“虚度”,这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角色。后来接着有了《东宫》里的“赵士玄”、《陈情令》里的“金光瑶”。

在问到,哪个角色对他意义最大时,朱赞锦表达了对每个角色的“感谢”:“每个角色对我意义都挺大的。因为我在体验不同的人生。能得到金光瑶这个角色,也是其他角色赋予在我身上,一步一步走来的。”

两次试镜

从蓝思追到金光瑶

《陈情令》选角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剧组招募演员消息出来时,朱赞锦正在横店拍着另一部古装戏,趁着拍戏间隙,从横店飞回北京,试戏《陈情令》。

“我第一次试的不是金光瑶,而是思追。试完了以后,不可能当下就知道结果嘛,我就接着赶回横店拍戏了。”过了几天,《陈情令》剧组联系他,希望他再回北京试下“金光瑶”,朱赞锦又从横店飞回了北京。

第二次试镜,朱赞锦第一次见到了《陈情令》的制片人杨夏。“只是问候了几句,也不知道结果,我就又赶回横店拍戏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朱赞锦接到剧组通知,知道他可以饰演“金光瑶”这个角色了。

“那你其实最想饰演哪个角色?”我问他。

“我觉得‘金光瑶‘就很好啊!当我知道要演‘金光瑶’的第一刻很兴奋,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幸福。”回想接到“金光瑶”这个角色时的心情,朱赞锦依然是兴奋的。

他提前做了很多功课,看了小说、动漫,还去听了广播剧,包括一系列周边都有关注。“刚开始,我很佩服他的隐忍。后来随着深入了解,觉得很悲情。他太苦、太累了,我也开始有了压力,担心演不好。”

功课做的足,朱赞锦对“金光瑶”这个角色也有了自己的理解设定:“现场拍的时候会跟之前准备的有些不一样。有时候更气嘛,现场环境各种因素影响下,就会有即兴发挥。我就是金光瑶,我很生气,所以流露出的状态就会更凶一点。”

他一度担心没有把角色的“隐忍”藏好,会不会中期就让观众看出这个角色是不是要搞事情了。“这样提前暴露会好么?”拍戏时,朱赞锦为此咨询过制片人杨夏,对方坚定了他的信心。“她说,这是你当时的反应,你是‘金光瑶’,你的反应就是真实的,不要去考虑其他事情。”

金陵台没踹走阿瑶的善良

这场戏拍了两天

很多人问朱赞锦,他怎么看待金光瑶这个角色。“可恨、可悲、可惜。”

我在朱赞锦这里又得到了对金光瑶角色的新理解,“他其实是一个江湖气很重的人,身上有侠义,有情怀。”他进一步解释说:金光瑶的母亲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从小教育他要做一个君子。但阿瑶生活的环境太复杂了,从小听到的、看到的,让他很明白如何在江湖里生存。所以,在金光瑶的世界里,他待人处事的做法很直接——“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如果你对我不好,那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也是一个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人。”

他对金光瑶的理解是,“他欣赏一些人,也敬佩一些人,但后面变成这样,他其实有很多身不由己。”

“金光瑶的悲剧是他父亲造成的么?”看剧时,不少观众将金光瑶的悲剧归结在金光善身上,那么朱赞锦是怎么看待的呢?

“有一定原因,但总体还是原生家庭的悲剧影响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朱赞锦说。

也有人说,从第一次被踹下金陵台开始,就把金光瑶的善良彻底踹没了。朱赞锦不认同这个说法:“他的善良一直都在的,你对他好,他永远都记得,包括最后对蓝曦臣,他就是一生都没想过伤害蓝曦臣。”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没办法。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魔道祖师》金光瑶经典语录

这是小说中很经典的两句台词,也让书粉和剧粉始终对“金光瑶”这个角色恨不起来。

“他活的太累。包括他后期当上仙督,不是贪图享乐,而是在为百姓谋福祉。这些大家都是能看到的。”朱赞锦表示。

电视剧对于金光瑶当上仙督后的才干描述比较少,但小说里写道,他顶着一张笑脸,软硬兼施足足磨了五年,建成一千二百余座“瞭望台”,一有妖魔邪祟便派世家施以援手,保得多方平安。百姓负担不起除祟费用时,兰陵金氏会提供资助。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背后,“金光瑶”都有他的“苦衷”。谈到在剧中与几个角色的相处模式时,朱赞锦说:“聂明玦对他有知遇之恩,但他还是不理解金光瑶;蓝曦臣是白月光般的知己;聂怀桑就是弟弟,天天给他在后面擦屁股,对他真的毫无戒备之心;金凌就是自己家的孩子,宠爱他,保护他,给他最好的”。

观音庙的那场戏,金光瑶凭借一张巧舌如辩的嘴,控制住了魏无羡、蓝忘机、金凌、江澄、蓝曦臣等人,他本可以把所有人杀掉,带着母亲的遗骨逃到东瀛,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骨子里还是善良的,包括勒金凌那里,真正出现危险的时候,他还是把金凌推开了。”

“他的一生都让人心疼。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想做,有的事情他想做又做不了、做不到,每天生活在各种纠结里,很累”。朱赞锦谈到,把握“金光瑶”身上的复杂、矛盾是表演中最大的难度。如何拿捏好这个分寸感,包括表情与表情之间的快速转换,“有时也没想太多,戏到这里、情绪到这里,就给了即时的反应。”

相比之下,拍摄金光瑶被踹下金陵台的戏份,在朱赞锦看来反而没那么难。“其实当时没有在乎太多,就是带着金光瑶这个角色心情去演,被踹下来,悲伤难过就自然流露出来了。这都是演员该做的,而且,剧组保护措施做的也很好。”那场戏与其他戏安排在一起,从白天到晚上,陆续拍了两天才结束。

入戏很深出戏难

追剧看哭了自己

《陈情令》开播初期并不被看好,豆瓣一度低至4.8分,后来随着观众的“真香”,评分一路逆袭到8分,评分人数也创下国产剧历史新高,超过58万人数评论。

见到朱赞锦当天时,跟他聊到豆瓣评分这件事情,当时豆瓣评分刚刚升到8分,我在现场恭喜了他,他说自己也是一路看着《陈情令》逆袭的。对于“金光瑶”这个角色,他发的第一条朋友圈是《陈情令》豆瓣7.3分了,“就觉得挺不容易的”。

他一直在追剧,也会关注一些比较好玩的弹幕——“说我眼睛大的像铜铃,还给配了《黑猫警长》的歌词,挺好玩的。”

“金光瑶这个角色一直有‘瑶妹’的称号,很女性化的一个称号,你能接受么?”关于“瑶妹”这个称号,我很想听听他的看法。

“我一直称呼金光瑶为‘阿瑶’,觉得这样更亲切一些。”

“现实呢,如果有这种开玩笑或者粉丝给你的宠溺称号,偏女性化的话,会排斥么?”

“其实,这些都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朱赞锦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身边一位朋友看《陈情令》时也谈到,“金光瑶这个角色,不好演。”

金光瑶有他外表的望之可亲,但做事风格却是雷厉风行,这种刚柔并济之间转换的尺度,朱赞锦拿捏的很好,让人着迷他所塑造的这个角色。

朱赞锦在诠释金光瑶这个角色的复杂矛盾,善良亦或凶狠时,靠的多是眼神和脸上的微表情。新氧常常针对演员的脸型进行分析,他们也这么分析过朱赞锦,说他的美或帅很直接,给人一种高智感。顺应这种脸型,能很好地诠释各类角色。比如可以把高智感转化为城府深重,进退有度、八面玲珑,黑化期只要看微表情就能感受到角色的凶狠奸邪,不需要靠常用的“黑化眼线”。

这是作为演员的天生优势,但最终离不开的还是演员自身的努力。

朱赞锦是一个入戏很深的演员。拍摄金光瑶时,他把自己当作“金光瑶”,但相对地,出戏的时间也会比较长。“大结局上线的时候,看到孟瑶小时候,母亲给他正衣冠那里,我看哭了。”

观音庙的戏份,金光瑶断臂、遭聂怀桑设计、被蓝曦臣反捅一刀,他绝望中对着蓝曦臣讲着一句句令人神伤的话,眼里泛泪满是红血丝,满脸汗珠泛着通红,朱赞锦说那是一段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煎熬。“天气很热,加上角色本身的情绪,急火攻心,那个汗就是在这种环境情绪集体上来了。”

他在微博上也聊过这场戏,艰难的一段日子,时间短但戏量大,每日心情都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莫名的时喜时悲,他在那里感受到了悲悯决裂。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阿瑶

我觉得他不是反派

看《陈情令》的幕后花絮,演员们在聊到试戏时最想尝试的角色是“薛洋”,也常有观众拿“薛洋”和“金光瑶”做对比。“薛洋这个角色很丰满。他跟金光瑶,我都不认为是单纯的坏人,而是很悲情的角色。他俩的不同点,我只能说金光瑶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小说里,专门有一个番外讲金光瑶和薛洋的相处,但剧里两人的对手戏不多。“我们对手戏不多,但拍戏的时候,我们私下交流还是挺多的,会聊一些开心的事情。”

朱赞锦表示,“金光瑶”已经活得太累了,一生都在期待别人对他的认可,活得很是卑微,很苦。

Q: “生活中有金光瑶这样的人,会跟他做朋友么?”

A:“我觉得只有在艺术作品里有这样的人吧!他身上有无数个色彩,汇聚到一个性格盘里面,太复杂多变。我身边暂时没有这样的人。”

Q:“如果有呢,会选择跟他做朋友么?其实你对他好,他也对你也挺好的。”

A:“如果我身边有朋友对我好,那我肯定也会百分之百对他好。”

朱赞锦跟金光瑶一样,爱操心。“对工作、家人、朋友都比较爱操心。比如他们的生活起居,都会关心下。”比如最近他在追汪卓成(《陈情令》江澄的扮演者)的新剧,还很认真地为对方打call,“很正常,就是好朋友之间的支持,他有新剧上,为他开心。”

但是遇到一些突发状况的时候,朱赞锦常常一个人去消化。比如初入行拍戏时,他曾因为精油不慎落进眼睛,出现过短暂性失明。“心里会害怕,但我也不能把这种恐惧感说出来。”

他也一直瞒着家里人,直到现在,家里也没人知道他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其实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反正,现在的我是健康的、开心的。我不是什么事情都会跟家里报备的人——好的事情会分享,不好的就尽量自己去化解。”

Q:“你不找身边人倾诉一下么?”

A:“没办法倾诉,只能自己去化解。”

Q:“你拍戏还挺拼命的。”

A:“我觉得这就对工作应该有的态度,所以不会想太多。”

朱赞锦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主修现代舞,非科班演员。刚踏入演员这行时,一切都是陌生的,如何面对镜头,怎么走位,如何拍打戏、演哭戏,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挑战。而化解的方法并不“聪明”——看影视剧学习前辈们的表演,在拍戏间隙向前辈们请教表演技巧,也会跟导演交流角色塑造。

工作时的朱赞锦有着处女座特质:“也不能说追求完美,就是尽量做到最好,对自己有要求。如果时间ok的话,我会问导演能不能再拍一条。”

我问朱赞锦,他会给自己诠释的“金光瑶”打多少分,他说:“还是交给观众吧!每个人心中的‘金光瑶’都不一样。我只负责把我认为的阿瑶展现出来而已。”

现实是,他凭借金光瑶这个角色两次登上热搜,其中一次还是“金光瑶演技”,也间接证明了观众对他的认可。

“家人没就这个角色跟你讨论,或者说,‘诶,演的真好’之类?”

“没有。拍戏的时候,我也只是会跟他们说一些大概,不会聊的太具体。术业有专攻嘛!他们只要开开心心地,我就挺开心了。”

因一组照片被发掘

“误打误撞”进了演员这行

朱赞锦是海南人。中学期间,从小学古典舞的他参加了学校的舞蹈团,“我们那个团还是蛮有名的”。与朱赞锦上过同一个小学和高中的业内同行女生跟我谈到他,“他是我学长,小学跟他在一个学校,那会儿就常听到广播念他的名字了,他小学时成绩挺好的,后来高中也在一个学校,知道他舞蹈很厉害。”

朱赞锦学生时代

2011年,朱赞锦凭借舞蹈《博·鳌》获得中央电视台CCTV电视舞蹈大赛十佳作品奖和群舞组第四名。他是这个歌舞的中心成员,他也因此成为了省级艺术特优生。2012年,他再次凭借《博·鳌》获得第十届“桃李杯”舞蹈比赛群舞组三等奖。

舞蹈是朱赞锦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陈情令》开拍前,演员们都有集中培训。看过花絮后,很多关注朱赞锦的观众感慨:“我一直以为瑶妹是靠嘴和智商hold住全场的,没想到也有打戏啊!不愧是舞蹈专业的,打戏姿势很流畅也帅啊。”

“其实还可以。”朱赞锦回应,他的打戏动作也多集中在观音庙,跟“江澄”对打很过瘾。而除了动用嘴和智商,“金光瑶”被观众谈及颇多的还有给聂明诀弹奏《乱魄抄》,使得对方心神大乱,暴体而亡。“林海老师的创作,在这里加分很多。”

不过,拍戏的时候,《乱魄抄》的曲调只能凭演员自己去想象。“但是弹琴的指法都是对的。弹的时候,节奏和情绪也都要融入进去。”朱赞锦在《陈情令》剧组前期培训时学会了弹古琴。

对于自己进入演员这行,朱赞锦用“误打误撞”来形容——他因为一组在海边拍的照片,被网友翻到发到了微博,然后被剧组副导演看到了。

但是否往偶像的方向发展,朱赞锦则表示,“没有想太多,现阶段还是好好拍戏。”虽然金光瑶为他带来了关注和机会,但他也没忙着接戏。他说,还是想演一些丰满的角色,不论好人还是坏人。“新人嘛,还是要多多尝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