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与银行间市场建设

原标题:利率市场化与银行间市场建设

1

内容提要

我国利率市场化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已实现了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利率市场化,并放开了本外币存贷款利率管制。目前正通过推动利率体系并轨,进一步疏通政策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

一、利率市场化进程回顾

(一)发展银行间市场,实现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利率市场化

1996年开始,我国先后建立了全国统一的银行间拆借市场、取消了拆借利率上限,推动了金融机构间市场的快速发展。

1997年至1999年,银行间市场债券回购、现券交易以及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发行先后实现市场化。

2007年,央行借鉴国际金融市场的经验,推出了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Shibor),成为了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之一。货币市场利率市场化为存贷款利率市场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二)遵循既定思路,实现存贷款利率市场化

我国存贷款利率市场化大致遵循“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的顺序。

外币存贷款利率市场化从2000年开始,首先放开外币贷款利率和外币大额存款利率,2003年放开英镑、加元等外币的小额存款利率限制,并对美元、日元、港币、欧元等外币的小额存款实行上限管理。

在本币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过程中,央行于2004年取消了贷款利率上限和存款利率下限;2013年放开了贷款利率管制。但为防止银行之间恶性竞争可能导致的系统性风险,央行对存款利率更加谨慎,逐步扩大存款利率上浮比例,最终于2015年10月放开对存款利率上限的控制。

(三)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利率并轨

自2015年开始,央行开始逐步探索利率走廊机制,以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为利率走廊上限,以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为利率走廊下限,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维持货币市场短端利率,货币政策由数量型逐步向价格型转变。

目前来看,货币市场利率基本维持在利率走廊上下限之间运行,但依然存在与贷款利率联动不足等问题。

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低,央行于2019年8月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稳妥推进市场利率和存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这将有利于增强市场竞争,促使金融机构更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降低风险溢价,并进一步疏通货币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二、银行间市场有待完善

(一)市场定价与传导方面

随着LPR价格形成机制的建立,利率市场化定价机制日趋完善,但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待持续深入推进,以进一步理顺市场价格体系与利率传导路径。

一是多维利率体系尚需进一步联动。一方面,存贷款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等不同市场分别依据不同利率基准或规则形成交易价格。另一方面,同一市场不同品种在相同期限也存在多个市场价格。多种利率并行且传导路径过长,对于形成清晰的市场信号、促进金融产品合理定价构成一定阻力,可能导致资金资源配置扭曲。

二是个别券种流动性不足。如地方政府债,2017年地方政府债超越国债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存量规模最大的债券品种,但其二级市场交易不足一万亿元,远小于国债十余万亿元的成交规模。

三是衍生产品价格发现功能有待进一步发挥。目前银行间市场主流利率衍生品是人民币利率互换,产品较为单一,且该产品时常面临流动性不足、与债券走势背离等问题,在利率波动较大的时点,利率相关性有时不及预期,特别在与债券市场及存贷款市场相关联的利率互换品种上,尚难以有效发挥价格发现功能。

四是不同利率之间联动传导机制尚需完善。在利率传导机制较顺畅的情况下,价格信号引导资金在不同市场、品种间调配,使得不同利率品种整体走势同步,不同品种间利差仅体现期限、信用利差。从实际情况看,尽管不同利率品种在多数情况走势一致,但存在个别时段走势偏差较大的情况,削弱了政策利率信号的引导作用。

(二)市场结构与效率方面

一是做市商作用有待充分发挥。做市商需连续提供高质量双边报价,但获得的政策支持较少,客观上影响了做市商向市场提供流动性的能力与积极性。

二是投资者便利有待进一步提升。保险机构投资准入范围限制较多,不利于超长期限收益率的形成;柜台债券市场可出售国债、地方债与国开债,可投资品种有待进一步拓宽;公开市场操作与地方国库现金管理业务沉淀部分质押债券。

三是流程规则有待进一步优化。一级市场分销交易主要依靠交易双方签署纸质分销协议的方式达成,分销效率低下;二级市场债券交割方式尚未在境内机构间实现T+2/T+3的国际市场交割惯例。

四是破产净额清算法律基础有待实践。破产提前终止净额清算尚无判例依据,交易双方若存在多笔债权债务关系,破产后仍有履行逐笔清算程序的风险,未破产方在不能收到应收款项的同时,或仍需支付应付款项给破产方,面临较大债务风险。

(三)市场违约与处置方面

近年来,银行间市场逐步打破刚性兑付,信用违约市场化处置取得一定进展,但仍有许多基础性工作需要推进。

一是信用评级区分度有待提高。受发行人付费模式及同业竞争等客观因素影响,大部分发行人信用评级在AA+以上,信用评级区分度不足。

二是部分发行人信息披露有瑕疵。部分发生违约债券的发行人未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对公司经营状况变化、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披露不准确、不及时。

三是部分主承销商项目尽调充分性和存续期管理有待强化。部分主承销商单方面追求业务量,尽职调查不充分、不全面,债券发行业务操作有待进一步规范,在承销业务结束后缺乏持续风险跟踪等存续期管理措施。

四是市场化违约处置机制和投资者保护机制有待完善。违约债券定价估值技术尚不完善,违约债券流通交易市场参与积极性尚有待提高;信用风险对冲工具活跃度不高,较难通过市场化机制处置债券违约;违约事件发生后投资者合法权益保障机制仍需进一步完善。

三、银行间市场建设相关建议

(一)市场定价与传导方面

一是持续加强基准利率培育。结合我国金融市场实际情况,在充分发挥市场作用的前提下,从市场发展、产品创新、监管机制等方面有序培育基准利率的形成,发挥基准利率对各利率品种的有效引导作用。

二是着力提升地方政府债流动性。进一步扩大地方政府债续发操作范围、扩大单只券种规模,增加1年以内短期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与频率。

三是大力发展衍生品市场。充分挖掘机构及企业利率避险需求,培育LPR利率互换市场,完善标准债券远期市场,推进信用衍生品市场发展,适时推出利率期权产品,择机试点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市场,全方位推进利率衍生品市场发展。

四是不断提升利率传导效率。充分依托现行沟通协调机制,强化不同领域、不同市场互联互通,完善“利率走廊”机制,探索LPR利率应用实践,规范市场主体行为,减少金融机构套利空间,有效引导市场利率预期。

(二)市场结构与效率方面

一是进一步优化做市商制度。探索建立与市场相适应的分层做市机制,并通过提高国债做市支持操作频率和规模、扩大随买随卖机制覆盖范围、增加做市商借券便利等措施,增加对做市商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激发做市活力。

二是进一步创造投资者便利。稳步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持续为境外投资者进入银行间市场提供交易便利,活跃多元化交易;鼓励保险公司、养老金、企业年金等超长期限投资者,促进超长端市场化收益率形成;进一步丰富柜台债券投资品种类型,丰富个人投资者投资选择;在公开市场操作与地方国库现金管理业务中,对部分机构减免质押要求,释放部分债券流动性。

三是持续优化交易流程与规则。推广完善北金所分销交易电子化系统,推动分销交易由线下向线上发展;增加二级市场交易交割期限选择,扩展至T+3以内。

四是明确破产净额清算法律依据。在相关判例尚未出现之前,建议考虑通过推动立法明确破产提前终止净额清算法律依据,并据此修订破产净额清算相关协议制度。

(三)市场违约与处置方面

一是加强债券信用评级机构约束。完善对评级机构的市场化评价与考核,形成有效约束机制,持续提升信用评级质量。

二是强化发行人信息披露制度执行力度。强化问责机制,对未按规定披露信息或存在虚假披露、误导性陈述等行为的发行主体继续加大惩处力度,提高信息披露的充分性和透明度。

三是增强主承销商尽调和存续期管理的责任落实。进一步细化主承销商的尽调责任,强化主承销商项目存续期信息披露、风险提示职能,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加强对承销业务的监督检查,逐步完善针对承销商的市场化评价机制。

四是完善市场化违约处置机制和投资者保护机制。持续推进高收益债券交易市场建设,推动投资者对高风险及违约债券的市场化转让;加快信用违约互换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信用衍生产品发展;通过完善投资者保护条款、明确债券持有人会议法律效力等方式进一步健全投资者保护机制。

END

作者:于金酉、孟宪康、余粤,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原文《利率市场化与银行间市场建设》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9总第215期。

更多

详情

敬请

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