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工业革命相比,数字革命对生产力的带动有限

原标题:与工业革命相比,数字革命对生产力的带动有限

编者按:数字技术真的为生产力带来巨大飞跃吗?没有。为什么?经济学家也搞不明白,他们用“生产力悖论”来描述自己的困惑。本文编译自medium原题为“Let’s Face Facts, The Digital Revolution Has Been A Huge Disappointment”的文章。

想当年,乔布斯将从百事请来John Sculley,当时乔布斯问他:“你是愿意卖一辈子糖水儿?还是想与我一起改变世界?”这个故事经常被人们一提再提。

听他的口吻,明显有点“数字公民”的自负,似乎自己的行业比其它行业更高贵。没错,技术的确带来一些奇妙的东西,如果硅谷企业家的目标真的是改变世界,为什么他们不利用人才治疗癌症,缓解饥饿?

正如Robert Gordon 在《美国增长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一书中所说的,影响其实很难评估,这就是现实。根据IMF的说法,除了1996年至2004年出现相对短暂的增长,自1970年代以来,生产力实际上增速并不快。到底技术给世界带来多大影响?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

旧时代的生产悖论

1970年代和80年代,企业疯狂向计算机技术投资,每年增长20%以上。奇怪的是那段时间生产力增长并不明显。经济学家发现事情的发展相当古怪,他们感到困惑,于是用“生产力悖论”来形容。

为什么生产力悖论让经济学家感到困惑?因为它违反了自由市场经济的运行原则。企业的目标是追求利润,如果它们持续投资,说明有利可图。但在70年代和80年代,虽然企业持续向IT投资,但获利微不足道。

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人员曾经发布一份报告,从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线索。首先,生产力评估方法基本是由工业经济炮制的,不是信息经济;其次,投资估值虽然量很大,但在整个投资中所占的比重仍然很小;再次,企业投资并一定是想提高生产力,它们可能只是想在苛刻的市场生存下去。

1990年代末,计算力迅速提升,互联网流行,生产力快速攀升。许多经济学家将数字时代称为“新经济”,它能够带来更多利润,旧规则不再适用,企业稍稍占优势就可以统治市场。“生产力悖论”的问题似乎解决了。我们只需要等待技术普及,达到关键临界点。

新生产力悖论

在2004年之前,人人都能看到收益递增。谷歌已经统治搜索,亚马逊统治电商,苹果统治移动计算,Facebook统治社交媒体。不过随着科技巨头统治力的增强,生产力最终又会掉到让人失望的层次。

到了今天,10多年过去了,我们又一次陷入“生产力悖论”,就像第一次一样神秘无解。新技术登场,人人可见,比如移动计算、AI,但为生产力做的贡献很小。

就在同一时间,数字技术的力量正在减弱。摩尔定律慢慢失去威力,很快可能就会终结。由于底层技术没有突破,指望数字技术再次带来生产力飞跃有些不切实际。

像乔布斯这样的数字企业家曾经给出乐观的预测,现在呢?现实让我们感到失望。将数字技术在8年内带来的生产力提升,与电、内燃机营造的50年繁荣相比,数字技术真的难以相提并论。

鲍莫尔效应、晾衣绳悖论和其他不利因素

就像第一次出现“生产力悖论”一样,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在过去15年里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如此微小。许多时候,原因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先进的经济中提升生产力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为什么进步不大?可能是因为鲍莫尔效应,也就是说经济中的某些部分阻止生产力提升。例如,贝佐斯创建亚马逊虽然大大提升了效率,但是理发店的理发师一次还是只能给一个人理发。相似的,在医疗健康、教育等行业,都需要大量人力,想引入自动化技术很难,这些行业会成为生产力提升的障碍。

还有一个障碍也不容忽视,那就是“晾衣绳悖论”,简单来说,当你在洗衣机内洗衣烘衣时,能够为GDP做出贡献,但是将衣服挂在晾衣绳上却无法让GDP增长。放到现实中,当你用手机拍照或者指引方向,虽然帮助很大,但无法促成任何金融交易。相反,因为你用的汽油更少了,不再使用胶卷,GDP反而会下降。

经济学家Robert Gordon归纳出6种阻碍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包括人口老龄化、教育提升受限、收入不平等、外包、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成本、家庭负债和政府负债增加。对于这些问题,数字技术根本解决不了。

技术不足以改变世界

数字革命让人如此失望,可能是因为我们对技术期待太高,指望它能为我们做很多事。计算机的确是强大的工具,但是我们还是要擅加利用,很明显,我们离目标仍然遥远。

不妨回顾一下1900年的生活,当时普通美国人根本没有使用水、电或者气驱动的机器,比如拖拉机、汽车。做一顿饭需要几个小时。在那种环境下,大家积极向基础设施投资、向教育投资,在技术的帮助下,经济一片繁荣。

到了今天,为了让无法承担的人承担得起,我们在教育、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但投资的规模和往日不可相提并论,不论是改善气候、削减负债,还是解决其它最让人类头痛的问题,我们的付出都无法与之前相比。的确,我们的身边满是新奇的玩意,但在许多方面,现在并不比30年前好。

数字时代让人失望,从中我们应该学到一些教训:光靠技术远远不够。我们是命运的主宰,只是结果有可能好,有可能坏。

译者:小兵手

36氪编译组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